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百三十一章 第二封信

第一百三十一章 第二封信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215  |  更新时间:

既然网监已经得出了结论,cobra自然就不用再做什么检测了,只是心里有些失落,他之所以要开除胡一飞,一是好心,他不想让胡一飞再被秦守仁利用,这一次只是抓错了个小孩,但下次再搞出什么大事来,可就不好解决了;二来他是准备釜底抽薪,赶走秦守仁,cobra对于建设信息安全标准体系一直是持赞成态度的,这事也是他积极推进的,现在市里终于通过了这个项目,cobra不想因为秦守仁这些外行,让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到最后变成一件形象工程,甚至是再发生以前那样分崩离析的情况,所以他必须挤走秦守仁这帮不干活又喜欢乱指挥的外行们。

大强他们的罢工行为,虽然不是cobra唆使的,但他却不会责备,更不会开除大强,他和秦守仁是一样的心思,都想趁着现在信息中心只是试运行,业务较少的期间,争取把对方挤走。不同的是,cobra是为做事,而秦守仁是为争权。

但谁也没有想到,决定两人成败的关键,最后却是落在了这么一个身份尴尬的实习生身上,就是这个实习生,让两人的盘算都充满了变数。

如果cobra能料到今曰,当时估计怎么也不会把胡一飞弄进来的,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请神容易送神难!

秦守仁瞄了一眼网监的报告,心中大定,心说胡一飞这小子还真行,技术上硬是可以,自己只要牢牢抓住这个实习生,就不怕cobra和大强他们闹腾,等渡过这段试运行期,自己的位子就算是瓷实了,那时候自己第一件事就是把大强这帮鸟人统统开掉。

cobra走到服务器上,看了看,然后动手补充了几个策略,回头道:“工商局的这个网站程序必须得换!”

王科长道:“我们已经申请了,估计近期就能完成这项工作”

cobra点点头,不再说什么,很是复杂的看了一样旁边的胡一飞,然后慢慢出了机房,他现在真的有点看不透胡一飞这个年轻人了,自己三番两次提醒他,还主动为他介绍别的企业,为什么这小子就缠在微蓝不走了呢!

秦守仁却是拍拍胡一飞的肩膀,“小胡啊,好好干,我看好你!”

胡一飞趁机拿出两张出工单,“秦总监,你看这是不是今天就能给报?”

“报!当然报!”秦守仁大笑,“你跟我回公司,我立刻就给你报!”

回到公司,秦守仁就让财务支给胡一飞两百块钱,之前两次处理工商局网站,秦守仁也给胡一飞补上了。

“以后再有出工的活,我会优先安排你!”秦守仁今天又恢复了笑眯眯大师兄的老样子,悄声吩咐道:“这事你知我知,千万不要告诉外人!”

“我知道!”胡一飞把钱装进兜里,“这周学校要考试,如果有活的话,秦总监开好出工单,放我办公桌上就行了,周六周末我来了就去处理,平时没安排考试的时候,我也争取能来!”

“好,你还是学生,学业为重嘛!”秦守仁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巴不得胡一飞天天能来。

胡一飞此时凑近秦守仁,低声道:“那……鉴定报告和处理意见书,秦总监可以签好字盖好章子备用,也省得你来回再被折腾了,我帮你填了就是!”

秦守仁笑得很是舒心,胡一飞这小子倒是个机灵人,不错,有眼力见,知道抱谁的大腿才是正确选择,不像大强那几个混蛋,除了技术,啥都不懂,“恩,我会考虑的!”

胡一飞这才摇摇晃晃出了微蓝。

回到学校吃过午饭,硬盘上的数据又被恢复了,胡一飞不敢再试了,再试他也不知道该试什么名字了,万一里面的文件是以一种t博士专有的格式来保存,那自己这辈子可能都猜不出来了。

想了想,胡一飞又去打开zm的入口服务器,看看zm是否拿下了t博士的测试!

打开之后,胡一飞有些意外,zm倒是又攻破了一台t博士测试系统的服务器,也拿到了一封新的亲笔信,但t博士的测试却还有结束,zm也不知道这个测试会有几层关卡。

t博士的这封信同样被zm公布了出来,信中t博士回忆了自己16到18岁这段时期。

16岁之后,t博士对入侵所有机密网络都失去了兴趣,因为不管多么安全的网络,他都可以如履平地,不费吹灰之力,也没人能发现他那些高明的手段,这让他觉得没有意思。此时的t博士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他想寻找一种通用的漏洞,只需要知道对方的ip,就可以随意进入对方的机器,不管对方处于何地、使用的是什么艹作系统,只要存在于互联网中,就都可以被入侵。

为了这个念头,t博士花费了近两年的时间,在此期间,他找到12种适用于所有微软系列艹作系统的通用漏洞,8种通用unix/linux的漏洞,15种通用macos的漏洞,……。18岁的时候,t博士使用自己发明的虚拟技术,终于是找到一种通用手段,可以入侵所有硬件平台搭架的各种不同艹作系统。

不过,此时完成心愿的t博士突然发现,即便没有这个通用漏洞,自己也可以入侵这些系统,手段更多,思路更灵活,这两年的时光,似乎是白白浪费掉了。

于是,他为自己的这段时光又总结了一个词,叫做“成长的歧途”。

但t博士仍然有自得的地方,那就是他的通用漏洞直到今天仍然有效。

胡一飞汗颜,那帮狗曰的专家,说什么t博士的测试是t博士在为自己寻找衣钵传承人,又说那就是个圈套,是用来诱捕全球黑客的,扯!照老子看,这怪老头就是个自恋狂,搞了一亿美金的噱头出来,就是要让所有人都来关注他的回忆录。

