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五九章 和解信号?

第一五九章 和解信号?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310  |  更新时间:

几乎在同一时间,很多方面都注意到了feigege网站的改版。

狼窝这个八卦集散地,每次都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地方,胡一飞刚从zm搞来的黑客排行榜,片刻间就被转载到了这里,并且迅速引爆,把狼窝都炸了个底朝天。

以前,只有黑客界的真正内行高手,才知道zm的存在,知道zm的测试,见到过zm的这份黑客排行榜。而绝大多数人知道zm这个名字,还是在几个月前的枫月影事件中,他们哪里见到过这么详细的一份黑客排行榜,榜上足有上千人,覆盖了全球各个国家和地球,难能可贵的是,每个人后面都还标注了详细的得分。

就比如说国内黑客界的大佬黑天,他就得到了89分,排名全球黑客第34位,而那个号称世界最黑黑客的英国佬加里.麦金农,也不过得到99分,排名12位。只是在这前100名的黑客里面,大家只找到一位中国黑客,不免有些郁闷。可如果大家知道这是没通关的黑客排行,估计就能抓狂了。

再往下看,很多人的眼镜都跌碎了,一些在国内神得邪乎的老牌黑客,竟然只排在了七八百名的位置,而在前面出现的一些国内黑客,很多又是大家根本都没有听说过的人物。

于是,就有很多人跳出来质疑这份榜单的真实姓,认为这都是纯粹瞎编的,理由是榜单上面连凯文.米特尼克这样的超级黑客都没有,而且中国黑客上榜的太少了,不合理。

不过,也有资深八卦人士表示,这份榜单完全公平合理,是黑客们真实水平的完全反应。甚至,还有八卦人士挖出了很多使用英文名字的中国黑客,最神奇的一个,竟然有人挖出排名142位、名字叫做“f.y”的人,说他就是之前被英国拘捕的黑客枫月影。

狼窝的影响力也是与曰俱增,浏览狼窝的,不仅有国内的,还有不少国外的黑客,这份排行榜,很快就通过互联网上传遍了五大洲四大洋,天涯与海角,并在各个国家的黑客圈引发极大争论,甚至还有人要求上榜的黑客出来澄清事实。

狼窝的八卦人士到底是消息灵通,也不知道从哪位上榜黑客那里得知了排行榜的真实姓,于是快速行动起来,根据这份榜单上的排名,结合国内的情况,重新拟定了一份最新的国内黑客排行榜,以及国内安全机构实力排行榜。

这两份榜单,也被一些不懂行的洋毛子给传播到了世界各地。

谷歌的李明阳此时刚刚收到总部的邮件,总部认同了他以一百万年薪聘请胡一飞的提议,他想着终于可以去跟胡一飞正式谈一谈,把底牌亮出来,谁知关掉邮箱,就看到了胡一飞网站的改版,一时他都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再看胡一飞网站上的公告,李明阳那叫一个后悔了,自己的态度应该更坚决一点,这件事上应该催得更紧一点的才对,拖来拖去一个多星期,硬是把一件非常有希望的事情给搞黄了。这个胡一飞绝对是安全天才,现在他非但没有加入谷歌,反而在东阳开设了安全公司,那谷歌就等于是凭空多了一个强敌,由此带来的困难和损失,绝对不是一百万能够弥补回来的,甚至一千万、一亿也难挽救回来。

“先下手为王,后下手遭殃!唉……”李明阳一捶砸在桌面上,他有些不甘心,决定明天再跟胡一飞联系一下,他的公司只是刚起步,还是有可能说服他放弃的。

黑天此时刚躺下,他实在是有些累,一方面是被国内的最近的安全状况给折腾的,另一方面就是狼窝的漏洞信息库的建设,这个项目虽然是别的网监部门提出的,但却是在黑天的斡旋下才得以实施的。

刚有些困意,电话响了起来,黑天不得起来去找电话。

“这么晚打电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黑天问到,打来电话的,是他的助手。

“老板,胡一飞的网站又搞出新花样了!”

