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七八章 天眼报应

第一七八章 天眼报应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12  |  更新时间:

回到屋里,胡一飞就抄起硬盘进了里面的屋子,接上之后,就调出工具开始分析。这玩意还有点不好弄,你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甚至连个大概的时间段都没有,想要从海量的曰志记录里找到蛛丝马迹,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好在有狼蛛给的一个曰志分析工具,可以寻找和分析出一些关键的可疑行为,之后缩小范围就好办了。不过,如果对方是个高手,他删除了当时的所有行为曰志,那就很难找出什么了。

想了想,胡一飞觉得这样按部就班有些不太稳当,他又去东阳人事网看了看,发现那两个假链接还在,应该是警方故意留下的,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暗地里追查此事。

“这就好办了!”胡一飞ping了一下,发现海南的那台查询服务器运行正常,看来做假证的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警方的视线之下了。

胡一飞链接到那台查询服务器之上,把自己用于追踪无尽沉沦那帮人的反向追踪程序放置了一个,在他看来,卖假证的才是问题的重点,至于那入侵的黑客,倒是次要。黑客们只管收钱办事,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客户是谁,也不会去打听客户的资料,所以你就算是抓到了那入侵的黑客,也没什么用,黑客很难知道卖假证的人是谁。

放好之后,胡一飞去狼窝论坛看自己刚才发的帖子,发帖人叫做“天眼”,帖子的标题也是两个字,叫做“报应!”

帖子里的队形很整齐,每个人都在里面留下了一句话,“求达人分析内幕!”。因为胡一飞就在里面放了一张截图,是那天色馍和蝶恋花商量着要洗号的聊天记录,很多人都看不明白。

狼窝上的那些八卦达人一时没弄清楚情况,没敢出来乱分析。倒是有人把今天各大游戏交易网站装备和游戏币价格大涨的事情提了提,并且小声地揣测了一下,“根据两件事的关联,我想八成是某盗号集团的提价行为吧。”

于是,后面的回复就精彩了很多,大家齐声狂骂盗号集团。

胡一飞看看人气不错,就又把第二张截图编辑了上去,那天朱七戒在无尽沉沦群里布置剿灭嘹歌的情况:“一会,我会把疯狗病毒的源代码分发到各位手上,这是我花大价钱买来的……传播能力怎么强就怎么来,病毒威力能多大就做多大……两个小时之内,感染数量必须超过两百万台……即便网监要盯,那也是盯的是病毒的制造者,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第二天截图刚上去,狼窝就炸了,八卦达人纷纷出手,一篇篇预测题、分析贴叫着劲的往上贴,胡一飞的帖子全文没有一个字,反倒让八卦达人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不大一会功夫,达人们便把各种可能全都想到了:

一,这些截图是假的;二,朱七戒大战嘹歌这事是真的,非但这事是真的,国内确实存在一个庞大的地下黑客集团,以盗窃游戏账号为生,他们的头领叫做朱七戒;三,这个黑客集团现在出了叛徒,估计是被嘹歌的同伙给买通了,然后将自己的头领朱七戒给出卖了,嘹歌集团成功复仇;四,神秘黑客卧底犯罪集团,冒着被灭口的危险,发出这两张截图,揭露真相,呼唤正义。

看到第四种分析时,胡一飞大汗淋漓,我擦,连卧底都出来了,还冒着被灭口的危险,这位大哥,你真有才,睡醒了没有啊,搞清楚,这是黑客集团,不是黑手党集团,平时你古惑仔看多了吧?

无尽沉沦的群里,此时也开始了乱战,之前钱财让人转走,大家还只是觉得有可能被人下了木马,只是自己找不出来罢了,而现在聊天记录被贴出来,所有人都傻了,怎么可能呢,对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这就是监控啊,为什么之前自己一点都没察觉到呢。

朱七戒心里慌张,但好歹能够沉住气,“别慌,先查查这个‘天眼’的ip。”

很快就有人说道:“早都查了,海南的,政斧的一台网站服务器!”

“还有呢?”朱七戒又道。

蝶恋花此时吭声了,那个ip他太熟悉,每次他都是用这台肉鸡去收割那些盗上来的游戏账号的,“是我的肉鸡!”

“做什么用的,说清楚!”朱七戒开始暴怒。

“每隔一段时间,我就去那上面收取邮件,邮件里面是到手的游戏账号!”

“查,马上查,看看你最近都盗过哪里的账号,什么账号?”朱七戒狂吼。

蝶恋花当场吐血,那木马就好像是蒲公英的种子,从来都是顺风撒下去,然后自己就坐着等收货了,天知道那些号是从哪里盗来的,这要人怎么去查!

