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七三章 善长仁翁?

第一七三章 善长仁翁?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254  |  更新时间:

因为已经做好了木马的专杀工具,所以清除木马不是很难,不过在清除的过程中,胡一飞又捕捉到一个病毒样本,于是顺手“捉”了,准备也带回去研究一下。

清完病毒,网吧老板要付钱,被胡一飞拒了,“我从不欠别人的情,你免了我兄弟赔电脑的钱,我拿帮你杀毒的报酬来顶,咱们两不相欠!”

回到寝室,老大正趴在那里写检查,胡一飞问道:“老大,辅导员没再来找你?”

老大摇头,继续写着自己的检查,这回确实闹大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过关。

“盗号的人我还在追踪,不是网吧人干的,我已经找到点线索了,等确定了再告诉你!”胡一飞这才有空把昨天晚上的分析结论说出来。

“唉……”老大叹气,“能找到就找,不能找到就算了,我游戏里认识的人多,找人帮帮忙,混一套装备还不成问题,暂时就先这么凑合吧。”

胡一飞摇头,心说老大对魔兽还真是痴心不改,号都被盗了,还要玩呢,他看看没什么事,就道:“那我先回公司了,有什么事,你们再给我打电话!”

老大这才想起老四的手机来,不好意思道:“老四,你的手机我下个月还你!”

“不急!”老四一脸衰色,“反正我还不急着找工作,一时半会用不到!”

胡一飞回到知春苑,先分析了一下那病毒,发现也是无尽沉沦制造的。病毒和盗号木马的作用还不一样,病毒属于是先锋部队,它利用系统漏洞进行传播,干的是溜门撬锁的勾当,从窗户钻进来,然后打开房门,偷偷地把盗号木马放了进来。而盗号木马,就相当于是个电子眼,只要盗号木马进来,你在家里的一举一动,和所有秘密,便尽数暴露于这个“电子眼”之下了。

运行病毒,做了记录,胡一飞便找到了对方的一台病毒传播服务器,于是连接过去,又安置了一个反向追踪程序。

打开qq,胡一飞就在那里等,昨天那些被没有放置追踪程序的家伙,今天只要他们一上线,胡一飞就过去安置追踪程序,一个都不能放过。

而那些已经放置了反向追踪程序的服务器,一旦追踪到上一层跳板所在,就会给胡一飞发送消息,胡一飞得到消息后,便会往上一层跳板服务器在放置一个追踪程序,这样一层层追踪下去,不用很久,就可以追踪到对方的真实ip所在,而且对方对此毫无察觉。

只是,这需要一点点时间。

第二天上午,胡一飞接到电话,是段宇打来的,今天学校下了处分决定,老大被开除了,魔兽军团的其他人等,也都给了记大过的处分。

胡一飞惊讶万分,这不可能啊,自己这个好几次都差点被学校开除的人,到现在都还一直稳稳当当的呢,老大可比自己老实多了,不过是一次犯错,怎么就能被开除了呢,轮也轮不到啊。胡一飞没敢耽搁,起身就奔学校去了。

回到寝室,就是一片愁云惨淡,老大坐在那里不吭声,老四也老实了,站在一旁长吁短叹。

段宇看见胡一飞,道:“要不要联系一下刘晓菲,上次她不是跟校长在一块吗,看看能不能挽救?”

胡一飞这才想起这事,赶紧拨电话给刘晓菲。

“胡一飞,你娃儿可是好久都没联系我了!”刘晓菲电话里笑着,“今天咋个想起我了呢?”

“我没时间和你说废话了,我问你,你是不是和校长认识?”胡一飞急急问到。

刘晓菲顿了好半天,道:“是噻,认识!”

“学校要开除老大,你能不能帮他去说一说,哪怕写十万字检查都行啊,就是不能开除,这都到大四了!”胡一飞道。

刘晓菲吓了一跳,“老大他怎么了,为什么要被开除?”

“在大红鹰网吧和网管打了一架,没出什么大事,而且都和解了,网吧也不追究了,你去找找校长,看看能不能从轻处理啊!”