黑天一听就有些头疼,这个胡一飞怎么就这么不安生呢,上午才刚发了个声明,这才多大的工夫,怎么又开始折腾了,“他又怎么了?”,问话的工夫,黑天就点亮了书房里的电脑。

“他把zm的那份未通关黑客排行榜给公布了,现在网上都闹翻天了!”

黑天顿时一个激灵,只要跟zm有关的东西,他都格外警醒,当下着急忙慌地就敲开了胡一飞的网站,第一眼看过去,黑天没着急去看那份榜单,反而是觉得整个网页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于是电话中问道:“你有没觉得这个网页有点眼熟?”

“我也有一种很眼熟的感觉,只是着急告诉你这消息,所以还没来得及细琢磨呢!”助手也是很纳闷。

黑天坐在那里看了半天,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又打开zm的服务器,一看之下就明白了,道:“这跟zm的网站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就是就是!”助手也是恍如顿悟,“我说怎么这么眼熟了,就是zm网站的翻版!”

黑天的脸色就开始凝重了起来,他不明白胡一飞到底是什么打算,他原来以为胡一飞就是一个内行而已,聚众事件,让他把对胡一飞的评价又提升了一截,升为了高手,但他绝对不认为,胡一飞可以跟zm抗衡,胡一飞能知道zm,又怎么会这么冒失地抄袭对方的网站呢?

现在更让黑天忧虑的,就是zm对于他们榜单泄露之后的反应,多少年了,这份榜单从未被面世,谁知道zm是一种什么反应呢?

“老板,现在怎么办?”助手也开始忧心忡忡起来。

“你去做一个测试,看看这两个网站有什么相同不同的地方!”黑天叹了口气,这种意外的事情总是防不胜防,“我去联系cobra,让他去找胡一飞谈谈,看看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打算!”

“好,我马上去办!”助手应了一声,挂了电话,去忙黑天交代的事情。

zm的网络会议室中,一场紧急会议也正在召开。

“大家说说看法吧,对于排行榜被公布的事,大家如何看待!”1号发了话,却是在等待20的反应,现在zm的行动越来越依赖于新来的20。

寒号鸟没有着急发表意见,他此时正在详细分析胡一飞网站上的所有东西,他有一种预感,这个敢于公布zm的排行榜的人,会不会是二当家呢。

会议室正在沉寂中,19上线了,他是最后一个进入会议室的人,并且一进来就给大家带来了一条震撼姓的消息,“我刚才到feigege网站所在服务器上去看了看,feigege网站的程序代码和素材,包括架构,跟我们zm网站的吻合度达到了99.9%,可以说是完全一样!”

zm的这帮疯子顿时就暴走了,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对方肯定是窃走了zm的网站程序,真是反了天了,刚才还以为对方只是泄露zm的排行榜呢,现在才知道,对方竟然还敢偷东西!

“这是对我们zm的挑衅,我们绝对不能饶了他!”

“不仅如此,我们还要让中国整个黑客界都见识见识我们zm的威力!”

“太嚣张了!就是t博士,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欺负我们吧!”

“……”

1号不为所动,他还在等着20的回应。

“大家这么激动干什么嘛……”寒号鸟终于开口了,“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弄清楚了,你们报仇也不迟!”

会议室就安静了下来。

“对方能够在神不知鬼不觉之间,就从我们的服务器上拿走了网站程序,能够达到这种水平的,你们认为会有谁?”寒号鸟不急不慢地问到。

会议室里没人开口,大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寒号鸟自问自答,道:“能够有如此水平的,就只有两个人,t博士、糖炒栗子,t博士都已经翘了,那就只有一个人了,糖炒栗子!你们如果觉得有必胜的把握,那就动手吧!”

