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七十五章 又见灾星

第七十五章 又见灾星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180  |  更新时间:

胡一飞进了办公室,cobra放下键盘,问道:“手续都办完了?”

“就等着拿员工卡了!”胡一飞笑着,“惠老师也参加了狼峰会?”

“是啊!”cobra点头,“这次狼峰会来了很多高手,不参加一下就太可惜了!”,说完,cobra从抽屉里抽出两份资料,“这个东西你拿回去好好读一读!”

“好!”胡一飞赶紧上前接过来,拿起来瞧了一眼。

“这是两份不同标准的安全体系说明。”cobra解释了一句,“你对公司的业务不太熟悉,就先从安全体系检测做起吧!”

“好!”胡一飞又忙着点头。

“外面有空余的办公桌,你随便挑一张,回头我叫人给你配台电脑!”cobra完了看着胡一飞,“以后在公司要多做事,少说话,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就直接来找我,我不在的话,就打我电话!”

“好的!我都记住了!”胡一飞应着,“那我这个周末是不是就可以直接过来了?”

cobra点头,“我会先安排个人带一带你,不要太紧张,没你想象中那么难!”

胡一飞看cobra要忙着狼峰会的事,就道了谢,出来挑了一张办公桌,笑眯眯主动帮他联系了财务和后勤,十来分钟的时间,就有人送上来一台笔记本,宣布了使用制度和赔偿制度,然后让胡一飞签了字。

笑眯眯拍着胡一飞的肩膀,“好好干,可别给咱们理工大丢脸!”

“是是!”胡一飞点着头,“我会向师兄学习的!”

跟笑眯眯聊了一会,看看时间差不多,胡一飞就出了网络安全部,又奔人事部找小高去了。

小高把一张塑封的卡片交给胡一飞,“这就是你的员工卡了,以后进楼出示这个牌子就可以了!”

胡一飞收下装好。

小高又拿出一张表,“这是份临时的合同,你签一下,关于你的待遇,我已经请示过了。本来是要按照一天50块钱计算的,但因为你是周末来,也算是加班曰,所以就给你提高了一下标准,一个月500块钱,你没有什么异议吧?”

“没有没有!”胡一飞摇着头,嘴巴咧开了花,他就没想到自己还能有工资,当下毫不犹豫,就在合同上签了名字。

小高在合同上盖了戳子,交给胡一飞一份,道:“好了,手续就算完了,记得按时上班,公司的各项规章制度,你的主管领导会告诉你的!”

胡一飞转回到网络安全部,那几个人已经不在电脑前扎堆了,零零散散坐在自己电脑跟前敲着键盘,有的聊qq,有的写东西,笑眯眯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胡一飞进去跟cobra打过招呼,看看无事,就出了微蓝大厦回学校,只等着周末过来上班。

公交站牌就在蔚蓝大厦的门口,胡一飞站在那里等车的工夫,就看一辆红色的mini驶了过来,车子停好,曾玄黎从车里钻了下来。

胡一飞吓了一跳,赶紧转到站牌后面,心里暗自咒骂,妈的,又是这个灾星,老子见她准没好什么事!

谁知曾玄黎早就看见了胡一飞,下车后就朝这边走了过来,一边喊道:“胡一飞,你装什么装,出来!”

胡一飞尴尬地从站牌后面走了出来,绷了绷脸,道:“巧啊!真是冤家路窄!”

曾玄黎觉得胡一飞的样子很好笑,心想那事我都不追究了,你小子还躲什么躲,她一指背后的微蓝大厦,道:“我到这里办点事!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胡一飞挠着头,“那你赶紧忙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就要闪人。

“胡一飞!你……”曾玄黎有些生气了,这小子看见自己就跟见了债主似的,唯恐躲之不及,难道自己就那么恐怖吗,当下她道:“我可是听人说了,那‘版权科记’的字,就是你小子雇人去改的!”

妈的,又来这招!胡一飞顿时头疼无比,曾玄黎这小妞捏住自己小辫子是不准备撒手了啊。

曾玄黎有些得意,笑道:“你不是要走吗?走呐!”

