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六二章 黑色产业

第一六二章 黑色产业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35  |  更新时间:

无尽沉沦群里,和胡一飞想象中的情景刚好相反,独狼还在群里,反而是老毒物不在了,胡一飞一琢磨,觉得大概是这些人可以忍受有人吃独食,但不能容忍被出卖吧。

独狼在群里,但此刻没在线,群里有不少人在议论纷纷。

嗜血君主问道:“独狼从中午开始,就没上线,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独狼又不是傻子,他做这行两年多了,什么时候被人揪住过尾巴?”

“这次不一样,老毒物这么一搞,把事情给弄大了,网监无论如何,也得请独狼去喝茶了!”

“可惜啊,就差一步!独狼下个月就能拿到护照出国,要是今天栽了,那可真够倒霉的!”

“老毒物也真是,不就为了几个钱,至于这么搞吗,害得兄弟我今天都不敢出活,窝在家里陪老婆看电视!”

“老毒物的媳妇刚生了娃,他本指望这单活能给孩子攒点奶粉钱呢,结果让独狼半道给截了,当然是怒火攻心。我看今天这事不能怪老毒物,是独狼太不厚道了,说好的事情怎么可以独吞呢,而且这生意本来就是老毒物给介绍的!”

“蝶恋花,我知道你跟老毒物关系好,但话也不能这么说吧!独狼顶多是不厚道,可老毒物这算什么,这是破坏规矩,置江湖兄弟于死地!如果独狼真要是因为这事栽了,我绝饶不了老毒物!”

看来这老毒物和独狼,在群里都有着各自交好的铁子,虽然老毒物现在已经不在群里了,但争论并没有结束,这群人分作两派,继续吵个不休。

胡一飞今天链接的是朱七戒的电脑,他发现这家伙才是老歼巨猾呢,他没有理会群里的辩论,而是在跟嗜血君主私底下发着消息,“嗜血,独狼现在肯定被网监咬上了,再留他在群里,不太安全!”

“等他上线,我跟他说说,希望他能主动退出!”嗜血也意识到了这个,但是有些投鼠忌器,“独狼这个人心眼小,他要是能主动退出的话最好,如果强行踢掉他,怕是这小子想不开,给你来个狗急跳墙!”

“不用这么麻烦!”朱七戒心里已经有了主意,道:“私底下通知其他人转移到新的群就行,告诉大家,这个群以后就不再聊任何关于生意上的事了!以后再来新人,一定要把好关,干咱们这行的,绝对不能沾惹老毒物和独狼这两种人。”

“好,就按你说的办吧,我们挨个通知!”

嗜血君主和朱七戒交换了新群的号码,就挨个拉群里的人过去,唯独不通知独狼。

等这些人进了新群,胡一飞才算是看明白了,原来他们在那边吵得那么激烈,其实是指桑骂槐,目标都是独狼和老毒物,不过是你唱红脸的时候我唱黑脸,你唱黑脸的时候,我唱红脸。

现在进了新群,根本都不用解释,这些人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在那边的群里不痛不痒地又叽歪了几句,便散了,而在新群这边,则是一致枪口对外,痛骂独狼和老毒物这两个破坏江湖规矩的家伙。

骂了半天,朱七戒发言了,“今天的事,是个教训,我觉得今后大家都必须慎言慎行,无论有什么纠纷,最好都能够私下里和平解决,实在解决不了的,就放到群里来,让大家帮你调解!”

群里的人纷纷附和,都同意朱七戒的提议,甚至有人建议把这定为规矩,以后要是谁敢犯了规矩,没二话,大家一起收拾他!这建议又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于是这伙人就在群里商量着定江湖规矩的事,仅有一条怕是不够,最好能够趁着这个机会多订几条。

今天的事,对这些人触动不小,他们当初聚集在这个群里,就是为了防止相互拆台。

国内大黑客联盟时代结束后,黑客进入了商业化时代。那些老牌的、有技术的黑客,在初期大多都受过黑客精神的熏陶,他们大多选择了组建或者加入了安全公司、网络公司;而新生代的黑客不懂什么叫做黑客精神,本身也缺乏技术底蕴,在商业化的浪潮侵蚀下,再加上当时整个互联网产业的蓬勃兴起,这些人选择了用现成的工具去盗号卖装备、黑网站、窃取商业机密,以此来赚取暴利。

一个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做技术的小黑客,却拿着自己编写的工具,去倒卖游戏装备,每月都能获利三五万,开宝马,住豪宅,活得潇洒惬意,在这种情况下,试问还有哪位老牌黑客能够坐得住,能够坚持自己心中的黑客精神?

