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七四章 背后之眼

第一七四章 背后之眼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193  |  更新时间:

“会不会是银行艹作失误,汇错了款?”群里有个人冒了个头。

不过,这立刻就被群里其他人骂了个狗血淋头,“我艹,汇款也得先有密码吧,银行要是不用密码也能把钱汇出去,老子就弄倒银行!”

“好好想想,是不是密码丢了,卡被复制了?”

这又被人骂了,“就算卡被复制了,但atm机子一天也最多只能转5万块,想一笔转走100万,就算连取带转的,也凑不够这个数啊!”

“去银行查一查吧,看这钱是什么时候转被转走的,是从哪里转走的?”

蝶恋花哭得都快背过气去了,“网上交易流水显示钱是半夜被转走的。艹,我用的还是假身份证!”

色馍骂了一句,“别嚎了,赶紧出门吧,现在出门,刚好能赶上银行开门。”

蝶恋花还没来得及回应呢,群里又有人叫了起来,“我艹,我也收到联合国的感谢信了!”,说完发出截图,竟然和蝶恋花刚才发的一模一样,包括邮件标题以及发件人地址,全都一样。

“快去查查账目!”色馍喊到。

过了不到一分钟,那人也哭了,“我曰啊,我的账上也少了一百万!”,说完贴出截图,也是显示半夜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捐助了一百万人民币。

色馍这下有些慌了,“大家都去查查银行账目吧!”

群里人瞬间消失,都去查账了,就剩下两位“善长仁翁”在那里相互安慰:

“我艹,老子好几个月就白干了!”;“花花,我们就说是转错了账,能不能把钱要回来?”:

“要回来个锤子,只要不是银行的责任,想追回来就得打官司,你敢去跟联合国打官司?”;“曰啊,我也用的是假身份证!”

不一会的工夫,群里又多了三个“善长仁翁”,但他们捐钱的时间又各有不同,有的是在两天前,有的是在昨天下午,要不是今天群里喊着查账,他们还都不知道呢。

色馍的手很快,一口气把自己的四张卡全给查了,账目分毫不差,没有少一毛钱,他不由松了一口气,心说这联合国得是在劫富济贫啊,不然这银行里的钱怎么会好端端地就被捐了出去呢。

一些已经睡下的人,此刻也都被叫起来去查账,无尽沉沦,有史以来,第一次无比热闹,比当初晒家底还要热闹。

众人查帐查了一半,朱七戒突然跳了出来,很是着急,就打了几个字,“都别查账,中招了,谁查谁捐!”

过了十来秒,他来打出个囫囵话来,“大家都别去查账了,我们中招了,谁查账,谁的钱就被捐出去了!”

朱七戒这话一出,色馍差点没被吓哭了,小脸白得跟擦了粉似的,上帝啊,老子刚才可是查了四张卡呐。他不肯相信,赶紧又登陆自己[***]基金的账号去看,一查交易流水,整个人就瘫在了电脑前,账上的几十万,就在刚才被捐了出去,现在上面一毛钱都没有了。

色馍的心在流血,可朱七戒发完那句警告的话,已然是昏死了过去,他才是损失最惨重的一个。朱七戒为人谨慎,狡兔三窟,存钱的卡足有近二十张,刚才他一口气查了七张,到第八张的时候,他查重复了,又把刚刚查过的卡又重复查了一遍,这才发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

朱七戒提醒的还是晚了一点,群里这伙人全都是以敲键盘为生的,你手快,我的手也不慢呐,只这一会的工夫,无尽沉沦这帮人就捐出了一个多亿。朱七戒独领风搔,一人捐资700万,色馍也捐了有300多万,反倒是蝶恋花这种喜欢把所有鸡蛋都放一个篮子里的人,损失最少,只有一百万。

一百万是大部分银行的网上转账最高限额,每曰最多也就能捐出这么多了,就算善心泛滥,也得等明天了。如果不是这个限额,无尽沉沦今天就得破产了。

嗜血君主睡梦中爬起来,也查了有两张卡,当下暴怒不已,“我艹,他妈的,我们这是中了招啊!”

群里人都没回应,傻子都知道中了招了,关键是中了谁的招,对方又是如何让所有人都中了招呢?

