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百二十六章 拨开迷雾

第一百二十六章 拨开迷雾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89  |  更新时间:

工商局的人东拉西扯,笑了足足有十分多分钟,直到王科长陪着派出所的人进来,众人才各自入座,正式开席。

王科长兴致很高,站起来祝酒,“今天抓住了搞乱的黑客,局长很高兴,特意嘱咐我设宴招待所有参与了此次行动的朋友和同事。首先,第一杯酒,我代表局长以及我个人,感谢派出所的魏所长、还有咱们的民警小张小王小李,你们辛苦了,我先干为敬!”

桌子上的人就齐齐喝了第一杯。

“第二杯酒,敬咱们执法队的同事果敢英勇,维护了咱们工商局的荣誉!”

“王科长你真客气,自己人还用得着这套嘛!”执法队的队长站起来,跟王科长碰了一个,大家又喝第二杯。

王科长喝完就坐下了,片刻之后,又站起来,拍着脑门笑道:“看我这记姓,这第三杯酒,敬微蓝网安的小胡,还有咱们区政斧网络中心的小李,你们辛苦了,功不可没!”

李锋赶紧扯着胡一飞站起来,“哪里话,这都是应该的!我先干了!”

胡一飞觉得今天这酒喝得有些郁闷,不舒服,还不如跟老大老四他们在寝室吹瓶子爽。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胡一飞现在是明白这话啥意思了,但既然来了,该应付的还得应付,他跟王科长喝了这杯,之后又主动敬了工商局和派出所的人两杯,然后就借口不胜酒力,跑出来到洗手间透着气。

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第一次狩猎得手的喜悦感便半点都没有了,胡一飞自己也是小市民出身,很同情跟自己处于同一阶层的人。工商局那些人的话,让他觉得自己跟他们处于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中,对于一个小孩子的恶作剧,这些人没有一丝的宽容之心,而自己无意之间却成为了他们的帮凶,这让胡一飞很难受,这并不是自己的初衷。

兜里的电话此时响起,胡一飞拿出来看了看,是cobra打来的。

胡一飞赶紧接起来,道:“惠老师,有事吗?”

“我听说你今天帮工商局的人抓住了捣乱的黑客?”cobra问到。

“是……”胡一飞应着,心里一点也不兴奋。

“你能抓到黑客,我很高兴。不过,你刚刚参加工作,经验不足,有些话我得嘱咐你!”cobra顿了一下,语重心长道:“俗话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抓黑客的事,不归我们管!我们只管找到问题所在,提供解决问题的办法就可以了,至于抓黑客,那是网监要做的事情。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谢谢你,惠老师!”胡一飞说着,cobra没有表扬他,这让他心里还稍微好受点。

“恩,你能明白就好,我也并不是在批评你。只是工作上的事情往往很复杂,尤其是咱们公司,情况更复杂,我担心你被人利用,吃了亏!”cobra叹息一声,“你没有事,我也就放心了!”

胡一飞点着头,cobra说得对,其实上午李锋也早就说过了事情的流程,监测中心只是负责调查和解决,追踪黑客那是网监的事,自己不过是受了秦守仁的指派,才来做这事的,看来以后该拒绝的时候,还是要拒绝啊。

“惠老师,你的话我记住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就好!”cobra顿了顿,“我上次给你说的事情,你有了决定没有?今天你抓住了黑客,我推荐起来也有力度,国内这些有名的安全机构,你都可以选,问题不大!”

胡一飞脑袋有点乱,“我再考虑一下吧!”

“好,那尽快!”cobra说完,就挂了电话。

胡一飞用冷水洗了洗脸,精神稍微振作一些,他准备回去再墨迹一下,便告辞回学校。刚一抬头,看见那边女洗手间出来一人,胡一飞顿时就想赶紧低头,一想不对啊,老子为什么要躲呢,便站在那里,抬头挺胸,慢条斯理地整理起自己的仪容来。

曾玄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胡一飞,一时呆在原地,不知道是该进该退,她现在倒有点怵胡一飞了。

“你要洗就洗,我又不会咬你!”胡一飞撇了撇嘴,心说自己总算在曾玄黎面前可以直着脖子说硬话了。

曾玄黎笑笑,走过来在另外一个洗手池洗着,道:“好巧,见到你很高兴!”

“你每次见到我都很高兴!”胡一飞道。

“不是说以前的事一笔勾销了吗?”曾玄黎抬头,双眼带笑,“上次的事,谢谢你了!”

胡一飞心说自己装得有些过了,好像是自己提出一笔勾销的,便咳了咳,道:“你来这里吃饭?”

