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五七章 混世魔王

第一五七章 混世魔王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194  |  更新时间:

曾玄黎差点没吐血,不是开玩笑吧,大老远地打车过来,就为接收一封邮件?

“能上网……”曾玄黎看着胡一飞,不知道胡一飞又在搞什么鬼,道:“走,我带你进去!”,说完,又问道:“你的手机不能上网吗?”

“上不起,太贵了!”胡一飞把手机收好,“就开通了个短信通知功能,有新邮件的时候,会给我发个短信!”

曾玄黎笑着摇头,“不信!”

胡一飞无奈摊手,道:“好吧,给你说实话,其实是我的手机太破了,不支持邮件阅读!”,说完,胡一飞把自己的破砖头手机拿出来又晃了晃。

曾玄黎彻底无奈了,“我听说你最近开了个网站,要做安全业务?”

“是!”胡一飞点头,“这不,收到了客户的邮件,我着急找个地方去看一下!”

“有机会的话,再给我们金龙药业的网络把把关,提点改进意见!”曾玄黎在前面带路,“放心,我们按照你的收费标准付报酬!”

胡一飞直摇头,“别开我玩笑了,我也就能应付些小毛病而已,像你们这种大网络,我根本玩不转!”

“你认识的那个高手能玩转,可惜又看不上眼,对不对?”曾玄黎促狭问着。

胡一飞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回头再见到他,我帮你问问,不过他收费很贵的!”

两人进了行政楼,又来到之前胡一飞用蜂鸣器窃取文件的办公室,曾玄黎道:“桌上电脑正开着呢,你去收邮件,我给你倒杯水!”

“谢谢!”胡一飞也不客气,过去打开信箱,他也想知道这新上门的生意是什么,一看发件人,胡一飞就有些皱眉,是那个社交网站的站长,点开一看,胡一飞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那站长写道:“兄弟,你太不厚道了,玩仙人跳也不带你这样的,一天之内,你竟然换了好几个马甲来忽悠我!告诉你,我现在已经报警了,也把你的这几个邮件地址都提供给网监了,你等着倒霉吧!”

“他奶奶的!”胡一飞一捶桌子,气得不行,不用想都知道,肯定那个“无尽沉沦”群里的家伙,他们一边有人去黑数据库,一边又有人想借机玩仙人跳,两头捞钱,甚至是想里应外合。这个站长绝对是他妈的一头猪,老子好心去提醒他,结果反被他把屎盆子全扣我脑袋上了。至于报警,估计是这头猪虚张声势,吓唬人的。

曾玄黎过来放水杯,眼睛一扫,就看到了胡一飞的信件内容,于是诧异问道:“这好像不是业务上门吧?”

“别提了!”胡一飞更是尴尬,早知道就不找这个借口了,丢人都丢到金龙来了,他恨恨道:“这厮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等着吧,我看他这几天就得倒霉了!”

曾玄黎笑了起来,“明白了,肯定是着急拉业务,结果热脸贴了冷屁股!”,曾玄黎看着胡一飞的表情,越看她就越觉得好笑,“你这样做生意可不行,该端住的时候你就得端住,有时候主动反而不好!好了,喝口水,消消气!”,曾玄黎笑着,又把水杯往胡一飞跟前推了推。

“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胡一飞心里实在是叫一个委屈,他心说老子要是真的存了接这桩生意的心思那倒好了,可我不过就是好心去提醒一下他,现在却搞成这样,让别人追着骂,冤不冤呐!

胡一飞直接登上了自己的网站空间,他去修改网页,在上面添了一句话,叫:“郑重声明,阁楼男女的一切安全业务,本人一概不接!”。阁楼男女,自然就是那家社交网站的名字了。(随便取的,如有雷同,纯属误伤,银子按。)曾玄黎又好笑又好气,她觉得胡一飞也太有点孩子气了,这事也犯不着制气啊,她瞧了瞧胡一飞的网站,“这就是你的网站啊?”

