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七六章 又见断背

第一七六章 又见断背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318  |  更新时间:

“也有职称查询啊!”老大指着职称查询,“全国司法考试,律师证,医师证,英语四六级证,全都能买到!”

胡一飞瞪大了眼,我靠,这么多,那肯定不会是真的了,他拍了拍老大,示意老大让出电脑前的位置,道:“我仔细看看!”

老大让出位置,嘴里犹自说道,“这是人事局的网站,总不会是假的吧!再说了,查到的证书上有照片,编号也一样,怎么会是假的?老猪说这个卖证的是多年的老字号了,相当有信誉,背后直通教育部,很有势力。”

胡一飞在微蓝做过一段时间,手里有东阳市各级政斧及公共服务单位网站的名单,他拿出来一对照,发现这个人事网站还真是不假,确实就是东阳市人事局的网站,ping了一下,胡一飞看ip也是属于东阳市的。

“怎么样?没错吧!”老大看着胡一飞。

胡一飞没说话,又点开那个职称查询,上面显示的却不是域名,而直接是个ip地址。胡一飞把ip地址拿去一查询,非常意外,这是个海南省的ip。胡一飞又点开学历查询,上面连接一栏显示的还是那个海南的ip地址。

“老大你看,查询证书的服务器位于海南省!”胡一飞指着屏幕,“别说教育部了,就东阳人事局,也不可能把自己这边的考试成绩放到海南的服务器上!那里有什么,四面环海的,上个网还得走海底呢!”

老大目瞪口呆,“你没有弄错吧?”

“错不了!”胡一飞又点开网站上的其它几个查询服务,这些则都显示的是网址,只有“学历查询”和“职称查询”这两个连接才显示ip,而且连接到了人事局的网站以外了。

“那这个查询怎么会放在人事局的网站上呢?”老大又问。

胡一飞也是有些迷糊,如果是黑客放置的假查询,那应该会被人事局的人给发现啊,而根据眼前的情况看,显然这个查询连接已经放了很久了,至少有好几个月了,否则老猪不会说出老字号卖证这样的话来。

想了一会,胡一飞站起身来,“我出去一趟!”

“干什么去?”老大问到。

“去查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胡一飞说着,就收拾东西准备出门。

老大屁股后面跟上,“我也跟你去吧!”,他现在就想这要买个证,所以急于知道这事究竟靠不靠谱。

两人出门之后,打车直奔微蓝大厦而去。

到了微蓝,胡一飞直接上去敲开了cobra的办公室,推门一看,胡一飞心里就道了一声“我靠”,他心说这李队长和cobra一定是有断背的关系,要不怎么自己每次来,都能看到李队长呢。

cobra和李队长正在说事,看见进来的是胡一飞,就停下话题,笑着招呼道:“是小胡啊,来,随便坐!”

胡一飞也不客气,过去坐下,又招呼着老大也坐下了。

cobra起身倒了两杯水,笑道:“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看我?”

“有点事,想向惠老师反应一下!”胡一飞笑着。

“什么事,你说吧!”

“是这样的,我刚才在人事局的网站上发现两个连接,分别是学历查询和职称查询,而连接的查询服务器,却在海南,我觉着有点奇怪,就过来向惠老师反应一下,顺便看看是怎么回事?”

“人事局的网站?”cobra问了一声,起身走到自己电脑跟前,“噼里啪啦”一敲,就打开了人事局的网站,找到胡一飞所说的两个连接点开一看,顿时有些皱眉,于是拿起电话,道:“小刘吗?你给人事局网站的技术员打个电话,问问他们网站上‘职称查询’和‘学历查询’这两个连接是怎么回事!”

“小胡可真是个细心的人啊!”李队长笑着,“怎么样,这两个月生意如何?”

胡一飞憨厚笑笑,“多亏你队长给我做宣传,生意不错!”

“好好干!”李队长拍拍胡一飞肩膀,随后大笑,“有空到我那里去一趟,有人给你送锦旗,结果送到我们网监,在我那里放着呢!”

胡一飞狂汗,还真有人把自己当作了网监的人啊,当下道:“算了,就放你那吧,放我这里更是不伦不类的!”

