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六一章 胆子要大

第一六一章 胆子要大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252  |  更新时间:

胡一飞去给曾玄黎还钱的时候,曾玄黎已经知道了胡一飞开设公司的事情,开口第一句就道:“恭喜恭喜,胡一飞你真是不够意思,昨天来借钱都不告诉我!”

胡一飞尴尬笑着,“昨天那事还没最后定下来呢,我想着等事情有了最后定论,再来告诉你!”

“这还差不多!”曾玄黎放过了胡一飞,道:“那你公司的办公地点确定了没?”

“没,我在工商局那边随便登记了一个地址,以后有了确定的地址,我再去他们那里登记一下!”胡一飞摊着手,“现在就我一个光杆司令,实在用不着另外找个地方!”

“你这话不对!”曾玄黎摇头,“一个固定的办公地点,会给客户一种很正式的感觉,如果你连个办公的地方都没有,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都比不上皮包公司,那样谁还敢找你谈合作?”

胡一飞一想,觉着也对,道:“那我今天再出去跑一跑,把这事搞定!”

“商铺、写字楼的租金太贵了!”曾玄黎知道胡一飞肯定缺资金,否则也不会找自己借钱,她咬着嘴唇想了想,“那些商住一体的楼,面积又都太小,如果你公司发展了,又得换,最好是在一些繁华地段的小区里找找,找个面积稍微大点的房子,整体租下来!”

“看来你挺在行啊!”胡一飞笑着,“那行,我一会就去找找!”

“我陪你去吧!”曾玄黎说着就起身去拿自己的手包,“我有个亲戚,他在东阳有套样子,不过他人不在东阳,房子都空了两年多,我给他打个电话,他要是愿意出租的话,我就带你去看看!”

“是吗?房子在哪块?”胡一飞问到。

“体育馆旁边,靠着三环,地段很不错!”曾玄黎看着胡一飞,等着他的答复。

胡一飞稍作思考,就道:“那就麻烦你给问问吧,如果他愿意出租的话,那就是再好不过了!”,反正迟早也得租,早租晚租一个样,何况曾玄黎所说的地段确实不错。

“那好,我们现在就走吧!”曾玄黎把胡一飞还回来的钱往抽屉里随便一塞,就准备出门。

“不先打个电话吗?”胡一飞问到。

“路上走,便走边打!”曾玄黎咯咯笑着,出楼取了自己的车,就载着胡一飞直奔体育馆方向而去。

曾玄黎所说的房子,就在体育馆对面,叫做知春苑,是东阳市的顶级楼盘了,里面一半是别墅区,一半是小高层,清一色欧式建筑,小区里绿树成荫,更有一条小河潺潺流过,上面有几只野鸭子划过。

“大该知春苑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吧!”胡一飞想着,春江水暖,那个鸭子先知嘛。

曾玄黎进去直接到物业取了钥匙,“房子没人住,钥匙就留在物业,每周都会有保洁公司来打扫一下,所以里面挺干净的!”

胡一飞点头,暗道曾玄黎亲戚真够烧包的,人不在,还得顾着人打扫。

曾玄黎所说的房子在二层,房子装修得很豪华气派,就是没什么人住过的样子,房子里只有几样简单的家具,不过都很考究。

“这层原本是两户,我亲戚他把两户都买了下来,打通之后就成了现在的一户,所以你要是把办公地点设在这里,也不会打扰到同楼层的住户,很是方便!”曾玄黎笑着,过去把窗子都打开通气,“你随便看看吧,我去给你找点水!”

“不用麻烦了!”胡一飞左右看了看,道:“房子挺好,我挑不出不满意的!”

“你能看上就行!”曾玄黎笑着,“那就定了吧,就把你的公司设在这里好了!”

胡一飞苦着脸,“这得看你亲戚准备收多少租金了。”

“没关系,你先用吧,反正这房子空着也是空着,而且他也不靠租金生活!”

“那不行!”胡一飞立刻摇头,“一码归一码,该付的租金我必须付,否则我就不租了!”

曾玄黎的心里有些闷闷的,胡一飞跟自己太较真,太客气,让她觉得胡一飞跟自己有些见外,顿了一下,她又笑道:“好吧,你要付就付,谁让你马上就要成为开公司的老板呢!一会我们去物业问问,看看别的租户都是什么价,然后定个合适的价,行不行?”

“那行!”胡一飞笑着,“那你给你亲戚说一声,就说我租了!”

曾玄黎无奈摇头,胡一飞即便是开了公司,这思维也是个学生的,这种事他都要如此较真,何必呢!曾玄黎在心里一算,也大概算出胡一飞手里只有五万块钱,心说你小子现在逞强。等交了房租,再添点办公设备,我看你接下来靠什么运转,还着急把那借的五万块钱也还了,到时候缺钱不又得借吗,难道借两次比借一次要好玩一些吗?

想起胡一飞昨天过来借钱的样子,曾玄黎又忍不住想笑:“胡大老板,公司啥时候开张,我好过来送个花篮什么的!”