“嗯!”胡一飞点头。

“能提个意见吗?”曾玄黎试探姓问到。

“我本来就是瞎弄的,你说说!”胡一飞放下键盘鼠标,拿起杯子喝水。

“感觉有点不太正规,你做安全业务,我觉得首先你这个网站就得给客户一种安全感可靠感,这个太简陋了,太草率,不够庄重严肃!”曾玄黎说完,紧张地看着胡一飞。

胡一飞却是点了点头,“你说的对,我回头重新改一下!”,说这话的时候,胡一飞就想起了zm的入口服务器,zm的那个页面最近也做了改版,新的页面让人一看,就觉得很权威很严肃,要不,自己就按照这个改吧!

曾玄黎看胡一飞不生气,这才松了口气,道:“你今天过来,是不是还有别的事?”

“没……没有!”胡一飞差点让一口气呛住了,他还没打定主意借不借这笔钱呢。

“我又不傻!”曾玄黎白了一眼,有点生气,“你要是有什么事就说,这么客气我要生气了!”

“那……,是……”胡一飞支吾两声,一咬牙,道:“是这样的,我想借点钱。”

“借钱?”曾玄黎非常意外。

胡一飞急忙道:“就借两三天,完了就还你!”

“就这件事吗?”曾玄黎问到。

“就这事!你要是觉得为难,就算了吧!”胡一飞说着,就准备撤退。

“你要借多少?”曾玄黎说着,就从办公桌拿起手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卡包。

“五万块!”胡一飞伸出一个巴掌。

曾玄黎又是有些意外了,也不知道是觉着这个数字多,还是觉得少了,顿了一下,放下卡包,笑道:“没问题,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给你取!”,说完,曾玄黎就出了办公室。

胡一飞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自言自语道:“妈的,以后再也不能找女人借钱了,跟偷人似的!”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曾玄黎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鼓囊囊的纸袋子,往胡一飞面前一放,“五万块,我刚从财务支出来的,你点一下!”

“不用不用!”胡一飞摆摆手,“我给你写个借条?”

“用不到!”曾玄黎也是笑着摆手,“你拿去用就是了,不着急还!你上次帮我们那么大的忙,我们还没谢你呢!”

“一码是一码!放心吧,我会尽快还的,顶多不出这个星期,我就还给你了!”胡一飞拿着纸袋子,站起来道:“那我就先走了!”

“这……这就要走?”曾玄黎似是有些失望,“我刚才还遇到了张工廖工,他们听说你来了,说是一会要来看你呢!”

“现在是上班期间呢,不必麻烦他们了,等有空的时候,我去找他们好了!”

曾玄黎看胡一飞的样子,估计他大概有事要去做,便道:“好吧,那我送你!”

送到大门口,胡一飞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奔银行去了。曾玄黎那胡一飞上车前那副谨小慎微的样子,觉得很好笑,知道的,他怀里抱的是五万块钱,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抱着一兜的钻石呢。

就在胡一飞去银行存款的工夫,狼窝就有人爆出了新闻:feigege准备封杀阁楼男女!随后,这条消息便在各大安全网站、黑客论坛之间传播开了。

阁楼男女总部,他们的技术总监匆匆敲开了运营总监的办公室大门,“头,出事了!”

“什么事?”运营总监此时正在网上跟人闲聊呢,一听就赶紧放下了这些不务正业的事。他就是胡一飞眼里的站长,不过在这里,就得叫运营总监。

“feigege的站长刚才发了声明,是冲我们来的,我来给你汇报一下!”技术总监急得脸上都出汗了。

“飞哥哥?”这站长便有些迷茫,“那是什么网站?”

“上个星期聚众网安被黑的事,你听说没有?”技术总监不得不耐着姓子跟总监解释起来。

“听说过,但不太清楚!”

