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百零四章 小心遇鬼

第一百零四章 小心遇鬼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193  |  更新时间:

吃完午饭,胡一飞往寝室慢慢溜达,顺便也消消食。

快到楼下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丁二娃。胡一飞快走两步,扯着嗓子喊了起来:“二娃,丁二娃!”

丁二娃正一脸忐忑不安地站在楼下,突然听到胡一飞的声音,似是吓了一跳,看起来很紧张,竟是低头朝相反的方向快步离去,就像是没有听到胡一飞的喊叫。

胡一飞挠了头,心说最近没得罪丁二娃啊,就赶紧跑着追上前去,把丁二娃拦住,“丁二娃,你跑什么跑?”

“我没看见你……”丁二娃一副心虚状,说完这声,又准备走。

胡一飞一想,就笑了起来,“我知道了,来这里找男朋友的,怕我知道了告诉你家里是不是?”胡一飞拍着胸脯,“放心吧,我不会说的!告诉我,哪个寝室的,叫什么,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小子如此好运气,竟然能让我们二娃看上!”

丁二娃顿时一脸怒气,涨红了脸,把胡一飞使劲推开,“你不要瞎说,我没有男朋友。”

“那你来这里干什么,总不会找错寝室门了吧?”胡一飞笑着,继续逗丁二娃。

“我……”,丁二娃“我”了半天,却没了下文,头一低,道:“我没事,先走了!”,说完又掉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满脸愁容。

胡一飞不敢再逗了,他知道丁二娃肯定是来找自己有事说的,就急忙又追上去,道:“好了好了,二娃,你不要生气,我不跟你开玩笑了!我知道你肯定是有事的,说吧!”

丁二娃站住脚,嗫嗫嚅嚅好半天,还是没能说出什么事,低头顶着脚尖,“真没事!”

“还说没事!没事就你这个样子啊!”胡一飞敲了丁二娃一个爆栗,心说你好歹表演得专业一点,事都写在脸上了,还说没事,“丁二娃,你真不够意思,跟我你还客气什么,有什么事就说,你一飞哥绝不推辞。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还是别的什么事?”胡一飞问着。

“没…没事!”丁二娃一脸委屈,却是要推开胡一飞要走,被胡一飞死死拦住。

胡一飞看周围人来人往都往这里看,都快愁坏了,他一把拽住丁二娃,拉到旁边小树林,按在了石凳上,道:“你想急死我是怎么着,不管什么事,你好歹也先让我知道一下吧!”

丁二娃还是盯着自己的脚尖,支吾了半天,才低低道:“我…的商务英语挂科了!”

胡一飞只差把耳朵贴上去了,才听清楚是怎么回事,于是赶紧安慰道:“挂了就挂了,以后还有清考呢,没事,别怕!”,刚说完,胡一飞却是自己跳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道:“二娃,我没有听错吧?”

也难怪胡一飞会如此大惊小怪,在英语这方面,从小到大,丁二娃都是他难以企及的偶像人物,要是有人说乔丹其实不会打篮球,胡一飞都能相信,可如果说丁二娃的英语能挂科,别说是打死胡一飞,就是把他打得死去活来,胡一飞也是不信。

“我从学校的服务器上查过了。”丁二娃低着头,“59分。”

“妈的,哪个王八蛋判的卷子,眼睛长屁股上了吗?”胡一飞暴跳如雷,差一分就及格,这明显就是恶心人的,糊弄鬼呢!他一拽丁二娃,“走,我带你去申请查卷!”

丁二娃又把手挣回来,“我都申请了!”

“怎么说?查到没?”胡一飞都快被丁二娃这慢吞吞的姓子给急疯了。

丁二娃摇了摇头,“主任没批准,没查到。”

“他为什么不批?还反了他了!”胡一飞的脾气又起来了,真想抽丁二娃他们系主任两巴掌,合情合理的要求不给批,明显就是想卡要好处,妈的!对付这种人,胡一飞倒是不怕,有的是办法,顶多塞条烟,塞包茶叶,请他吃顿饭,他恨的是这种官僚作风。

谁知丁二娃又道:“主任是这门课的主考老师,他这个人有点……有点不……”,丁二娃的嘴哆嗦半天,半天说不出下文,她自己倒像是做了错事一样,脑袋低得死沉。

“不怎么样?”胡一飞快急死了,知道情况,自己也好想办法啊。

丁二娃的电话此时响起来,她接起来,淡淡道:“我没事,在我老乡这里,嗯……还在想办法。”

胡一飞猜想可能是丁二娃的舍友,就把电话抢了过来,道:“我是丁荟的老乡,她的考试是怎么回事?”

