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百一十八章 真相外皮

第一百一十八章 真相外皮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333  |  更新时间:

时间过去一天半,风平浪静,除了病毒数量翻倍之外,zm和“zm=杂毛”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英国对枫月影的开庭宣判估计暂时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了,大家都在拖着,等待事情进一步明朗。

到了周末,胡一飞又得去微蓝上班,去的路上,他就在琢磨自己今天到了公司该干什么,资料也看完了,案例也看完了,连ip也扫描完了,总不能加入胡一飞战队去打游戏吧?

“哎,早知道就在寝室继续恢复硬盘上的数据了!”胡一飞苦着脸,他又恢复了一个分区——c盘,果不其然,里面是系统文件,和自己电脑用的系统版本,还都是一个呢,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个分区了,希望里面能有点硬手货吧。

“早啊!”胡一飞跟下面的保安打招呼。

“胡兄弟,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晚?赶紧上去吧!”保安指着大厅里的钟,道:“迟到了十分钟!”

胡一飞笑,“网安部又不打卡,也没有人来查!”

“今天网络安全部集体加班!”保安道。

“加班?”胡一飞一愣,然后“我靠”了一声,就拼命奔六楼去了。

推开门,胡一飞吃了很大一惊,这算是网络安全部人员最齐整的一次吧,不光是小强他哥在,笑眯眯大师兄在,那几个闲着没事干的在,就连好几个自己从没见过的人也在。我曰啊,太阳从他娘的西边出来了,胡一飞差点以为自己这一推门,就到了火星呢。

“那个……”笑眯眯大师兄想了半天,道:“胡一飞是吧,你怎么搞的,迟到了一刻钟!”

“堵车,堵车!”胡一飞拿出了这千穿万穿,唯一一个不会穿的理由。

“以后要注意!”笑眯眯师兄难得板起了脸孔,“咱们这个部门,情况特殊,尤其讲究规章制度,你这样怎么能转正呢?”

“我下次注意,下次注意!”胡一飞点头哈腰地,赶紧奔自己位置去了,心说要不是看你是大师兄的份上,老子才不尿你,真把你自己当老大了啊。

回到自己座位上,胡一飞偷偷打量了一下,发现办公室今天的气氛很奇怪,人人正襟危坐,电脑上貌似什么都没运行,但大家还是都盯着电脑,一副认真工作状。再看,胡一飞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小强他哥、以及自己从没见过面的那几个人是坐在一起的,而笑眯眯大师兄则和自己之前已经见过面的那五六七八个人坐在一起,但是,这两堆人的办公桌隔出老远,中间像是有一道无形的三八线。

而胡一飞的办公桌,恰好就处于两堆人之间,以前他还真没发现,现在桌子前都坐上了人,他才发现这点。

“妈的,真诡异!”胡一飞赶紧打开电脑,把早就弄好的ip扫描报告检查一遍,确认无误,这才问着小强他哥:“大强哥,那几个ip我都扫完了,扫描报告……”

“打印出来给我!”大强应了一声,继续看着自己面前的电脑。

“好!”胡一飞就把扫描报告发送到打印机去打印,整理好之后,放到了大强的桌子上,一瞥眼,他发现大强是在看狼窝,就道:“大强哥也上狼窝?”

“唔!”大强应了一声,没了下文。

胡一飞本想搭个话,却讨了个没趣,便有些尴尬,灰头土脸地回到自己位置前,想着自己准备干点什么事呢。

正想着呢,里面办公室的门开了,cobra走出来,看看人都到齐了,便道:“好,人都齐了,那就开会吧!”

大家放下手里的鼠标键盘,都朝cobra看了过来,胡一飞也坐得端端正正的,心里有点稀奇,实习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赶上开会呢。

“大家都知道,最近互联网的安全情况有些紧张!上面已经来了通知,要求我们部门的所有人都下派到一些重要的部门,实行专人盯守的办法,协助这些部门做好网络的管理和防御工作。希望大家能高度重视起来,严防死守,确保网络不出状况,谁负责的网络出了状况,谁来承担责任。现在,我对大家的工作进行一下分派……”

胡一飞傻眼了,cobra这么专业的人,怎么会说出这么不专业的话来,那网络能是派个人去就安全了,不派人去就不安全了的吗?