“简单说,就是聚众黑了feigege网站,结果被feigege的站长揍得一塌糊涂,最后不得不请来网监的大佬来做调解,并且给人家赔礼道歉,这才算把事情给了结了!”技术总监顿了一下,“现在,这feigege的站长突然发出声明,说是我们阁楼男女的安全事务,他一概不接!”

“不接就不接呗!”站长对于安全界的事不是很在行,听完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严重的,道:“我们的安全业务,不是一直由咱们的技术部门来做吗?”

技术总监急了,“话是这么说,但事情不是这么一回事!”

“那是怎么一回事?”站长瞪眼。

“我们不是一直都跟利安防保持着合作关系吗?今年前半年,不算我们的技术人员,光是利安防,就找出我们网站的十三处的漏洞来。所以说,我们的网站平安无事,并不代表我们的网站就绝对安全,对于那些真正的高手来说,只要他们愿意,就没有拿不下的网站!他们不来黑你,要么是给你面子,要么就是没有值得他们出手的筹码!”技术总监急得都要拍桌子了,“就在刚才,利安防的人发来传真,说是要结束我们之间的安全合作!”

“为什么!”站长站了起来,“双方签了协议的,不是说他们说结束就能结束的!”

“协议对利安防有效,但对黑客没用!你要知道,安全机构,那就是黑客的集中营!”技术总监往椅子上一坐,叹气道:“他们想结束,就肯定能结束!”

站长总算是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了,他也终于是回过味来了,“你是说,有黑客要对我们下手,连利安防的面子都不管用?”

技术总监捏了捏额头,“在国内,利安防的面子绝对是管用的,要不然,我们这两年也不会这么风平浪静。我想,那黑客很可能是跟feigege有关!可我刚才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我们并没有得罪过feigege啊!”

“feigege的网站是多少,我看看!”站长这才有些慌了神,网站被黑不要紧,他最怕的是有人惦记自己的数据库,一旦用户数据泄露,那就是大事件了。

“!”

站长噼里啪啦打开了胡一飞的网站,果然看到了那句话,再往下看,就看到了联系方式中的邮件地址,一时觉得有些眼熟,想了半天,他一拍脑门,心道坏了,打开自己的信箱一对照,顿时面如死灰。

“头,你怎么了?”技术总监也发现站长的脸色有些不对劲,赶紧走过来。

“你……你看看!”站长把电脑屏幕旋了180度。

技术总监一看,也是呆若木鸡,回过神来,他又赶紧道:“如果是这样,情况还不算最坏,无非就两种:一,feigege知道有黑客要窃取我们网站的数据库,他好意来提醒,却被我们给伤了,于是发出声明,坐看我们的笑话;二,根本没人来黑我们,feigege想做我们的安全业务,被拆穿后,恼羞成怒!”

“那你看哪种情况的可能大一些?”站长问到。

“第一种!feigege声名鹊起,我想他应该不屑于使用这种手段,而且,他也不可能去生抢利安防的生意,这是安全界的大忌。”技术总监沉着脸分析完,却是直叹气,“我也希望是第一种情况,对付其它的黑客,总比对付feigege要好一些,他这个人就是安全界的混世魔王,一句话吓得利安防就退了咱们的生意,想想就知道有多么可怕了!”

站长的额头也渗出了汗,“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两手准备!一方面,我们积极部署,做好数据库的保护工作,防御feigege所说的黑客攻击,利安防和聚众现在都指望不上了,我们可以去联系一下绿盟和安盟,看看他们有没有兴趣接手我们的安全事务,有他们出面的话,一般的黑客就轻易不敢对我们下手;另一方面,就是去联系feigege,向他解释误会,赔礼道歉,能把他拉来做我们的安全防护,那是最好不过了!”

“好好好,你去部署,我去联系绿盟和feigege!”站长擦了擦汗,赶紧拿起电话,就去拨打绿盟的电话。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