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七零章 风波再起

第一七零章 风波再起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300  |  更新时间:

“可惜啊!”胡一飞看着屏幕上的9个小窗口,虽然他设计的是能够监控32个目标,但受网速限制以及硬件制约,监控9个目标已经是极致了,“如果自己能够设计出一套压缩传输的办法,就好了!”,胡一飞感慨着。

下一步,胡一飞打算将神器移植到t博士用z语言编写的艹作系统上去,打造出自己专属的艹作系统来。在熟悉了一些底层的知识后,他对于现在使用的微软系统就有些不满意了,在自然科学和人姓化上,微软的系统无疑是最好的,但对于专业的安全人士来说,封闭的软件环境就有点束手束脚了。

在屏幕上瞅了一会,胡一飞觉得无尽沉沦群里今天有点异常热闹,自从病毒事件之后,这个群里可是安静了好久的。于是他点击鼠标,将其中的一个分屏放大,其他八个小窗口此时则自动消失了,随后又自动断开了与监控目标的连接,这是为了保证监控质量。

色馍此时问蝶恋花,“花花,魔兽世界该洗号了吧?”

“有三个大区该洗了,到今天刚好三个月!”蝶恋花答到。

“那我就去联系那些装备承销商了?”色馍问着。

“好吧,那就今天洗,这是几个老区,行情一直不错,你让分销商准备好钱,一次付清!”

“安了!这些老规矩还用得着你嘱咐我?”色馍很不满意地抗议了一下,然后在群里喊,“大家注意了,晚上分钱,到账之后赶紧归库,出了问题,自己哭去!”

一听到分钱,这些人全露了脸,咋咋呼呼,问能分多少钱。

“靠,老规矩,按照渠道和贡献的多少分,你们贡献了多少,难道自己心里不清楚吗?”色馍留下这么一句话,就闪了,估计是和渠道分销商去联系了。

监控了这么久,胡一飞对于无尽沉沦的运作模式也差不多有所了解,这伙人位于黑色产业链的最顶端,他们控制着整个渠道的流通、以及黑客工具的生产,但他们绝不会参与任何终端形式的活动,从人们能够接触到的那些终端行为,到无尽沉沦这些人,中间隔了好几层的关系,这让这伙人隐藏得非常深,也非常地安全。所以,朱七戒才能够大大方方地去网监喝茶,然后又很是体面地走了出来。

就拿这个洗号来说,无尽沉沦完全不同于那些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小黑客,他们很懂得培养市场,他们左手进,右手出,完全实现了流水化作业,而且水源永不枯竭。

在进的这边,无尽沉沦扶植了许多代理人,无尽沉沦付钱给这些代理人,代理人又付钱给自己旗下的一个个小团队,这些小团队会利用自己经营的游戏网站、钓鱼网站、游戏外挂、游戏攻略等等途径,将盗号的木马的大范围传播出去,但收上来的号,这些小团队是沾不了手的。无尽沉沦有专门的程序和工具,负责将这些收上来的游戏号分类存放,并计算出是每个代理人的贡献值,以决定最后给这些上层的各路诸侯分多少钱。

在出的这边,无尽沉沦又像是一个产品的生产商,当然,他们不生产东西,那些游戏装备还是玩家自己打出来的,只是被无尽沉沦给掠夺过来罢了。无尽沉沦将扒下来的装备、游戏币整体打包卖给自己的总经销商,在玩家眼里可能是上千块的装备,他们几十块甚至更低的价格就卖了。然后再由总经销商层层倒卖给各级代理商,这些代理商有的专卖装备,有的专卖游戏币,有的负责一区,有的负责二区,货物到手,代理商就安排人手把货物上架,在各个游戏交易网站出售,或者是在游戏里面兜售。

无尽沉沦的这种洗号行动,在同一款游戏的同一个服务器里,一般是三个月进行一次,他们不会竭泽而渔,而是像割韭菜一样,一茬一茬地割,他故意给玩家一些休养生息的机会,以保证自己的生意永不间断。

国内运营的游戏不下百款,所有的服务器数量加起来,得有多么惊人?无尽沉沦几乎每天都有洗号的行动,每人少则三五千,多则三五万,反正这是一笔很稳定的收入,而且没有任何的风险,从销售终端,再到盗号终端,中间至少隔了六层的关系,谁能追查得到?

