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七十三章 追杀栗子

第七十三章 追杀栗子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451  |  更新时间:

“二当家的,你怎么了!”

段宇回到寝室,看见胡一飞躺在床上,神情痴呆,双眼直直地看着天花板,也不说话,也不喘气,顿时吓得小脸煞白,赶紧上前轻推了两把。

胡一飞长长出了口气,人没动,呆呆傻傻地问了一句,“老三,如果你有一千万,你会怎么办?”

“什么一千万?精子吗?”段宇伸手摸着胡一飞的脑门,“二当家的,你感觉如何,头晕不晕?”

胡一飞推开段宇的手,道:“我没发烧,我是在认真问你!”

没发烧都已经一千万了,真发烧了你还不得一千万美金啊,段宇觉得胡一飞肯定是脑子短路了,但摸着又不发烧,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只好顺着他的话,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买车,买房,带上小丽环游世界,这辈子都不去给别人打工!”

“很好!很好!”胡一飞赞了两句,突然侧过脸,双眼直直盯着段宇,“如果你的一千万不小心存到了别人的户头上,怎么办?”

段宇被胡一飞这一眼瞧得浑身发麻,“怎么可能!我要是有一千万,绝对都不告诉任何人,怎么可能存进别人的户头呢。”,他又仔细打量着胡一飞的神色,心说二当家不会是中邪了吧,怎么老是跟一千万过不去呢,“要是真的存错了呢?”胡一飞还是那副表情。

“真存错了?”段宇暗自纳闷,胡一飞现在这副阴死阳活的样子,倒真像是把一千万存进了别人户头,道:“存错了也没有关系,找银行再退回来就是了!”

胡一飞轻轻叹气,“要是那个人卷着钱,从人间蒸发了,你怎么办?”

“我靠!”段宇终于知道胡一飞这是怎么了,这小子肯定是得了妄想症,有人妄想别人来迫害自己,而有人就妄想别人来偷自己的钱,这小子的兜经常干净得像是狗舔过一样,竟然会妄想别人卷走自己一千万,看来病得不轻呐。段宇想了想,道:“如果有人敢拿走我的钱,那我肯定不能在这里躺着,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把那个家伙找出来,然后拉到小竹林去强歼一百遍!不,一万遍!”

胡一飞腾一下坐了起来,坐在那里想了一会,就顿时容光焕发,从床上跳下来,盯着段宇笑道:“老三,你真恶心,男的你也要歼?”

段宇看胡一飞这样,还以为自己被耍了呢,讪讪道:“男的老子就拿竹子插死他!”

“好!”胡一飞朝段宇竖着大拇指,道:“等着,等我找到他,就交给你来插!”

段宇狂出冷汗,原来二当家的还没醒呢,他不敢跟胡一飞再揪扯了,一边转移话题,一边往自己那边溜,“二当家的,今天上课,听人说咱们学校的网站又被黑了,不会是南电科记那帮孙子干的吧?”

“南电的有这本事倒好了!”胡一飞撇着嘴,伸手开了自己的电脑,心想段宇平时墨墨迹迹的,没想到关键时刻还真有决断,比自己想得开啊。那一千万已经是丢了,要想拿回来,就必须想办法揪出糖炒栗子是谁,躺在床上干想,是把钱想不回来的,只会把自己想成精神病。

“那你说上次咱们学校的那个神秘高人还会出手吗?”段宇问着,“大家都在议论这事呢!”

胡一飞笑笑,道:“我想不会了,随随便便就出手,还能叫高人吗?”

“那倒也是!”段宇沉思片刻,换上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最近有点不大太平,我总感觉要出点什么事!”

胡一飞直摇头,刚夸完这小子,他马上又开始神神叨叨了,当下不搭理他,直接上了狼窝,利用论坛的搜索功能,开始搜索一切和糖炒栗子有关的信息,显示出来的结果是空白一片,大出胡一飞意外。他不死心,又跑到百度谷歌上搜索了一下,结果更惨,竟是连卖糖炒栗子的供求信息都没有。

“我靠!不是吧!”

