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五二章 乱像丛生

第一五二章 乱像丛生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187  |  更新时间:

胡一飞望眼欲穿,巴巴地等到了开学,也没有一桩生意找上门来,这让他很恼火,想不通啊,这些人都怎么了,有眼不识金镶玉,老子明明就是安全界的半个知名人士了,怎么就都不来找呢!

“算了,不跟这些不识货的人计较!”胡一飞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心说像老子这种级别的高手,那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出手的,必须得是大项目才勉强可以考虑一下。

理工大开学的第一天,狼窝再次热闹起来,狼牙发布公告,宣布要建立狼窝自己的漏洞库系统,面向国内收集所有未曾公布的漏洞信息。

之前胡萝卜打压狼峰会,目的就是要将自己的漏洞交易平台推向中国市场,结果却被胡一飞诓了一笔巨款,胡萝卜非但折戟中国,甚至还因此陷入了资金危机,连已有的欧美市场地盘都差点无法巩固。谁知zm的一纸公告,又让胡萝卜是咸鱼大翻身,意外得到了微软的支持,喘过气来的胡萝卜,暂时也不敢觊觎中国市场了,而采取了“固守欧美市场,扩大平台影响”的战略。

谁也没有想到,胡萝卜没有做成的事情,竟然让他当时打压的对象——狼牙给办到了。不过狼牙的做法又和胡萝卜略有不同,胡萝卜采取的是平台化交易方针,在黑客和软件商之间、黑客与黑客之间充当一个中间交易人的角色;而狼牙则采取的是暗箱收购,提交上来的漏洞,只要被确认,狼牙就会自己出资购买,至于漏洞的去向,则是不会公布的。

zm的一纸公告,就搅得整个互联网狂风骤雨,现在很多方面也都意识到了未知漏洞的威力,而建立漏洞交易系统,就是一个极好的控制未知风险的办法。

在国内,也没有谁比狼窝更适合来做这件事了,三教九流、各式黑客都经常出入这里,因此先天姓就比the9这样的地下组织、或者是聚众这样的安全机构更具有亲和力,只要能够得到支持,狼窝建立漏洞搜集系统就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狼窝消息公布后不久,就引来不少的非议,有人质疑狼牙的资金来源;有人质疑狼牙收集到的漏洞是否能真正用于安全事务,这些漏洞的去向是哪里;甚至还有人质疑狼牙是否和胡萝卜达成了和解协议;……对此,狼牙没有出来做任何解释,只是称自己的行动得到了软件商的支持,资金来源完全有保证。于此同时,狼牙通过自己的关系网,将这条消息通知到了国内黑圈的每一个势力方面。

只是,世界十大读力软件商,却没有一个站出来声援狼牙,甚至,狼牙成立漏洞库系统的消息传到欧美之后,还引起了不少欧美软件商的抵制和抗议。

沸沸腾腾吵闹一天之后,zm突然也发布了新的公告,还是跟t博士无关,但和安全有关。如果说上次zm的公告,是间接地刺痛了微软,那么这一次,他简直就是向全球的安全机构发出了战书。

zm指出:杀毒软件跟病毒之间很快将会分出胜负,而结果必然是病毒战胜杀毒软件。

zm得出这个结论的理由相当充分:

一是病毒推陈出新的速度越来越快,数量越来越多,杀毒软件的防杀机制远远落后于病毒,即便是最好的杀毒软件,也不可能查杀全部的病毒,甚至这个查杀比例连三成都达不到;二是纯粹意义上的破坏姓病毒越来越少了,病毒已经迈进了具备特殊目的的恶意软件时代,杀毒软件用落后的防护措施来应付这些恶意软件,就需要采取实时监控的策略,这会消耗大量的计算资源,谁也无法忍受自己的计算机以一半的速度来运行;三是杀毒软件创造出来的虚拟安全状况更令人担忧,它让很多人放弃了对病毒的警惕,如果你使用杀毒软件没有报警,这不代表你的计算机此刻就是安全的,很多用户的个人信息和私人数据,就是在这种虚拟安全状态中丢失的;四是杀毒软件之间的暗战和互相误报加剧了安全状况的恶化,很少有人可以把两个不同的杀毒软件安装在同一台计算机中,因为杀毒软件之间互相抵制而导致的系统损坏、数据丢失的情况,甚至比病毒造成的还要严重;五是恶意软件进入用户电脑的方式,多是利用未知漏洞,假如一台计算机不存在漏洞,那么恶意软件就无法进来,反之,如果它存在漏洞的话,杀毒软件也无法阻止恶意软件的进入,因此安装杀毒软件就成了多余。

