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九十八章 打预防针

第九十八章 打预防针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12  |  更新时间:

恐惧只会助长恐惧,它像是一只疯狂嗜血的虱子,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最后的下场,很有可能是把自己撑爆。

胡一飞现在就是那只虱子,他快被那块硬盘折磨疯了,拿在手里是颗雷,但是退又没处退,交出去他又有顾虑,更没有胆子把它毁掉,只能是望盘兴叹愁更愁,一上午人都变得痴呆了一截。

“不管了,是死是活,老子都认了!”胡一飞郁闷了一上午,也没有想到是该把这块硬盘如何处理,最后一咬牙,作出个决定。

他觉得自己现在这么戚戚然的,根本无济于事,纯粹就是自己吓唬自己,就算这硬盘真是美国鬼子丢的那块,恐怕fbi还没找到自己,自己就先把自己给吓傻了。

再说了,那硬盘究竟是不是新闻中提到的那块,目前还很难说呢,自己只不过是恢复了其中的一个小小文件,那硬盘上还有更多的东西没有恢复呢,谁能说得准真假。而且,那条新闻也不见得就是真的,如果那硬盘真对美国非常重要,那在硬盘没有找到之前,他们怎么会容许媒体如此大张旗鼓地宣传呢,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丢了块硬盘似的。

胡一飞决定就当做是自己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条新闻一样,同时也把自己当做一个彻底的菜鸟,自己根本就不懂什么数据恢复,也不知道这块硬盘是二手的,买来之后,就把它用掉了。

被格式化的硬盘,它上面的数据是可以恢复的,但如果在恢复之前,又往硬盘上写入了新的数据,那就是神仙难救了,新数据占用磁道之后,以前的数据就永远无法恢复了。

胡一飞到底是有半瓶子洋醋,他深知这一点,于是就把现在这块硬盘上的毛片、游戏大量地往那块二手硬盘里塞,塞完了,再格式化,格式化之后再塞,如此反复几次,胡一飞深信,就算这块硬盘放在fbi的特工面前,他们也是认不出来了,世界上最顶级的数据恢复大师,也拿它没办法了。

“老子给你装几部兰兰的毛片,不适合你口味的话,还有欧美的!”胡一飞又重新往二手硬盘里塞东西,“再给你弄点星际、cs、疯狂的石头,娱乐娱乐,放松神经!等段宇回来,老子再从他的电脑上给你弄几个病毒、盗号木马。”

胡一飞是觉得怎么样菜鸟就怎样来,弄完这些,他还把自己现在那块1tb硬盘重新整理一遍,所有曰志、系统临时文件全部清理掉,凡是和那块二手硬盘有关的文件,也是统统粉碎掉,然后把电脑上的文件来回挪动,又从网上下载了大量的文件塞进去。这样,也没有人能从这块硬盘找到什么线索了。

确定无误,胡一飞这才松了口气,管你什么安全机密,老子统统没见过,反正硬盘已经被我装了毛片,有本事你自己把它变成机密去。

躺在床上,胡一飞决定休息一会,折腾一上午,实在是身心疲惫,谁知刚躺到床上,胡一飞又坐了起来,坏了,柜子里还有一块硬盘呢,上面就是这块二手硬盘的完全备份!

“妈的,这块又咋弄呢?”胡一飞抓着头,也用刚才的办法毁掉?

他现在已经搞定了那二手硬盘,心中就开始有些镇定,也不似之前那么胡思乱想了,恐惧感就少了很多。此时再让他毁掉二手硬盘的备份,他便有些舍不得,他对什么国家安全机密没有丝毫兴趣,美国导弹部署在伊拉克的什么位置,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他是舍不得那硬盘中没有被恢复过来的数据,万一不是机密,而是硬盘主人更多的心得体会,或者是更多的神器,那自己岂不是亏惨了?

“看看风头再说吧!”胡一飞这么想着,如果风平浪静的话,自己就把那备份先藏起来,等着以后继续恢复;如果风急浪高,扔掉撇掉也无人知晓。

重新往床上一躺,胡一飞叹着气,“自己真能吓唬自己,多大一个事啊!”,他那乐观的阿q精神再次冒出头来,不就一块破硬盘嘛,老子还不稀罕呢,你们谁爱要谁来拿,先到先得,过期不候!

一连几天,胡一飞都老老实实,也不怎么上网,整天都在看狼蛛的资料,还有cobra的那些案例,理论知识倒是又增长了不少。硬盘的事,新闻中再也没有提到过,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平静,胡一飞这才放了心,看来真是虚惊一场,就是美国鬼子手里的烟雾弹突然走火,冒了一股黑烟罢了。

周五的时候,胡一飞正躺在床上,看着cobra给一个企业做信息等级划分的案例,老四慢悠悠地踱进了寝室。

胡一飞等了等,看他屁股后面没有出现老大,不禁有些纳闷,道:“老大呢?”

