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六八章 不堪大任

第一六八章 不堪大任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439  |  更新时间:

胡一飞昨晚给嘹歌发去的消息,太奇怪了,既可以看作是朱七戒的挑衅,也可以看成朱七戒在通风报信,反正接到消息的嘹歌决定先出手。

由此便出现了第一个疯狗病毒的变种,病毒重新改变了传播方式,甚至重写了代码,成为一种全新的病毒,按说不应该再叫它为变种了,只是它的病毒行为却和疯狗病毒完全一样,抢占用户的电脑后,立刻清理别的隐藏木马病毒,然后修复系统,甚至为占领的电脑打补丁,防止别的病毒和木马再次进来。于是按照病毒行为,就把它划分到了疯狗病毒变种之列。

胡一飞一边看书,一边监控着无尽沉沦群里的动静,这边还没有开始行动,群里就已经炸了,他们部署的两台病毒服务器,刚刚被人入侵,对方利用无尽沉沦的病毒服务器,把自己病毒投了出去。

“是嘹歌干的,不过那两台病毒服务器不是很重要,一直都没怎么用,他想用那两台服务器散播他的病毒,完全是打错了算盘!”出事的正是色馍的服务器,色馍此时都想骂娘,“但这小子太嚣张了,他在病毒服务器上留下了口信,说既然我们不想让他活,那他就让咱们也一起死!”

“好大一个臭屁,他算个什么东西!”嗜血君主大骂,“不用等了,直接开干!”

“恩,只是两台病毒服务器罢了,不影响我们的行动,现在大家就投出第一批病毒吧!”朱七戒吹起了进攻的号角,等群里的人都去忙,他又去私下勾搭嗜血君主,“嘹歌发难的时机很奇怪,留下的口信也很奇怪!”

嗜血立刻明白了朱七戒的意思,“你是说,我们的计划被泄露了。”

“那是肯定的!不过也不怕,嘹歌他是鸡蛋碰石头,我们就让他死个明白算了!”朱七戒顿了顿,“但我们要提前做一些准备,嘹歌怕是一时半会很难被抓住了!”

“马拉戈壁的,别让老子查出是谁泄露的消息!”嗜血骂了一句,“我去准备,等第一批病毒投出去,我们这边就更换新的病毒服务器。”

两人勾搭了一会,又各自通知了几个绝对靠得住的人,便散去了。

相对于无尽沉沦的病毒来说,嘹歌之前放出的那个病毒,简直就不叫病毒,所以无尽沉沦这边的病毒一撒出去,病毒风波就扩大了,无尽沉沦这边的病毒,是由几十个病毒组织设计出来的,五花八门,阵容强大,并且有非常成熟的渠道去散播,病毒的感染方式更是极尽其能,是能挤就挤,能钻就钻,见缝它就插针,利用各种已知的漏洞,还有用户错误设置进行疯狂传播,瞬间就感染了几十万台电脑。

感染之后病毒的动静也挺大,删文件的删文件,弹框框的弹框框,死机的死机,让你电脑半死不活慢如老牛的也有,换文件夹图标的,修改桌面背景的,反正是无奇不有,总之就一个目的,让你明白你的电脑中毒了。

只不过是十来分钟的时间,各个杀毒软件厂商的求助电话就被打爆了,一百多个病毒的样本都被提交了上来,一分析,发现全是疯狗病毒的变种,里面都有作者的数字签名。

大家这才明白事态有点严重,于是慌忙作出部署,紧急发布病毒预警,利用各种渠道通知用户升级病毒库。

一个小时后,第二波病毒来袭,这次病毒的目标直指杀毒软件,一旦感染,病毒会先在系统进程中寻找杀毒软件的痕迹,将杀软强制关闭,然后清理掉电脑上所有的安全软件,这一艹作,甚至还带来了很多系统文件的丢失和损坏,导致中毒的电脑无法进入系统界面。

三十分钟后,杀毒软件企业发布了单独的查杀工具,专门用来对付疯狗病毒的变种。

再一个小时,第三波病毒来袭,这次病毒更为毒辣,除了将所有安全软件赶尽杀绝外,还会监视用户的网络浏览数据,一旦发现用户访问那些杀毒软件的官方网站,浏览器就会自动跳转到病毒指定的网站去,如果你访问的页面中含有疯狗病毒的字眼,浏览器就会被病毒强制关闭。