“妈的,迟早收拾了你们!”胡一飞咬咬牙,他能忍到今天,也算是个奇迹了,因为他明白,自己用神器敲打这些人,顶多就是关关机,等人家全部换号换群,自己也就只能是干瞪眼了,别人该怎么逍遥,还会继续逍遥。

退出监控,胡一飞又开始改造神器,他现在已经完成了狩猎者教程的高级阶段,就理论水平来讲,也只比狼蛛低那么一点点了,他准备在神器中内嵌反向追踪程序。

这个反向追踪的模块他都已经写好了,也测试修改了好几次,觉得效果还不错,今天准备内嵌到神器之中,整体测试之后,便可以用于追踪无尽沉沦这些人的真实地址了。

内嵌之后,编译执行,出现了点问题,神器运行出错,胡一飞又忙着调试修改,这种事情他最近常做。到了傍晚的时候,神器终于又可以正常运行了,胡一飞正准备拿自己的电脑测试一下最终效果,电话响了起来,是老四打来的。

“二当家的,你快回来吧,老大疯了,他要自杀!”老四话没喊完,就听很尖利地吱啦一声,然后没了声音。

“我靠!”胡一飞捂着耳朵跳了起来,“妈的,这得是老四的电话爆炸了啊!”

胡一飞顾不上检查自己的耳朵是否出了毛病,一边揉着耳朵,一边就关好门,直奔小区门口,打了辆车朝理工大赶了过去。

到了校门口,胡一飞先奔大红鹰网吧而去,进到里面,却发现老大经常打游戏的那个位子空着,就连桌上的电脑也不见了,再看,旁边的几台电脑也不见了。

“网管,网管!”胡一飞喊了起来,可是半天也没有一个网管出来,他这才发现网吧今天有些不正常,老大不在已经是非常稀罕了,可现在连魔兽军团的人也是一个都不在,甚至网管也没有一个。

胡一飞赶紧跑到收银台,“网管都哪里去了?”

收银员狐疑看了胡一飞两眼,“不知道!”

“妈的!这都是什么事啊!”胡一飞骂了一声,掏出手机给段宇打,“老三,我是胡一飞,老大在寝室没?”

“不在,他在派出所呢!”段宇身边的声音很是嘈杂,“我现在也在派出所呢,你赶紧过来吧!”

“派出所?怎么回事?”胡一飞心里立刻咯噔一下,“老大他没事吧?”

“老大没事,就擦破点皮,我也是刚到派出所,还没弄清楚情况呢,你过来吧!”段宇说完,就挂了电话。

胡一飞赶紧又拦车奔大学城派出所而去。

到了派出所,一层的警务大厅已经是蹲满了人,左边蹲着一溜,是老大老四,还有魔兽军团的人,右边的一溜,全是网吧的网管。左右两边,各有一名民警看着。

老三和辅导员在前面,正跟一位警察做着交涉,旁边还有网吧的老板。

“老大,怎么回事?”胡一飞直奔老大过去。

老大和老四抬头看见胡一飞,刚准备说话,身边的民警立时喝道:“老实蹲着,不许说话!”

“我问问情况不行?”胡一飞立刻怒了。

“你是他什么人?”民警问到。

“我是他同学!”

“同学就一边去,不要妨碍我们做事!”民警一把推开胡一飞,“你要是他的律师,就可以问,不是的话,就回去等着,等我们的调查结果!”

“我擦!”胡一飞瞪了那警察一眼,只得奔段宇那边过去了,他先跟辅导员打了声招呼,然后就问着段宇,“老三,到底怎么回事?”

“老大他们在网吧砸了电脑,然后又跟网管打了起来,有人报警,就都被带到这里来了!”段宇皱着眉,“具体因为什么,我也不清楚,警察也不说,就让他们这么蹲着。”

辅导员此时正跟那位貌似领导的警察做着交涉,“警察同志,那就是几个学生,也没有造成什么损失,要不就先让他们回去吧?”

“这哪里像个学生,公众场所聚众斗殴,还又打又砸的,完全就是土匪!”那警察一脸傲气,“你是学校的领导吗?”

“我是他们的辅导员!”

“叫你们的领导来!”那警察根本不尿辅导员,“领导来了再说!”,说完,径自进了一旁的办公室,“咔”一声合上门,把众人都关在了外面。

“妈的,牛气什么!”胡一飞骂了一句,掏出手机开始拨网监李队长的电话,他在警察系统里,也就跟网监熟,现在也只好是病急乱投医了。

在电话里把情况一讲,李队长就道:“好,我先打个电话问问,看看是什么情况,一会我再打给你!”

胡一飞焦急等了几分钟,手机响起,赶紧接起,“李队长,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你的几位同学,今天在网吧发现自己的游戏账号被盗了,因为平时都在这家网吧上网,于是就怀疑是网管盗了他的号,发生口角,动了手,打坏了几台电脑!”

胡一飞顿时说不出话来,盗号?不会这么巧吧?

“情况不算严重,这样吧,我在那边的派出所有同学,我让他出面调解一下,先把人放了,你们回去后商量一下赔偿的事!”李队长说完,笑了两声,就挂了电话。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