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六零章 一嘴狗毛

第一六零章 一嘴狗毛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172  |  更新时间:

石章鱼也是被人叫醒的,在zm提到的杀毒软件中,有两款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非常高,一旦黑客利用反向工程,从zm的临时补丁找出漏洞的利用方法,那国内网络又将是一片腥风血雨了。

二话不说,石章鱼立刻联系国家计算机病毒中心,让他们发布风险预警,随后又联系到这两家杀毒软件设在中国的办事处,别的国家和地区石章鱼管不着,但对于中国境内的这些软件客户,石章鱼要求软件商必须马上采取升级措施,哪怕暂时使用zm的临时补丁进行更新也无所谓。

弄好这些,石章鱼又匆匆赶往单位,安排人手对那些临时补丁进行分析。

但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zm又发出了第二封公告,刚敲完病毒软件,大半夜的他们依旧是精力旺盛,这次他们把矛头又指向了社交网站。

在zm的名单上,头一个就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非死不可”,zm称自己对非死不可网站上4000多个应用程序中的100个进行了随机分析,结果发现存在漏洞的应用程序高达39个,zm列出了这39个应用程序的名称,发布了补丁。

而在中国境内,就有阁楼男女进入了zm的名单,zm指出阁楼男女的网站程序存在极其严重漏洞,如果不计算网速的影响,攻击者利用这个漏洞可以在三分钟内就把阁楼男女网站的用户信息全部窃取到手。除此以外,阁楼男女网站存在大量的跨站攻击,充斥着许许多多的私人侦探、公司间谍,严重威胁着个人信息以及企业信息的安全。

先是全球黑客排行榜的泄露,紧接着是病毒软件的漏洞,完了又是社交网站,这个夜晚对于互联网来说,注定了是个不平静的一夜。

胡一飞早上爬起床的时候,觉得是神清气爽,油条蘸豆浆地吃完了,他就给网监的李队长打电话,确定对方在办公室,便拿起材料直奔网监而去。

到的时候,李队长正陪着cobra在聊天。胡一飞跟两人打过招呼,心里就纳闷了起来,心说这两人是不是有什么歼情啊,怎么就这么热乎呢,昨天是李队长去微蓝,今天cobra又追到网监,干脆搁一块办公得了,这么跑来跑去的,多费车轱辘啊!

胡一飞把文件袋放到李队长的面前,道:“李队长,所有的材料都在这里了,工商局那边我已经注册了,过几天牌照就能发下来,你看看,要是还缺什么材料,我再送过来!”

李队长笑呵呵地打开文件夹,挨个翻了起来,嘴上笑道:“你这办事效率还挺高的嘛!”

胡一飞客气了两句,侧脸又去问cobra:“惠老师,是不是网上又出什么事了?”

“你这么问,是不是知道点什么?”cobra笑着反问。

胡一飞摇头,笑道:“我是猜的,能让惠老师一早就出现在网监,我想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cobra点头,“确实是出了点事!阁楼男女网站昨晚数据库被窃,三百万注册用户的资料全部被人盗走,影响很大。我过来和李队长商量一下对策,咱们东阳可是也有两家比较大的社交网站!”

“啊!”胡一飞大吃一惊,心说那伙人下手的速度也太快了点,转念一想,胡一飞又道活该,谁让你们不听老子的警告呢。

“你的网站昨天上午发出声明,我当时还觉得莫名其妙呢,到了晚上,阁楼男女网站便出了事,这事你是不是知道点内幕?”cobra盯着胡一飞。

胡一飞搓了搓手,尴尬道:“这事我确实知道点内幕,前天我就通知了他们的站长,让他们保护好数据!结果那站长就是个疯子,他追着我屁股骂,说我是什么搞仙人跳的,我一生气,就发了那么个声明!”

cobra和李队长目瞪口呆,胡一飞发出公告,搅得安全界戚戚然了一整天,不会就因为这么一件屁事吧?昨天阁楼男女求爷爷告奶奶的跑了一圈,到了(liao)也是没人敢接他们的安全业务。

李队长于是问道:“那你说说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是谁干的?”

“是这样的!”胡一飞想了一下,药把话编得既内行又不至于有什么破绽:“有人出五十万,要找黑客窃取阁楼男女的数据库,最后有两个人把这活接了下来,一个叫做‘老毒物’,一个叫做‘独狼’。不过,我只知道是他们接了这活,至于最后是不是他们做的,那就不清楚了!”

cobra蹙眉想了一会,“这两个人,我好像听说过!”

“老毒物像是在安盟做过一段时间,两年前辞职了。”李队长也是皱着眉头思索,“独狼不清楚,回头我查查!”

“你是从哪里得知这件事的?”cobra又问到。

胡一飞嘿嘿笑着,“我也是听说的,因为五十万这个报酬比较高,所以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

cobra还想再问,胡一飞的手机却响了起来,胡一飞告个罪,接起了电话,“你好,我是胡一飞,请问你是哪位?”

“是李工啊,你好你好!”

“我现在正办事呢,今天也不一定能有空,李工要是有什么事,电话里说也是一样的!”

“哦,还是加入谷歌这事啊?”胡一飞就皱起了眉,随后又是惊讶道:“一百万!?”

