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五零章 不能不收

第一五零章 不能不收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36  |  更新时间:

幺鸡以前也没干过谈判这事,否则下午那次也就不会跟胡一飞谈崩了,现在胡一飞又提出一样的条件,他仔细斟酌了半天,道:“这个网站开到我们的服务器上,实在是……”

“为难是不是?”胡一飞看着幺鸡,“觉着难办的话,那就换一个条件,聚众在自己的官方网站发表正式声明,向我道歉,说明事情始末,这个声明必须在首页可以看到,放置一月,那咱们这事也算是过了。”

幺鸡有点动怒了,这个要求比第一个还狠,让聚众自己把欺压小网站的事挑明,那企业的形象还要不要了,还让聚众以后怎么见人,他差点就要拂袖而去,不过还是忍住了。

胡一飞却是不以为然,“这只是我的条件,郑师兄被你们格掉数据的事,还没有说呢!”

“我没有条件!”郑强急忙放下茶杯摆手,“一场误会,解释清楚就算了,和为贵,和为贵!”

胡一飞瞪了郑强一眼,心说现在是聚众跑上门来要给你赔偿,你尽管提条件就是了,跟他们这群王八蛋还有什么可客气的。

幺鸡无话可说了,他本来是想给胡一飞一些经济赔偿的,现在看来,胡一飞只是抹不开cobra的面子,过来走个过场罢了,他根本就没有了结此事的打算,此时提钱,搞不好还会激怒对方,幺鸡只好闷闷喝茶,然后看着cobra,希望这个中间人说句话。

包间里的气氛就有点凝滞压抑,直到cobra的手机响起,才让包间里的空气活了过来。

cobra拿起电话,看了看,然后接起来,道:“黑老大,有事吗?”

胡一飞和幺鸡都是虎躯一震,黑老大?难道是黑天吗?胡一飞是纳闷,不知道黑天大半夜找cobra干什么;幺鸡则是鸡动,黑老大就是黑老大,终究不会对这件事不闻不顾啊。

cobra电话里“唔”、“嗯”、“我知道了!”、“就这样!”,然后挂了电话,拿起茶呡了一口,道:“既然能坐在这里,就说明你们双方都是希望这件事可以和解的,大家的目的一样,就不妨拿出更多的诚意出来,各退一步!”

胡一飞此时撇了撇嘴,心说我可没希望和解,该出的气我都还没出呢,现在不过就是看在cobra的面子,又考虑到郑强着急要解决这事,我才跑过来谈的。

cobra沉吟片刻,道:“既然小胡提到了郑强的事情,那我们就先解决这个问题!”,cobra是老手,做过很多次和事佬,上来就先从简单的入手,“我提个提议,今后郑强服务器的安全,就由聚众来负责,只要郑强还做这个生意一天,聚众就得负责一天!”cobra扫了一下双方,道:“你们双方都考虑一下,看看能不能接受?”,说完,他的目光就落在了郑强身上。

郑强是喜出望外,这个条件他很满意,简直是太满意了,聚众是大公司,安全由他们负责的话,自己的服务器就肯定没问题了,而且这得省多少钱啊,他忙不迭地点头,“接受,我完全接受!”

幺鸡那边也点了头,“这个完全没问题,我也接受!”,聚众就是做这个事的,一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赶,就是多个不下奶不产崽的郑强,也是无所谓。

胡一飞不吭声,郑强都乐成那样了,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cobra看胡一飞不说话,便接着道:“那郑强的事就算是过去了,现在是小胡和聚众之间的事,我也提个提议,聚众方面呢,幺鸡你写个书面的道歉,现在就写,这件事归根结底错在你们,这个要求应该不难为你们吧?”

幺鸡点头,“这个没问题,我现在就写!”,说完,从身后掏出手包,拿出纸笔,趴在那里就写了起来。

郑强一看,眼珠子都快出来了,桌子底下偷偷踢了胡一飞一脚,悄声道:“这事就这么着吧,冤家宜解不宜结!”

胡一飞也没有想到一个成名多年的人物,会趴在自己面前给自己写道歉书,这心里的那点气顿时就出了一大半,只是还得板住脸坐在那。

cobra等幺鸡把道歉信写完了,才道:“签上名,写上曰期,也算是对小胡有个正式点的交代!”