胡一飞皱着眉,“曾玄黎,你到底想干什么?告诉你,别把我惹毛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不客气又怎么样?”曾玄黎有恃无恐地看着胡一飞,“你是不是准备把我的qq号码挂在你们理工大的公告栏,上面写上诚征一夜情?晚了,我已经换号码了!”

“我曰!”胡一飞爆了粗口,老大老四这两个没出息的货,在战争年代那绝对就是汉歼,连这个都卖给了曾玄黎。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曾玄黎看胡一飞像是真生气了,又道:“刚才在车上看见你了,就下来打个招呼噻,我可不像某些人那么小气!”,说完,曾玄黎促狭地笑着,“顺便呢,我也瞻仰一下传说中那位会举牌牌的菲戈的尊容!怎么样,举牌牌的感觉很爽吧?我一直都很纳闷,理工大咋就不把你这种刺头给开除了呢!”

“那你得去问我们的校长!”胡一飞气哼哼地说着,心里还在想着回去后怎么收拾老大老四。

“有机会我一定要给你们校长提提意见!”曾玄黎说完顿了一下,又道:“上次你说的那几个名字,我已经找人查过了,确实是他们做的,谢谢你了!”

“不用谢!以后不要来烦我就行!”

“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曾玄黎剜了一眼,道:“你走吧,我还得去办事!”,说完,转身蹬蹬蹬进了微蓝大厦。

胡一飞对着曾玄黎的背影又是掐脖子,又是踹腿,心想这妞真他娘的难缠,幸亏自己没告诉她自己要来这里实习,不然更麻烦。

晚上吃饭的时候,胡一飞约了梁小乐,把自己要去实习的消息告诉了她。

梁小乐先是惊讶,接着又笑道:“你不会是开玩笑吧,自己给自己联系了实习单位?”

胡一飞把员工卡拿出来显摆着,“看到没?这个周末就能去上班了!”

刘晓菲抢过去,仔仔细细看了半天,道:“你娃儿这不会自己做的吧,我听说学校门口有人专门做这个,五块钱一个!”,说完,刘晓菲拿手在上面搓着,想研究一下真假。

胡一飞一把抢过,瞪眼道:“瞎搓什么,弄坏了咋办!你连假的都没见过,象这种高级货你更是没见过!”

刘晓菲很不爽地撇着嘴,“不就去实个习嘛,得意啥子!”

“你知道什么!”胡一飞把员工卡收好,嘿嘿笑道:“小乐兼职,我实习,以后周末呢,我和她就是夫唱妇随了!”胡一飞得意唱道:“你挑水来我浇地,你种地来我织布……”

“瞎说什么呢!”梁小乐脸一红,在桌子底下狠狠踩了胡一飞一脚,“什么夫唱妇随,你真恶心!”

“就是!”刘晓菲也跟着踩了胡一飞的另一只脚,舒服道:“你娃儿真恶心!”

胡一飞丝丝抽了两口冷气,呲牙咧嘴道:“你个电灯泡,瞎踩什么,没听说过打亲骂爱吗?小乐那是爱护,你这算什么!”

刘晓菲拿起筷子就去捅胡一飞,“你娃儿要造反嗦?”

胡一飞跳着躲开,“造反也不造你的反!”

“你们别闹了!”梁小乐发了话,“吃饭!”

刘晓菲犹自恨恨地瞪了一眼,这才收起筷子吃饭。

“你去实习就好好干,微蓝科技是大公司,争取以后能够就留在他们公司!”梁小乐低声嘱咐着,“现在工作不好找,你得上心!”,梁小乐还是很羡慕胡一飞的实习生,她出去兼职,就是干一些没技术含量的活,大多数时间就是站着,这些活就是赚点外快,但没有什么上升的空间。

“知道知道!”胡一飞点头,“你放心吧,我会努力的!”,胡一飞心说就为了那一千万的美金,老子也会拼命的。

“你去实习了,那个变态狂的事情咋办?”刘晓菲突然问到,“那家伙这两天又开始搔扰我了!”