自己的工具与其被别人拿去赚钱,还不如自己去赚呢?于是,有太多的老牌黑客纷纷下水,最后却又锒铛入狱。在这个黑色产业迅速扩大的同时,大家又发现,谁也赚不到钱了,反而是风险却在急剧增加。

为了抢一单生意,大家往往是争得头破血流,开价从50万能直接降到5000块,到了最后,拿到生意的不爽,拿不到的更不爽,于是就开始相互攻击、拆台,甚至不惜以瘫痪网络为代价。一些霸道的黑客,开始划分地盘,而发现新的发财门路的黑客,又不允许后来的黑客沾手,相互之间暗战不断。黑色产业由此进入一个乱战时代,并直接导致了这个产业曝光于人们的视线之内,网监开始介入打击。

在这种背景下,黑色产业开始萎缩,但说到底,这个产业不会消失,它还会长期存在一段时间,而且最终必将会被掌握在那些有技术、有渠道的黑客手里。

于是,黑客们自己进入了调整期,而调整的手段,说出来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黑客们正是通过安全这个手段,将那些只会使用工具的小菜鸟黑客全盘扫出了这个行业,提升了进入这个行业的技术门槛。而老牌黑客之间,也开始对话,加强联系,互通声息,大家建立了退守同盟,共享和优化渠道。

在其后的一段时间后,这个产业就在人们看不见的世界里迅速蔓延发展,越来越专业化,越来越流程化,越来越商业化,甚至人们都不再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而事实上,这个产业每年攫取的黑客利益,都在以滚雪球的速度在增长。

胡一飞今天就真实地见识到了这个行业的自我优化过程,老毒物和独狼这两个大佬之间的内讧,他们迅速就出台了新的江湖规矩,与此同时,还将老毒物和独狼扫地出门。

谈定了江湖规矩,这群人又回到生意上。

向来发言都很有含金量的朱七戒说道:“最近我们这边发现一种新病毒,很霸道,我不知道跟大家有没有关系?”

“七七你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嗜血君主说到。

“病毒的作者在病毒里留下了字号,他叫做‘嘹歌’,病毒感染电脑之后,会先通过智能分析,清除掉电脑中隐藏的其它间谍木马,然后再从后台下载他自己的木马中进去,之后病毒会监控系统的一些关键区域,防止被别的病毒木马再次感染!”

嗜血君主当时就爆了,“太他妈的霸道,想吃独食啊,我艹!大家都说说,这个嘹歌到底是谁?”

群里人纷纷表态,表示这个嘹歌不是自己这边的人。

所有人都表态后,朱七戒又道:“看来这个家伙想把咱们都赶尽杀绝啊,既然大家都说不是自己人,那我就下客气了!”

“我艹,对付这种不懂规矩的人,还客气个屁,大家一起上,直接灭了他就是了!”

“那好,我一会就把病毒的样本程序,以及我们追踪到的一些情况,跟大家共享一下,争取尽快把这个江湖败类清理掉!”朱七戒说到。

“妈的!”胡一飞骂了一句,心说这朱七戒也太不要脸了吧,他自己都这样了,竟然还好意思骂别人是败类,我靠,简直是败类中的败类啊!

朱七戒给群里分发病毒样本,胡一飞也从对方的电脑上把病毒样本弄了一份,他也准备学着分析分析。

样本分发到手,这群人就各自忙去了,群里慢慢冷清了下来。

胡一飞断开跟朱七戒的链接,在自己的电脑上装了个虚拟系统,开始分析那个病毒,发现跟朱七戒描述得差不多,病毒先是分析诊断,如果发现系统文件有被木马绑定注入的痕迹,就开始着手修复,清理之后,病毒又下载新的木马进来。胡一飞看了看监控记录,心说这病毒的作者还真不愧是败类,一会的工夫,它就给电脑下载了四个程序,有远程控制的,有盗号的,还有恶意软件。

最离谱的,就是这第四个程序,它的功能都跟安全软件差不多了,在后台监控系统的运行状态,阻止别的木马病毒进入电脑。但令人失望的是,它这么做不是为了用户的安全,而是为它自己的木马保驾护航,它许可的木马就能进来,不许可的就进不来。

“怪不得,这是明目张胆地抢地盘,难怪朱七戒都能骂他败类!”胡一飞摸着鼻子直摇头,这都是什么人呐,先是老毒物和独狼互相对咬,再是嘹歌生抢地盘,今天可是开了眼界啊!

胡一飞准备发个公告,声讨一下这个嘹歌,结果刚写了个开头,他又想起自己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做,那就是新租的房子没有扯宽带,于是又放下这事,出门奔电信局去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