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六三章 疯狗群咬

第一六三章 疯狗群咬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111  |  更新时间:

到电信局一问,胡一飞所租住的那户以前开通过宽带,但一直没用,只要交钱,马上就可以开通。胡一飞交了一年的钱,电信局当时就给开通了。

从电信局出来,胡一飞又去趟电子城,买了路由猫、交换机、打印机,扯了些新网线,抱了俩沓打印纸,他想着这些以后都要用到,反正今天的时间又耽误了,那干脆一起置办齐了拉倒。

之后,他又跑去牌匾街,给自己的公司做了块锃光瓦亮的铜质门牌,准备钉在门口,方便人找。胡一飞特别叮嘱那做门牌的人,让他在上面加了一句,叫做“东阳市网监总队合作单位,菲戈网络安全科技公司”,只是下面没有颁发单位,看起来就门牌不门牌,奖状不奖状的,很是怪异。

抱着这些东西回到学校,正好老四在寝室呢,他瞅着胡一飞大包小袋的东西,就道:“二当家的,你这又是哪里打劫去了?”,说完拿起那块大门牌一看,就差点没跳到桌子上去,“二当家的,你自己开公司了?”

“工商牌照还没发下来呢!”胡一飞笑着,“还得过几天,现在还不算是!”

“我靠,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老四作势就要拿那块门牌去砸胡一飞,“你丫太不厚道了!”

“我靠!老子到哪告诉你去!”胡一飞瞪着眼,“开学到现在,你连个面都没露,电话也不开,我还正准备明天去找辅导员,就说你死了呢!”

“那也是你不厚道,想通知的话,总会有办法的!”老四这才放下门牌,又翻了翻胡一飞抱回来的其他东西,“我说二当家,你得请客啊,这都是当老板的人了!”

“没问题!”胡一飞把东西放下,甩着发酸的胳膊,“晚上就请!”

老四赶紧掏出电话,“那我可叫人了啊!”,说完,就打电话挨个通知,老大,段宇,还有老猪,隔壁的王老虎,一会的工夫,就凑出一张大桌来。胡一飞想了想,又通知了刘晓菲,至于丁二娃,他准备过几天再去通知。二娃人害羞,人多了估计连饭都吃不下,再说了,她得到消息肯定会给自己老爹老娘打报告的,还是等事情彻底办成,公司有了业务,走上正轨后再告诉她吧。

把人喊齐,在四号食堂订好包间,就到了吃饭的点。老四这家伙直犯贱,非要扛着胡一飞的那块大门牌去,说是要让大家都见识见识。

刘晓菲是最后一个到的,来的时候她提了一个大蛋糕,说是要给胡一飞庆贺一下,这让满桌子空手而来的大老爷们很尴尬。只有老四乐了,胡一飞做好的那块牌子,转眼就成了他帮胡一飞订做的,让其他人恨得牙都痒痒。

胡一飞先人一步去实习,这才几个月的工夫,又开上了公司,这让众人心里是又羡慕又佩服,有的还有点小嫉妒,只恨自己没有早点出去找个公司实习,真要是等到毕业,怕是都只能给胡一飞打工了。

酒喝到一半,老猪跑来拉着胡一飞的手,问胡一飞能不能把他也安排到微蓝去实习。他是知道的,胡一飞即便不开公司,也能进入谷歌这样的大公司,于是在老猪眼里,胡一飞曾经实习呆过的微蓝,就成了金窝窝,不管是谁,哪怕只是进去溜达一圈,出来身上都镀一层金粉,闪闪惹人爱。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刘晓菲也在饭桌上,在刘晓菲面前,老猪得表现出一幅非常上进的样子。

十来个人凑一桌,人多口杂,也不是个说事的地方,大家就是喝酒叙交情,吃完一结账,七八百又出去了。胡一飞倒没心疼,就是有点犯愁,这公司还没开张呢,自己的荷包就见了底,看来这开公司,也是一种促进消费的好办法,改天自己也给总理献计献策,每人发个公司,既脱贫又拉动内需,多好。

回到寝室,大家都有些醉,就躺在床上接着酒桌上的话题往下聊。

“二当家的,这下你算是妥了,只要好好把公司弄下去,过两年,就是一成功人士了,到时候估计校长大人都得请你回来给大家做报告呢!”老四喝多了,就知道傻笑。

老大半睡半醒的,“嗯,等我的魔兽英语面世,我要让二当家给我写个序。”

“我也要写!”老四又爬了起来,强烈要求着,“我要在你的书里写篇征婚启事,找个魔兽mm,破了我的处男之身。”

老大一脚把他踹了回去,“靠,老子也准备写这个呢,你写了我写什么!”

