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封信(下)

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封信(下)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055  |  更新时间:

回到办公室,秦守仁拿出几张空白的出工单交给胡一飞,“如果再有人来,你自己出工,记得办完事让他们签字就行了。”,交待完这些,秦守仁就走了。

下午的时候,市烟草局局长的电脑出了故障,胡一飞自己填好出工单就去了。到了一看,原来是cpu风扇的接口松动了,风扇不转,导致cpu过热来回重启,胡一飞重新插好线,电脑就正常了,如此简单一件事,三分钟搞定,50块钱就到手了。临走,烟草局的人硬塞给胡一飞一条烟。

东阳推动信息安全改革,虽说看起来有些麻烦,但初衷还是好的,就是为了防止各个环节发生机密信息丢失的事情。维修虽然只是个很小的事,但随便找个人来修理的话,就可能会被人在其中做些手脚,甚至发生那个什么艳照门事件。

当然,东阳市有着长期的计划,下一步,他们准备在全市的行政网络中推行iso信息安全体系标准,所有环节都要按照iso的标准来建设,建成之后,东阳市行政网络所有环节的运作,将都会变得有标准可依,大大提升安全姓和标准化。

胡一飞回到寝室,就上网开始搜索关于影文件的所有信息,正如cobra所说,很多人都听说过影文件,也知道那个水面倒影的理论,但真正了解影文件实现原理的,却是半个也找不出来,这让胡一飞很是郁闷。

正自烦躁呢,狼蛛发来消息,“t博士的测试又重新开启了!”

胡一飞有些奇怪,问道:“前几天不就已经开始了吗?”

“zm攻击之后,测试就关闭了,今天重新开放!”狼蛛说完,补充了一句,“奇怪的是,zm这次非但没有发动攻击,还发出公告,说是zm也要参加t博士的测试!”

“他们参加来干什么?”

“不知道!”狼蛛有些悲哀,道:“但他们要参加的话,那一亿美金就提前有了归属,zm在业内的实力无人可以匹敌!”

“你在哪里得到的消息?”胡一飞有点不信,“难道他们就不怕t博士的这个测试只是个圈套?”

“zm的公告就发表在他们的那台入口服务器上!至于圈套,我觉得不可能,t博士不是个设圈套的人,也不可能对所有人开这个玩笑。再说了,即便是圈套,zm也不怕,因为没有人可以追捕到他们了,五年前他们在t博士和美国特工的联手追捕下也照样逃掉了!”

生前追不到,死后却是未必啊,胡一飞叹了口气,三国演义里,诸葛亮生前六出祁山,费尽心机也搞不死司马懿,死后捏了个假人,却吓得司马懿一命归西。心里这么想,胡一飞却是打开了zm的入口服务器,准备去瞻仰一下zm的公告。

打开zm入口服务器,胡一飞发现这里竟然改版了,以前就简简单单一个页面,领取测试身份令牌、查询身份令牌、查询通关排行榜,但现在却像是一个工作室的网站,加上了新闻发布内容。

胡一飞找到了zm的那篇公告,zm称自己参加t博士测试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敬重这个对手。

“扯!”胡一飞才不会相信这些鬼话呢,如果真的敬重,那之前就不会报复了,恨不死t博士已经算是不错了!

关掉zm的公告,胡一飞又给狼蛛发去消息,“关于那个程序之影,我已经请教过我的老师了!”

狼蛛急急问道:“怎么样,你的老师怎么说?”

“他没有给我解释程序之影,反而是提起一个叫做影文件的东西,你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吗?”胡一飞扯回正题。

“影文件是一种用来隐藏文件的奇特方式,不过很少有人使用这种方式的,因为一旦把自己要隐藏的东西放入影文件夹之内,不管用什么方法,就都无法再查询到文件的存在了。”

“那有没有办法将影文件夹之内的东西取出来呢?”

“除非是事先知道文件的名字,否则根本弄不出来!用别的办法一碰影文件夹,里面的数据就会消失,而且永远无法恢复,就好像那些数据从来就不存在于硬盘上一样,影文件里的数据不会在硬盘上留下任何痕迹,这也就是为什么要称它们为影子的原因。不过,如果忘记了里面东西的名字,同样也就取不出来了!”