六是杀毒软件最初诞生的意义,并不是用来抵御攻击,而是解决用户自己的失误,随着新型艹作系统在灾难恢复方面的完善,杀毒软件的功能就越来越鸡肋了。

基于以上六点,zm判定杀毒软件必然会遭到市场的无情淘汰。

可以说每一个杀毒软件的背后,都存在一个安全企业,zm剑指杀软,几乎就是向所有的安全企业发出了挑战了。

不过,zm也点出一些顶级的安全企业,如赛门铁克、mcafee之类,也已经意识到了这种趋势,已经开始调整战略,缩小在杀毒软件上的投资;但另外也有一些安全企业,却是通过夸大病毒传播和破坏能力的方式,兜售着自己那毫无意义的杀毒软件,一年也未必能查出一个病毒来。

zm同时也指出了杀毒软件的未来出路:作为系统软件的弥补,帮助用户做到“有漏洞、无风险”。zm在公告中还专门提了一下“沙盒”技术,说沙盒技术就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

“妈的,不务正业!”胡一飞看着zm的公告,很是有些不爽,他想看的是t博士的信,而不是这啰啰嗦嗦的一大堆。

不过看到公告中那“有漏洞、无风险”的几个字,倒让他又想起了t博士的那篇文章,同样都是对安全趋势做预测,zm和t博士在大方向上竟然是出奇地一致。

“也不知道t博士的那篇文章是不是又是在忽悠?”胡一飞挠着头,他对于安全界的整体情况还缺少把握,因为无法判断出这两篇文章有何不同。

看到zm的公告,胡一飞就琢磨到t博士身上去了,而安全界的人看到这份公告,则又是鸡飞狗跳。

大家谁也不清楚zm这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zm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上次他说会有病毒扩散,那病毒转眼就扩散了,他说攻击态势会恶化,攻击立刻就蔓延到全球了,而现在他又说杀毒软件快要被淘汰了,这是不是说他要对杀毒软件下死手了呢?

得到消息的杀软企业,立刻组织人马,对zm的公告进行一字一句的研究,希望能判断出zm的真实意图。而一些手快的企业,干脆就直接宣布自己的杀软免费了,先扩大市场份额再说,即使将来有所变化,只要有市场在手,也就不怕了。

胡一飞把t博士的那篇文章又找了出来,仔细和zm的公告对照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二者之间的不同之处。

正自纳闷呢,老猪推开寝室门,露出个脑袋来,看见胡一飞在,就嘿嘿笑着,“菲戈,在呢?”,说完,人就挤了进来。

“你啥时候来的?”胡一飞关掉了文章,转身招呼老猪坐下。

“前天来的!”老猪笑着,“今天空了,到你这里露个脸!”老猪说完一顿,“我听说你不在微蓝干了?”

“谁跟你说的?”胡一飞有些奇怪,这事也没几个人知道啊,老猪这次的消息倒是挺灵通啊。

“真不在微蓝干了啊?”老猪求证之后,就是一脸惋惜,“微蓝挺好的,你怎么说辞就辞了呢!”,叹了一声气,又道:“不过也对,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比微蓝好的企业还有很多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胡一飞觉得老猪这话里似乎还有话。

老猪凑过来,笑着道:“晚上四号食堂,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认识!”

“什么人?”胡一飞有些好奇,“男的女的?”

老猪银笑起来,“我就知道菲戈你肯定会这么问,男的!”

“靠!”胡一飞顿时全无兴趣,摆了摆手,“不去,老子对兔子没兴趣!”

老猪狂汗,对胡一飞的逻辑佩服得五体投地,胡一飞很早以前就说过,说是凭着他的彪悍姿容,走在街上,只要有男的贴上来,那不是兔子,就是劫匪。

“去一趟吧!”老猪腆着脸笑:“晚饭是那人买单……”

“曰,不早说!”胡一飞竖起中指,起身关掉了电脑,“只要不让老子花钱就行,反正怎么也得吃饭,走吧!”

两人出了寝室,就到了四号食堂,现在刚开学,聚会应酬就比较多,大厅里已经没有了空位。

老猪领着胡一飞进了一个包间,里面已经坐了两个人,看见老猪进来,两人就站了起来。

“菲戈,我给你介绍一下!”老猪指着其中一人,“这是……”

“不用介绍,认识!”胡一飞一脸怪笑,“这不就是谷歌大师兄吗?上次去参观没看着你,还以为谷歌从东阳撤走了呢!”,说完,胡一飞才懒懒地伸出手,“神交已久,幸会啊,幸会!”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