正说着呢,小刘敲门进来,道:“惠总,我问了人事局的人,他们说自己网站上根本就没那两个查询服务,也不知道是怎么多出来的,他们发来了故障申报,让咱们派人过去查查!”

胡一飞瞬间就明白了,道:“果然被我猜中了,这帮卖假证的也太嚣张了,竟然把生意都做到人事局的网站上了。”

李队长毕竟接触的案子多了,一听就反应过来了,“你是说,是卖假证的黑了人事局的网站?”

“是!”胡一飞点头,瞥了一眼老大,老大耷拉着脑袋,灰头灰脸。

“小刘,你去告诉人事局的技术员,关闭网站,保存好服务器上的所有数据,让他们直接报警!”cobra吩咐完,笑呵呵看着李队长,“估计再过半个小时,案子就到你们网监了,这是你们的事,我们信息中心就不掺和了。”

李队长无奈苦笑,“你这是踢皮球,推卸责任啊!”

cobra在屋子里踱了两步,道:“我记得小胡那个网站,前段时间曾经发表过一篇公告,说是虚假信息和网络欺诈,已经超过病毒和恶意软件,成为危害互联网安全的新问题。现在看来,小胡看问题的眼光确实要准一些!”

李队长点头,“是啊,虚假信息和网络欺诈确实不容忽视了!”

胡一飞急忙摆手,“我那就是顺口瞎说的……”

李队长摆摆手,“你不要谦虚,你那句话确实很有道理。其实我今天过来,正是要和惠总监研究这个问题!”顿了一下,李队长接着道:“上个星期,咱们东阳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泄密事件,而对方的作案手法,你绝对都想不到!”

“哦?”胡一飞倒是有些好奇,“李队长说说看。”

“市政斧有位工作人员,他很喜欢写博客,还把自己的一些照片发在了博客中,一次他在博文中无意泄露了自己的工作和职务,于是就有人盯上了他。对方把他的照片、博文全部转载到了一个的qq空间,然后就冒充这位政斧工作人员,去把政斧的另外一位机要秘书添加到了好友里。而机要秘书看到对方空间里的照片和文章,对对方的身份是毫不怀疑,在和对方qq聊天的过程中,泄露了很多机密!”李队长叹口气,“我们平曰里千防万防,但怎么也想不到机密会这么容易就被人骗走了!”

“其实在黑客得手的案例中,六成以上的,都是通过这种社会工程学的手段来实现的,至于真正的技术,反而要更好对付一些!”cobra大为痛惜,然后对胡一飞道:“小胡,你的脑子活,今后你不妨多朝这个方向想一想,如果能找到一种对付网络欺诈的好办法,那可真是善莫大焉了。”

胡一飞点头,“好,那我以后就多琢磨琢磨。不过,这事主要还得靠你们这样经验丰富的安全人士,呵呵!”

“得,我看我们就不要互相拍马屁了!”李队长看看时间,“我得回去了,说不定人事局的报警,现在已经转到我们网监了呢!”

胡一飞也跟着站起来,“我也要回去守着我的摊子了!”

cobra也不挽留,笑呵呵把这两人送去们,“有空常来!”

下了楼,正巧李明阳的车子从对面驶出来,他看见胡一飞,就放下窗子打着招呼。

李队长奇怪望了一眼,“那位就是谷歌的李明阳吧?”

胡一飞跟李明阳抬手示了意,道:“是,李队长也认识他?”

“不认识,听说过而已!”李队长带好帽子,“他好像有话跟你说,你去吧,我就先回队里了!”

“好,再见,李队长!”胡一飞看李队长驾车离去,才朝对面的李明阳走了过去,“李工你好!”

李工走下车子,笑道:“真是巧,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胡先生!”

胡一飞指了指背后的微蓝大厦,“我来找惠总监谈点事!李工这是要出去办事吗?”

李明阳没回答胡一飞的问题,旧事重提道:“以前我们谷歌跟胡先生谈的那些条件,到今天仍然有效,只要胡先生愿意,随时都可以到谷歌来上班。”

胡一飞急忙摇头,“谢谢李工的好意,这事以后就不要提了!”

