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四五章 饮鸩止渴

第一四五章 饮鸩止渴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194  |  更新时间:

助手凑过来扫了一眼,便道:“那我再去催一下咱们的技术?”

“不用!”老搔摆了摆手,坐在那里捏着下巴,“咱们是做安全的,这种杀生的事情,能不做,尽量不做,不要搞得跟屠夫似的!懂不懂?”

助手点头,心中却是不以为然,心说你这屠夫是不杀生,可你老拿着刀子在那比划,就是那猪的心理素质再好,最后没被杀死,也被吓死了,吓不死,吓个半死,就更惨了,那叫生不如死,还不如痛快地给人一刀呢!

老搔却是有着另外的盘算,按说聚众出手的话,是不应该再让对方把网站恢复的,可现在对方偏偏恢复了,这叫说明很有可能是自己分析的第二种可能,对方不是菜鸟,纯粹是要恶心一下所有的安全机构。老搔不敢动,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鸟神之前曾经提醒过要自己“珍爱生命,远离东阳”,虽说东阳的事情不可能都跟那高手牵扯上关系,但自己三思而后行还是很有必要的。

想了想,老搔问着助理,“那个网站所在服务器的信息有没有,搜集一下,一会拿给我!”

胡一飞不明白聚众网安是什么意思,只好先把数据、曰志这些东西作为证据备份,交给郑强保管,然后又给郑强的服务器做了新的安全策略,胡一飞的打算,是先看看情况再说,如果对方再来,还是只删自己网站的话,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郑强看胡一飞是真内行,非常高兴,服务器收拾完毕,非拉着胡一飞去喝酒。

胡一飞没办法,人家太热情了,再说了,钱还没给呢,不喝他不给钱啊,就只好跟着去了。

在街上随便找了一家小饭店,叫了几个下酒菜,郑强的老婆随后也赶了过来,一闲聊,才知道这夫妻俩原来都是从理工大毕业的,比胡一飞要大四届,毕业之后,两人就留在东阳,做出售空间的买卖,生意还马虎,糊口没有问题。

两瓶酒进了肚子,郑强有些醉意,这才开了话茬,“胡师弟,刚才你那安全技术我也看到了,没得说,行家!但不知道这入侵的事,你内行不内行?”

“一般般!”胡一飞不是那种二两酒进肚子就瞎吹牛的人,说话还是比较矜持的。

“我这有个活,就看你能不能做了!如果能做的话,我给你这个数!”郑强伸出两根手指,“两千,怎么样?”

“先说什么活,做不做再考虑!”胡一飞还是这句老话。

郑强往胡一飞跟前凑了凑,压低声音道:“帮我黑两台服务器,也不下狠手,就是让他们收敛收敛!”

胡一飞有些意外,“什么意思?”

“咱们是师兄弟,我也不跟你来虚的!”郑强打了个酒嗝,“你不做空间这行,所以这里头的一些门道,你可能就不知道。要说两年前,空间的生意还算是不错,开网站的多,有个人、有企业。但这两年大家都开博客去了,也不折腾什么个人网站了,再加上国家政策比以前严格,说实话,生意很差。差点倒是不怕,咱有信誉,有回头客,顶多就是少赚一点,可防不住有些人要把我往死里整啊。”郑强说到这里,就有些激动了。

胡一飞赶紧拍了拍,“慢慢说,怎么回事!”

“东阳市像我这样做空间的,最多的时候,大概有二三百家,后来因为客户少,就有些人打起了抢别人客户的主意,他们找来一些小黑客捣乱,让你的服务器三天两头出故障,最后客户全跑光了,只得卖掉服务器关门。现在东阳做空间的,也就只有三四十家的规模了。”

“还有这事?”胡一飞诧异,他在微蓝接了那么多单子,还从没碰到这种情况呢。

“剩下的这些,也都是各自找了靠山,给那些大点的安全公司掏点钱,让他们来负责安全事务。”郑强叹了口气,在桌子上砸了一锤,“那些小黑客跟安全公司的人都认识,所以只要你找了靠山,他们一般是不来搔扰你的。但请神容易送神难,安全公司的业务你就停不了了,甚至换公司都不行,只要停了,服务器准得出事!”

胡一飞没说话,安全界就是这么一回事,要不然能出来个胡萝卜吗?