“恩,老家来了几位长辈,我陪他们过来吃饭!”曾玄黎笑笑,“你这是……”

胡一飞还有点难回答了,他不想说自己抓住了一个做恶作剧的小孩,还跑来庆功,于是道:“我过来蹭饭的!”

曾玄黎“哦”了一句,擦着手,“听说你实习的单位改了编制?”

“编制?”胡一飞有些意外,他只知道多了块牌子,却不知道编制的事情,便问道:“什么编制?”

“行政编制啊!”曾玄黎笑着,“你转正了,就是公务员了,恭喜你了!”

“等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胡一飞更加一头雾水,“你对微蓝的事情知道多少,都告诉我吧!”

“知道的也不多,也是听朋友说起过一些!”曾玄黎左右看看,道:“边走边说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好!”胡一飞就跟在了曾玄黎的后面,他这些曰子以来,一直都搞不明白微蓝网安的事,也没人能说得清楚,现在可算逮住一个明白人啊。

“微蓝科技是东阳市电子信息研究所创办的企业,而电子信息研究所又是国家级的科研单位,所以说,微蓝算得上是国企!”曾玄黎笑了笑,“前两年,市里搞起了电子政务,政斧各级单位的网络安全就成了一个大问题,交给私企外企来做的话,市里不是很放心,但专门成立这么一个部门的话,又不合适,会被人指责为行政垄断。于是,市里就选中了微蓝的网络安全部来做这件事,微蓝网安就成了政斧信息安全的承包商了。”

“哦,这样啊!”胡一飞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更糊涂了,这不是挺好一件事吗。

“后来这件事进行到一半,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搁浅了,市里各级单位又把自己的信息安全业务交给了相熟的企业去做。”曾玄黎叹了口气,“微蓝网安从此走了下坡路,首先,他们当时为了这个计划,已经投入了很大的人力财力,项目突然夭折,损失惨重;再一个,是当时政斧给微蓝塞进来好多行政编制的人,这些人技术不行,不干活,但工资却要由微蓝网安来支付,而且他们喜欢指手画脚,微蓝又没有权限开除他们,这些人不仅成为了微蓝网安的一个负担,还把一些搞技术的人给气跑了。”

胡一飞这下就有些明白了,难怪cobra总是说人手不够,而自己满眼望去全是闲人,这泾渭分明的两拨人,只有一拨才是干活的。

“说是挤走也未尝不可!”曾玄黎笑着,“当时项目只是搁浅,大家还心存幻想,不过市里就算真的要成立这么一个部门,人员编制也是相当有限,那些不会干活的人,才要更加拼命去争取编制,挤走一个,那自己呆在编制内的几率就大一些。信息安全靠的是人才,人才走了,微蓝也就垮了!”

胡一飞没说话,国内前三甲的微蓝网安,原来是这么垮掉的。

“上周英国网络被袭,震动世界,这个尘封了多年的项目突然又被重启,真是世事难料!”曾玄黎笑了起来,“听说微蓝现在又成了政斧信息安全的承包商,而且政斧还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叫做信息安全监测中心。”

“这些你怎么那么清楚?”胡一飞问道。

“我们金龙药业,就曾招聘到两名微蓝网安的前成员!”曾玄黎看着胡一飞,眼神有些俏皮。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不然我还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公司里头一团迷雾啊!”

“不用客气!”曾玄黎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包间,“那我先进去了!”,走出两步,回头笑着,作出一个打电话的手势,意思是有空多联系。

胡一飞点了点头,便朝贵宾厅走了过去。

进去之后,那些人还在喝,白酒喝爽了,现在换成了洋酒,看样子一时半会还结束不了。有几人凑在一起,看着个东西,嘴里叨叨道:“这可是东阳市开出的第一份网络事故报告,都瞧瞧!”

胡一飞知道那是自己开出的,就没多注意,谁知刚坐下,那报告却被醉醺醺地传到了他手里,一看之下,他顿时心中火气,报告上面的内容是一字未变,但底下的报告人意见人,却全变成了秦守仁的名字,大红印戳也成了信息安全监测中心的。

“妈的,欺负到老子头上了!”胡一飞从来都不是个吃哑巴亏的人,本来他打算告辞走人的,现在也不走,决定先吃回一点本再说,桌上的鲍鱼龙虾也没人动,他全拽过来,统统消灭。

酒宴结束的时候,剩了两瓶酒,王科长看胡一飞那吃相,便道:“小胡,这两瓶酒,你拿回去吧!”

胡一飞也不客气,擦了擦嘴,过去接到手,也不道谢,一手提溜一个瓶子走了。

李锋盯着那两瓶子酒,很是有些嫉妒。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