不过别人写回忆录都是为了赚钱,写几万字的废话,然后配上几张照片,就能赚个万儿八千的,可这老头写回忆录却能败掉一亿美金,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即便如此,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到现在才演到十八岁,如果zm不能拿下后面的关卡,那这回忆录岂不是还得太监了。

胡一飞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又试着从影文件里召唤名字叫做“成长的歧途”的文件夹,结果自然可想可知了,38g内容再次消失。

晚上再上线,狼蛛正好也在,他看见胡一飞上来,就发来消息,“我问过我的老师了,影文件在全球共有七种版本,每个版本的技术程度高低不一,最高深的影文件技术是由t博士研究出来的,以前只有他一个人懂得,现在没人懂了。我的老师会七种影文件中的一种,但他没有告诉我实现的原理,说这都是些没用的技术!”,狼蛛似乎是失望,发来一张包子脸的表情,皱出一脸的褶子。

胡一飞对此本来也就没抱多大的希望,安慰道:“我再努力努力,看看能不能从我师父那里套出点什么!”

“可惜,我到现在也拿不下t博士测试的外围服务器,不然就可以见识一下真正的影文件了。t博士的测试系统中,就使用了影文件技术!”狼蛛说道。

这倒是引起了胡一飞极大的兴趣,“说说看!”

“zm公布的两封信,就使用了影文件技术!”狼蛛又开始爆内幕,“之前美国方面不同意t博士测试对外开放,就是因为无法确定信件的内容,怕其中涉及到机密技术。这些信件使用了影文件技术,必须拿下服务器之后才会自动显示出来,除此以外,使用任何方法都无法找到它们。后来政斧的专家拿下了前两关,确认信件内容和机密技术无关,这才决定开放的。”

胡一飞摸着鼻子,原来还有这个内幕,他给狼蛛发出消息,道:“t博士大概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人们知道他都曾经做过一些什么样惊天动地的事情,生前无法被人熟知,死后留名也行,如果美国连t博士的这点要求都不肯答应,那就太不人道了,也对不起这个为政斧效力了一生的天才!”

“不是这么回事!”狼蛛不同意胡一飞的分析,“t博士这两封信中所提到的事,以及技术,都是他生前没有交给政斧的,包括t博士的家人在内,对此都毫无所知!”

胡一飞大大吃了一惊,这个怪老头到底想干什么,真如狼蛛所说的话,那他搞出这个测试系统,恐怕就不是用来发布自己回忆录的,倒像是一种炫耀。胡一飞有些迷糊了,t博士这样的技术天才,全世界都已经承认了他的no.1地位,他还用得着再炫耀吗?

难道是忏悔?胡一飞摇头,话里话外,没有丝毫忏悔的意思啊。

“政斧的专家卡在了第三关过不去,他们对外开放t博士测试,就是想解开这个谜团,看看t博士生前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其中有没有什么别的企图!”

“这么回事啊!”胡一飞叹了一句,t博士还真是个超级大变态啊,生前人们清楚知道他的一面,死后他却通过这种方式,告诉人们自己的另一面,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狼蛛又问了胡一飞学习狩猎者的进度,确定胡一飞没有疑问后,便下线闪人了,他还得去研究t博士测试的通关办法呢。

胡一飞挂上硬盘继续恢复,便拿起课本上了床,明天就要考试,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只是没看多久,他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胡一飞又去买了一份早报,上面有黑客事件的追踪报道:网监在工商局的服务器上找到了一些线索,确认黑客另有其人,于是那小孩就被放了。但派出所不承认是配合工商局出动,而是说派出所是接到群众举报后正常出警,小孩当时有入侵的行为,但没有事实,带他回来,只是正常程序的询问。

胡一飞看完收好报纸,一脸怪笑,昨天早上他从网吧入侵了工商局的服务器,然后再从那里顺利登陆了网站的后台,修改了网站的名字。之后,他还故意留下了让网监能够发现的线索——网站的数据库。当然,他不会就那么显眼地放在那里,而是删除了,但很显然,这个删除的痕迹被网监“故意”发现了。

至于入侵的痕迹,胡一飞半点都没给对方留下,他动用了神器来配合,以网监的技术,根本追查不到,胡一飞有这个自信,因为他现在好歹也算是一个入门的狩猎者了。

来到考场门口,老大老四也已经在了,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钻出来的。看见胡一飞,老四立刻凑过来,从兜里掏出一叠有大拇指盖那么大的纸片来,“二当家的,看看我做的小抄,这都是师太平时强调的重点!”

胡一飞拿起来,脸都快贴到纸上了,也看不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便道:“靠,这么小的字,一会咋看?”

老四早有准备,从兜里掏出一支造型奇特的笔,道:“看到没,这笔带一个小型的放大镜。”

胡一飞狂汗,老四真是强人,这种笔都能被他找到了。

老四颇为得意,“光是写这些小抄,我就花了三天的时间,眼睛都近视了100度!一会我共享给你!”

胡一飞挠着头,他现在倒很好奇老四是怎么写出这些小字的,显微镜下用针尖雕刻的吗?

老四故意在教室里溜达了一圈,惹得所有人都对他的超级小抄羡慕不已。

得意没两分钟,师太进来了,第一句话就是:“同学们,经研究,我们这门课进行开卷考试,现在给大家十分钟时间来准备!”

老四顿时瘫倒在地,:“老子的一百度啊!”

众人迅速跑回寝室,找了课本过来。卷子发到手上,胡一飞微微一怔,很奇怪,师太出的题,刚好前16道题是选择题,16-18是名词解释,这让胡一飞顿时就想起了t博士的回忆录。

看着卷子上整体排列的数字,胡一飞突发奇想,如果那文件的名字,不是选择题,也不是名词解释,而是前面的数字,会不会更好记一些呢?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