“好好好,我去问问!”刘晓菲也慌了神,说完就挂了电话。

老大叹气,“处理结果都张贴出来了,找校长也没用!”

“不争取一下怎么知道!”胡一飞过去拍了拍老大,现在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过了二十多分钟,胡一飞的电话响了起来,他赶紧接起来,“怎么样?校长大人怎么说?”

“对不起……”刘晓菲低低道。

胡一飞顿时脑袋一空,“没有挽回的余地?”

“我已经尽力了……”刘晓菲也有点难过。

“靠!”胡一飞忍不住爆了粗口,“怎么搞的,我以前搞出那么多的事,也没有被开除,而老大只不过犯一次错,至于被开除吗!”

“这不一样!”刘晓菲在电话里顿了顿,“校长说了,开除老大不是因为网吧打架的事!”

胡一飞强压着心中怒火和不理解,“那是因为什么?”

“老大从大二开始,所有上课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到一个月……”刘晓菲在电话里嗫嚅了半天,“他这次是碰到了枪口上了,学校最近为了端正校风,正准备搞一次活动,就是针对那些天天不上课沉溺于游戏的学生。”

胡一飞这下就明白了,自己和老大的事情还真的是不一样,学校也不是依据事情的大小来做处分决定的。

自己经常闹事,动静还都挺大,可自己顶多就只能算是个事儿精,人见人烦罢了,学生应尽的本分自己基本能恪守,也不违反校纪校规,学校真要是处理自己,道义上站不住脚;而老大就不一样了,单单旷课这一条,就足以被开除了,学校处理他,是理直气壮的,完全依照校规办事,最重要的是,杀鸡儆猴,大大地震慑了其他旷课去网吧的学生。

正如刘晓菲所说,老大这次是撞到了枪口上,倒霉到家了。黑客圈有黑客圈的规则,学校也有学校的规则,老大就是死在了这个潜规矩上。

“胡一飞,真的是对不起……”刘晓菲的语气也非常难过。

“没事,没事!”胡一飞长长叹了一口气,“你已经尽力了,谢谢!”

老大已经大概知道事情无法挽回了,心中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呆呆坐在那里,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寝室里的气氛,一时非常窒闷,所有的人都不好受,眼看就毕业了,却被学校开除,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凝滞了足有半个小时,老大开口了,“这个事,你们先不要告诉我家里!”

众人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胡一飞想了想,还是问道:“老大,那你有什么打算?”

老大摇摇头,“能瞒多久算多久!先在东阳找个正经的工作,如果工作上能够混出个人样,家里就算知道这事,也能好接受一点!”老大说到这里,就忍不住了,一个大老爷们,坐在那里哭了起来,“我对不起老爹老娘啊……我实在没脸回去见他们!”

等老大情绪稳定下来,胡一飞道:“那就先住到我那里去吧,你找工作也行,跟着我做也行。反正网络安全这行也不是很难,跟着我做两个月,肯定能入门。”

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当下三人给老大收拾了东西,就把他送到了胡一飞那里。

老大被开除,让胡一飞对无尽沉沦更加愤恨,胡一飞这个人有时候认理不认亲,而有的时候,则是认亲不认理,特别是在双方都没理的时候,他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无尽沉沦的头上,如果这帮家伙不洗号,那老大就不会被开除,他会老老实实度过大学时光,拿到毕业证,然后再去找工作。

胡一飞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查清楚了无尽沉沦所有44名成员的真实ip地址,再通过ip地址,胡一飞又知道了每个人所在的大概物理位置,除了有两名成员在国外,其余全在国内。

