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六七章 被虐待了

第一六七章 被虐待了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136  |  更新时间:

再次回到无尽沉沦群里,有两个家伙正在聊天打屁,一个叫色馍,一个叫蝶恋花。

蝶恋花在问色安:“馍馍,听说你上个月去了趟欧洲,一晚上啃了两颗洋白菜,咋样,回来有没有觉得不适?”

“什么不适?”色馍反问。

“江湖上传闻你回来后就让老婆揪着去看了趟男姓科,怎么,洋白菜吃多了,回来水土不服了了?”

“我呸,哪个王八蛋瞎传,老子就是前列腺炎!”色馍暴怒。

“行了,就别解释了!幸亏进的是男科,要是进的是妇科,你还得说是自己那是去安胎了!”

“我就知道,准是你小子造我的谣,你那是赤果果的嫉妒!”色馍在群里发了个鄙视的表情,“人生在世,及时享乐,我最烦你这种闷搔男,嘴巴上冰清玉洁,满肚子男盗女娼,虚伪!太虚伪!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兔子呢!”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满脑子想的东西,没有一样在腰部以上……”

“拉倒吧,就你的那点破事,群里人谁不知道,天天跑去那些色情视频站偷窥别人裸聊,还他妈的不掏钱,我都鄙视你!”

“狗曰的,谁造老子的谣!”蝶恋花发飙了。

“行了,行了,就别装了!”色馍发来银笑的表情,“我说花花,你小子到现在不会还是个处吧,你说你攒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不会真打算找一个尼姑来给你全盘没收接管吧?没错,色哥上月就是去欧洲了,还啃了洋白菜,咋了,羡慕不,下月哥还去,要哥带你去不?”

蝶恋花吃瘪,“不去,没钱!”

“我靠,你这可不厚道,上月那帮广告商结钱,你小子可是分得最多,足足两百多万呢!”

“买房了!到现在还交着月供呢!”蝶恋花道。

“拉倒吧,你敢把你账号贴出来我看看吗?少了五百万,我色馍今后戒色!”

“这可是你说的啊!”蝶恋花终于是找到反击的机会了,迅速就贴上一张截图,上面只有两毛钱,“看看,有比我还穷的吗?”

“妈的,说你小子不厚道,你还真不厚道!这是你收钱的账号,群里要是能有一个人敢把钱留在收钱账号上过夜,我色馍也同样戒色!痛快点,赶紧亮出家底来!”

“要亮一起亮!”

“真墨迹!”色馍骂了一句,不过半分钟,就贴上两张银行账号的截图来,图上面显示了账户余额,一张是270多万,一张是160万,“看看你色哥有多痛快,全部家底都给你看了!”

蝶恋花这才又放上一张图来,图上面显示他的账户余额是620万!

色馍就跳了起来,“我靠,花花,你这钱撒出去,都能买回一打的媳妇了,就是天天晚上啃两颗洋白菜,也能啃上三五年!色哥算是服了你,你不会晚上就搂着这些钱睡觉吧?这钱你得花出去,花出去才会有女人,别那么理想主义,完美女人在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

“你懂个屁,是个女人你都能凑合!”

“是你幼稚!得,下个月色哥去找你,带你长长见识去。”

两人正聊着呢,嗜血君主跳出来了,“我靠,这么点钱,你们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说完,嗜血君主甩出自己的银行帐单,一共五个账号,多多少少加起来总共有1800多万,“你们俩都不厚道,拿出这么点零头糊弄谁呢!”

“谁不知道嗜血你是群里的大财主,下次我们都去打你的土豪!”色馍嘿嘿笑着。

“现在流行晒钞票吗?那我也晒一下吧!”银熊也跳了出来,贴上三张银行截图,加起来有900万多一点。

“银熊,你小子国外户头里的钱怎么不拿出来晒晒?”立马又有人指出银熊的不厚道,然后贴上自己的截图,一张是国内存款300万,一张是国外户头60万美金。

“妈的,今天大家都晒一下,看看谁都不厚道!”色馍在群里叫了一声,然后又补了两张截图,一张200万整的存单,说是给儿子预备的奶粉钱,还有一张50多万的单子,说是[***]基金,专为出门快活准备的。

群里立刻活了过来,一个个都纷纷贴出自己的账号开始晒,比较来比较去,好不热闹。钱的用途也是五花八门,买房买车包二奶,开公司做企业,反正干什么的都有。

晒了个遍,最后就只有三个人没有晒,一个是朱七戒,他假装不在线,另外两个,则一个是炒股被套,一个是去赌场输光了,账号上实在没留下多少,就不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靠,说好了都晒,多少都得晒!”嗜血君主发飙了。

那两人便只好贴出图来,一个有70多万,一个有50多万,比起其他人动辄几百万的家底来,还确实是有些拿不出手。

“妈的,老子今天才知道,其实我很仇富!”