胡一飞抓着头皮,怎么会这样呢,他就是放个屁,也会留下点味道啊,怎么可能如此干净呢!想了一会,胡一飞赶紧去打开自己的论坛信箱,里面还有以前的通信记录,自己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出点什么线索来。

打开之后,胡一飞就傻了眼,论坛信箱里有他和狼蛛的通信记录,而关于糖炒栗子的却是一条都没有,胡一飞明明记得自己就没有删除过哪些记录啊!

“灵异事件?超级黑客?”

胡一飞脑子顿时一片混乱,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吗,从一开始就没有糖炒栗子这个人,也没有那莫名其妙的一千万,这些都是自己凭空幻想出来的?胡一飞使劲掐着自己的脸,想看看自己现在是不是还在做梦。

“二当家的!”段宇冲了过来,“你……你没事吧?”

段宇这回被吓得不轻,胡一飞先是痴痴呆呆乱讲话,现在又搞起了自残,这脸都被掐肿了,他竟然毫无知觉,不会真的是中邪了吧!

“没事没事!”胡一飞摆了摆手,示意段宇自己没事,然后盯着电脑屏幕,纳闷道:“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段宇探头往屏幕上瞅了一眼,心里头毛毛的,明明是很正常的一个网页,自己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怪异的地方,到底二当家的看见了什么呢,真是奇怪,当下小心问道:“二当家的,你……这是在看什么呢?”

胡一飞摇着头,“我在狼窝的聊天记录被人清除了!”

段宇一听,松了口气,原来就是这么点事,安慰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肯定是你的账号被人盗了,这事常有,我自己就丢过很多账号了!”,说起这事,段宇就是开始一脸愤然,“想当年,我在那个色……”,说到这,段宇却戛然而止,一脸局促。

胡一飞看着段宇,“哪个?”

“那个……,反正就一个论坛,我在那好不容易升到了贵宾账户,结果号被盗了,搞得我都想砍死那个盗号的王八蛋!”段宇很是尴尬,差点说漏了嘴,把自己h论坛充钱搞贵宾账户的事给抖了出来。

胡一飞也不追问,在电脑前皱眉思考着自己头上的这摊事,这明显不是一般的盗号,对方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清除糖炒栗子的通讯记录,胡一飞觉得这肯定糖炒栗子自己干的,这小子见财忘义,想卷着一千万搞个人间蒸发。

“只是这手段也太……厉害了吧!”胡一飞咂巴着嘴,能把论坛上的痕迹打扫得如此干净,就连搜索引擎都搜不出任何信息,这糖炒栗子还不是一般的厉害,自己以前还笑话人家眼神不好,原来是自己看走了眼,没想到糖炒栗子还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

胡一飞恨恨地咬着牙,自己真是头猪,竟然会相信有人把自己当成高手和偶像。

“你有新的消息,请注意查收!”

狼窝上传来了新的短消息,打断了胡一飞的思路,他点开一看,是狼蛛发来的消息,不禁有些牙痛,妈的,又是一个把自己当高手的,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都打的是什么主意。

“二当家的,你不是说要参加狼峰会吗,现在距离报名截止只有几个小时了,你还不准备出手?”

胡一飞哪还有这个心思,之前糖炒栗子也说会参加狼峰会,现在看来,这小子肯定是不会出现了,于是不冷不淡回复了一句,“最近事情有些多,可能不参加了!”

“那太可惜了,这次参加狼峰会的人很多,我的老师也会来参加!”

“死脑筋跑来做什么?”胡一飞对死脑筋印象深刻,很是有些意外,就随口问了一句。

狼蛛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死脑筋是谁?”

胡一飞擦着汗,心说自己是被糖炒栗子给气糊涂了,怎么可以当着一根筋的面骂人家的师傅是死脑筋呢,万一死脑筋发了飙,来咬自己怎么办,他赶紧解释道:“这个破拼音输入法,太误事了,我是问你师傅来做什么。”

“我的老师叫斯帕克,不叫死脑筋,奇怪,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我曰!”

