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九十三章 不可思议

第九十三章 不可思议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163  |  更新时间:

胡一飞找了一晚上,终于是找到了那篇文章,文章很长,里面先是介绍各种机密网络里如何防止信息外泄的手段,再是破解这些手段的方法,最后还有如何进一步完善,修补这些漏洞,非常全面。

胡一飞在里面翻了翻,发现在自己眼里已经是无懈可击的金龙药业网络,在这篇文章里,竟然真的是不堪一击。文章里介绍的那些防泄密手段,各个都比金龙药业要高级很多,但例举出来的攻击手法,又高达五十多种,胡一飞看得脑瓜仁直疼,太高深了。

电脑上的任何东西,在黑客眼里都可以被利用,从键盘指示灯,到插耳机的接口,甚至连电源,都可以被黑客所艹纵,成为泄密的罪魁祸首。

相比来看,金龙药业的防范措施就太落后了,还仅仅仅处于摄像头、数据流量分析、防止外界储存器这种层面上。在这篇文章里,这些都属于最低级的防泄密措施了。

胡一飞像是看科幻小说一样,没看完一个手法,眼睛就要瞪大几分,最后已经大到无法再大,他脑子里最多的一个词,就是“不可思议!”。

等看完了文章,胡一飞就觉得自己眼前的电脑很不可靠,键盘不可靠,鼠标不可靠,耳机也不可靠,可靠的几乎找不出来一个,电脑上的任何一个配件,都能把硬盘上的秘密泄露得一干二净。

“太可怕了!”,胡一飞感慨着,这硬盘的原主人真是太厉害了,大概已经达到了武侠小说里那种“手中无剑,剑在心中,心剑杀人,不动声色”的地步了,简直就像是一个诡异的魔术师,即便是捆住他的双手双脚,他也照样能从你的电脑里窃取到资料。

从脑海中的天马行空回到现实,胡一飞开始策划用什么样的手段来破开金龙药业的监控,看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文章写得很精彩,但里面大多都是提供一个思路和原理,具体的艹作和工具却是没有,自己得找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

胡一飞又把这文章中的攻击手法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发现各个都可行,却各个都不可行,不可行那是因为自己太差劲了,人家文章中提到的那些原理什么的,自己根本都不清楚,原理不清楚,就更不要提什么艹作了。

“嗷嗷嗷!”胡一飞一阵抓狂,看来只能挨个来剔除了,找个可行的出来。

……第十一种攻击方法,是讲如何利用电脑上的那个蜂鸣器来窃取资料的。蜂鸣器大家都知道,开机的时候,会发出“滴”的一声,如果电脑出现故障了,它就会发出长短不一的声音,来提示问题出现在哪里,以便维修人员找准症结所在。但就是这个一个平时根本都用不到的不起眼的家伙,却是一件超级泄密利器。

……胡一飞看到这里的时候,就停了下来,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起来,他觉得这个方法似乎有点可行。

第二天晚上,狼蛛发来消息,“二当家的,你发给我的代码,我已经帮你做了分析!”

胡一飞急忙问道:“怎么样?能确定作者是谁吗?”

“可以确定,代码特征非常明显!”

“快告诉我是谁!”胡一飞鸡动万分,自己终于是要找到那小子是谁了,一千万啊,老子要把你重新找回来……然后……花掉!

“代码的作者是中国黑客——寒号鸟!”

“呃……”

胡一飞当场傻掉,自己没看错吧,寒号鸟三个字是这样写的吗?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狼蛛也没有写错别字,胡一飞就开始头疼,中国黑客中只有一个寒号鸟,可那明明就是自己的偶像,一位绝对的顶级高手,他怎么会和糖炒栗子这种败类扯在一起呢?

“你没有分析错?”胡一飞问到,他对这个结论怎么也不能接受。

“不可能错的!”狼蛛直接回复道:“你看代码的第36行、第69、和第369行,是不是分别有‘h’、‘h’、‘n’三个字符,这是寒号鸟的独家标记,他的所有代码,都会把这三个字符留在这三个固定的位置!”

胡一飞急忙翻出那代码,找到狼蛛所说的位置一看,果然是有hhn三个字符,就在代码的备注里面呢。胡一飞以前看到过这些,但没有注意到这三个字符,它们和其他的备注混在一起,看起来毫无意义,却没想到这就是寒号鸟的独家标记!

“啊啊啊!”胡一飞头痛欲裂,糖炒栗子给自己发来的邮件病毒,为什么作者却是寒号鸟呢,这是怎么回事呢?他们是朋友,还是他们是一伙的,又或者他们就是一个人?