“我这属于是小本经营,手底下就两台服务器,利润又薄,一台服务器一年得交5000多块的安全费,两台就是一万,一年到头,一台服务器的钱就这样搭里头去了。上个月我一狠心,把安全业务给停了,马上就有人来,要收购我的客户,让我关门走人,否则就让我赔光光!你的网站今天出事,就是个警告啊、!”郑强很是郁闷,抓起杯子一饮而尽,“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就是死,我也要让他们陪着。”

胡一飞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就叫做饮鸩止渴,明明知道是毒药,但谁也无法停下来,不喝立刻死,喝了也难逃最后一死。想了想,他道:“我是做安全的,这事我不会做的。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你收集入侵的证据,我在网监认识人,你去那里报案的话,我能帮得上你!”

郑强一听,有些失望,“真不帮?”

“帮不了!不能帮!”胡一飞笑着摇头。

“唉……”郑强叹气,“胡师弟,你还是嫩啊,办什么事都要守着那个框框,等你毕业了,走上社会,你就明白,那个框框能圈住你,却圈不住别人。”

胡一飞也很清楚安全界的那点龌龊事,但此刻他心里有着很清晰的魔道定位,他觉得自己要赚钱,就必须站在道的一边,否则迟早会出事,对于郑强,他也只能是同情,而不会为两千块就丧失自己的立场。

考虑一会,胡一飞道:“我有自己的原则,还是那句话,安全事务、收集证据这些,我能帮你!”,他这话还有一个意思,就是说你把安全事务交给我的话,我就可以帮你,名正言顺。

可惜郑强喝得有些迷糊,反应不过来,他举起杯子,道:“喝酒!别往心里去,就当我没提过这事!”

胡一飞举起杯子碰了一个,“喝酒”,他觉得郑强这人还不错,拿得起放得下,快意恩仇,也不遮遮掩掩,如果只是交个朋友的话,还可以。

郑强不再提那事,而是问起了理工大的近况,毕业之后,他就很少回学校了,这个话题也比较符合胡一飞的口味,两人聊得很起劲,又叫了一瓶酒。

老搔的助手收集了资料,再次敲开老搔办公室的门,把资料放在了他面前。

服务器的主人叫做郑强,做这行有四年了,手底下就两台服务器,之前负责他们服务器安全的,是东阳的华锋网安,半个月前安全服务到期,没有续费。

“华锋网安?哦,是严胖子……”老搔拽着下巴上那稀疏的胡茬,继续看着资料,当看到郑强毕业于东阳理工大的时候,老搔一下就坐直了,妈的,雷区啊,超级大雷区,聚众这次八成是要倒霉了。

“总监,这资料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助手狐疑问到。

“没!”老搔摆了摆手,道:“告诉技术部的那些家伙,这个网站的事,咱们不掺和,反正咱们排第四,前面还有仨高个顶着呢!”

助手有些不解,也不知道老搔从那资料上看出啥了,只是总监吩咐了,他也只得出门去传达。

老搔坐在椅子上就琢磨开了,之前鸟神虽然只是只言片语的,但也大概能判断出来,这东阳是个大水池,而理工大就是水池里的大漩涡,谁碰谁倒霉,前段时间江湖传闻,说黑老大也在东阳铩羽而归,这种大霉头,自己还是不要碰为好。

“要不要告诉聚众呢?”

老搔又琢磨上这事了,最后一想,算了,那郑强是理工大的,但不一定就和超级黑客有关,自己不去碰就行了,犯不着跳出来。万一太平无事,那自己不就成了笑话嘛!再说了,聚众正在内讧呢,自己现在跑去,反倒授人以柄,说自己是煽风点火的。

“要是鸟神在的话,就好了!”老搔感慨一句,鸟神无所不知,简直就是指路明灯啊。

喝完酒,郑强摸出五百块钱,“胡师弟,你的辛苦费!以后我要是还做这行,少不了还得麻烦你!”

胡一飞也不客气,接过了钱,却是一招手,把两百块放在服务员手里,“买单!”,完了对郑强道:“师哥师姐,这是我开张的第一单生意,所以这顿我请!”

郑强不肯,和胡一飞争执了起来,正吵呢,电话响起,郑强掏出来听了两句,就骂了起来:“妈的,这群王八蛋,还真不让老子活了啊!”

“怎么了?”胡一飞问到。

郑强骂了两句,从兜里掏出一百块,往胡一飞面前一拍,道:“胡师弟,这是你的一百块!我郑强说话算数,服务器再出事,就退你钱!你到别的地方再买个空间吧,我这生意怕是做不成了!”

“服务器又被黑了?”胡一飞很震惊,道:“我跟你去看看!”

郑强的老婆站在一旁,满脸愁容,夫妻两个就靠卖空间生活呢,毕业后一直做这行,也只会这个门道,真要是做不成这生意了,以后都不知道能做什么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