“是这样啊!”胡一飞总算是得到了个确定的答案,和自己的猜想一样,知道文件的名字果然可以揪出文件来。

这让他想起古时候的一种巫术,巫师面前放了许多个纸片剪好的小人,然后开始叫名字,被叫到名字的小人就会立刻站了起来,然后会说话,会走路,完全跟真人一样。但如果叫不出它们的名字,那它们就只是一张纸片而已,风一吹就会飞走。

“有意思!”胡一飞笑着,给狼蛛发去消息,“我想我的老师不会平白无故提起这个事情的,你好好想一想,看看程序之影和影文件之间是不是存在什么联系?”

狼蛛让胡一飞给装了进去,道:“影文件的实现原理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的老师以前曾提到过影文件,所以我有印象,我回头再去请教他吧!”

“好,有消息了就告诉我!”胡一飞现在已经习惯了将所有的事情都推给狼蛛去做,自己只用捡现成的就可以。

狼蛛也不多耽搁,决定立刻就去请教斯帕克,看看有没有办法找到文件之影的线索。

胡一飞在网上瞎逛了一会,等再去看zm入口服务器的时候,发现zm发布了新的公告,他们已经成功突破了t博士测试系统中最外层的服务器,并且拿到了一封t博士的信,zm在公告中将这封信的内容公布了出来。

“这就是敬重吗?”胡一飞嗤了口气,“这简直是赤果果的炫耀和羞辱,可怜那怪老头尸骨未寒,就已经被人鞭尸了两次!”

胡一飞现在终于知道zm强横到何等地步了,他们从决定参加测试到现在,只有不足一小时的时间,却已经突破了业内最强怪老头t博士的亲自布置的外围服务器,很难想象他们当年竟然在t博士手下走不过一个回合,也不知道是t博士退步了,还是zm进步了?

仔细看了那封信,文字风格确实和硬盘上的那些笔记非常类似,看来真的是t博士的亲笔信。

在这封信中,t博士回忆了自己十六岁之前所做过的一些事情,很多事情都是在这封信中首次披露。

t博士十三岁接触计算机,十四岁精通,除了天才这两个字,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解释了。

十五岁的时候,t博士做了一个黑客,和别的少年黑客一样,t博士那时候也是年少轻狂,他分别侵入了美、英、法、德四个国家的军事网络,并且留下了自己的独家标识和后门。历史上很多黑客也曾做到这点,但t博士的过人之处就在于,直到多年后这些计算机被淘汰,也没人发下他做的手脚,他放置的那些后门程序一直工作到自己所寄身的硬盘寿终正寝。

t博士甚至在信中称,如果那些硬盘此时还被保留着的话,如果再细心点的话,或许可以找到自己留下的后门和标志,这是一种何等的自负与自信啊!

还有一件更恐怖的事,t博士说自己还冒充美军司令给总统写了邮件,然后又冒充总统给美军司令写邮件,最后成功控制了这两人的工作电脑,直到半年之后,t博士自己清理了后门,期间同样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信的结尾,t博士将自己十六岁前的生活总结为一个词,叫做“无畏的青春”。

zm公布这封信,是想炫耀他自己的,但这封信看起来却更像是t博士的一种自我炫耀和自我欣赏,甚至还有一点点自恋。

信中所提到的那些事,可能会让当年的一些当事人瞬间就冷汗湿透衣背,或许有人会不相信,甚至还会有人出来辟谣否认,但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因为t博士已经去世了,很多事情就算得知真相,也已经无关紧要了,秘密已经被黄土掩埋。

“自己十六岁之前在干什么呢?”胡一飞坐在那里使劲回想了半天,然后就叹气,那时候好像自己整天都在做题背公式,忙里偷闲的时候,可能还会溜去网吧偷偷看个毛片什么的,除此之外,就是一片空白了,和怪老头一对比,还真的是非常凄惨啊。

这么一想,胡一飞就有些郁闷,胳膊支着下巴,眼睛盯着屏幕上的那个词,嘴里反复念叨着“无畏的青春!”、“无畏的青春”。

念叨了有十几遍,胡一飞猛然坐直身来,如果……如果影文件里面的东西就叫这个名字的话,是不是自己随便一叫,t博士十六岁前的东西就出来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