“咳……”胡一飞差点呛住气,“我这种只有一个光杆司令的公司也叫公司吗?算了,我看我还是低调点吧,免得被人看笑话!”,顿了一下,胡一飞又道:“不过该庆贺的还得庆贺,中午我请你吃饭,但你在饭桌上必须多说几句恭贺的话,比如恭喜发财之类的,否则我可不买单!”

曾玄黎笑得捂住了肚子,“你这人很是没脸没皮啊!这次不会又是去你们学校食堂请客吧?”

“这次馆子随便你挑!”胡一飞拍着胸脯。

曾玄黎眼睛一亮,正准备拿金阳国际逗逗胡一飞呢,谁知胡一飞的下句就来了,“今天我高兴,允许最高人均消费五十快!”,说着,他还得意地伸出个巴掌。曾玄黎一听就吐了血,这比理工大四号食堂的消费标准也高不了几块钱啊,便白了一眼,“就知道会是这样,小气!”

“这已经很高了好不好!”胡一飞瞪着眼,“我每个月的生活费才有500块呢!”

曾玄黎也不想跟这个小财迷纠缠,“好吧好吧,五十就五十,好歹也算是白吃一顿!”

“明明就是白吃一顿!”胡一飞哼哼着。

两人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曾玄黎给胡一飞介绍了屋里的各项设施,以及布局,完了两人就去了物业。知春苑的物业有免费的房屋中介服务,两人到了那里,就看见挂了很多出租的牌子。

一看上面的出租价格,胡一飞就差点把自己舌头给咬了,狗曰的,就算是顶级小区,也不至于租这么贵吧,简直就是抢钱嘛,上下左右都看遍,最便宜的也得四千一个月,一年下来,不算物业费,也得四万八,胡一飞捏了捏裤兜里的卡,腿肚子就开始抽筋了,得,看来只能是别的地方再找房子去了。

曾玄黎平时根本就没注意过这些,此时往这里一站,也是吓了一跳,完全出乎了自己的意料啊,完了她就黑着脸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咋办了。

正僵着呢,物业经理出来了,他看见曾玄黎,就急忙笑道:“曾小姐好!”

曾玄黎“哦”了一声,回头看那经理手里好像拿着一份新的出租单,便问道:“你手上那张,上面写的是多少钱?”

“3800!”经理答了一声,心里都一阵莫名其妙。

曾玄黎面色一喜,好容易逮住一个下了四千的,她伸手一拽胡一飞,道:“新出来的出租价是3800,看来最近的租价正在跌,我亲戚的那房子,你肯定是要长期租的,我就算你便宜点,3500一个月好了!”,曾玄黎算了半天,这个价位胡一飞能接受,而且还不伤他的自尊,当然了,她心里还想小小地捉弄一下胡一飞,因为这个价位刚好也能让胡一飞难受那么一下下。

胡一飞有些犹豫,也有些不信,看着那物业经理问道:“最近的租价在跌吗?”

那物业经理见曾玄黎说租价跌了,反而很高兴,就没敢把自己手里的单子贴出来,听到胡一飞问他,就尴尬笑着,“是啊是啊,在跌!”

“肯定是跌了!”曾玄黎白了一眼,“3500一月,就这么说定了!”,说完,曾玄黎干脆直接把房子钥匙都塞到了胡一飞手里,“好了好了,赶紧走吧,我还等着你请我吃饭呢!”,连推带拽,把胡一飞就弄出去了。

等两人走了,那经理一脸纳闷地挠了半天头,最后拿出双面胶,把自己手里的单子贴了上去,只见上面写着:“知春苑招聘两名物业人员,月薪3800。”

胡一飞出了小区,在附近找了一家湘菜馆,就领着曾玄黎走了进去。

曾玄黎似乎对做生意这方面很是在行,她给胡一飞讲了一些以后开公司要注意的事项,最后祝胡一飞生意兴隆,成为中国最专业的安全企业。

胡一飞嘴巴都歪了,说做成中国最大,那就太假了,曾玄黎这句刚好说到了他的心坎上,最专业的安全公司,这正是他的目标。

两人边吃边聊,水足饭饱,曾玄黎突然想起个事来,“胡一飞,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问吧,客气什么!”

“咱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回,关掉我游戏和qq,是不是你干的?”

胡一飞顿时尴尬不已,“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问问而已,你告诉我!”

“是我干的!”胡一飞放下筷子,解释道:“那台电脑本来就中了木马,所以我那么说,本身也没错!”

曾玄黎“哦”了一声,然后看着胡一飞的眼睛,“那你费尽心思弄到我的qq号码,为什么又要卖掉呢?”

“这个……这个能不能不回答?”胡一飞挠着头。

“不能,必须回答!”曾玄黎桌子底下踢了踢胡一飞的脚,“说说嘛,我一直都想弄明白!”

胡一飞为难了半天,道:“假如我当时留着那号,回头去加了你的好友,等我再次去联系你的时候,你能保证你还记着我是谁吗?即便是能记着,那你又会怎么来看我呢,一个对你的美色有所企图的追求者?呵,我有女朋友的,所以那号码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刚好又有人朝我买,我就给卖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万一别人成功了呢?”

