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四六章 骚来骚去

第一四六章 骚来骚去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250  |  更新时间:

胡一飞自然是不肯收这一百块钱,他道:“先去看看吧,我倒要看看这个入侵的黑客是谁!他只删我的账号和网站,那就是跟我胡一飞过不去,所以,这钱我不能收!”

郑强现在也是艹心自己的服务器到底怎么样了,也不再和胡一飞因为这一百块钱争执,三人就出了饭店,又奔机房而去,好在不远,只有几步路。

到了电信门外,郑强站住,似乎有些犹豫。

胡一飞笑道:“放心吧,这次不收你钱!”

“咳!”郑强一摆手,也不犹豫,就领着胡一飞进去了。

机房值班的网管都没换,还是那姓王的,刚才就是他给郑强打的电话。

“什么情况?”胡一飞问到。

“我刚把服务器重启,还没来得及检查呢。”网管皱着眉,“我这也是刚发现,这服务器莫名其妙关了机,电源什么的,全都正常。”

胡一飞听到“关机”两字,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凭直觉,他觉得这服务器二度被黑,还是跟自己有关,那关机不就是自己之前的招牌动作,甚至网上还有人称自己为叮叮当当关机狂。妈的,这家伙连自己的动作都要模仿,是耍帅咩?

登陆到服务器,一检查,发现黑客还是来自于之前的那个ip,聚众网安。曰志照样没有被清除,胡一飞仔细检查,才发现是这服务器上的另外一个网站存在漏洞,被人上传了一个网页木马,黑客正是用这个网页木马提升权限后钻进来的。(网页木马,就是个网页文件,但具备木马功能,通过浏览器访问这个网页文件,可以在对方的服务器执行一些艹作。银子按。)“怎么样?”郑强问到。

“还是那个黑客,漏洞我也找到了!”胡一飞指着服务器上一个网站目录,“你通知一下这个客户,他的网站程序存在漏洞,黑客就是从这里进来的!”

郑强看了看,把客户的账号记在手机上,客户多,他得回去才能查到这个客户的联系方式。

胡一飞检查网站的ftp账号,发现自己的账号又被删除了,切换到属于自己的网站目录下,目录这次倒是还在,但自己放在里面的那个网页文件又被删掉了,对方还在目录下留了一个文本文件。

打开,里面写着:“让这个网站滚蛋,否则就让你的服务器滚蛋!”

胡一飞彻底明白了,连续两次入侵,完全就是针对自己来的,难怪这服务器上的其他网站都毫发无损呢。

郑强的酒顿时醒了一大半,他惊愕地看着这段话,我靠,总算是找着病根了,原来是冲胡一飞来的,自己还一直以为是竞争对手找黑客来搞自己的呢,郑强嘴里喃喃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胡一飞冷哼了一声,“我会搞清楚的!”

郑强反应过来,又从兜里掏出那一百块钱,道:“胡师弟,这钱你还是拿着吧。你也看到了,我……我这里就是小打小闹,经不起这个折腾,这服务器上面还有两百多客户的网站呢,我得对他们负责!”

胡一飞非但没有接那钱,还从自己兜里掏钱,补足了500块,便都塞给郑强,道:“这事既然跟我有关,那这钱我就不能收你的!那一百块你也留着,你这空间,我还非买不可了!”

郑强都快哭了,早知如此,之前胡一飞打电话的时候自己痛快地退了这100块钱多好,因为这100,自己这回得把所有客户都得罪跑啊!他哪敢收这钱,又往胡一飞这边推,“胡师弟,你这……”,一着急,郑强还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了呢,话不能说重,否则得罪了胡一飞,自己的服务器怕是也不能安宁。

胡一飞直接把钱拍在郑强手里,铁着脸道:“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三天之内,我不在你的服务器上开网站!”完了咬着牙,“三天!三天之内我要是搞不定这黑客,从此不姓胡。”,说完,撇下两人,径自出了机房。

郑强呆在原地,看着手里的钱,不知道该哭该笑了,胡一飞的保证让他松了口气,但万一他搞不定黑客,三天之后又要来开网站,那自己该怎么办呢!