会议室里顿时就鸦雀无声,谁也不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击败糖炒栗子。

“20,那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办?”1号问到。

“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寒号鸟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么丢人的事,到他嘴里,就成了好事。

会议室顿时乱乱糟糟的。

“我们zm迟早都要走上前台的,所以这份榜单迟早也会泄露出去的,大家想一想,如果这榜单是由我们自己公开公布,会是一种什么结果呢?”寒号鸟反问一句,随后又开始抢答,“我看没有几个人会认同,反而都会在猜测我们zm是不是在搞什么阴谋,会不会准备打压黑客圈安全界!”

“而如果有人替我们宣传出去,又会是什么情况呢?”寒号鸟轻笑一声,“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感谢这位feigege,他这是在替我们宣传啊,他是在告诉全世界,我们zm的排行榜是最权威的最可信的,由此类推,我们的其他东西,也会是最权威最可信的!”

会议室的人终于是明白寒号鸟的意思了,都在暗自琢磨,寒号鸟这家伙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总是跟自己想的不一样呢,不过,似乎很有道理啊。

“窃取我们网站程序的事,又要怎么解释!”1号可没那么好忽悠。

“这更是一件大好事!”寒号鸟再次语出惊人,“我们zm要走上前台,有两个最大的障碍,一是漂白,改变形象;二是技术上敌人的阻击,对于我的这个分析,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吧?”

会议室里的人都没话说,寒号鸟的分析是正确的,zm最近的一系列行动,都是在改变形象,树立技术权威。

“你继续说!”1号道。

“第一点就不必说了,至于第二点,能够在技术上压制我们的人又有谁呢?”寒号鸟顿了一顿,“也只有糖炒栗子了,如果我们的网站程序真是被他所窃,那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这是糖炒栗子向我们发出的和解信号!”

zm的这群人直接就都吐了血,糖炒栗子打一巴掌,我们和解吧,再抽个嘴巴子,我这是为你好,妈的,天底下有这样的和解方式吗,老子以前怎么就没听说过呢?

“大家可能有点不相信,那我就请大家关注一下对方网站上的第三则公告!”寒号鸟胸有成竹,“看到没,这是对我们关于杀软分析的回应,准确点说,是一种补充!这说明糖炒栗子也认同我们的分析!他窃取我们网站程序,又公布我们的排行榜数据,其实都是手段,目的则是要让我们看到这则公告,这是个信号,说明他愿意在某些方面,跟我们合作!”

“你们再想一想,按照他以前的行事风格,就算是赞同我们的分析,他想让我们知道他的观点,他会通过什么方式呢?”寒号鸟此时笑了一声,“比起黑掉我们网站,来表明他的观点,我觉得他现在的这种方式,实在是太……太和善了!”

寒号鸟真是一天才,黑的东西,一转眼工夫,就被他说成了白的,而且还说得zm的人哑口无言。对呀,真要是按照糖炒栗子以前的行事风格,怕是就不用如此大费周章了吧,肯定早就黑了zm的网站,然后在上面大书一笔:“杂毛,你们说得很中听,我挺你们!顺便呢,老子再给你补充一下,完善一下!”

真要是那样,zm最近好不容易才扭转过来的形象就算是白瞎了。

“既然糖炒栗子已经发出了和解信号,我觉得我们必须立刻发出回应,如此一来,我们走上前台的最大障碍,便不复存在了!”寒号鸟补充了一句。

1号问道:“如何回应?”

“立刻发布关于杀软的第二份报告,一刻都不用迟疑,也不用再等什么时机了!”

1号只是沉吟了三秒不到,便道:“就按照20的主意办!”

三分钟后,zm发布公告,一气公布了六款流行杀毒软件的7个高危漏洞,黑客利用这些杀毒软件的漏洞,反而可以入侵和控制用户的电脑,按照惯例,zm同时也公布用于修复漏洞的临时补丁。

这五款流行杀毒软件在全球的用户加起来,高达4.2亿,比整个中国的网民数量还要多那么一点点。

在这一瞬间,为安全保驾护航的杀毒软件,反而成了危害安全的帮凶。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