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七九章 利益分歧

第一七九章 利益分歧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10  |  更新时间:

这个联盟叫做反对恶意软件联盟。反对恶意软件,这个出发点绝对是好的,不过此时推出,这个时机未免就有点太巧了,也似乎有点晚了,倒不如叫做反对杀毒软件恶意竞争联盟更为贴切一点。

大部分的与会人员,都是病毒防治企业的代表,一些关系比较好的网络安全机构,也派了代表,不过和黑天一样,他们也是来应景的。

但奇怪的是,网安机构派来的代表,全都是总监一级别的人物,而作为会议主角的病毒防治企业,他们派来的代表就有些惨不忍睹了,别说总监没来,就是副的也没来,来的人全都是在公司里不管事的技术人员,有的甚至就只派了个业务代表过来充场面。

黑天坐在那里,颇有些无奈,即便是自己面子再大,也无法让这些人都听自己,而且他从来都不认为依靠行政的手段,就可以解决这些市场行为产生的纠纷。

这些杀毒软件要竞争,尽管让他们去竞争就是了,该淘汰的就淘汰,该破产的就破产,这有什么啊!如果他们谁做的过分了,那还有法律放在那里呢,让他们去打官司,到时候该制裁的就制裁,等制裁上几个过分的,那这个秩序自然就稳定下来了。

而现在你搞这么一个联盟,让这些已经杀红了眼的企业坐在一起和谈,这怎么可能呢,到手的市场份额总不能吐出去吧,不吐出去,自然还会有人不甘心,还要去闹,可吐出去了,那有人就更不甘心了,凭什么啊,这暗地里怕是要闹得更凶。这事就得靠市场去分个胜负,否则你怎么掰扯,都掰扯不清楚的!

正在发言的,是国家计算机病毒防治中心的一位大佬,“我们联盟,将推动反恶意软件相关标准的制订、修订工作,提高安全产品的质量和水平……”

底下的人全无颜色,心说算你狠,你要制订反恶意软件的标准,前提是恶意软件得先有个标准给你参考。再者,你制订这个标准要是去对付恶意软件那还行,要是你反过来对付杀毒软件,那我们参加你这个联盟岂不是还得倒大霉?这年头,要是不搞点暗地里的流氓行为,你怎么可能把自己的软件安装到用户的电脑里呢。

“联盟还要建立误报、误杀防范和协调机制,防止安全产品对各类软件的误报、误杀事件,对误报、误杀事件进行协调解决。”

大家还是没反应,这事可不好说,说不定今天不误杀,明天就误杀了呢,这得看情况,看心情。

“联盟还将接受对恶意软件、恶意网站等安全事件的举报,并组织认定和处理。”

大家心说你可急死人了,这终于是说到重点了吧,掰扯了大半天,最后还不是要说你来当这个裁判员吗?

病毒中心的大佬发言完毕,底下的人依旧是不痛不痒,盯着他看了半天,见他不再说话,这才意识到可能是说完了,然后哗啦啦就起了掌声,很热烈,大家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来应景,那就要应好这个景。

黑天鼓掌,他旁边坐着的是利安防的老搔。

“黑老大,你今天不该来掺和这个事啊!”老搔侧头说着。

黑天苦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大老板发话了,怎么也得来捧个场!”

老搔咂咂嘴,“我看今天这会是开不出什么成果了,你看看这些家伙派来的都是些什么人,纯粹就是来应付场面的,一个拍板做主的都没有,回头就能翻脸不认账。”

“这套看来你挺熟啊!”黑天呵呵笑着,“我听说去年那个漏洞共享联盟成立的时候,你可就只派了个助手去?”

老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道:“那可不能怪我,大家都一样,我派了个助手,规格已经算是很高了,聚众那边可就只派了个客服去呢。”

黑天无奈摇头,“那你今天怎么肯亲自来了?”

“咳……,今天这会又不是开给我们利安防的,我们当然得捧场!”说完顿了顿,老搔又道:“其实去年那事吧,确实不能怪我们,神仙打架,我们这些企业躲都躲不及呢,哪敢往里面掺和。要我说,max老大也太不厚道了,明明那边刚成立了一个国家漏洞库平台,他这边又自立旗号,搞出个漏洞共享联盟,你说我们该站到哪边去?两边的衙门可都管着我们呢,我们站哪边都不合适啊!”

