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七一章 盗号事件

第一七一章 盗号事件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173  |  更新时间:

李队长挂完电话不到十分钟,楼上下来一个警察,来到警务大厅吼了一嗓子,“这里是怎么回事,谁接的警?”

刚才那个钻进办公室的警察,耳朵还真是好使,瞬间钻了出来,“所长,我接的!”

“那怎么不处理?”所长不怒自威,“几十号人挤在这里,像什么样子,咱们这里是大超市吗?”

“我马上处理,马上处理!”那警察谦卑地笑着,忙不迭地点头应着。

所长站住脚,左右打量一下,“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

“理工大的几个学生,游戏号被盗了,怀疑是网吧网管干的,起了争执,没出什么大事!”那警察赶紧解释着。

“就几个学生,又没出什么大事,你给他们双方调解一下,讲讲我们的政策,完了赶紧都弄走,哄一屋子的人,像怎么回事!”所长很是皱眉。

“我这就处理!”那警察看着所长慢慢消失在楼层拐角,还半弯着腰,“所长你慢走!”

所长一走,那警察立刻又威武起来,吆五喝六,“你们这些家伙,竟然敢聚众斗殴,知道这是什么罪过吗,按照条例,完全可以抓去拘留!关你们十天半个月的,我看你们还敢不敢聚众闹事!”

威胁恐吓了一大通,又道:“念在你们是初犯,双方又都能认识到错误,今天就口头警告一下,下回再撞到我手里,绝对让你蹲个舒服!”

完了,那警察看着辅导员和网吧的老板,“你看你们双方愿意调解不?”

“愿意愿意!”辅导员巴不得息事宁人呢。

网吧的老板似乎有点不愿意,但看刚才那所长已经下了话,坚持下去,就是让那几个小子蹲几天拘留所,对自己也没好处,便道:“赔偿我的那几台电脑,这事就算完了!”

“赔,我们一定赔!”辅导员点头,反正又不用自己掏钱,“你那电脑值多少钱,回去就赔!”

网吧老板翻了翻眼,“得,那就这样吧!”

警察拿出个单子,估计是和解协书之类的的,三人商量着填好了,又让当事双方把字都一签,然后一摆手,道:“把人都领回去吧!”,看地上蹲着的人都不动弹,警察又喝道:“怎么?蹲在那里想赖块地皮咋滴?回去都给我老实点!”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各个从地上爬起来,蹬腿揉膝盖。

胡一飞走到老大身边,“老大,先回学校,回去再说!”

老大似是还有些不忿,恨恨瞪了对面网管一眼,这才朝派出所外面走去,魔兽军团的人随后跟上。老四拖在后面,一脸倒霉相,跟胡一飞诉着苦,“我太冤了,平白无故就被抓到这里蹲了半天,手机还被老大给摔坏了!”

“回去再说吧!”胡一飞安慰了一句,他知道老四是不玩游戏的,只是老大就太惨了。胡一飞很理解老大今天为什么会这么疯狂和暴躁,大学四年,他大半的时光都耗在了魔兽世界上,为此不上课、不睡觉,没黑没夜地干,省吃俭用,这几年的时光,几年的心血,还有几年的欢乐和忧愁,就这么一下子全没了,这种感觉,就像是记忆被漂白,灵魂被抽走,当然,更像是被人抢走了自己的女人,抢走了第二生命似的。

出了派出所,天已经黑了,魔兽军团的人又活了过来,一个个叫嚣道:“妈的,平时都在他们那里上网,竟然也对咱们这个黑手,盗咱们的号。”

“回去组织一下,搞臭他们,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那里的网管盗号!”

“艹,以后再也不去大红鹰了!”

“先说说被扒掉的装备怎么办吧?”不知道谁插了这么一句,一群人都老实了,盗号的人做得很彻底,装备能扒的就扒走,不能扒的换成游戏币弄走,身上仓库拍卖所,全都洗劫一空。

学校门口,一伙人颇怀恨意地瞪了几眼大红鹰网吧,这才进了学校。辅导员在后面骂骂咧咧,“都回去给我写检查,然后准备钱,把砸坏的电脑给人家赔了!”

一伙人顿时蔫了,跟着老大都到了胡一飞的寝室,商量着这事该怎么办,按照这些人的打算,哪怕是装备弄不回来,也要让网吧尝点苦头,绝不能这么就便宜了他们。但商量来商量去,众人也没商量出个好办法来,只好先散了,大家先去找客户申诉,争取把装备弄回去,办法再慢慢商量,这次不能再惊动了警察了。

等魔兽军团的人都走了,胡一飞就问老大,“装备什么时候丢的?”

“就今天!”老四开了口,“昨晚老大还玩着呢,早上我们吃了饭回来睡觉,下午睡起来再去网吧,号就被扒了。”

胡一飞又想起了无尽沉沦群里今天的洗号行动,那边刚说了要洗号,老大魔兽军团的人就都被扒了号,这事情也太巧了,说不是无尽沉沦他们干的,连胡一飞自己都有些信不过。

老大坐在那里阴沉着脸,“我绝放不过他们!”

