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四零章 安全看法

第一四零章 安全看法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178  |  更新时间:

钱财入袋,胡一飞才安了心,暗赞自己对付秦守仁真是做得太对了,秦守仁不倒台,自己哪能拿到这么多钱呢,不过那孙子的心也太黑了,自己好歹也算是给他干活的吧,他竟然也下得了这个黑手。

有人得意,就有人失意!

t博士的第三封信被公布后,一开始还有人质疑这第三封信是zm伪造的,但随着美国方面终止了数据链的项目,这种质疑便消失了,大批的所谓数据链方面的权威、专家、大佬,都开始失业,卷着铺盖回了家,很多人甚至连遣散费都没有拿到手。除了这个项目外,还有很多跟t博士有关的项目都被暂时冻结了。

如果要评选计算机史上的最大骗局,t博士的这个数据链项目绝对可以入选前十,但大家现在害怕的是t博士把前十个位子都给占了。

所有人都在等着zm公布第四封信,zm凭借这个,开始慢慢抛头露面,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他们是第一个突破第三层关卡的组织,也是唯一一个最有希望通过t博士测试的组织,很多组织甚至至今还在第一层服务器之外徘徊呢。

胡一飞到校门口下了车,觉得有些口渴,就钻进了小超市,等出来时,就见他左手提着一瓶可口可乐,右手捏着一罐百事可乐,两个都开了,左一口右一口地喝着,那形象,有多风搔就有多风搔,至于那气质,唉,就二到了极点。

“挣钱了,挣钱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花……我右手一个诺基亚,左手是摩托罗拉……”边喝还边哼着小调,胡一飞朝学校里晃悠,胳膊下还夹了几袋乡巴佬的卤鸡爪。

有钱了,他决定好好[***]一下,想吃啥就吃啥。记得上高中时,每周的零花钱只有十块,上网、租小说、买体坛周报之后,剩下的钱,也只够吃鸡爪的,而且还不能常吃,现在总算是可以放开了吃。

刚进校门,就听有人喊了一声“胡一飞!”,然后路边的凉亭下走出一英姿飒爽的美女,美女把太阳镜往上一推,看清楚胡一飞这副傻乎乎的样子,就笑了起来:“胡一飞,你这是干什么呢?”

“没……没什么啊……”胡一飞一脸菜色,怎么丢人的事全能让曾玄黎碰上呢,谁能料到这放假了的校园还能杀出来个曾玄黎来,他尴尬笑道:“闲得没事干,我尝尝这两种可乐到底哪种好喝一点!”

“尝出来没,哪个好喝点?”曾玄黎憋着笑问到。

“都差不多吧,冰着喝还凑合,常温的就都有股子农药味!”胡一飞皱皱眉,就准备把左手的可乐撇掉,一抬手,胳肢窝的卤鸡爪却掉了下去,又慌忙弯腰去捡。

曾玄黎便再也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一边还道:“我……可不是故意要笑的……”

胡一飞把鸡爪捡起来,也不好意思再装了,腆着脸笑,“你怎么会在这里?不会是专门埋伏在这里看我笑话的吧?”

“没!”曾玄黎急忙摆手,“专门等你倒是真的,不过可没半点看你笑话的意思!”

胡一飞擦着鸡爪上的灰,就走进凉亭坐下,“等我干什么?有事?”

“嗯,有事!”曾玄黎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不是说事的地方,要不我请你去喝茶?”

“别,千万别!”胡一飞赶紧掐死了曾玄黎的这个提议,他最怕喝茶,喝一次茶,自己得淘汰一件衣服,划不来,“就这里说吧,空气清新,凉风习习的!”

曾玄黎摇头,只好又坐了下去,“我听说你从微蓝辞职了?”

胡一飞顿时露出惊讶的表情,“我前脚刚辞职,后脚你就知道了,你不会是在微蓝安插了卧底吧?”

“哪有什么卧底?是上午我去微蓝找你,惠总监说你刚辞职走了,于是我就在这里等你!”曾玄黎笑着。

“你去微蓝找我有事?”胡一飞问到。

“也没什么事?”曾玄黎收住笑,“我们厂最近又新招了一名网安,你应该认识,叫大强!”

胡一飞点头,原来大强是去了金龙药业,他早就认为大强他们该走了,眼里只有那个行政编制的名额,留在微蓝出工不出力的,帮不上cobra的忙也就算了,还让他一直为难,这样耗下去,微蓝怕是永远也没有翻身之曰了,还不如相忘于江湖呢。

“上午听见大强他们闲聊,说是微蓝网安出了大事,你也跟着倒了霉,所以……我…就……”曾玄黎笑了两声,“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并不像是倒霉,那我就放心了!”

胡一飞笑了笑,他没想到曾玄黎是因为这个到微蓝去找自己的,心里有点小小感动,道:“什么时候都是别人吃亏我占便宜,放心吧,没事!谢谢你的关心!”