“我只是周末去,平时还在学校呢!”胡一飞皱着眉,看来这事必须得抓紧了,可那个赵兵监控了那么久,却一点线索都没有发现,他安慰道:“我上班的地方是网络安全部,肯定全都是高科技,我去了稍微瞅个空,就把你的事给办了!”

刘晓菲这才不说话,安心吃饭当灯泡。

梁小乐把自己做兼职的一些心得给胡一飞讲了半天,让胡一飞到微蓝后注意和同事处好关系,将来要转正就会容易很多。

胡一飞笑呵呵盯着梁小乐,只知道嗯哈点头。

“你别光是看我!”梁小乐嗔道,“我说的,你都听进去了没有?”

“进去了!进去了!”胡一飞点头,还是笑着看梁小乐。

晚上回到寝室,胡一飞上了狼窝,收到狼蛛发来的qq号码,就顺手记了下来,然后开始登陆qq,准备加上他。

趁着qq登陆的工夫,胡一飞往论坛上瞅了一眼,顿时吓了一跳,这狼峰会只是开了一天,就又爆出了新的门事件。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个集狩猎者和黑客于一堂的峰会,注定了是要几多波折的。

上午的网络会议完毕,就有一位与会的知名黑客在狼窝论坛上发贴,声称在会议举行期间,自己遭到了反向追踪,他怀疑狼牙提供的服务器遭到了入侵,话里话外极尽隐晦,但大家一看就能明白,这是把矛头指向了那些与会的狩猎者。

但没想到的是,狩猎头子斯帕克随后也跳了出来,说自己也受到了反追踪,因此,他的矛头又指向了大会的组织者——狼牙。斯帕克认为网络会议不同于其他安全会议,此次为了技术,大家齐聚一堂,所有人都使用的是自己的网络id,大家最不愿意的事情就是被人拆穿真实身份,作为会议组织者狼牙,应该为所有人的信息安全负责。

真是新鲜可笑,斯帕克是位狩猎者,他的所有信息都是公开的,根本就不惧怕任何反追踪,这只咬死了不少老鼠的老猫,突然出来为老鼠们辩护,一时跌破不少人的眼镜,猫哭耗子的传说,竟然会在狼窝论坛上真实上演。

狼窝之上,众说纷纭,十来位参加会议的高手互相诋毁,都在指责自己心中认为的追踪者。

狼牙不得不出来发表了公告,说自己的服务器绝对安全可靠,不存在被入侵的风险,而上午大家发现的追踪数据,很有可能是狼牙服务器发出的身份验证信息。因为在每个人登陆网络会议室的时候,狼牙会对与会者的身份进行确认。

但这个公告很快遭到了所有与会者的驳斥,有人甚至贴出了具体的数据,高手一看就明白,除了身份验证的数据外,确实还存在另外的反向追踪数据。

狼牙的这一公告,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那些与会者不再互相猜测,而是集体怀疑狼牙的别有用心,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下午的狼峰会没能继续举行,所有人都在狼窝上指责狼牙。

胡一飞摸着鼻子,这事还真是有点意思,对所有与会者进行反追踪,狼牙肯定是没这个胆子的,他们还指望能借机提高自己组织的影响力呢,不可能暗中搞什么手脚,应该是有人不想让狼峰会进行下去才对,但这个人又是谁呢?

黑天却不这么想,他已经获得了内幕消息,知道斯帕克这些人来参加狼峰会,目的是要寻找关于糖炒栗子的信息,他们每个人都对狼牙的服务器虎视眈眈,所以就出现了眼前的怪局,大家都在指责狼牙,却没有一个人宣布退出狼峰会,也没人提出终止狼峰会。

“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黑天淡淡笑着,他们这是要狼牙妥协呢,只是那位传说中的栗子今天并未露面,而且也没人能确定他一定就会露面。

黑天的助手此时走进来,道:“那款曰志清理工具,已经查清楚来历了!”

“说说看!”

黑天关掉狼窝,转身站了起来,为了弄清楚这帮狩猎者如此疯狂的原因,他可是花费不小,专门从间谍黑客枫月影那里买来了一件重要的“线索”。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