黑天蹙眉不语,近几年,全球的网络安全环境急剧恶化,不少国家都把网络安全提升至国家战略的地位。以美国为例,先是成立网战司令部,培养网战部队,而新一届总统,更是任命了一个新的职位,被大家称为“网络沙皇”,全盘负责美国的网络安全事务,就连美国的军工企业,也是摩拳擦掌,纷纷研制网战武器。

国内这方面虽不至于大跨步,但出于国家安全考虑,也是要有所准备的,结果这事情都还没搞起呢,好多个大佬部门就为谁来当这个龙头打破了头,明着暗着,大家没少交锋,激烈程度怕是都不亚于现在的杀软企业厮杀,最后谁也不服谁,各自拉着一帮关系比较亲近的安全企业就起了山头。

黑天叹口气,“那事现在进展如何?”

“漏洞平台那边,包括我们利安防在内,有几家安全企业都交了几条漏洞信息上去了,不过共享联盟那边,就没什么进展!”老搔一个劲地摇头。

黑天倒是能够理解老搔的心情,max这人的水平实在平平,他想把这些人拢在一起搞共享联盟,可却忘了这群人是搞企业的,而不是搞慈善的。大家平时就是竞争对手,市场上干得你死我活的,你现在一分钱不给,就要人家把花费巨大人力财力建立起来漏洞库系统交上去,说得好听,是一起共享一起发展,大家都可以受益,说不好听呢,人家为什么要交给你呢,这算得上是企业核心机密了吧,交出去拿给竞争对手去共享,想得可不要太天真了。

“最近圈里没什么事吧?”黑天只好转移话题。

“我来的时候,倒是有一件蹊跷事!”老搔想了想,“国内隐藏最深的那个地下黑客集团无尽沉沦,好像是出事了!”

“无尽沉沦?”黑天皱眉,“消息可靠?”,这个集团黑天也曾追踪过一段时间,可是对方隐藏得实在太深了,行事丝毫不留痕迹,就算你知道对方的成员是谁,也抓不到证据。

“这只是我的一个判断,国内的游戏装备交易价格突然疯狂飙涨!”

黑天正准备打听详细情况呢,手机上来了短信,拿起来一看,就道:“老搔,你分析得没错,无尽沉沦确实出事了!”

“怎么回事?”老搔问到。

“出去再细说!”黑天说完就站起来,准备退场,“我看你也别在这里装什么大头蒜了,有你不多,没你不少!”

老搔笑了笑,跟着黑天就出了会场,他也坐得有些厌了。

狼窝论坛上的人继续在议论着神秘黑客“天眼”的帖子,大家现在分析的重点,又放在了帖子的标题上,“报应”,全文只有这么两个字,那这两个字就太有必要去研究一下了,为什么要说是报应呢,这个天眼,究竟和之前被捕的嘹歌有什么关系呢?

国内一些被无尽沉沦压制了很久的地下黑客集团,也开始蠢蠢欲动了,一些比较胆大的组织,已经试着去接触无尽沉沦留下的游戏装备销售渠道。

无尽沉沦群里,也再一次开会,因为朱七戒联系不到那个“会飞的锅”,既然和解无望,那就只能是想别的办法来应付这个局面了。

朱七戒又在群里一副狗头军师状,“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放弃原有的所有木马散播渠道,重建一个新的渠道,而在进账方面,今后也不能再做游戏装备的买卖了,对方就是冲着我们游戏销售这块来的。”

这遭到了群里很多人的反对:

“重建木马散播渠道我们同意,但游戏销售这块,我们完全可以重建,只要避开对方的视线就行,为什么要放弃?”;“就是,我们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不就成功地甩开了对方吗?现在渠道出事,我们原样照做就可以!”;“七七你手里有很多其它的业务,放弃了你不心疼,可我就全指着扒装备卖的这点钱过活呢,放弃了立马得喝风吃屁!我不同意!”;“我也不同意,凭啥我们就得放弃?会飞的锅让我们损失这么多钱,你不让我们报仇也就算了,竟然还让我们放弃游戏这块的盘子,打死我都不干,我咽不下这口气!”

朱七戒一肚子的火,心说你小子是咽不下这口气吗,你是舍不得这笔钱吧!靠,他妈的,一群蠢货,有钱那也得有命来花,这么耗下去,所有的钱非但全得贴进去,弄不好还得关进去几个呢!

“同意放弃的发1,不同意的发2,我们表决,少数服从多数!”朱七戒只得用了明煮集中制的法子。

三分钟过后,统计结果出来了,同意的13个,不同意的31个。

这个结果让朱七戒非常失望,头一次,他感觉到自己对无尽沉沦的掌控有些乏力,这个因利益而集合在一起的黑客集团,也只会因利益产生分歧。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