“老大,这事就交给我了!”胡一飞过去拍了拍老大肩膀,咬牙道:“我保证给你找出那些盗号的人来!”,胡一飞决定不再等了,先集中精力,搞定了无尽沉沦这帮家伙再说。

“对,二当家现在开的就是安全公司,专门做这事!”老四也是安慰着老大,“先让二当家的去查一查,如果真是那几个网管做的,咱们再对付他们也不迟!”

段宇此时也回来了,手里提着几份盒饭,“先吃饭吧,人是铁饭是钢,不管什么事,吃饱了肚子再说!”

“对,先吃东西!”老四过去挑了一个,道:“今天进局子了,受了惊,我得多吃点,压压惊!”

胡一飞先给老大递了一个,然后自己拿起一个盒饭,坐在那里想着对付无尽沉沦的事。他准备去网吧查一下,看看机子上的盗号木马是不是无尽沉沦的,这似乎有点多余,因为不管老大的魔兽号是不是被无尽沉沦盗的,胡一飞也准备去对付无尽沉沦了,但他还是决定去看一下,他不想让盗走老大账号的真正凶手逃脱,如果真是网管们干的,他也绝不会放过对方。

吃完东西,看老大的情绪似乎有点稳定下来,胡一飞就道:“我去趟网吧,去查一查!”

老四立刻站了起来,“我陪你去吧!”

老大也站了起来,看样子也是要去。

胡一飞就道:“老大你就呆在寝室吧,你要是去了,不又得干起来?那我还怎么查?”

看老大不甘心,胡一飞又道:“你放心吧,我肯定能查出点线索来的!”说完一指段宇的电脑,“你要不先去客服申诉一下,试着找回点装备来?”

胡一飞带着老四,出了寝室就奔大红鹰网吧去了。此时有点晚了,正是开夜机的时候,所以网吧里人来人往,有些杂乱。

网管当然认得他俩,赶紧跟过来一人,“你们要干什么?”

“来上网,不行啊!”胡一飞瞪了一眼,自顾自地走了进去,眼光往平时魔兽军团经常上网的那片机子瞅,以前那里的机子网管基本都会为魔兽军团留着,现在因为盗号的事,网管也不管了,那片已经是坐满了人。

胡一飞走过去,看见还有人正在那里玩着魔兽,就过去拍了拍那人肩膀,“兄弟,换台机子!”

“没看正忙着吗,不换!”那人看都不看胡一飞。

“那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今天这里被盗了好多魔兽号,旁边的那几台电脑就是被砸了的!”

那人还没反应过来,网管就先叫了起来,拿手指着胡一飞,“我警告你,不要乱讲!”

胡一飞冷笑一声,推开那网管的手,“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又没说是你盗的!”

正在玩魔兽的家伙立刻坐不住了,拔卡站了起来,“兄弟,多谢提醒,我换家网吧改密码去了!”

网管急眼了,“你小子是不是成心的,信不信我揍你!”

胡一飞指着自己胸口,“来,揍一下试试!”

那网管正要动手,旁边冲过来一网管,按住他,然后对胡一飞笑道:“菲戈,不好意思,这个家伙新来的,不认识你!”

之前那网管一听菲戈俩字,顿时一哆嗦,我曰,今天可是差点惹了大麻烦,这菲戈,不就是那位传说中在理工大极有势力的家伙吗?

后面这个网管继续陪着笑,“菲戈,今天在派出所要不是你有熟人,咱们可都回不来了,我这都还没来得及去谢你呢!”,说完一顿,又道:“我知道菲戈你肯定是为猛男他们号被盗的事来的,天地良心,那绝不是咱们的人干的。”

“是不是你们做的,我会查清楚的!”胡一飞不想跟这些网管掰扯,嘴上保证顶个屁用。他直接坐到了腾出来的这台电脑前,打开自己信箱,下载了一个分析工具,就开始手动查找起来,寻找系统中一切可疑的地方和文件。

胡一飞对无尽沉沦的病毒有过研究,找起来盗号木马并不费劲,不过两分钟,他就找到了木马程序所在,又下载了一个工具,开始提取木马程序。

网管也不知道胡一飞在干什么,只能站在后面干看着,心里愁坏了,老大他们闹事网吧倒是不怕,最怕的是这个菲戈闹事,这可是位在理工大都能翻天的主,听说家里是又有钱又有势,之前在派出所,人家不是一个电话,派出所就放人了吗。

胡一飞将木马程序提取出来,打包发送到自己邮箱,然后起身,对网管道:“你们网吧里的电脑都被人中了盗号木马,这可不是瞎说,我已经拿到了实实在在的证据。就算号不是你们盗的,但网吧得为顾客的信息安全负责吧?”

网管一听,脑门上的汗就下来了,不怕流氓耍武术,就怕流氓懂文化,这家伙现在拿着所谓的证据,难道是准备要敲诈吗?网管不敢搭话,急忙道:“我去找老板,让他跟你谈!”