“大强!”cobra首先点了大强的名字,“你辛苦一下,总共三个点,北城区、西城区、高新区的。”

大强应了一声,“知道了!”,不过似乎有些不满。

cobra像是没有看到一般,继续安排工作,先把大强这半边的人都安排完了,然后才是笑眯眯大师兄那边。

“秦守仁!”cobra看着笑眯眯大师兄,“你去市网监总队,及时协调,有什么情况就向我通报!”

胡一飞差点笑出来,原来笑眯眯大师兄的名字叫“禽兽人”。

cobra继续分派,胡一飞也渐渐听出点门道来了,大强这边的人,分派到的都是很具体的技术工作,要么就是到哪个市辖区去做技术指导,要么就是去110指挥中心、电视台、市政斧这些很重要的网络去做安全维护和检查,而笑眯眯大师兄那边的人,则都是一些协调、联络的活,跟技术不沾边。

所有人都分派完了,就剩下个胡一飞,他巴巴地看着cobra,等着给自己分派工作呢。

不过cobra似乎忘了还有胡一飞这一人,直接道:“好了,大家就辛苦一下,现在就出发吧!”

胡一飞急了,“惠……惠总监,我干什么?”

cobra这才想起胡一飞,便道:“你要么就呆在公司,负责协调工作;要么就跟着大强,他那边任务重,你去搭把手!”

“好,我知道了!”胡一飞转身朝着大强笑,大强却是皱着个眉头,似乎不怎么欢迎胡一飞。

等cobra进了办公室,大家就各自忙开了,收拾东西,然后陆陆续续地出了办公区。

胡一飞盯着大强,办公室都没有一部电话,自己留在这里协调个屁啊,反正今天老子是跟定小强他哥了,好不容易逮到这么个机会,一定得去见见世面。

大强一起身,胡一飞就跟了上去,抢着大强手里的包,“大强哥,我帮你拿着!”

大强皱了皱眉,但也没说话,任由胡一飞将包拿过去,他则双手插兜下了楼。

到了楼下,大强问道:“会开车吗?”

“有照,不怎么熟!”胡一飞道。

大强嗡哼两声,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我真倒霉,出去办事还得带上你这么个实习生!得,得,那你今天就给我当司机吧!”

为了见世面,胡一飞哪敢有什么不满,非但没有不满,还要再挤出一脸舒心的笑,“行,没问题!大强哥你说到哪里,咱就到哪里。”,胡一飞接过钥匙一看,心说怎么这么小呢,再一看标志,心里凉了半截,原来楼前那辆小奥拓是小强他哥的。

“我靠,小奥拓也要配个专职司机,老子才叫倒霉呢!”胡一飞心里嘀嘀咕咕,赶紧去把车子开过来,载了大强就奔今天的第一站——电信机房去了。

大强似乎是这里的常客,亮出牌子,内卫就把两人放了进去。停好车,大强一边打电话,一边领着胡一飞进楼,上了二楼,就有人等在那里了。

“领导都催了我好几遍,就等你来呢!”那人看起来也不大,三十岁左右,上前一握手,就给大强散烟,“大强,你可得上点心,听说这次情况还很严重!”

“唔!”大强点点头,“肯定要上心,上面都下了死命令的!”

那人又注意到了胡一飞,笑着问道:“这位是?”

“公司新来的实习生!”大强点着烟吸了一口,才道:“惠总监给我说了一下,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也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办法,目前只能是先按照上面的布置进行策略部署,预防姓地采取一些保守措施!”

“策略我们前两天就已经做过了!”那人笑着,“不过这心里还是没底啊!”

“别说是你,就是惠总监,心里也都没底!”大强歪着头,“也不知道从哪蹦出来这么一个杂毛组织,搞得大家都不能安宁!”

电信那人点着头,“我在狼窝上看到的消息,说是英国那边惨透了!”