胡一飞吐了血,没想到这都能错到一块去,那老家伙还真是人如其名,叫了这么一个名字,难怪死脑筋,还教出个一根筋的徒弟来。回过头,胡一飞又觉得纳闷,奇怪,这斯帕克能是个人名吗?

“我的老师来狼峰会找点线索,他本来是要狩猎一位超级黑客的,结果……”

难道死脑筋栽了?胡一飞大出意外,没想到狩猎过那么多超级黑客的死脑筋竟然都栽了,就问道:“你师傅失手了?不会吧,是谁这么厉害?”

“老师是主动退出狩猎的,因为他狩猎的对象突然加入了zm,我想老师可能是不想和zm为敌。”狼蛛极力维护自己的师傅。

胡一飞想大笑,那个zm不过就是个沽名钓誉的组织罢了,竟然也能把死脑筋给吓退了,死脑筋一定是老了,不再血气方刚、金枪不倒了,“那个加入zm的家伙是谁?”,胡一飞想知道是谁这么倒霉,投奔了一个破烂组织。

狼蛛想了想了,道:“反正老师已经放弃了狩猎,告诉你也无妨,他狩猎的对象叫做糖炒栗子!”

“咣当!”一声,胡一飞差点从椅子上跌了下来。糖炒栗子?那不是自己参加zm测试时的名字吗,自己已经把这个名字占了,怎么还会有人再用这个名字加入zm呢?他赶紧打开zm的入口网站,看到原本排在第一位的自己,已经消失了!

“狗曰的!”胡一飞一拍桌子,他终于有点明白了,自己把那个身份令牌交给了真正的糖炒栗子,而这小子竟然接着把最后一关给过了,而且时间还不早不晚,卷了自己一千万后他就加入了zm,肯定是zm帮他清除了所有的信息,也帮他吓退了死脑筋的追踪。

胡一飞的肠子都快悔青了,自己让人耍了是一次又一次啊,也不知道这小子干了什么坏事,竟然连死脑筋这样的顶级狩猎者也会出手。

“二当家……”段宇又朝这边看了过来,他也快崩溃了,胡一飞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想着生气!”胡一飞又砸了一拳,这才重新坐了下来,问着狼蛛,“糖炒栗子做了什么,怎么能劳你师傅亲自出马呢?”

“昨天胡萝卜向所有狩猎者发出求援,说是糖炒栗子入侵了欧洲原子能机构的网站,还敲掉了胡萝卜联盟的交易平台,但具体的细节我不清楚,我还不是正式的狩猎者。不过,我想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原因,否则老师是不会出手的,更不会在宣布退出狩猎后,还要来到狼峰会寻找线索!”

“额滴神啊!”

胡一飞头痛欲裂,情况是越来越混乱了,狼蛛说的事,明明就是自己做的,而那加入zm的,却是另外一个糖炒栗子,可这两件很明白的事掺和到一起,怎么就那么乱呢,已经弄不清楚狩猎者追踪的是自己呢,还是那个糖炒栗子,也不清楚是哪个吓退了哪个。

“我曰!”胡一飞抓着头皮,使劲想了半天,才想出一种合理的解释,那就是糖炒栗子和胡萝卜交涉的时候,没有报出自己的字号,所以胡萝卜只知糖炒栗子,不知有二当家的。胡萝卜想要追杀其实是自己,而狩猎者却被另外一个糖炒栗子的举动给吓退了。

这么一想,胡一飞又多了一个新的弄不清楚,他不知道自己是该感谢糖炒栗子呢,还是该追杀他呢?

“一千万啊,还是美金,不管了,就是追到天边,老子也要杀了他!”胡一飞咬着牙,又给狼蛛发去消息,“那你师傅到底能不能追到糖炒栗子?”

“肯定可以!”狼蛛很是相信斯帕克的能力,“他只是不愿意和zm为敌罢了!”