“你不会分成上下册啊!”老四反踹一脚,“你上册征,我下册征!”

“有道理!”老大在床上翻了个身,一拍床板,“就这么定了,兄弟一场,我也不能看着你打光棍!”

老四爬到床边看着胡一飞,“二当家的,你公司要是招了漂亮的女秘书,可不许你下手,给我留着!”

“好,留着,留着!”胡一飞坐在电脑前打了个酒嗝,“就是你急于破身,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那天啊!”

“好饭不怕等!一定等得到!”老四躺在床上嘿嘿傻笑。

这三人喝得迷迷糊糊,聊得是驴唇不对马嘴。寝室里唯一清醒的,就要属段宇了,今天这一晚上,他心里总是有点不爽。老大老四,平曰里就吊儿郎当、不学无术,一看就没什么前途,胡一飞比他们勤奋那么一点点,能够有点成绩,也是情理之中,老大老四自然也不会觉着有啥,但自己就不一样,自己明明就是这寝室里最优秀最好学的人,自己都还没开公司呢,这猛一下胡一飞就把公司开起来了,还没毕业,就把自己甩出一大截去,苍天啊上帝啊,你最近可是患了眼疾,这明显不公平的事,你难道就没看着?

胡一飞原本打算回来再看看书,坐在那里醒了半天,这酒也没能醒过来,只好爬上床去睡觉。

段宇等三人都睡了,翻出自己的珍藏,找了个重口味的,看完到厕所玩了一把小蜜蜂打飞机,这心里才算稍稍平衡,心说好歹老子也破了处男身,是个男人,跟这群小男孩较什么劲,洗洗手,段宇也翻上床去睡了。

第二天起床,胡一飞打开电脑,发现狼窝上都在议论一个叫做“疯狗”的病毒,按照狼窝上的说法,这病毒简直厉害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那就是见血封喉,中者无救啊。再去看,国内的各个杀毒软件今天也是不约而同发出了病毒预警,全力绞杀疯狗病毒,一些小的安全机构,也不甘寂寞发布了自己的临时补丁,全面抵御疯狗病毒的入侵。

甚至国内的一些门户网站、大型社区,也陆续出现了与疯狗病毒有关的报道。这个阵势,比起当年的千年虫要差一点,但比起冲击波和猫猫烧香,就有过之而无不及了,搞得国内互联网,似乎一下就陷入了“疯狗”环伺的局面,似乎一不小心,就要患上狂犬症一样。

胡一飞也有点发晕,趁着自己的电脑还没中疯狗病毒,赶紧打个补丁吧。他挑选了一家信得过的杀毒企业,下载了他们发布的病毒专杀工具。

放到机子上一运行,那工具很快就提示道:“你的电脑发现了疯狗病毒!”

胡一飞吓了一跳,不是吧,中了这么厉害的病毒,自己怎么就一点察觉都没有呢!胡一飞觉得一阵丢人,自己好歹也算是半个安全人士,竟然连个病毒都发现不了,等再看那工具的提示,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工具找出来的疯狗病毒,怎么会是昨天自己从朱七戒那里搞来的病毒样本呢?

“我擦!”

胡一飞明白过来了,今天这些关于病毒的夸大宣传,肯定就是那帮无尽沉沦的家伙搞出来的。什么疯狗病毒,放屁!这就是他娘的疯狗乱咬,最后搅得人心惶惶罢了!

回过味来,胡一飞的脸皮就开始发烫,心说自己都进入安全界了,怎么还跟个电脑小白似的,人家说啥自己就信啥,差点就被忽悠了,这样下去,自己也别搞什么安全了,被安全搞还差不多!

胡一飞打开自己的网站,接着昨天写了半截的公告继续写,详细介绍了疯狗病毒的特征和表现,然后指出病毒的危害被人故意夸大了,已经造成了互联网用户的心理恐慌,胡一飞提供了一个手工清理病毒的办法,最后又装大尾巴狼,写道:“根据菲戈安全的分析和研究,此次病毒事件能够迅速扩大化,是有人故意而为,这是地下病毒产业链的一场内部争斗,望各大杀毒软件企业能够洁身自好,不要同流合污!”

公告发上去,胡一飞就琢磨开了,心说这帮家伙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造成如此大的影响,看来势力确实不小,甚至还和安全机构都有着某种根深蒂固的关系。自己说了要把他们一锅烩,可到现在也没想出个办法来。

“怎么办呢?”胡一飞咬咬牙,心里快速扒拉着。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