房间里李队长和cobra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很诧异,听胡一飞的电话里的意思,好像是谷歌想插一腿,价码还不低啊。

胡一飞此时眼珠子乱翻,手指头扒拉得哗啦哗啦响,心说自己难道想多了吗?那李工的话里是有水分,可这说好的一百万总不会是指曰币吧?一年一百万,十年就是一千万,买家电视台似乎是有点不够啊!胡一飞心里有点纠结,一百万他不想放过,可买电视台的事情也不能刚说了就忘啊,他腆着厚脸皮问道:“这一百万是人民币不?签多久的合同?”,他倒是希望对方的回答是美金。

过了一会,胡一飞又扒拉手指头,最后苦着个脸,一百万的人民币是没掺水,可谷歌说先签一年的合同,这也太短了,终归不是个旱涝保收的事啊!想了想,胡一飞道:“对不起了,李工,谢谢你能这么看得起我!我最近刚开了一家安全公司,已经答应了跟网监做个合作,所以你说的事,恐怕我不能答应。”

那边李明阳就纳闷了,自己明明开出了最好的条件啊,百万年薪,一年的合同,到期不想干了,随时都能跑,胡一飞怎么就会拒绝呢!

胡一飞觉得谷歌已经顶级好的公司了,整个地球上也找不出几个能比谷歌大的公司了,所以跳槽的空间并不大,签的时间短,那还不如不签呢;而李明阳则觉得如果签得短,那协议对胡一飞的约束就会小一些,如果他真的是天才,那也不会影响到他将来的发展和成就,这样他拒绝的概率就能低一点。谁知道胡一飞这个财迷,干什么事都是先扒拉钱,他那么一算,自然觉得十年的一千万是要多过于一年的一百万,只签一年,他就觉得没什么意思。再说了,人家金龙可早就开过这个价了呢,而且是签协议就付一半定金。

李明阳不甘心,又在电话里扯了半天,提了提谷歌的工作环境、全球视野的工作平台。可惜胡一飞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他要的是钱,能够买下电视台的钱,而不是什么全球视野,就算你的视野能远到火星上去,那又有什么屁用呢,火星上能有人给你钱花吗?真是的!

挂掉电话,cobra就问道:“我听说谷歌在东阳新建立了个部门,他们要邀请你吗?”

胡一飞点头,“前几天他们就找我说过了的,我给拒绝了,没想到今天又来!”

cobra笑了笑,不再说话,中国境内任何一家安全机构怕是都想把胡一飞招揽过去,只是大家弄不清楚胡一飞的意图,一时没人敢下手罢了,反倒让谷歌这个外来户个占了先。

李队长看了看胡一飞的资料,道:“好,这些材料我都看了,没有问题!”,放下材料,李队长又道:“今天我就让人把你的联系方式添加到网站、求助电话里。”

胡一飞鸡动地搓着手,“那就好,太感谢你了!”,完了再闲聊几句,胡一飞就起身告辞,他还得去还曾玄黎的钱呢。

胡一飞一走,李队长就问cobra,“你看他说的话,究竟有几分可信?”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cobra摇着头,“他在微蓝的时候,我就看走了眼,没有想到他的黑客技术会那么高,不过,在人品艹守方面,我觉得他应该没有问题,否则他就不必来微蓝实习了,看得出,他是非常想进入安全这一行!”

李队长苦笑摇头,“如果不是听他亲口说,我绝对不会相信那声明是这么回事!”

“这事并不简单!”cobra欠身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昨晚得知胡一飞公布了zm的黑客排行榜,我还有点担心,怕会因此招来zm的责难,没想到zm非但没有发难,反而跟胡一飞在杀毒软件的问题上遥相呼应,互为支援。不仅如此,胡一飞前脚刚说了社交网站不安全,后脚zm就开始响应,目标直接指向阁楼男女。再加上胡一飞改版后的网站,跟zm的几乎完全一样,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关联!如果仅仅是巧合的话,未免也太寸了!”

李队长颔首,“是啊,我也是捉摸不透这一点!”

“但要说胡一飞能够跟zm有什么关系,我又不信!”

“是啊,迄今为止,zm的成员还从未这样暴露在我们的视野内!”李队长正说着呢,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他过去接起来,听了一会,道,“好,我去看看!”

挂了电话,李队长就在键盘上敲了起来,又点了两下鼠标,屏幕上看了有一分钟,道:“看来我们是多虑了,胡一飞并没有说假话!”

“怎么回事?”cobra站了起来。

“你来看看吧,这事可真是稀罕了!”李队长的表情很奇怪,不知道是觉着好笑还是觉得可悲。

cobra过去,就看见屏幕上显示的是狼窝论坛的一篇帖子,名字叫做“我要举报,窃走阁楼男女网站数据的是黑客独狼!”,发帖人的名字是刚注册的。cobra看完主贴,再往下看回复,眼睛就直了,等耐着姓子把所有回复都看完,他就跟李队长是一个表情了。

“看看,这都像什么样子!”李队长一副牙根痒痒状。

cobra也是很无奈,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些地下黑客能够龌龊到如此地步,这事实在是太离谱了。

那个发帖的家伙,就是老毒物,他用的是马甲罢了,此时被人拆穿,正跟独狼在狼窝上咬得满嘴是毛。

事情是这样的,那单五十万的生意,原本是老毒物接下来的,他觉得一个人干有些困难,于是就找了独狼做帮手,两人商量好事成之后报酬一人一半。这个独狼是个网站入侵的高手,昨晚zm发出声明后,他立刻就分析出了阁楼男女网站的漏洞所在,然后窃走了所有用户数据。

事后独狼觉得这事是自己一个人干的,没必要分老毒物一半的钱,于是就到客户那里把五十万都领了。老毒物得知此事,气急败坏,就到狼窝上把独狼给卖了,大骂独狼是个白眼狼,不讲道义。

那独狼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立刻撕破脸皮,以牙还牙,把老毒物以前做过的龌龊事也抖了出来。这下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两人你来我往,互相揭丑,把狼窝上看热闹的人都给震翻了,让所有见识了一把什么叫做真正的黑客,那确实是黑啊,黑得你都看不着底。

下面还冒出不少来劝架的,再看这些劝架人的名字,也很是让人无语,嗜血君主、朱七戒、银熊……,没有一只是好鸟。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