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百二十七章 文件之影

第一百二十七章 文件之影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324  |  更新时间:

第二天是周六,胡一飞上午来到微蓝,刚进办公室,还没喘口气,工商局的王科长就追在他屁股后面进来了。

“小胡,我们的网站又被黑了!”王科长上楼上得急,出了一脑门的汗,大声道:“你还得再去帮我们检查一下!”

“又被黑了?”胡一飞先是惊讶,然后慢条斯理地坐下,“昨天不是把黑客都抓住了吗?”

“谁说不是呢!”王科长拿出手帕擦汗,“可没想到这半夜网站又被黑了!”

胡一飞拿出笔,桌子里翻了半天,找出一张纸,“没事,你别着急,先把具体情况说一下!”

“情况还跟以前一样,网站的名字又被改了!”王科长看胡一飞慢吞吞地写字,过去一把夺了他的笔,“你也别登记了,赶紧跟我去看一趟吧!局长发了火,我这大周末也不能休息!”

胡一飞把笔又拽回来,“你们是不是把抓到的黑客给放了啊?”

“没有啊!”王科长真是要急死了,“那小孩昨晚一直就在派出所呢,派出所的意思是孩子小,就拘留三天,然后让他们家里人过来交钱保人出去。”

“那看来你们是抓错人了!”胡一飞一幅恍然大悟状,“你想想,那小孩在派出所,而网站又被黑了,手法还一样,这不说明真正的黑客还没被抓住吗?”

王科长先是傻眼愣了片刻,随后又道:“哎呀,我的小胡同志,咱们就先别管那小孩是不是真黑客了,把眼前的事情搞定好不好?”

“好吧!”胡一飞应了一声,把笔往桌子上一扔,站了起来。

王科长大喜,“那咱们就赶紧过去吧,车子就在楼下呢!”

“不急!”胡一飞把手一伸,“你先把昨天的事故鉴定报告和解决方案给我看看!”

王科长这时候哪还顾得上细想,拉开手包,就把两份报告递了上去。

胡一飞接过来只是一搭眼,便是皱起眉头,“王科长,这事可不好办了!报告人是秦总监的名字,那这事就得由他来处理!”,胡一飞说完指了指墙上不知谁挂上去的新条例规定,道:“看见没,我们这里实行了新的管理条例,谁接手,谁负责,一案到底!这事既然是秦总监接的手,按照规定,就得他来负责到底,我就是个小兵,无权插手呐!”

王科长顿时僵在那里,觉得后背一股凉气窜起,直冲脑门,这胡一飞昨天还是个力巴,看起来傻乎乎的啥都不知道,给句客气话都能乐得屁颠颠的,今天咋就跟换了个人似的,竟然跟他们单位的头头顶起牛来了。王科长真是欲哭无泪,心说自己昨天下午着哪门子的急,巴巴地就把这鉴定报告给换了,现在可倒好,干活的人撂了挑子。那狗曰的秦总监,一看就不是个干活的料,要不然昨天也不会在印戳上耍那点小心眼了。

这他娘的是狗屁的网络安全改革啊,还不如以前呢!以前在大街上随便找个学计算机的,给俩钱就解决问题,现在可倒好,必须要到这里来。如果拿不到信息安全监测中心的处理意见书,单位的网络就是想扯上两尺长的网线,也得自己掏腰包,财政报销只认这里开具的处理意见书,你有了这里给的由头,才能立项,然后去申请财政拨款。这还只是改造,至于维修养护网络的钱,不会有,更不能报销,市财政每月会有专款拨给监测中心,监测中心则专门负责网络维护的,你要是从外面请人来维修自己的网络也行,但得自己掏腰包,而且以后出了事,你还得承担一切后果。

“胡兄弟!”王科长现在知道谁是大爷了,陪着笑,“咱不管秦总监不秦总监的,我就认你,我还就只相信你的技术了,换了别人,我不放心!”

“谢谢王科长抬爱!”胡一飞摇头苦笑,“咱俩不是外人,我也就不瞒你了,这真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无能为力,你别看我今天是来上班了,可我是替微蓝网安值班的!”,说完,胡一飞还指了指墙上的工作执勤表。

王科长一看,傻住了,墙上的表格清楚写明,微蓝网安是7x24小时上班,周六周曰胡一飞值班,而信息安全监测中心是周一至周五上班,双休曰则只有一部紧急事故联系电话。王科长就想骂人,这狗屁单位才刚成立,就有官僚作风了,弄两套值班系统,摆明了就是为了更好踢皮球打太极!

“没有监测中心的出工单,我去了不也是白去嘛!”胡一飞笑着,慢悠悠走到一边,“王科长你别着急,我先给你倒杯水!”

王科长软的用尽,可胡一飞不吃这套,用硬的,开玩笑,现在正求人呢,再说了,这种实习生,你来硬的,人家根本不怕,拍拍屁股就走人,可自己的事情却是十万火急,再耽误下去,局长都要被市里问责,那自己还能有好果子吃吗?

