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六五章 四号话务

第一六五章 四号话务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00  |  更新时间:

弄了一整天,胡一飞才算是把所需要的资料都整理了出来,但这只是t博士18至22岁这段时期的,t博士在中间花费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去编写艹作系统,所以笔记数量比起其它时期要少了很多,否则就是三天三夜怕是也很难整理出来。

胡一飞给这段时期的影文件编写了一个大纲,详细记录它们里面都有些什么东西,在几月几号的文件夹里,他可不想下次再挨个把它们翻一遍了,编好大纲,胡一飞就把暂时用不到的文件全部粉碎掉了。

下午吃饭的时候,突然手机响起,胡一飞接起来,就听见里面有个很好听的女声,“请问是菲戈安全吗?”

胡一飞大喜,心想这多半是生意上门了,于是赶紧道:“是,是菲戈安全!”

“我是网监那边介绍过来的,我有个问题,需要解决!”

“你说你说!”胡一飞再喜,看来网监那边还挺有作用,自己网站挂了这么久,一桩正儿八经的生意都没有,现在刚和网监合作,这生意就上门了。

“我的qq号码被盗了,你能帮忙找回密码吗?”

胡一飞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心里的那点喜悦也飞到了九天之外,愣了半响,他尴尬道:“那啥,这个不属于我们的业务范畴,不过……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请问你密码是什么时候丢的?”,胡一飞开了公司,就不想接这种生意了,万一又跟上次那个找回邮箱密码一回事呢?

“就今天,我昨晚还上了qq呢!”

“那好,你现在就去qq的官方网站,他们提供有密码申诉的服务,你告诉他们你最后一次成功登陆qq的时间,还有以前的密码,再提供几个好友的号码和昵称,24小时之内,qq就会把号码还给你。为了增大这个申诉成功的几率,你最好把你平时上网的ip段也提供给他们!”

“什么叫ip段?”

胡一飞汗颜,“就是ip地址!”

“什么是ip地址?”

胡一飞直接就吐血了,我曰,碰到一个电脑小白,想要解释清楚这么高难度的问题,还真是不容易。想了想,胡一飞道:“你是网监介绍来的,那你肯定上过他们的网站了吧?”,他记得网监总队的网站上显示访问者的ip地址,这是个最直观的方式了。

“没上过,我打的是他们的求助电话!”

胡一飞眼前一黑,差点没栽倒,自己怎么这么嘴贱呢,多嘴提了一下ip段的事,结果给自己揽下一麻烦事。

此时老四凑了过来,低声问道:“二当家的,这么快就有生意上门了?”

胡一飞顿时有了主意,把电话塞到老四手里,道:“美女想知道怎么查看自己电脑的ip地址,你告诉他!”

老四一听美女两字就两眼直冒光了,一把夺过电话,用普通话二级标准说道:“你好,现在为你服务的是四号话务员,请你重复一下你的问题……”

问清楚了是怎么回事,老四就开始痛骂的那些盗号的,甚至还扯出了自己号码被盗的辛酸史,结果没等他说怎么查看ip地址,那女的就把电话给挂了。

老四尴尬地拿着个电话,“那啥,她挂了……”,完了还有点紧张,“二当家的,这不耽误你生意吧!”

“不耽误,反正我也没打算接这个!”胡一飞无奈摇头,老四真是没救了,是个女的就往上贴,拿回电话,胡一飞觉着自己还得跟网监那边再沟通一下,也不是什么活都要往自己这里塞啊,这管天管地,总不能每个人丢了号都要自己管吧。

吃完饭往寝室走,胡一飞又想着自己得赶紧把电脑搬到知春苑那边去了,今天是第一个通过网监找到自己的,以后肯定会陆陆续续多起来的,说不定还会有人直接找到公司去的,自己不管咋样,都得作出个正式上班的样子来,不做是不做,要做就得做好!

“老四!”胡一飞看着老四,“明天帮我搬电脑,搬到公司去!”

“那我的毛片不是也被搬走了?”老四立刻反应了过来。

“我擦,你啥时候想看,自己过去!”

“太远了,划不来,来回路费都得好几块呢!”老四咂巴一下嘴,“搬之前,把你电脑上的毛片就清理干净!”

“呃……”胡一飞目瞪口呆,老四说话怎么前后颠倒啊,一会心疼毛片,一会又要删掉。

“我得在你们公司的秘书跟前留下好印象!”老四真是未雨绸缪,“万一你在那边偷看毛片被秘书发现,你一准要说毛片是我的,我才不给你背这个黑锅呢!”