胡一飞这就有了主意,死脑筋怕zm,自己可是不怕,只要确定狩猎者能追踪到糖炒栗子就行,“那你能不能追踪到糖炒栗子呢?”

“我不清楚,因为我还不是正式的狩猎者,经验不足,追踪手段也没有老师那么纯熟!”狼蛛显得很没有自信。

“那就是说,学会了狩猎者的本领,都有可能抓到糖炒栗子是不是?”胡一飞又问到。

狼蛛已经被这一系列的问题给弄迷糊了,道:“理论上是这样的,有了扎实的技术基础,只要一点点线索,再通过正确运用策略,应该就可以追踪到任何黑客!”

“那就成了!”胡一飞快刀斩乱麻,“你教我所有狩猎者的本领,我就回答你以前的那些问题!”

狼蛛又开始头疼了,二当家的为了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可真是煞费苦心呐,三番两次地改换条件,自己明明已经只差一个问题了,他又要搞新花样,当下他很不情愿地道:“我只差一个问题了!”

“现在不差了,我可以立刻回答你的问题!还有,我能为你提供糖炒栗子的线索!”胡一飞抛出一颗重磅炸弹,“怎么样?你不是要狩猎一个黑客,才能成为狩猎者吗?与其狩猎那些不入流的黑客,不如直接拿下糖炒栗子,我想你师傅肯定会对你刮目相看的!”

抛开糖炒栗子不说,单就回答那些问题,就足以让狼蛛动心了,只是他被胡一飞耍了好几次,已经不怎么敢相信这家伙的话了,万一他又变呢,“我拿什么相信你?”

“那我就先告诉你一条糖炒栗子的线索吧!”胡一飞想了一下,道:“其实糖炒栗子有两个,加入zm的那个,并不是你师傅要追踪的糖炒栗子。”

狼蛛岂能上当,“这些说法根本无法求证,我们还是遵守之前的约定吧!”

胡一飞一咬牙,一跺脚,妈的,看来不出核武器是不行了,他在自己整理出来的那些笔记中翻了半天,找到了一篇和狼蛛上次那个问题相关联的文章,从中截取一段,给对方发了过去,问道:“如何?凭这个你总该相信了吧!”

半响之后,狼蛛发来消息,“这段文章你从哪里找来的?”

“你有师傅,我当然也能有师傅!”胡一飞忽悠着,“怎么样,交换不?”

“换!”狼蛛再无怀疑,二当家的人品能是假的,但那段技术姓的文章不会有假。

“但我有一个条件!”胡一飞又来这招。

狼蛛心里又是咯噔一下,他现在都怕了这句话,当下耐住姓子问道:“你说!”

“这是我们俩个私底下的约定,你不可以对第三个人提起,我给你的东西,你不能给任何人看,也不许对任何人提起。当然,你给我的东西,我也同样做到这些!”

狼蛛松了口气,即便二当家的不说,自己也会这样做的,“我在上帝面前发誓,绝不将此事告诉你我之外的所有人!”

为了抓到糖炒栗子,胡一飞这次算是豁出去了,他很后悔,如果自己以前有狩猎者一半的水平,怕是早就弄清楚了糖炒栗子的真实信息,也就不会被他给卷跑一千万了。狼蛛是个一根筋,胡一飞现在也只能是希望这一根筋能够经得起检验,做到心口如一,遵守约定。

“一言为定!”胡一飞咬着牙。

狼蛛很快回复道:“驷马难追!”

“我今后可能有很多的问题要请教你,论坛联系不方便,我希望你能提供一个即时通讯的方式!”胡一飞怕通信记录再被人删除,还是保留在自己硬盘上的数据更为可靠一些。

“我用msn!”

“我用qq,号码是80335388!”胡一飞直接说了这个,用自己熟悉的要保险一些。(此号码和之前赵兵的号码一样,不是bug,是本人的qq号码,随便捏个号码,容易给他人造成困扰。)“我需要申请号码,回头再告诉你吧!”狼蛛回复道。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