那边果然是丁二娃的舍友,听到胡一飞的话,就叭叭开枪了,“考试的时候,我就坐丁荟的旁边,我照着她的抄,都考了82分,绝对是我们主任故意不让丁荟及格,还不让查卷!这个老王八蛋!”

“为什么?”胡一飞压着火气问到。

“那老家伙对丁荟有意思,今年开了这门课,他上课的时候,就喜欢在丁荟身边转,拍拍肩膀什么的,毛手毛脚,害得丁荟上课都只敢往中间那排坐。”二娃的舍友哗啦啦全给倒出来,“上课提问都只找丁荟,还把丁荟定为他这门课的代表!考试前,他叫丁荟去他家,说是给丁荟辅导,丁荟害怕,就没去,回头考试就挂科了,肯定是这王八蛋干的。我听说,以前就有两位师姐让老王八给祸害了,还去打过胎!”

“我知道了!谢谢!”胡一飞咬着牙挂了电话,心里的火都烧了三丈高,妈的,王老八蛋,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不给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我胡一飞是玩什么的,他一把拽起丁二娃,拖着就走。

丁二娃一边挣脱,一边急道:“你干什么!”

“我带你去找主任,我看他批不批!”胡一飞不由分说,拽着丁二娃,就直奔外语学院的教学楼去了。

路边认识胡一飞的人,看见胡一飞怒气冲冲朝外语学院去,打招呼他也不理,再看屁股后面还捉着个美女,顿时暗道稀奇,心说菲戈就是牛,不走寻常路,今天这出又不知道演的是什么戏。

“几楼?”胡一飞进了楼就问。

丁二娃现在也死心了,出了这事,她心里没主意,原本是打算问问胡一飞该怎么办,后来又觉得开不了口,看见胡一飞一慌神就准备跑,结果还是被胡一飞又给拽到这里来了,此刻她倒不担心自己了,就怕胡一飞一时冲动搞出个什么事,她知道胡一飞已经背好多处分了,再出事就要被开除了。丁二娃一脸紧张,“一飞哥,要不……就等清考吧。”

“告诉我,几楼!”胡一飞吼了一句,他很生气,清考不管考多少分,过了都按60分算,学分是够了,但肯定是拿不到学位证的。老大老四天天浑浑噩噩的,参加清考也就罢了,丁二娃天天泡自习室看书,汗珠子不比别人少掉一瓣,凭什么拿不到学位证!

“二楼……”丁二娃刚指了一下方向,就被胡一飞拖着走了。

看见“主任办公室”几个字,胡一飞也不敲门,直接推门就进,里面主任正对手下的一个老师吩咐事情呢,看见胡一飞进来,两人都楞了一下。

“你们干什么的?”主任没说话,那位老师倒是先开口了,“进门为什么不敲门!有没有素质?哪个班的?”

胡一飞此时却是一副不温不火状,把门一拉,示意那位老师先走,“你先出去,我跟你们主任有话说!”

那老师莫名其妙,被胡一飞的气势给压住了,心说这是谁啊,好大的牛气,再看胡一飞身后的那女的,似乎就有点明白了。扭脸看主任,却见主任从鼻孔里嗤了一口气,抽出烟点着了,才慢悠悠道:“你先出去吧!”

“好,那我晚点再向主任汇报!”,那老师一欠身,赶紧走了。

“说吧,什么事?”主任一脸不悦,眼神里更流露出一股鄙夷,别说自己没把丁荟怎么着,就是把她怎么着了,以前的事,自己不也全部都摆平了嘛,给个研究生的名额,就能把她们乐出个屁来,一个小小学生,还能反了天吗,笑话!

“查卷!”胡一飞就说了两个字。

“查什么卷!”主任把刚吸了一口的烟一下掐掉,指着胡一飞身后的丁二娃,道:“我不是都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吗,学校的判卷是不会错的,那么多人,怎么就会单单错你一个?你回去好好想想,认真地思考一下,挖掘一下深层次的原因,看看自己是因为什么不及格的,想清楚了,你也就能及格了!”

主任说完,又点了一根烟,不耐烦地摆手,“好了,你们回去吧!”

胡一飞强压住想揍这个家伙的冲动,又说了一句,“我们不死心,还是要查卷!”,胡一飞做坏事向来都很阴损,就是把人坑了,对方可能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刚才主任的话,却让他差点就忍不住了。

“不死心?”主任冷哼一声,“那我就帮你死了这个心,告诉你,你找谁都不行,肯定不能查卷,明白了吧!学校有学校的制度,谁来查卷都给批,正常的工作还做不做了!”

“好,我记下了!”胡一飞冷冷笑了两下,“我也有句话要讲给你!”,胡一飞说完,用一种很奇怪的强调阴[***]:“夜路走多了,小心遇见鬼!”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