胡一飞差点没崩溃,老四这思维也太跳跃了吧,电脑还没搬呢,他都已经算计上那还没有影的秘书,靠,老子都还不知道那秘书有没有出生呢。

第二天一早,胡一飞和老四就把电脑搬到了知春苑,另外,还给屋里又添置了几把椅子,一些办公的工具,还有饮水机、水杯之类的东西,然后就把公司的牌子钉到门上,这就算是开张了。

老四在屋里前后前后转了两圈,“二当家的,知春苑的房子可很贵,公司刚开张,你租到这里成本有点高啊,每月要是不盈利上万块,连房租都很难赚出来!”

“曾玄黎给介绍的,这房子是她亲戚的,两户算一户的钱,否则我也不敢租!”

老四一听,就笑得很银荡,“知春苑对面可就是拳击馆,小心她把你拉去再揍一顿!”

“滚,哪壶不开提哪壶!”胡一飞直瞪眼,心说那事追根究底,根子还不是出在你小子身上吗。

两人把房子里简单收拾了一下,弄出一大间像模像样的办公室,就又返回了学校。胡一飞把自己的铺盖,还有那些书,也都搬到了公司,他不想每天两头来回跑,太耽误时间了,反正那边房子那么大,光卧室都有好几间,他准备以后吃住就都在那边了,有生意就做生意,没生意就看书学东西。

当天晚上,胡一飞就住在了知春苑,空荡荡的房子就他一个人,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到,叹口气也能听见满屋子的回音,跟恐怖片拼音差不多,这和学校的热闹完全不同,胡一飞一时都有些不适应,看起书来半天无法入神。

刚刚看进去一点,qq叫了起来,胡一飞去看,是狼蛛发来的消息,“二当家的,我终于拿下了t博士的最外层服务器!”

“恭喜恭喜!”自从知道那些d盘笔记可能都是t博士伪造出来的,胡一飞就很少去找狼蛛了,除非是看书有了疑问,不问不行了,他才会去找狼蛛请教。狼蛛很实诚,有问必答,这让胡一飞更是躲着狼蛛,他总不能拿那些假的笔记去糊弄狼蛛吧,那就太不厚道了,“t博士的信你看到了?”

“看到了,跟zm公布的是一字不差!”狼蛛很兴奋,“t博士的关卡设计太过于玄妙了,目前zm也卡在了第四关,估计没有一半年,他们也无法通过。”

“这也好,否则计算机界又得一片狼藉了!”胡一飞叹息,t博士的第三封信可是害死不少人啊。

“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十年来,t博士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已经渗透至各个领域,继续沿着错误的方向一直走下去,损失会更大,所以,如果能够尽快得到t博士后面的信,其实是挽救了计算机界!”狼蛛的观点,总是跟胡一飞相悖。

胡一飞就想起自己昨天挑出来的资料,道:“刚好,我师傅最近给了几份资料,就是关于矫正错误观点的,我给你看看吧!”,说完,胡一飞从昨天挑出来的笔记中选了几份无关紧要的,给狼蛛发了过去,他已经好久没给过狼蛛资料了,互相交换的承诺是名存实亡,他自己都觉着不好意思了。

狼蛛拿到资料,翻了一下,“这些都是业界一直存有争议的问题,你师傅的论证观点很奇特,我要仔细看看!”

“好吧,记得看完了,帮我写几份心得体会!”

“帮你?”狼蛛先是不明白,不过他也不是笨人,随后就回过神来了,发来个笑脸:“好的,我明白了!”

狼蛛下线之后,胡一飞准备接着看书,却发现自己qq上无尽沉沦群里的那几个人竟然都在线,他觉得有些诧异,想着这群人是不是又在憋什么坏事,就随便找了一个,连接过去。

无尽沉沦的新群里,一帮人正在汇总追踪疯狗病毒作者的线索。胡一飞现在才知道这群人有多么厉害,他们几乎覆盖了国内安全界的各个行业,只是两天的工夫,这些人已经基本确定了疯狗病毒作者嘹歌的基本信息,效率和能力远远超过网监,也难怪他们能逍遥到现在。

线索汇总完毕,确认嘹歌的信息真实有效,这些人便商量着如何惩戒这个不讲规矩的刺头。

朱七戒开了口,“本来我们联手搞出来的舆论攻势,就可以置那个嘹歌于死地,没想到让feigege这混世魔王给破坏了。现在还有一个办法,既可以除掉嘹歌,还可以让feigege栽个大跟头,不知道大家肯不肯做!”

“有什么不肯做的!”嗜血君主叫了起来,“七七,你就快说办法吧!”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