李明阳很是纳闷,“有句话,说出来可能有点唐突!但我实在是难以明白,胡先生自己开的那个公司,根据我的估计,每个月的盈利绝不会超过六千块钱,而我们这边给胡先生开出了百万年薪的报酬,胡先生为什么要拒绝呢?”

胡一飞笑了笑,“我这个人胆小,你突然给我这么一笔钱,我心里反而有点害怕;再者,我也不喜欢给人打工。”

李明阳无奈地摇摇头,“胡先生现在是要回公司去吗,知春苑?我捎你一程?”

“谢谢了!”胡一飞指了指旁边的老大,“李工你忙吧,我和我同学有点事!”

李明阳叹了口气,只得又钻回车里,“那再见了,胡先生!希望你能再考虑考虑!”,说完,鸣笛两下,李明阳也绝尘而去。

老大看着车子消失的方向,“二当家的,咱们有什么事?”

“没事!”胡一飞伸手拦车,“我就是觉得那李明阳没安什么好心,所以不欠他这个小恩小惠,以后有钱了,咱也买车!”

老大摇着头,“他真的给你开百万年薪!”

“好像是!”胡一飞点着头,“不过我不感兴趣,无非献殷勤,非歼即盗。”

“人家谷歌是个大公司,能图你什么?”老大一副不信状,“我看你是想多了吧,多好的机会!”

“谷歌是个大公司没错,可这个安全业务,却是他们的新增业务,在东阳市的影响力,怕是还不如我那个菲戈安全呢!”胡一飞呵呵笑着,至少,他还不知道谷歌安全在东阳接过什么业务呢。

微蓝这么一跑,老大那投机取巧的心便彻底死了,回去又继续看胡一飞交给他的资料,胡一飞到微蓝也学了没几个月啊,谷歌竟然都开出百万年薪拉人,这对老大触动很大。

如此过了三天,胡一飞通过监控那些渠道商,又再次摸清楚了无尽沉沦那帮人新的联系方式和真实ip。

于是,胡一飞的第二刀又砍了下来,这次他的目标换了。

无尽沉沦刚刚支付给代理商、准备作为木马散播团队活动经费的钱,刚到帐,转眼就跑到一家慈善基金的账户上去了。没有钱,那些负责散播木马的团队就全罢了工,立刻把无尽沉沦的木马从各个挂马网站给下了,啥时候给钱,啥时候再给你挂上去。

与此同时,销售环节的多个总经销商也是惨遭洗劫,他们刚从下一层代理商那里收上来的钱,瞬间被转移到了慈善基金的账户上。

一边是给钱就丢,另一边则是收上来的钱被劫,无尽沉沦打造出来的这条从散播木马到虚拟财产销售的流水渠道,瞬间就有崩溃的迹象。盗号木马撒不出去,那就意味着很快就不会再有新的游戏帐号能收上来了,而眼前收上来的这些号,又不能把扒下来的东西免费送给销售商,这不符合无尽沉沦的规矩,事后收钱,难免不会重演老毒物和独狼内讧的历史。

一时间,包括淘宝在内,国内各大游戏交易网站上的装备和游戏币销售价格就开始急速蹿升,上一分钟的价格,在下一分钟就有可能涨上三倍有余。

在这个黑色产业链中,整个渠道80%的商品,都是由无尽沉沦提供的,而现在他们持货不发,就能让这个市场变得物价飞涨,等到无尽沉沦无货可供时,那就是有价无市的情景了,而再往后,就是市场崩溃、萎缩。

无尽沉沦新成立的群里已经是炸了个底朝天,他们吵了有大半天,也没有想出个好办法来,对方的手法和前几天洗劫群里人是一模一样。现在群里的人都换了新的联系方式,对方就把下手的目标,转移到那些渠道商身上,让人进不得,退不得。

色馍前几天已经是损失惨重了,谁知今天刚发给自己代理商的几十万块,瞬间又没了,就更别提捞回本这事了,他在群里不禁发出哀嚎,“妈的,这是不打算让人活了啊!”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