“朋友之间,应该的!”曾玄黎很是大气地摆了摆手,又关切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暂时没什么打算,学生生涯马上就要结束了,我得抓紧时间享受这最后的一点时光!”胡一飞对自己的未来一点也不担心,喝了口可乐,“看看书,逃逃课,谈谈恋爱,哈哈。”

曾玄黎没想到胡一飞会是这个打算,好笑地摇了摇头,“那毕业以后呢,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这问题还是等毕业以后再考虑吧!”胡一飞苦着个脸,“你不是来采访我的吧?”

曾玄黎摇头,“不是,我是想说,如果你愿意的话,金龙药业上次给你开出的待遇仍然有效!”

“算了,我自己清楚自己能吃几碗饭!”胡一飞笑着摇头,提到饭,他便道:“今天我高兴,中午我请你吃饭!”,兜里有钱,说话的口气也粗壮了很多,胡一飞这话说得是慷慨豪气。

曾玄黎眉头一扬,喜道:“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们学校食堂的烧茄子不错,唔,酸菜鱼也不错!”

胡一飞掰着手指头,心里盘算着中午如何改善伙食,却没看到曾玄黎的脸都绿了,不是吧,吃食堂也算是请客,太抠门了!不过,她还是道:“反正你买单,你说了算!”

等进了四号食堂,曾玄黎的脸色才有些释然,还好,胡一飞没有真拿那种不锈钢的大饭盘打发自己。胡一飞倒是想,可是放假期间大食堂都不营业。

点了菜,胡一飞问道:“我一直都很纳闷,你到底是实习生,还是学生?金龙药业网络上的事,你怎么老是掺和?”

“既是实习生,又是学生!”曾玄黎笑着,“我从小就对黑客有兴趣,虽然到现在也没能成为黑客,但我就是喜欢这个!”

“难怪!”胡一飞摸了摸鼻子,他以前还一直以为曾玄黎就是一闲人,闲得没事干,专门和自己作对呢。

“记得狼窝论坛成立的第一天,我就在那里注册了个账号,叫做‘狗不理糖包’!”

“噗!”胡一飞一口茶水呛到了嗓子眼,喷出来不算,还咔咔地咳了起来,眼泪都快出来了,“你是狗不理糖包?!!!”

“是啊!”曾玄黎得意地扬着眉毛,“怎么样,如雷贯耳吧!”

“呵……呵……!”胡一飞傻笑着,没说话,心里却是道,岂止是如雷贯耳,简直就是如被雷劈啊!

狗不理糖包是狼窝的传奇人物,公认的史上最能扯的八卦分析师,外号“黑客圈的宋祖德”。黑客圈只要有个风动草动,肯定少不了狗不理的分析,但那分析实在是不敢让人恭维。倒不是说她的分析毫无逻辑,相反,她的分析绝对是引经据典,有理有据,条理清晰,不过,她引的是黑客电影,据的是黑客小说,一台服务器被黑了,她都能从宠物猫的身上找到原因,而且还分析得头头是道。

最让狼友无法忍受的是,狗不理还喜欢发一些小说,说是黑客小说,但里面全是情啊爱啊,跟黑客半点不沾边,不过水平倒可以追得上琼瑶阿姨。

后来,狗不理糖包从狼窝上消失,还被狼友们评为狼窝十大憾事之一!

“对了,你上狼窝不,叫什么名字?”曾玄黎问到。

“没!我从不上狼窝!”胡一飞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他敢说自己叫二当家的,那才是不要命了呢!当年他上狼窝的时候,狗不理就已经消失了,在得知狗不理的传奇事迹后,胡一飞还写了一篇酸文,隆重悼念狗不理,这事要是让曾玄黎给知道了,估计第二次世界战争就要爆发了。

“不上狼窝,你刚才那么惊讶干什么!”曾玄黎瞪着胡一飞。

“我就是想起了一句名言,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胡一飞感慨着,“这句话现在得改一改,互联网上,狗不理的,都是美女!”

曾玄黎咯咯笑了起来,“你肯定听过这个名字,只是不好意思承认罢了。”顿了一下,她接着道:“我那时刚上高中,一个纯粹的电脑白痴,把电影和小说中的都当了真,认为黑客是无所不能的超人,是武侠小说中的侠客,为此还跑到论坛上去跟别人争辩。辩到后来,我的qq、包括狗不理糖包的账号都被真正的黑客给盗走了,我才明白黑客是怎么回事。”

胡一飞有些意外,道:“那论坛上的那些东西,都不是你本人发表的?”

曾玄黎的脸一红,“后面的一点点不是,是黑客的恶作剧!”说完,曾玄黎又笑了起来,盯着胡一飞,道:“这下露馅了吧,还说你从不上狼窝!”

胡一飞一摊手,“好吧,我上狼窝,名字叫做‘二当家的’!”

曾玄黎笑着点头,“我估计也是这个名字!”

两人边吃饭,边闲扯,扯了很多黑客圈的事情,虽然这些事都不是两人所经历的,但好歹是个话题,两人聊得兴致勃勃。一顿饭下来,之前的恩怨算是翻过去了,再无隔阂心结。

出了食堂,曾玄黎道:“谢谢你的这顿丰盛午餐,下次我就请你去打拳!”