“胡兄弟,你给想想办法,一定得帮帮我!”王科长软的不行,就用超软的。

胡一飞把水杯往王科长手里一递,“要不,打这个紧急电话试试?只要监测中心的人能来开张出工单,咱马上就可以出发!”

王科长只好拨墙上的紧急电话,三秒过后,王科长屁股后面那张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胡一飞吓了一跳,我靠,这办公室啥时候扯的电话,老子咋都不知道呢,不过他却是笑了起来,道:“看来,这电话是没人接了!”

王科长气得都想把自己的手机摔掉,平时这些个报纸电视,总是喜欢批评工商局,说是办事效率低下,推诿扯皮的一把好手,这他娘的不是乱报道吗,老子回头一定要找人给监测中心也曝曝光,瞧瞧谁才是当之无愧的no.1。

“胡兄弟,你看现在该怎么办?”王科长快要抓狂了。

“我也没办法!”胡一飞往办公桌前一坐,“我也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要不王科长你周一再来吧!”

“周一?”王科长像是踩了地雷一般蹦了三尺高,落地之后又换上笑容,“胡兄弟,十万火急的大事,可是等不到周一了!”

“那就等等吧,看看一会监测中心来不来人!”胡一飞把电脑打开,“我这里有斗地主和挖坑,你要不要来两把?”

王科长一摔手准备走人,他实在是伺候不了胡一飞了,现在只能是自己先掏腰包找人来做这事,东阳市的安全公司倒是有十好几家。

正要出门,cobra却是走了进来,看见王科长恼羞成怒的样子,就问道:“小胡,这是怎么回事?”

“工商局的王科长说是网站被黑了,找人去做检测!”胡一飞笑了起来,对王科长道:“你看,我就说让你耐心等一会,这不,我们的惠总监来了!”

王科长都快哭了,哪有工夫跟胡一飞算账,过去拽住cobra的手,“惠总监,我可算是等着你了,咱们的网站连续三天被黑,必须得马上解决了!”

cobra只是路过公司,上来取个东西,没想还能碰到这事,就对胡一飞道:“小胡,你有空的话,就去处理一下吧!”

胡一飞挠了头,道:“这事是秦副总监接的手,有他的事故鉴定报告呢,我不好插手!”

cobra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心说胡一飞到底是年轻气盛,心里对谁不爽,立刻就表现了出来。他过去坐到自己办公桌前,看了看王科长手里的报告,然后拨了秦守仁的电话,“工商局的王科长说是他们的网站被黑了,有你签字的事故鉴定报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秦守仁一听就瞎了,靠,昨天不是都好好的,问题也解决了吗,自己这才敢把名字签上去,怎么一转眼网站又被黑了呢,他在电话支吾道:“惠总,事情是这个样子的……”,这这那那半天,秦守仁也没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电话里也说不清楚,王科长现在就在公司呢,这事既然是你负责的,那你来处理一下吧!”cobra没给秦守仁再解释的机会,挂了电话,对王科长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已经通知秦副总监赶过来处理此事了!”

王科长一头顿时就有两头大,原以为盼到救星了,怎么一转眼皮球又被踢到秦守仁那里去了,他急忙道:“大周末的,我看也不必那么麻烦了,小胡也在公司,他的技术不错,你看是不是就派他来处理这事呢!”

“公司有公司的章程!”cobra很有耐心,解释道:“这事既然是秦副总监接手的,就算是半路要换人,也得经他本人签字同意才可以!没事,你稍等一会,他现在估计已经在路上了!”

cobra从自己办公抽屉里头找到一个文件夹,拿出来确认之后,就站起来,道:“小胡,你招待一下王科长!”,看样子,是要走人了。

王科长心里有点着急,就怕那个秦守仁过来指挥不动胡一飞,于是就想拦着cobra拖延一会时间。

没想到胡一飞倒是先开了口,“惠总监,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cobra只好放下手里的文件,重新坐下,“说来听听,呵呵!”

“最近网上有人给我出了个数据恢复的难题……”胡一飞抓着头皮,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一起研究一下嘛!”cobra笑着。

“是个很奇怪的文件夹,恢复过来之后,能看到它的容量有10g大,可是打开文件夹后,却什么也看不到,更奇怪的是,在dos下面还找不到这个文件夹。只要对这个文件夹稍微做出改动,10g内容立刻消失。”胡一飞笑着,“我琢磨了一个星期,也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这样啊!”cobra想了一会,笑道:“你说的这个情况,倒让我想起以前微软艹作系统下的一个bug!”

胡一飞来了兴趣,急急道:“惠老师讲一讲!”