胡一飞想了半天,认为他们应该不会是一个人,寒号鸟是国内头号的黑客,怎么可能天天闲得没事干,追在自己屁股后面喊高手呢,这太丢份了。糖炒栗子之前曾说他在黑客圈朋友特别多,那应该是他和寒号鸟认识,自己要代码的时候,这小子就把寒号鸟的拿过来应付。

“狗曰的!”胡一飞骂了一句,自己手上唯一实在的线索,就此也中断了。

郁闷了好久,胡一飞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给狼蛛发去消息,“你的老师不是在寻找糖炒栗子吗,那他的黑客库里有没有糖炒栗子的信息?”

狼蛛觉得很奇怪,道:“你不是说你手上有关于糖炒栗子的线索吗?”

胡一飞一时气瘪,心说我那线索不就在半分钟前毁在了你的手里吗,“我就是想把两方面的信息综合一下!”

“没有!”狼蛛回答得很干脆,“老师在狼峰会守了一个多星期,但糖炒栗子没有露面,所以没有得到什么线索!”

胡一飞叹气,看来自己找回一千万的希望,真的是渺如飞烟了,他很烦闷,也没跟狼蛛道别,就关机出门了,他要到外面透透气,不然会被闷死的。

周六的时候,胡一飞又按时到达微蓝,上去到办公室把剩下的ip挂起,便背起微蓝配给自己的笔记本就要下楼。

保安们急忙拦住,道:“胡兄弟,你这是要去哪里?”

“出去办事!”胡一飞说到。

保安看胡一飞没明白自己的意思,道:“公司有规定,员工电脑严禁带出公司,如果必须要带出去,也得有主管部门领导的签字!”,保安嘿嘿笑着,“这是为了防止有人把机密资料带出公司!”

胡一飞没想到这微蓝还有简陋的信息安全防范措施,当时笑道:“你们觉得这网络安全部有机密资料吗?”,真是搞笑,别人要泄密,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带着电脑出去啊,手机、u盘,哪个不比电脑隐蔽?

保安们都笑,这倒是大实话,他们把这里的电脑都玩遍了,屁影子都没有一个,这周轮休的又是胡一飞第一次来时见到的那个油头滑面,他给胡一飞出了个主意,道:“今天刚好周末,我觉得公司的监控系统也该维护一下了,是不是?”,他看着其他几位保安。

“是的是的!”保安们都一起笑,边笑边点头。

油头滑面拿出对讲机,“德鲁伊,德鲁伊,我是牛头,监视系统有故障,请暂时关闭维护!over!”

对讲机传来声音,“收到,over!”

“好了,现在可以走了!”油头滑面笑着,“那啥,早去早回,兄弟我也好交差!”

“谢了,我办完事就回!”胡一飞朝着保安们一抱拳,转身出门去了,心里却是又咒骂那糖炒栗子,如果一千万在手,自己可以很多台笔记本,也犯不着用公司的,还倒欠了别人的人情。他郁闷了一个星期,心已经淡了下来,都不准备在追踪上面费什么大力气了,这太折磨自己了,但此时却又炽热了起来。

胡一飞来到金龙药业大门口,却被门卫拦住了,不让他进去,这里守卫制度森严,不是微蓝能比的。胡一飞解释了半天,说是自己来检查网络系统的,可门卫却说没有收到通知。

“妈的,出师不利!”胡一飞走开几步,他还把曾玄黎的手机号码忘记存了,只好把电话打到微蓝的保安室,让保安在办公室找到那个本子,这才拿到了曾玄黎的号码。

正准备拨号,身旁的大门一开,从里面出来几个人。胡一飞有些意外,当先一人,竟然是那个枫月影,奇怪,他们公司这么快就开张了吗,真的是要把金龙药业的这单业务接过来?

枫月影身后的,却是胡一飞上次见过的张工和廖工。

胡一飞放下手机,过去打着招呼,“枫大哥,张工,廖工,你们好!”

枫月影这才看见了胡一飞,他看着胡一飞的样子,心里有点狐疑,cobra不是说微蓝不准备掺和金龙药业的事吗,可这个实习生怎么跑了过来。不过,枫月影还是很绅士地笑着:“呵呵,你好,真巧,竟然在这里碰到你了,小胡!”

胡一飞心里更怕,他怕自己私下翘班、以及顶着公司名义来这里检测网络的事被枫月影传出去,急忙解释道:“我来这里找个朋友!”,说完他还问着张工廖工,“那啥,曾玄黎在不在里面?”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