“别提了,真是受不他了!”老四摇头直道晦气,“都知道我最头疼英语的嘛,他还天天逮着我,让我帮他查英语!刚才他又让我弄英语,我就撤退了!”,老四看胡一飞不用电脑,就道:“我用你电脑聊会天,刚勾搭上一个英语系的mm!”,说完,也不等胡一飞同意,就直接过来开机,坐在了电脑前面。

胡一飞摇头,看看时间,“吃饭了没,好像到吃饭的点了!”

“回来路过食堂,已经吃了!”老四答到。

“那我自己去吃!”胡一飞从床上跳下来,把资料都收拾好,就出了寝室。

走出宿舍楼,胡一飞往食堂方向走去,刚走出两步,背后就有人在喊:“胡一飞!”

胡一飞顿时一皱眉,然后站住脚回头去看,可不是那个灾星曾玄黎吗。曾玄黎一周都没动静,不来找自己,也没电话,胡一飞都以为她已经另外找到了高人呢,没想到她却是又出现了。

曾玄黎的脸色看起来并不好,也没有平时那么爱笑了,她缓缓走到胡一飞跟前,吸了口气,淡淡道:“你现在有没有空,我有事情要跟你谈!”

胡一飞反倒不适应了,不过还是道:“我现在要去吃饭!”

“没事,你去吃,我就在你楼下等你!”曾玄黎说完,便站在了那里,一副真准备等下去的架势。

胡一飞心说你要等就等吧,反正老子上次条件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他抬腿往前走了几步,回头去看,曾玄黎没有发飙,而是站在楼前的花台边,呆呆地盯着里面的一株月季。胡一飞直挠头,这妞真是转姓了,竟然跟变了个人似的,不过,曾玄黎这样,胡一飞倒觉得是浑身难受,连吃饭的胃口都没了,只好又走回来,道:“那,还是先说你的事情吧!”

曾玄黎挤出个笑容,“谢谢!”,环视一下四周,她道:“这里人多,要不我请你吃饭,顺便说事情!”

“不必了!”胡一飞摆了摆手,往旁边一指,“那边人少,你有事抓紧说,说完我还得吃饭!”

两人就往旁边走了一百多米,那里有个小树林,里面摆了一些石桌石凳,此时正是吃饭的时间,小树林空空荡荡,除了胡一飞和曾玄黎,也就很远处坐了一对小情侣。

“说吧!”胡一飞往石凳上一坐,他估计还是那金龙药业网络的事,这几天硬盘的事情一打岔,他早就把之前的不愉快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心想只要曾玄黎服个软,自己就把秘密告诉她吧,该出的气也都撒了,做人还是要留一线的好。

曾玄黎坐在那里,一连几个深呼吸,似是酝酿情绪一般,半响,才道:“以前,我可能做了一些事情,或者是有些话太重了,冒犯了你,现在我向你赔罪!”,就这么几个简单的字,曾玄黎却像是使了很大的力气一般,嘴一张,眼珠子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转,等说完最后一个字,眼泪就滑了下来。

胡一飞吓了一跳,他已经摆出一副大度状,准备宽恕曾玄黎的罪孽,然后一笑泯恩仇呢,谁知曾玄黎又来了这么一出,当即便有些不自然,坐在那里手足无措,心说你搞得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让我是该接受好呢,还是该拒绝好呢。

曾玄黎看胡一飞没反应,又道:“请你原谅!”,说完,那泪水跟开了闸的水似的,顿时就有些失控。

胡一飞慌了神,赶紧站起来,道:“好好好,我原谅你了,求求你,别哭了行不行?”,胡一飞看着四周,幸亏是人少,不然别人还以为自己躲在这里干了什么坏事呢。

曾玄黎长这么大,还没跟谁道过谦,没想到自己第一次道歉,对象竟是卖自己qq号的混蛋。更可恶的是,胡一飞上次还叫嚣着说他从来都不会向人道歉,而现在,他却要求自己道歉,曾玄黎心中的委屈可想可知,所以这一开口,心里的委屈也就爆发了出来。

胡一飞越是劝,她的眼泪就越是流得欢,开始还能忍,最后就变成了抽泣、哭泣。

那边的那对小情侣,也是侧目看了过来。

“看见没,肯定是那女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人的事情,这是再演苦肉戏呢!”男情侣捅了捅自己身边的女孩,“要是我,就算哭死,也不会原谅的!”,这话似乎是有点打预防针的意味。

谁知那女孩立时咬牙道:“如果是男的,我就直接阉了他!”

曾玄黎趴在桌子上,抽得更凶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