三波病毒出尽,就将所有的杀毒软件逼到了绝境,事态已经到了他们无法控制的局面,根据保守估计,感染病毒的电脑数量也已经达到了两百万台,并且还有继续蔓延的趋势。

这明显就是一次有组织的病毒传播行为,已经不是某家杀毒软件可以独力解决的事情了,于是大家将病毒的情况上报给了国家计算机病毒中心,国家反病毒机制立刻开始运转。

半个小时后,国内的大型门户网站、社区论坛,全部在显眼的位置挂上了疯狗病毒的专题链接,专题中提供了一个集防范和查杀疯狗病毒的小工具。

几乎所有人都发现,疯狗病毒的变种虽然威力惊人,但还是有弱点的,这个弱点,就是它的感染方式。

疯狗病毒的感染方式五花八门,多达数十种,但这些感染方式却都是已知的,病毒主要是针对的是那些没有及时修补系统漏洞、或者是系统存在缺陷设置的电脑。所以想要防止疯狗病毒进一步蔓延,就必须先给那些没有中毒的电脑修补漏洞和缺陷,堵住了病毒的传播途径,然后就可以慢慢围剿清理已存在的这些病毒。

大范围的宣传和部署很快起了效果,病毒的蔓延速度开始放缓。与此同时,网监介入此事,开始追查病毒的源头和作者。

到了傍晚,被病毒感染的电脑数量达到了峰值,三百万台,期间再没有检测到新的病毒变种出现,感染病毒的电脑数量也开始缓慢减少,情况有所控制,并开始慢慢好转。

如果不再出现新的病毒变种,那么病毒将会在两到三天的时间内,得到绝对的控制,要想完全消除,则需要比较长的时间了。

到了晚上,所有人都认为病毒传播者已经偃旗息鼓了,而病毒却再一次卷土重来。

这一次,变种只有一个,感染用户电脑之后,它清除所有的安全软件,清理所有隐藏的木马和病毒,甚至清理之前那几百种疯狗变异病毒,更是威力惊人,如果不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一种病毒,那么就算是称它为疯狗专杀,也未尝不可。

新式变种病毒,和之前的那些变种完全掉了个,它没有那么大的动静,但传播能力却是非常惊人,即便是修补了漏洞和缺陷的电脑,也照样被它感染,可以肯定,病毒是以一种新的未知方式在传播。

这一次,想要对付它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对方顶风作案,这让网监的人大为恼火,大佬石章鱼发了话,掀地三尺,也一定要将这个跟自己对着干的家伙揪出来不可。

胡一飞此时刚刚回到知春苑,今天的病毒风波,倒是成全了他,他终于开张了自己离开微蓝后的第一笔生意。东阳的一家小公司,十几台电脑全部中了疯狗变种病毒,于是就求助到了胡一飞这里,忙了一下午,终于搞定。

一边吃着带回来的饭,胡一飞继续监控着无尽沉沦群里的情况。

三波病毒放出后,这些人就全部更换了病毒服务器,让网监的人无法追查。晚上新出现的病毒变种,不是他们放出的,而是嘹歌。

“嘹歌这小子做病毒的技术真不错,就是脑袋笨了点,今天已经造成了这么大的动静,他竟然还敢继续释放变种病毒,这不是找死吗?”嗜血君主在群里做着分析,“有咱们提供的线索,网监很快就能找到他本人,可惜了啊。”

“有什么可惜的,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太独了,招呼不打一声,就来抢地盘,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朱七戒此时没在群里说话,他有些想不通,嘹歌在新放出的病毒里,竟然给自己留了一条信息,“朱七戒,算你狠,两小时两百万病毒,你说的都做到了,但你想置我于死地,也没那么容易!”。

这话让朱七戒心中一阵莫名惊惧,为什么这么详细的情况都能被嘹歌知道呢,到底自己得罪了谁,是谁出卖了自己?再想想早上feigege发布的那个莫名其妙的公告,看来知道这事的,还不止是一个人啊。

狼窝上也有病毒版块,里面有很多的民间反病毒高手,嘹歌留在病毒程序中的消息,也同样被他们给发现了,消息贴到狼窝,立刻引起哗然。

此时有人再把feigege早上发布的公告翻出来,立刻就一目了然了,今天的病毒事件,就是一场病毒产业的内部厮杀,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个阴谋,不是朱七戒在栽赃嘹歌,就是嘹歌在栽赃朱七戒。

有一个非常资深的八卦人士,在分析完病毒事件后,顺便提了一笔:“回过头来,我们再看feigege发布公告的时间,非常微妙,就在病毒爆发前的两个小时,看来他应该非常清楚这场争斗。不过,他连续两次提到这件事,却不出手阻止,甚至连个强硬的态度都没有,仅此一点,就将他的外强中干本质暴露无疑,我想他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投机者,关系宽、消息广、而本身却没有什么真正技术,通过发布这种公告来达到炒作自我的目的。之前安全界对于此人的估计过高,feigege其人,不堪大任。”

看到这个评论时,胡一飞非常的惭愧,自己的虎皮终于被人揭了下来。在整个病毒事件中,最受伤的大概就是他了,其实他非常想做些什么,但他只是去做一个无能为力的看客,只能做一些不痛不痒的事,来保住自己那块其实毫无含金量的“金字招牌”。

一切都是那么的徒劳和可笑。这个黑客圈里的头号“投机分子”,在折腾了一圈之后,最后终于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在这个圈子里,技术才是王道,即便你拥有神器,有时候也只能是靠边站。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