嗜血君主看到那截图,也是出了一脑门的汗,无尽沉沦群里的聊天情况,对方竟然是一清二楚,真是太可怕了,对方肯定是监控很久了,不然怎么会清楚知道每个人的真实ip呢。

“七七,别激动,先搞清楚情况再说!”嗜血这回没了主意,倒是唱起了红脸。

“还说什么说,我早就过告诉你们,游戏装备的事情不能再做了,可你们偏偏不听,现在怎么样,让我说着了吧!”朱七戒真想抽群里这帮蠢货几个巴掌,“对方为什么先发了洗号的截图,而且使用的是蝶恋花的那台肉鸡,那就是在告诉我们,我们盗号盗到鬼了,他就是顺着蝶恋花的肉鸡,一步步跟过来的,他监控我们很久了,可能在嘹歌事件之前,我们就被在他的眼皮子地下了,之所以现在才动手,就是为了摸清楚我们所有人的情况。”

“妈的,平曰里各个都说自己是高手,让人在自己屋里住了这么久,居然一点察觉都没有!”朱七戒继续骂,这回可是连他自己也被骂了进去。

群里人没话说了,大家平时的聊天记录,都说聊完就清理,不可能是对方潜伏进来后查询了以前的记录,再说了,从截图上看,完全就是当时的聊天截图。太可怕了,原来对方监控了自己那么久。

银熊突然冒头打破冷场,不解地问道:“七七,那对方的第二张截图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说是报应呢?”

“你他妈的是猪头啊,他是在嘲笑我们之前对付嘹歌的行为纯粹就是狗咬狗,最后不管谁倒霉了,那都是活该!”色馍这次倒是替朱七戒抢答了。

“所有人都把以前的qq好友名单交出来!”朱七戒又说了话,“这个人监控我们的群聊天,又清楚我们每个人的真实ip,必然是通过qq来追踪的,他肯定在不少人的qq里面!”

群里人这些立刻开始行动,所有人又登陆以前的qq号,然后把以前的好友列表交给朱七戒,这么一对照,朱七戒还真是发现了一个疑点,有个叫做“会飞的锅”,出现在好几个人的列表中,而且好像记得自己也曾经跟这个人聊过,说是有生意,后面没消息了,于是就问道,“会飞的锅,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蝶恋花第一个反应过来,“我记得,说是要黑个网站,问我干不干,他出的价很高,不过目标是个银行网站,我没敢接!”

他这么一说,好多人也想起来了,似曾相识啊,群里顿时就七嘴八舌乱了起来。

“好,好!”朱七戒好歹看到了点希望,“只要找到人就行!我马上跟这个人联系,如果真是他做的,就让他划出道来!真要是盗号惹到了他,咱们赔给他就是了!”

“赔给他?”嗜血君主反问,“那他弄走我们的钱怎么算?”

“自认倒霉!”朱七戒今天的脾气很爆,“对方监控了咱么这么久,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发现,这种情况,你还想怎么着,你能斗得过他?你就是想斗,你知道对手在哪里?”

嗜血君主被这么一问,顿时哑巴了,头一回这么窝囊啊,对方云里雾里不现真身,你就是再有力气,再有能量,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办,完全就是高射炮打蚊子。

朱七戒这个人确实聪明,这样的情况下,也让他理出头绪,甚至找到了胡一飞的踪迹,但可惜的是,胡一飞那个号自动追踪到无尽沉沦这些人的真实ip之后,就再也没有上过线,无尽沉沦现在想求和,已经是晚了。

黑天此时正坐在会场里,一肚子不爽,却不得不装出一脸笑意。zm关于杀毒软件的公告,持续发酵,一些杀毒软件企业纷纷改变策略,抢占市场份额,以求今后改革的时候,市场份额不变。

起初大家还能绷得住,结果几个国外杀毒软件被zm暗算之中,抬头无望,就打起了免费的旗号,这股风刮到国内,有人效仿,就一下冲得国内杀毒市场乱作一团。

一直市场份额第一的企业,眼看老大地位不保,就出按照打击对手,结果被对手反击,打来打去,误伤友军,于是就有越来越多的企业牵扯了进来,刚开始还是暗战,到最后就是明着来。

在此情况下,黑天的大老板生气了,把这些企业弄到一块,还搞了个什么联盟,就是要大家以后都能够坐下来谈,而不是动刀动枪。

黑天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不过大老板发话了,也不能不来应景。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