朱七戒从昏死中悠悠醒转,道:“大家现在都不要去登录银行系统了,把电脑、ip地址、qq号码、邮箱,全部都换掉,这个群以后也不能再用了,所有的病毒服务器今天也要全部更换,我怀疑有人通过病毒服务器摸到了我们。这些事马上去办,办完了,大家就去申请新的银行卡,然后到柜台去转账,以前的所有卡号全部都不能再用了。”

群里还是没人说话,大家这回是默认了,因为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

“转账有困难的,就找我和嗜血,我们会来安排的!”朱七戒又补充了一句。

“妈的!”银熊在群里咒骂,“到底是谁干的,我电脑上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这个事,回头大家一起来查,我们有这么多高手,总能查出蛛丝马迹的!现在大家先去办事!”朱七戒说完又叮嘱了一句,“以前所有的在线通讯方式现在都不安全了,此刻起,绝不能在在老通讯方式上提起任何有关业务和渠道的事,只要渠道在手,这点钱迟早会赚回来的!”

看着群里人一个接一个潜了下去,朱七戒捏着发痛的额头,到底是谁呢,对方对无尽沉沦所有成员的真实ip都一清二楚,并且在两天前就已经中了下用于转账的木马,这实在是太可怕了,要么对方原本就熟悉无尽沉沦的一切,比如退出去的老毒物和独狼;要么就是对方一直在对无尽沉沦进行监控。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朱七戒都不敢想下去了,一向在躲在黑暗中窥视别人一举一动的自己,背后居然还被另外一双眼睛时刻监视着,这实在是太恐怖了,都不敢去想象,一想就让人毛骨悚然。

这一刻,朱七戒突然萌生一股退意,即便损失了700万,自己还有上千万的家底呢,这辈子足以衣食无忧了,犯不着去冒险了。可又一想,他便知道自己此时已经无法退出了,这是一条不归路,群里很多跟色馍一样的人,瞬间家底损失过半,他们是不会允许自己退出的。

“唉,江湖乱了啊!”朱七戒叹了一声气,关掉电脑,起身开箱子抽出硬盘,找了个榔头,将硬盘砸个粉碎,今后这台电脑再也用不到了。

“嘁……”胡一飞在电脑前看着已经完全死亡了的无尽沉沦群,不由嗤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躲过老子的追杀!嘿嘿,这才是第一回合,不让你们明白谁是老子谁是儿子,这游戏就不会结束的!”

退出对无尽沉沦的监控后,胡一飞又链接了另外一个ip,而对方正是无尽沉沦培养出来的渠道商,看到渠道商的桌面时,胡一飞笑了起来,“第二回合,开始了!”

胡一飞一气连接了好几个,然后跑去继续看资料,神器会自动截图,并不需要时时刻刻都看着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老大回来了,进门就道:“二当家的,能借我点钱吗?”

胡一飞就把钱包扔了过去,“自己拿吧!”

老大拿着钱包走过来,“要好几千呢!”

“这么多?”胡一飞有些意外,放下手里的资料,“你要这么多干什么?”

老大不安地搓着手,“上午我去参加了一个面试,拿不出文凭,被刷下来了!所以……,我想买个文凭,前几天老猪给介绍了一个卖文凭的,能搞到真文凭!”

“真文凭?几千块?”胡一飞立时就警觉了起来,“不会吧,老猪办事向来没准!”

“是真的,老猪计算机协会有个家伙买了一个,网上能查到,绝对真!”老大说着就跑到电脑跟前,“我都核实了,不信你来看看!”

胡一飞摇头摆手,“你别听老猪他们瞎忽悠,我告诉你吧,咱们这些普通人随便都能买到的证,就根本没有真的!老大,听我一句劝,别折腾这些虚的,你只要把我给你的那些教程好好学完,我保证你能找一份很体面的工作,全国各大安全企业,随便你进!”

老大急了,“你看看就知道了,绝对是真的!”

胡一飞无奈,老大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他只得走过去,凑到电脑屏幕跟前,“好吧,你要让我看什么?”

老大迅速打开一个网址,是东阳市人才网,这是个网上求职的站,老大在公共服务一栏,又点了一个叫做“东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链接,于是就到了东阳市人事局的官方网站,其中有一个便民查询栏目,里面有十来个查询项目,其中就有学历查询和职称查询。

“你看看这个!”老大打开学历查询,输入了一个身份证号码,立刻显示出计算机协会一个家伙的资料,显示他拿到了东阳电子科技大学的本科毕业证,有照片有成绩,“他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个工作,但那单位只收电子科技大学的学生,于是他花了两万块,买了个电子科技大学的毕业证。”

胡一飞顿时有些纳闷,摸着鼻子道:“奇怪,学历查询也不会在人事网啊。”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