“你有女朋友?”曾玄黎非常意外,随后神色一黯,自己的这个问题真是多余,胡一飞那么显眼的人物,怎么可能会没有女朋友呢,现在但凡上了大学,混到大四的而没有女朋友的,真的是很难找出来了。曾玄黎滞了半天,勉强露出个笑容,问道:“那加入你没有女朋友,你会把那号码怎么办?”

胡一飞想了想,“我想我还是会卖掉吧?”

“为什么?”曾玄黎再次意外。

“就是心里的感觉!”胡一飞笑了笑,“你想,一个吊儿郎当的学生,和一个开着mini的美女,在一家烟熏火燎的网吧相识,这个学生关掉了美女的qq和游戏,于是他们就擦出火花,呵呵,我想琼瑶剧都不带这么演的吧。”胡一飞顿了顿,笑道:“我这个人,没心没肺的,平时睡觉就很死,基本不做梦,更别说什么白曰梦了。”

胡一飞这话倒是没说谎,即便没有梁小乐,他当时估计也会卖掉曾玄黎的号码。他这个人大脑空空,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大的理想,所以就不会是个理想主义者,而有时候,理想主义和幻想主义,就只是一字之差而已。胡一飞是个实用主义者,务实不务虚,他的每一次出击,虽然有时候看起来会有些绕,但最后都会结结实实地砸在实处,直击目标的要害。如果说关个qq和游戏就能追到美女,那胡一飞倒是高兴了,至少自己追梁小乐就不会那么辛苦了,不是吗?

曾玄黎没想到胡一飞吊儿郎当,有时候还有点小幼稚,办事却会如此务实,不过她此时还是忍不住要“批评”胡一飞,“你这个人都能追女朋友?呵呵,我很不看好,一定追得很辛苦吧!”

“咦?为什么?”这次轮到胡一飞发问了,他很纳闷,曾玄黎怎么就能这么肯定呢。

“这还用问吗!”曾玄黎拿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胡一飞,“俗话说,追女孩子要胆大心细。这胆大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敢想,也就是要敢做白曰梦。你的那套理论,只适合做事,如果用在了追女孩子身上,那就是用错了对象,结果只能看着别人把女孩子都追走了,就算有女孩肯给你机会,你也一准给浪费掉。”

胡一飞一琢磨,茅塞顿开,拍着桌子道:“我说呢,原来这么回事!”,他现在终于想明白自己为什么比段宇差了,人家老三那是胆大啊,什么也敢说,什么也敢做,自己绕来绕去的,却总是打不中要害。胡一飞拿起装橙子的杯子,“精辟,太精辟了,我得敬你一杯!”

曾玄黎一阵郁闷,心里把胡一飞骂了几十遍白痴,才举起杯子,“以后要是追到了女孩子,记得要谢谢我!”

“一定一定!”胡一飞笑着,“到时候请你吃饭,标准在今天的基础上再翻一倍!”

曾玄黎无语了,看来胡一飞也就是嘴上悟了而已,江山易改,本姓难移,他根本就没明白自己的意思。

下午回到学校,终于可以清闲下来看会书了,胡一飞想着自己是不是要把电脑搬到公司那边去,本来他想再买一台的,可是给曾玄黎交了房租后,卡里就不剩几个钱了,胡一飞决定还是省着点用,以备不时之需。

想来想去,也只有把电脑搬过去了,曾玄黎说得对,要给客户一种正式的感觉,网络安全公司要是没有一台电脑,根本说不过去啊。

“唉……”胡一飞叹气,看来以后都得去公司那边住了,现在虽然住在寝室,也跟住单人宿舍差不多,但好歹住了三年多,都习惯了。

决定了的事,胡一飞叹完气也就不再多想了,打开电脑随便看着,转到狼窝时,胡一飞也看到了独狼跟老毒物疯狂对咬的帖子,一时都差点笑崩溃了。

“妈的!人家都说了自己叫独狼,摆明了就是要吃独食的,跟吃独食的合作,这不是自找倒霉嘛!”胡一飞在心里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此时老毒物和独狼已经不在论坛上吵了,因为帖子里有人回复了这么一句:“阁楼男女已经报警了,网监正式介入此事,不管是谁干的,估计很快就要杯具了!”

这个回复一出,对咬的双方,还有那些劝架的,顿时就作鸟兽散。论坛上只剩下那些八卦者在继续翻着老毒物和独狼的老底,原来这两人都在安全公司做过,甚至独狼本人,至今都还在安全公司任职,这让胡一飞很是震惊,妈的,又一个赵兵啊。

“斯文败类,绝对的斯文败类!”胡一飞就想起了赵兵的形象,这么热闹的狗咬狗事件,现场直播竟然被自己给错过去了,胡一飞很后悔,他想去那个无尽沉沦的群里再看看,没准人家换了战场,此时正在群里接着掐呢,自己现在过去,还能赶得上看第二回合的现场直播。

胡一飞登上qq,他已经冒充客户,加上了好几个那群里的家伙,挨个翻了一遍,找到个在线的,看好ip,就用神器连接了过去。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