胡一飞在电脑前一脸的闷闷不乐,他很不爽,没看到这些人商量明天行动的具体时间,倒是看到了他们在斗富晒钞票。这些在网上四处造谣生事、传播病毒木马、盗号窃密黑网站、暗中收取保护费的家伙,竟然都各个坐拥数百万的财富,这对胡一飞这个财迷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他觉得这太不公平了。

平时他对于利益驱动一切的理论也算是很有研究了,可真要是把黑色的事实摆在眼前,他还是有点无法接受,太嫉妒了,太愤恨了。

“我这边有个活!”嗜血君主问着那两个倒霉蛋,“最近有个新冒出来的游戏公司,宣传得有些过了,有客户不爽,出20万,要让对方的游戏在开服第一天出个大丑,你俩商量一下,看看谁来接!”

那两人私下一商量,就由那个赌博输光的家伙把这活接了,他对嗜血君主感激了半天。

“以后别他妈的再赌了,你看群里哪个不是千万身家,你这么下去,还怎么在群里混!”嗜血君主出手就赏了个二十万的活给别人,自然有理由指指点点。

“靠,看不下去了!”胡一飞起身拔了网线,再看下去,他怕自己都要加入对方的团伙了。

胡一飞摸着自己的心口,狗曰的,知道老子对钱的抵抗力最差,还偏偏拿钱来诱惑老子,这绝对是居心不良,这是在虐待老子啊,搞得老子现在都心律不齐了,要是出个好歹,老子就得亲自去向t博士请教z语言了。

“我擦,我擦!”胡一飞骂了几句,才把心中的愤恨不平,以及魔鬼冲动压制住,只是这脑子里,还是对方的账单截图,那些账单在脑子里转啊转啊的,到最后,胡一飞竟然都帮对方算出了总账是多少,这把他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嘴里直念叨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那都是浮云,浮云!”

好容易平静下来,胡一飞突然想出了一条釜底抽薪之计,这些天他总琢磨怎样把那伙人一锅给烩了,以报之前自己被调戏之后还被骂的血海深仇,想来想去,可总也想不出稳妥的办法,今天对方这么一晒账单,胡一飞倒是有了个思路。

这些人忙来忙去的,无非就是为了钱,如果让他们赚不到钱,让他们白忙活,他们还能坚持多久呢?

“嘿嘿!”胡一飞又银荡地笑了起来,狗曰的,让你们虐待老子,这回老子也虐待虐待你们。

笑完了,胡一飞又挠头,想法虽好,可自己的技术还差了点,要实现想法还有点困难,此时胡一飞再次感受到自己学好z语言实在是一件非常紧迫的事,否则就会处处受制,偷窥来偷窥去,对方连根毫毛都没少!

“算了,就让你们再逍遥一段时间,等秋后算账的时候,老子要把你们的毛褪光光!”,胡一飞叹了一句,调出t博士的z语言体系,细细看了起来。

早上七点半的时候,胡一飞把自己的公告发了出去,他这是约莫估了时间,不过,他也有自己的判断依据。对方病毒的侵染对象主要是个人用户,而大半夜的,是很少有人在线的,如果对方想要达到一鸣惊人的效果,就必须让个人用户在线的数量达到一定的峰值才行,那么行动的时间,一般就会在9点以后了。

于此同时,胡一飞的那些邮件也到了各大杀毒软件商那里,不过并没有人把它当回事,因为胡一飞的公告也只是用了推测的口气,并不肯定,而最重要的是,其中没有涉及到具体的病毒,按照现行的杀毒软件机制,就根本无法做什么预防姓的措施。

所有的杀毒软件都一样,他们必须先捕获到病毒样本,分析其病毒行为,提取到病毒特征码,然后将特征码添加到病毒库里头,提供给用户升级,用户只有升级了病毒库,杀毒软件才能检测出相应的病毒。

所以,病毒永远都是跑在杀毒软件前面的,如果病毒再具有破坏杀毒软件功能的话,那局面就会更糟糕。

9点钟的时候,病毒袭击来了,这和胡一飞预想的时间完全一致,只是发起袭击的一方,却是嘹歌。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