“不用了!”胡一飞摆手,“让他两天之内把这些木马都清理掉,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还有!”胡一飞盯着那网管,“别让我查出来这些木马是你们自己种的!”

说完,胡一飞领着老四就出了网吧,到了外面,胡一飞道:“老四,你先回寝室!我去公司,把刚才拿到的木马做个分析,看看到底是谁种的!”

老四点头,两人便在网吧门口分手。

到了公司,胡一飞马不停蹄就开始干了起来,给木马程序脱壳之后,开始对程序进行反汇编分析,很快,他在程序中找到了一个邮件地址,估计木马把窃取到的游戏账号,都发送到了这个邮箱里面。

胡一飞又进入到邮件服务器,去查这个账号的登录记录,发现它每次都是从海南的一个ip地址登录的,而这个ip地址,又是属于海南一个县的政斧网站服务器。

“有ip地址就好办!”

胡一飞用神器连接过去,然后把一个反向追踪程序放到了对方的服务器上,这其实就是胡一飞单独写出来的一个反向追踪模块,用虚拟化编译系统编译出来的,不会被任何人察觉到,可以独力完成反向追踪任务。胡一飞今天改造来改造去,就是想把这个模块嵌入神器,这样就可以对自己的监控目标进行在线的即时反向追踪,而不是守株待兔式的反追踪。

放好追踪程序,胡一飞又把注意力回到那个邮箱上,他利用老办法修改了邮箱的密码,进去一看,里面全是盗来的账号密码,什么游戏,几区几服,多少级别,全都一目了然,格式统一。再看时间,这个邮箱已经工作了一个多月,胡一飞翻了翻,在里面找到了老大的游戏账号,发现被盗的时间都在一个星期之前了。

一个星期之前被盗,今天才来扒装备,这不是小毛贼的手法,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这就是无尽沉沦干的!他们今天洗号,把老大的号给洗了,老大的那些装备和游戏币,此时估计都已经经过层层转销,挂到了某些游戏交易网站去了。

“妈的!”胡一飞骂了一句,心里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今天看到无尽沉沦要洗号的消息,就没有想起要知会老大一声呢,如果自己能知会一声,老大他们的账号或许就不会被洗了。

看着信件里那密密麻麻的账号和密码,胡一飞又是叹气,就算自己告诉老大,也只能是让老大的账号不被盗罢了,还是会有许许多多人的号被盗,信件里有很多其他游戏的账号,这些人今天不被洗号,明天、或者后天也很难逃被洗号的命运。想要让这盗号的事情不再重演,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利用技术,让所有的盗号木马失去生存的机会。即便自己策划了很久的覆灭无尽沉沦计划,也不是一个根本姓的办法,灭掉一个无尽沉沦,只要有利益,就会有第二个这样的组织冒出来的。

“唉……”胡一飞叹气,因为用技术消灭木马,也是个伪命题,技术再高,也没有办法做到绝对的安全。

把邮箱账号的密码又改回去,胡一飞到无尽沉沦的群里看了看,凡是此刻在线的,他全都连接过去,在对方使用的跳板服务器上放置了同样的反向追踪程序,既然是伪命题,那还是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吧!

挨个放好之后,胡一飞开始试着用z语言来编写了这个木马的专杀工具,他第一次做专杀程序,反复编写测试了好几次,直到半夜才弄好,试了一下,可以迅速查杀无尽沉沦的这种盗号木马,修复被木马篡改的系统文件和设置,勉强算是合格。

沉沉睡去,第二天早上,胡一飞被电话吵醒,是段宇的手机,里面却是老四的声音,“二当家的,你快来吧,老大又发飙了,带着人奔大红鹰网吧去了!”

胡一飞赶紧出门,洗脸都顾不上了。

到了大红鹰网吧门口,两拨人正自对峙着,也不吵也不闹,气氛很是诡异,一边是老大的魔兽军团,还有老猪带来的计算机协会的人,足足有四五十号人;另外一边是网吧的网管。

看见胡一飞,老四急忙挤过来,“二当家的,老大知道你在网吧机器上找到了盗号木马,昨晚大半夜的就要来,让我和老三死活给按住了,这今天一早又来了,他非要在网吧门口挂块牌子,提醒别人不要来这里上网,网吧不让挂,就又干上了!我怕老大吃亏,把魔兽军团和老猪的人都叫来了!”

胡一飞点点头,心想老大还真是纯真执着,他自己的号都被盗了,还想着去提醒别人,他赶紧挤进人群,找到老大,左右看看,老大并没有吃什么大亏,只是身上蹭了不少的灰,手腕处蹭破了块皮。

老大脚下扔了块纸牌子,上面踩了不少脚印,写着:“大红鹰网吧机器中了木马,提醒各位校友小心上网,及时更换密码!”,字迹歪歪扭扭,一看就是老大写的。

胡一飞把牌子捡起来,拍了拍灰,朝网吧门口走了过去。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