“是这样的,微软艹作系统在建立文件夹的时候,不允许文件夹的名字中带有“.”(注:符号小点点)这个符号,你要是起了带有.的名字,系统会自动过滤掉那个小点,比如你建立一个叫做‘a…’的文件夹,确认之后,文件夹的名字会自动变成‘a’。”cobra笑着,“但微软疏忽的是,在他们的dos下却可以建立这种带有.的文件夹,于是就出现了一个**ug!”

cobra打开自己的电脑,给胡一飞演示着,他在自己的电脑上d盘的根目录下建立了两个文件夹,分别叫做a和b,然后在文件夹a的里面放了一张图片,叫做“张三”,在文件夹b里面放了一张图片,叫做“李四”。

“你现在注意看!”cobra打开系统自带的dos命令台,“我现在把文件夹b的名字改为‘a…’。”

cobra敲入命令,提示修改成功后,他再打开d盘目录,就成了两个文件夹a和a…,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后面那些小点点来。

“这样bug就出现了!”cobra点开文件夹a,里面出现之前放好的图片张三,可他再点开文件夹a…,里面出现的还是图片张三。

王科长是个电白,撅着屁股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其中有什么不同。胡一飞却是一眼就看出了门道,打开文件夹a…,看到的是文件夹a里面的内容,而原本的那第二张图片李四却是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胡一飞问到。

“这就是个bug而已!”cobra笑着,然后在dos下键入,分别显示两个文件夹里的内容,也是只能显示出图片张三,图片李四是彻底看不到了。

胡一飞立刻明白了这和t博士硬盘上那个奇怪文件夹之间的联系,既然是个bug,那就说明图片李四并不是消失了,而是因为bug隐藏起来了,系统无法显示出来而已。胡一飞赶紧问道:“那有没有办法把原来那张图片恢复出来呢?”

cobra又在dos下输入命令,命令很简单,就是移动文件夹a…里面的图片“李四”到文件夹a,回车之后,再打开文件夹a,图片张三和李四都出现了。

“看见没,如果你能知道藏在这个文件夹里的东西叫什么名字,你就可以把它叫出来!”cobra解释了两句,“但如果你不知道里面东西的名字叫什么,就没有办法了,这样的文件夹如果里面有东西的话,用一般的方法还删不掉,很是头痛!”

胡一飞一捏拳头,很是振奋,看来恢复那硬盘上的文件,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这个bug很早了,黑客只要有针对姓地创建文件夹名字,就可以偷窥到自己权限之外其他文件夹里的内容,后来甚至还被用来隐藏病毒木马,因为杀毒软件也搜索不到这些文件夹之内。微软后来出补丁修复了这个bug,但听说有人根据这个漏洞,弄出了一种更为复杂的影文件,它的原理,就像是平静的水面,你能看到水面的倒影,也能看到里面水清沙细、鱼儿嬉戏,但只要扔一块石子进去的话,就什么也看不到了。”cobra笑着关掉电脑,“我看你干脆认输算了,这种影文件是无法恢复过来的!”

“如果能知道里面文件的名字呢?”胡一飞问到。

cobra摇了摇头,“我也只是听说过,但并没有见过真正的影文件,不过你可以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把里面的鱼儿叫出来!呵呵。”cobra笑着抓起自己的文件,“好了,没有别的问题,我就先走了!”

“没有了,谢谢惠老师!”胡一飞道谢,脑子里还在琢磨着这个影文件,上次听狼蛛说程序有影子,这次又听cobra说文件夹也有影子,看来这影子之说,多半有点靠谱啊!

“胡兄弟啊,什么鱼儿鱼儿的?”王科长到现在也没明白这鱼是从哪里出来的,心里越不明白,他就越要问,这就是外行的典型特征。

“你就别想这个鱼了!还是安心地等秦总监来吧!”,胡一飞说完,跑到自己的电脑上,试着重复一遍cobra刚才的艹作,却发现自己电脑上无法建立带小点点的文件夹,看来是自己用的系统已经打过了补丁。

胡一飞摇着头,心中纳闷不已,cobra竟然玩的是没打过补丁的筛子系统!

再过了有十多分钟,秦守仁终于是来了,进门看见胡一飞坐在那里发呆,就喝道:“胡一飞,你是怎么回事?明明人在公司,怎么不去做事!什么事都等着我来处理,那公司要你来干什么!”

胡一飞也不生气,站起来笑呵呵道:“秦总监,没有出工单,我去了算怎么回事,回来那票据也没法报不是吗?”

秦守仁一听,脸色稍缓,他以为胡一飞罢工是因为不满自己占了他的功劳,来的路上他憋了一肚子的火,大强那帮鸟人罢工也就算了,现在连一个小小实习生都敢造反,真当自己这个副总监是吃素的吗,哪知道胡一飞这小子不出工,竟然是怕来回路费没法报销!

“唔,该走的章程还得走,我现在就给你开出工单!”秦守仁过去开单,心里却是非常鄙夷,妈的,来回路费就三块钱,因为这几毛钱你把老子折腾过来,我看你小子也就这么点出息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