胡一飞一听就腿软,“算了,你还是饶了我吧,我现在见了体育馆,都要绕着走,电视上出现拳击比赛的画面,我也头晕!”

曾玄黎一脸坏笑,估计是想起了胡一飞当时的那副贱样,“那我就走了,祝你在剩下的学生时光里,好好看书,好好逃课,好好谈恋爱!”说完摆了摆手,俏皮一笑,转身翩然而去。

胡一飞也没远送,就站在那里目送曾玄黎走远,心里嘀嘀咕咕,“她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唔,背影很杀人!”,说完,摸了摸鼻子,朝寝室踱了过去。

离开学还有一段曰子,胡一飞整天就呆在寝室里看书,研究笔记。他的计划是半年之内,就要达到t博士十八岁时的水平,这个难度不是很大,因为t博士当年属于是学习研究,需要耗费时间,而胡一飞则是直接吸收别人的智力成果,基础知识具备之后,这种吸收会非常快。

如此过了一周,英国方面突然宣布撤掉了自己现任的网络安全首长,同时任命了新的网络安全首长。

在全球化的今天,唯一能够跨越了时间和空间,并且可以对自己的敌手产生致命影响力的武器,不是远程导弹,不是卫星,更不是航空母舰,而是网络。所有人都清楚这一点,所以,尽管大家都在喊着不能将网络作为一种武力工具,但背地里,大家都在加紧研制网络武器,组建自己的信息化攻击部队,而且步伐是一个比一个快。

网络安全首长,是英国政斧去年才设立的一个职位,目的就是为了防御各种针对政斧和民生基础而展开的网络攻击。但这个已经运行了一年之久的网络安防部门,在前不久的zm攻击面前,显得是那么地生涩,甚至是毫无招架之力,撤掉网络安全首长,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但紧接着第二天,美国方面突然发出消息,那位被称为史上最黑黑客的加里.麦金农,被成功引渡到了美国,他将接受美国法律的审判。

此消息一出,黑客圈大为震动,这位八年前就已经被抓捕归案的黑客,一直都在与英国说完法律做着抗争,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加里.麦金农用尽了各种办法,不希望自己被引渡到美国去,甚至称如果自己被引渡到美国,就会自杀,但最后还是无法逃脱被引渡的命运。

按说加里的入侵,对美[***]事网络产生的破坏,比不上小莫里斯的那个蠕虫病毒,更比不上凯文.米特尼克。前者瘫痪了美国大部分的军事计算机,后者则更厉害,甚至用中情局的电脑来反过来监控那些追踪自己的人,但小莫里斯只被判了10个月社区劳动,凯文也早就走出了监狱,重新从事于网络职业。而加里被引渡到美国后,将会面临70年监禁,甚至是死亡(自杀)。

美国如此追缠不休,有人说加里是窃取了美国的核心军事机密,有人说是加里发现了911事件是美国政斧自导自演的阴谋,有人说是加里窃取美国新型反重力能源计划。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也不管加里算不算得上是史上最黑黑客,但他绝对是史上最倒霉、以及史上被判罚最重的黑客。

消息传出的第一时间,英国一个叫做“重生”的黑客组织立刻宣布,将会封杀美国白宫网站,同时,他们对于英国政斧的表现也很不满意,要对英国政斧作出惩罚姓的攻击。

刚刚被zm蹂躏过的英国网络,再次成为黑客们关照的对象,大家这才明白英国急于更换网络安全首长的原因所在。

只是这一次发出狂言的不是zm,并没有多少人会把“重生”的攻击力放在眼里。

然而令人跌破眼镜的是,一个小时后,美国的白宫网站就丢失了链接,所有人都无法打开它,而英国的网络,则重现了之前被zm攻击的惨状。

整个安全界顿时被悲观情绪笼罩,谁也没有想到,安全手段竟然会远远落后于黑客的攻击,即便是没有神秘病毒,网络依旧是不堪一击。

zm此时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发出了新的公告,不是公布t博士的信,而是针对黑客攻击事件发表看法。zm指出:现有的互联网结构千疮百孔,即使手段再多,也根本无法提供最基本的安全需要,想要求安全,就必须进行互联网改革!

相对于黑客攻击,zm的这篇公告就更让安全界胆战心惊了,搞网络袭击的人突然跳出来讲安全,没有什么比这更诡异的了。

“嘁~~”胡一飞看到这公告时,很是有些失望,美英那边的网络攻击又不关他什么事,他关心的是t博士的下一封信会写什么,而zm发表的这些屁话,互联网上一搜一大片,就连忽悠专家t博士的笔记中,也有很多类似的片段,关键是要提出具体的改革方向,只是说两句空话谁不会呢?

胡一飞是个安全界的门外汉,自然看不出zm这个公告的意义何在,而其他人则都明白,zm怕是要插手安全事务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