胡一飞把那个聚众网安的ip,深深的刻在了脑子里,他知道,这绝不是简单的打击报复,也不是大强那拨人干的,自己留在网站上的联系方式,都是新注册的,大强他们不可能知道,对方的目的,就是要自己关掉网站!胡一飞的肺都快炸了,妈的,老子不管干个什么,总有人捣乱,就是想老老实实当个白领,也是先有枫月影的利用和戏耍,再有秦守仁的贪婪和侵占,现在老子不做白领了,就想凭本事吃口饭,他妈的也还是有人会二话不说就砸了我的饭碗,你们这是想逼死老子吗?

“不让老子活,那老子就让你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胡一飞拳头捏得都开始发紫了,同一个坑里,他三番两次栽倒,不过是想老老实实做事,辛辛苦苦赚钱,然后去兑现自己许给梁小乐的承诺,可现实总是有人要跟自己作对,就算自己无底限地后退,也会有人逼得你退无可退。

胡一飞现在没有任何退路了,他今天还刚刚许了愿,要赚钱,要买电视台,而不过眨眼之间,他这个寄托了梦想的小小起步平台,也被人砸了个粉碎。

“啊啊啊啊啊!”胡一飞再也压抑不住了,他狂吼一声,发泄着心中的怒火,既然退无可退,那就向前,杀出一片天来,就像那黑天,让人一看到自己的字号,就会退避三舍!

老搔刷新一下那个feigege的网站,发现又打不开了,应该是被聚众的人第二次搞掉了。关注了十来分钟,网站还是打不开,老搔就在那里揪自己的胡茬,看来自己是过度小心了,如果是超级黑客的话,能让自己的网站两次被人干掉吗?再说了,那高手要是真打算恶心聚众的话,那聚众的第一次出手完全就是送上门的把柄,换了是自己,早以此为借口,不宣而战了,先按住一顿胖揍再说。

“小心好啊,小心驶得万年船嘛!”老搔安慰了自己两句,又开始办公。

过了有半个小时。

“总监,总监……”

助手慌慌张张地直接推门而进,跑得有些猛了了,进门差点摔倒,他顾不上稳住身子,就跌跌撞撞地道:“总监,你真是太英明了,这回聚众乐大发了!”,说没说完,人已经扑到了老搔的办公桌上,把桌子推得“滋纽”一声,这才好歹算是稳住了。

“慌什么!”老搔瞪了一眼,“什么事慢慢说!像什么样子!”

“那个小网站又开了!”

“那又咋了?”老搔很不爽,他不明白自己的助理到底在鸡动什么,一个小破站,开就开了,又不是h站,整那么鸡动干啥。

“乐子大了!”助理眉飞色舞,道:“那人直接把网站开到聚众的服务器上了!”

“什么??!!!”老搔大眼一瞪,差点没从椅子上跌下来,“开到聚众的服务器上了?”

“是啊是啊!”助理还是抑制不住地鸡动,“聚众要敲掉别人的网站,结果反被人家把网站开到自己的服务器上去了,技术部那边都已经笑疯了。”

“走,看看去!”

老搔咔嚓就起身,这回自己也整冲动了,一迈步,差点让椅子给磕翻了,怎么会发生这事呢,简直就是天下一大奇闻呐!

到了技术部,偌大的办公区已经笑抽了有一半,好多人都躺在椅子上揉肚子呢。

“怎么个情况?”老搔急忙问到。

“总监,你来看吧,我已经笑得不行了!”有人赶紧给老搔让出个位置,大家都在挤在一台负责监控的电脑前看着进展。

老搔凑过去,屏幕的一边是网站显示,每隔三秒,监控系统会自动刷新一次,测试网站的健康状况,另外半边屏幕,则显示的是网站的运行状况,上面第一行,便是网站所在服务器的ip地址。老搔一看,我靠,可不就是嘛,这ip地址真真切切,就是聚众网安的网站服务器,不用查,他也能背得出来。