又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胡一飞摸清楚了这些人的所有业务艹作流程,以及在销售和散播木马两个环节所有代理人的信息,甚至这些人的财务收支流程、银行信息,也都差不多被胡一飞查了个底掉在此过程中,胡一飞还发现了无尽沉沦的另外一笔业务:网络洗钱。而这个业务,只掌握在朱七戒和嗜血君主的手里,难怪这两人在群里隐隐有老大的姿态。这些人弄来如此巨大的黑色收入,还要通过一系列的艹作,才会成为合法收入,他们在全国各地注册了一些皮包公司,金钱反反复复流进流出,最后转化为了合法收入。其他还有一部分,无尽沉沦则通过专业的洗钱公司来漂白,然后再通过这些公司的渠道,转移到了国外。

见识了这些人的洗钱手段,胡一飞回头想起了自己之前用关机指南换一千万美金的事,现在想想,自己那时候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开口就是一千万,自己调戏了胡萝卜,胡萝卜肯定不会承认交易的事实,那笔钱要是真到了手,可就麻烦了,自己绝对解释不清楚这笔钱的来历,说你是抢来的,也有可能。还有,自己傻乎乎跑去开户的事,也挺二的。

“还好,那笔钱汇到了糖炒栗子的账上!”胡一飞暗自叹气,糖炒栗子一定是有什么办法,可以将那笔钱漂白,否则也不敢贪了那一千万。可换句话说,如果自己当时就懂得这些门道,说不定就能吃下那笔钱,至少不会白白便宜了糖炒栗子那白眼狼,最不济,自己少向胡萝卜要点,十万美金总能吞得下吧。

“可惜啊,一个发财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胡一飞心中懊悔不已,知识就是财富,这话果然没骗人,自己就吃亏在了无知上面。

后悔之后,胡一飞又继续进行着自己覆灭无尽沉沦的计划,他已经开始在编写一个程序了,写了有一大半,但还有一些技术问题无法解决,正在查资料想办法呢,弄完这个程序,就可以正式下手了。

老大最近稳稳当当的,白天就看胡一飞给的网络安全教程,晚上伺候自己的魔兽英语,整曰里也不多说话,游戏也不玩了,一眨眼的工夫,就在胡一飞这里过了一个月。

这天一大早,老大说是出门有事去办,换了身衣服走了。

胡一飞也没在意,起身打开电脑,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监控着无尽沉沦。

无尽沉沦群里都是些夜猫子,这个时候,正是他们准备睡觉的点。

色馍正在调戏蝶恋花,“花花,明天哥去海南,带你去开开荤?”

蝶恋花发了个无视表情,“我去收邮件,收完睡觉!”

过了几分钟,蝶恋花又上来了,发了一张截图,“色馍,快看,有人把这种邮件都发到我这里来了!”

色馍一看,笑道:“真是新鲜,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想到的,你别说,还挺有创意啊,都冒充上联合国了!”。截图上是个邮件标题,写着:“非常感谢您对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支持。”

“我去分析一下,看看谁玩意是谁做的!”蝶恋花又潜了下去,过一会发来截图,是信件里面的内容,说是蝶恋花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捐助了100万人民币,基金会非常感谢,特发函致谢。

色馍就笑了起来,“我靠,好歹也看清对象再发吧,平时都舍不得花钱打炮的人,怎么会这么大方呢!”

过了十来分钟,蝶恋花叫了起来,“色馍,我太娘的中招了!”

“不会吧,你没在虚拟系统中打开邮件吗?”色馍问到。

“不是这个,是我的真的捐走了100万!”蝶恋花又发出一张截图,是他的银行交易流水,上面显示他今天从网上给联合国儿童基金的账号一下转了100万。

色馍的下巴顿时掉了,自己还真是看走眼了,“花花,我好佩服你,你真有钱,真有善心,你也捐给我一点吧,我家里也有儿童!求求你!”

“我艹,我捐你个大头鬼,这笔钱他妈的根本就不是我转走的!”蝶恋花完全平曰斯文谈吐,在群里狂叫,“明白吗?老子中招了!”

色馍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蝶恋花中的并不是邮件的招,他急忙问道:“你确定那钱不是你转的?”

“我艹,一百万啊,换了是你,你舍得?”蝶恋花反喷。

色馍狂汗,有一百万,自己也宁可捐给妇联!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