幺鸡又签上自己的名字,署上曰期,然后推到胡一飞面前,“胡先生,这事真的是对不住了!咱们圈里人讲究个快意恩仇,是我们错了,我们就绝不会搪塞,有什么后果我们也都认了!你看看这个道歉,成不成,你也说个痛快话!”,幺鸡好歹也是一安全界的大佬级别人物,可以想象,他现在也是一肚子的火气啊。

cobra微微颔首,“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小胡,既然聚众这么有诚意,你也拿出点气度来,这件事,我看就到此为止吧!如果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比如说要补偿你这两天的经济损失,那可以再提!”,cobra一句话把胡一飞堵死了,要提要求,也只能提这方面的了。

胡一飞摇了摇头,“既然惠老师这么说了,那这事就算是过去了!”

幺鸡却是从兜里拿出一张卡,“关于胡先生这两天的经济损失、名誉损失,来东阳之前,公司也早就有考虑。”,说完,又把卡也推到了胡一飞面前。

胡一飞把道歉书叠好,装进兜里,“我又不是为了钱!”,说完站了起来,道:“惠老师,事情现在已经解决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你先别着急走!”cobra呵呵笑着,朝胡一飞招招手,示意他坐下,道:“这卡,你还是收着吧!幺鸡还有事情要跟你说呢!”

胡一飞看了看幺鸡,只得又坐了下来。

幺鸡清了清嗓门,“是这样,关于胡先生侵入我们服务器的方法,能不能提供给我们?”

胡一飞一听就要跳,老子凭啥要告诉你们。

cobra却是早有预料,提前一步按住了他的肩膀,道:“嗯,你就简单说一说吧,也好让聚众方面宽宽心!”

胡一飞听cobra这话里似乎还有话,再看cobra那奇奇怪怪的眼神,脑子里一琢磨,就有点明白了,怪不得cobra要让自己拿着聚众的那张卡,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自己就这么空口无凭地说这事过去了,聚众的人又怎么能相信呢,肯定是要让自己把入侵的方法留下才能安心,这卡里的钱,与其说是赔偿,倒不如说是安心钱,自己要是不收,对方还觉得不踏实呢。

当着cobra的面,幺鸡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那胡一飞明显就是不懂江湖规矩,可cobra却是个明白人。

这安心钱,一般是没有的,因为大家有摩擦,那也是互相都有损失,讲和了就拉倒。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要付安心钱,那就是自己这边完全搞不清楚对手的入侵手法,只能被动挨打,这时候,你就得付一笔钱,让对方告诉你,你的命门在哪里。

不过这种情况极少发生,这就如同于其他行当里的打眼、栽顶,对一个内行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耻辱,像聚众这样的大型安全企业,更是头一回付安心钱。

胡一飞虽然没有琢磨到正调上去,但他那么一想,也觉得这钱自己必须得拿,不拿岂不是吃亏了吗,老子可是拿漏洞换的呢,光明正大,童叟无欺,再说了,人家聚众这是想在自己这里买份人身保险,自己总不能不卖吧。

“不拿白不拿!”胡一飞一咬牙,道:“好,告诉你也无妨,你们的网站服务器没问题,但不代表你们其他的几台服务器没问题,我侵入的是另外一台服务器,然后在它上面安装了嗅探器,嗅探到不少的信息!”,胡一飞这当然是在瞎扯,这种手法还是他从cobra的一份案例上看到的,服务器a被入侵了,但问题可能是出在服务器b的上面。

幺鸡不疑有诈,反而觉得胡一飞对聚众的网络结构是非常了解,聚众企业大,业务多,所以拥有一个连续的ip段,使用这些ip的服务器,又有好多台是部署在同一台交换机之下的,众所周知,同一台交换机之下产生的通讯数据是不会进行加密传送的,很容易被人嗅探到。

“谢谢胡先生能告诉我们!”幺鸡虽然有些羞愧,但心里总算是踏实了,回去就到别的服务器上去查,或者重新部署网络结构,这样就不怕胡一飞再轻轻松松地进来了。

胡一飞也不说话,把那卡往兜里一塞,再次跟cobra告辞,便和郑强一起离开了茶馆。

“胡师弟,我算是服了!”郑强此时对胡一飞佩服得五体投地,出了门就是一脸鸡动,“聚众的总监都能亲自过来给你道歉,以后要是再有黑客来捣乱,我报你的名字,肯定吓得他们望风而逃。”

胡一飞哪有工夫听郑强闲扯这些,出了茶馆,他的眼神就四处乱飘,寻找着atm柜员机,在这漆黑的夜里,他是目光如炬,直射方圆五百米的范围。刚才在里面,当着别人的面,他还一副“钱财抛两边,道义摆中间”的模样,可这卡一入手,他就完了,满脑子都在琢磨这卡上到底有多少钱,别的什么东西,根本是听不见看不着。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