“那聚众的网站呢?”老搔赶紧问。

前面有人“啪啪”一敲键盘,屏幕就切换到了聚众官方网站的监控情况,网站能故正常显示,ip跟刚才的一样。

“我估计对方是拿到了聚众服务器的控制权,然后在服务器上给自己划了一块空间,建起了网站!”那人说着就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从业多这么多年,这样的稀罕事,还从来没碰到过呢,聚众这次是丢人丢到自己家了。

“我刚才给聚众那边打电话了,没等我把话说完,他们就挂了电话,恼羞成怒啊!”,一群人又是狂笑。

老搔笑不出来,他此刻更多的是觉着后怕,今天要是自己这边忍不住先动了手,那现在倒霉丢人的,就是自己了,老搔问道:“那个网站运行多久了!”

“得有十来分钟了!”这些生怕事情闹不大的家伙,又把屏幕切换到feigege网站,旁边还有解说员,“这feigege绝对是一牛人,片刻之间就拿下了聚众的服务器,更明目张胆地在别人的服务器上建起了自己的网站,他这是向聚众示威呢,你们把我的老窝敲掉了,那我就到搬到你们家来住。我估摸着聚众那边现在也是麻爪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次他们踢到铁板了,要是再把人家feigege赶走,无处安身,我看那feigege估计是要发飙的!”

有人就问老搔:“头,你今天不让我们动手,是不是知道点这个feigege的内幕!”

“靠,我知道个屁,就是直觉!”

老搔自然不敢把寒号鸟的话讲出来,他转过身,吩咐自己的助手,“你去联系一下之前那个服务器的空间商,打听一下,看看这个feigege到底是什么来路!”。老搔现在明白了,自己弄错了方向了,那空间商是理工大的没错,但能两次被聚众干掉,就证明他跟超级黑客无关,倒是这个feigege,一抬手一迈腿,就黑掉了聚众的网站服务器,绝对是一高手。

“再有什么情况就给我汇报!”老搔又叮嘱了技术部的人,然后转身出门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合上门,就开始拨聚众的号码,“幺鸡啊,我是老搔呐……”

“什么?看你笑话!”老搔扯着嗓子,“靠,笑话我都看过了,我是来给你指点迷津的!”

“依我看,那个feigege是高手,你们弄不过他,最好就这样算了,他要用你们的服务器,给他用就行了,闹下去,我怕你们会吃亏……”

“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老搔嗓门提高八度,“要不是看在咱们师出同门的份上,我都不会打这个电话。我这话可不是瞎说,是鸟……”

“嘟……嘟嘟……”老搔话没说完,幺鸡已经是挂了电话。

老搔有些生气,电话一扔,自嘲道:“得,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算了,你们嫌脸丢得不够大,那就继续折腾吧,我还能嫌这戏不够热闹嘛!切~~~,越热闹越好看!”

刚坐下,助手又敲门进来了,“我问过那个郑强了!”

“怎么说?”老搔又站了起来。

“feigege网站的创建人,叫做胡一飞,是微蓝网安出来的!”

“妈的!我明白了!”老搔一拍桌子,这回他觉得自己是真明白了。

微蓝网安最昌盛的时候,国内能排前三,技术人员能有三百多,后来树倒猢狲散,要不是还有个cobra撑着门脸,估计在国内连前三百名都排不进去,但最近又听说他们到处招兵买马,大有重整旗鼓的架势。

如果传言是真的话,那眼前的事就明摆着了,微蓝重出江湖,急需立威,这才搞了个破网站出来。也该聚众倒霉,没摸清楚情况就着急动手,这下可算是碰上了,栽了个大跟头,人家微蓝网安现在是进可攻,退可守,外人一看,微蓝随便出来一个技术员,都能把聚众整趴下了,二者谁高谁低,那还不跟明镜似的?

老搔坐下拽着小胡茬,感慨道:“你看着吧,这事一时半会还真完不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