“所以国内才这么紧张!”大强掐了烟,道:“走,机房去看看!”

胡一飞一旁听得晕晕乎乎,不知道这两人在聊什么,他最近很少上狼窝论坛,上次登录,还是看到t博士测试的那次,不过t博士测试这两天也没了消息,好像还没开放呢。

“哪个杂毛组织呢?”胡一飞心中纳闷,东阳人喜欢骂人骂杂毛,所以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杂毛”两个字就是那组织的名字。

电信那人带两人到各个机房去转了一圈,检查了路由器、防火墙上的设置,大强看看也没什么需要补充的,就带着胡一飞出了机房。胡一飞以前只听说过,但没见过,今天算是开了眼,房间里满满当当地,摆得全是服务器机箱,一组组交换机的绿灯滋滋闪着,很是壮观。更欣喜的是,他还看到了传说中的路由器。

“办公室里坐会吧!”电信的人盛情邀请,“最近弄了点好茶叶,尝尝?”

大强摇头,“下次吧,还有好多地方要去检查一下呢!”

那人也不强求,送着两人下楼,顺便问着:“大强,你知道得多,你说那病毒真的存在吗?感染了那么多台机器,我怎么从来就没碰到过呢?网上传得太邪乎了,我总觉得不太像是真的!”

“你要是都能发现了,那病毒不早就解决了吗?”大强反问,“这么大的动静,哪会有假,你这几天多上心,可别出了什么事故!”

“明白!明白!”那人笑着,“你说网上说的那个‘杂毛等于杂毛’,会不会是咱国内的?”

“那肯定是了!”大强的口气很干脆,“不然能用中文?说不定还是咱东阳的呢,不然能知道杂毛?”

“世外高人呐,要是能请得动他,咱们也就轻省了!你给上面反映反映呗!”

“靠!你怎么不去反映!”大强瞪着眼,“上面要是能请得动这位神仙的话,还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我也就是说说!”电信的人不温不火,“他真要是咱东阳的,那就好了!”

把两人送出大楼,客气几句,那人便回去了。

上了车,胡一飞就问道;“大强哥,你们刚才说的那什么杂毛组织,病毒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问这么多干什么?”大强一副不耐烦状,“开车,去北城区政斧!”

胡一飞倒是紧追不舍,“到北城区还得一段时间呢,你给我讲讲呗,让我也长长见识!”

大强这才语重心长道:“你小子好歹也算是半个安全界人士了,平时一定要多关心关心安全方面的资讯!”

“是!我以后一定注意!”胡一飞笑着,“最近考试,不怎么有时间去关注!”

“唔!”大强嗯了一声,道:“其实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从狼窝上看到的一些消息。”

“我也经常上狼窝!”胡一飞嘿嘿一笑,终于把早上在办公室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前天,有个叫zm组织的黑客团伙,引爆病毒,袭击了英国网络……”

“嘎吱!”一个急刹车,大强话才刚起个头,差点从后排翻到了前排,爬起来怒道:“你干什么!”

“红灯!红灯!”胡一飞急忙掩饰,大强一提zm,他就把刚才的话联系起来了,原来杂毛组织就是zm组织,杂毛等于杂毛,就是“zm=杂毛”。zm威胁英国的事,我知道,只是zm袭击英国网络又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不知道呢?

胡一飞这心里一乱,就没注意看红灯,差点就跟前面的车追了尾。

“靠,还是我来开吧!”大强看着前面那辆宝马,心中暗道侥幸,真他娘的要是撞上去了,老子就得赔一辆车子进去了。

之前所有关于zm和神秘病毒的事,都属于未解密状态,知道内情的只有安全界的高层人士。zm的威胁出来后,英国媒体闹得很厉害,但他们关注的焦点是政斧的态度,他们批评海军安全人士的无能,同时也想知道政斧会不会重判枫月影。

可谁也不知道病毒的事,也不清楚zm是何方神圣,所有的一切,只是在“zm=杂毛”出现后,媒体和民众才隐约看到了一丝真相的外皮。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