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六十五章 剽窃事件

第六十五章 剽窃事件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2964  |  更新时间:

胡一飞和段宇在寝室里八卦了好半天,研究着qq遭受黑客攻击的各种原因,段宇认为是那些竞争对手终于忍不住了,联起手来搞造反;胡一飞说可能是某安全公司为推销自己的产品而恶意攻击,结果在下手的时候哆嗦了一下,没把握好力度,酿成了杯具;段宇问有没有可能是大公司的内部斗争,狗咬狗事件;胡一飞说八成是账号服务器的管理员今天过生曰,喝多了,一时着急,就把服务器给尿报废了。

两人在那瞎咧咧,把所有的可能都想了,却唯独没有想到这就是一起纯粹的黑客攻击。在他俩看来,很多黑客都是寄生在qq上生存的,攻击qq,无异是自己砸自己的饭碗,纯属盐吃多了闲得。

国内的网络,也因为这事一下变得搔动起来,不少的即时通讯工具立刻喊出“7x24小时不掉线”的口号,一副要从qq那里拉用户的架势;网络安全商趁机推销自己的产品,什么负载平衡、数据备份、专业防火墙,全都拉了出来;就是做交换机和路由器的,也是不甘寂寞,出来亮相。

而作为qq最大竞争对手的msn,却异常地安静,大家这才注意到,msn之所以这么安静,是因为现在要登陆msn也是同样地困难,时断时续的。不过,msn否认自己的账号服务器遭到黑客攻击,至于用户登陆困难的原因,却是没有做出解释。

但这丝毫难不住狼窝上的八卦达人,他们很快得出了结论,msn的账号服务器并未部署在国内,根据可靠消息,目前国内网络访问境外非常困难,这就导致了msn的登录困难。两大即时通讯软件同时无法登陆,让网络交流重新回到了收发电子邮件的时代,而且电子邮件还发不到国外去。

狼窝到底是国内头号的黑客论坛,虽然最近的狼峰会分散了不少狼友的视线,但国内网络遭到攻击的各方面情况还是很快就被汇总到了这里,有达人立刻指出,此次网络攻击绝非偶然,应该是一次有目的有组织的攻击活动,只是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人所谓,目的何在。

过了一会,老四回到了寝室,不能上qq,对于他来说,和断网没什么区别,还不如回来看墨墨呢。

老四进来看到胡一飞和段宇在那里八卦,便立刻加入了阵营,兴奋道:“网吧里的人都说是因为qq偷税漏税,现在他们的老总被抓了起来,服务器也被查封了!”

“切!”两人齐齐鄙视,老四竟然连这种消息也信,还不如服务器被尿坏的猜测靠谱呢。

“对了!”老四凑到胡一飞跟前,银笑道:“昨天有人介绍了一个好网站,很黄很暴力,一起欣赏欣赏?”

段宇立刻站起来,不屑道:“你小子的趣味真低,那玩意有啥好看的!”,说完就准备回自己电脑跟前,走了两步,却是站在那里不动,回头若无其事地探着身子,想看看老四要拿出什么好货来。

老四从兜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个小纸条,献宝似地放在胡一飞面前,嘿嘿道:“打开看看,很新鲜的,网吧里人多眼杂,我都没来得及细看呢。”

胡一飞一看那网址,就道,“看这个网址就知道,很黄很暴力啊!”,说完赶紧输入网址,一敲回车,两人的脑袋就凑在屏幕前,期待着想象中的画面出现。

谁知过了十多秒,页面显示无法打开。

“老四,你不会把网址抄错了吧?”胡一飞疑惑地看着老四,刷新了一下页面。

“不可能,我就是把我名字孙亚青写错了,也不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写错!”老四拍了胸脯,“错不了,我还看了的呢,多试几次!”

胡一飞来回刷新了几遍,还是无法显示,只得叹气道:“妈的,估计又被河蟹了!”

老四傻了眼,“靠,还让不让人活了,好歹等我看完了你再封杀啊,找个好站我容易吗。”

段宇此时插了进来,拿起老四的纸条,装模作样看了半天,道:“这个网址也很普通嘛,看不出有什么不同,那啥,代理你们试了没,估计这玩意得用代理来看!”

“靠!”两人集体竖着中指,这小子一看就是内行,还偏偏装得很是纯洁青涩,真是个斯文败类。

胡一飞也是个中老手,翻出一个在线代理网站,又把那网址来来回回试了好多次,依旧是打不开,三人只得放弃,不过都是一脸惋惜的表情,很是有些不甘。老四往床上一躺,看他的墨墨去了,段宇则心不在焉地继续欣赏着他的新闻。

悻悻回到狼窝论坛上,胡一飞才知道发生了黑客攻击的事情,看来老四的那个网站有可能不是被封杀了,而只是暂时打不开罢了。

“狗曰的,害得老子看不成网站!”

胡一飞恨恨骂着,他是个外行,以为这么大的攻击事件只是一个人搞出来的呢,心里把那小子诅咒了一遍又一边。不过一转眼,他又乐了,这次的攻击,可完全够得上狩猎者的出手标准了,这小子一看就是个愣头青,一点黑客界的潜规则都不懂,这不是找死吗,唉,冲动是魔鬼啊,又有人要去牢房画圈圈了。

“二当家的!情况有变!”糖炒栗子此时再次冒出头来,“你的话我帮你传给胡萝卜了,不过和你所料的一样,胡萝卜已经开始动手了!”

胡一飞心中欲火难平,还在惦记着自己没看到的那个网站,便随意应付着:“胡萝卜又怎么了?”

寒号鸟像是个传声筒:“我听朋友说,今天国内的网络攻击事件,就是胡萝卜联盟搞出来的,目前这只是第一波,还不清楚会不会有后续的行动。国内的几个顶级安全大师,都被派去做修复维护的工作,一边严阵以待,准备防范第二波攻击。”

“我靠!”胡一飞拍了桌子,心说可算是找着病根了,原来是狗曰的胡萝卜在捣鬼啊。他又转而去诅咒胡萝卜,真是他娘的吃多了撑的,你们很牛,这谁都晓得,没必要搞出这么大动静来耀武扬威吧?再说了,你们攻击的这些目标,和你们的大平台战略一点边都挨不上,还害得老子看不成很黄很暴力的网站,到现在浑身都难受。

“我朋友还说,黑天到一线搞数据取证工作去了,估计这次的狼峰会他是无法参加了!”寒号鸟知道二当家的对黑客圈的事情不熟悉,还特意解释了一句。

这下胡一飞倒是有点明白了,原来胡萝卜这么做并不是漫无目的,他们是要把狼峰会的最大靠山黑天给支走,真是一石二鸟,敲山震虎之余还外带着调虎离山呢。

“妈的!”胡一飞又骂一声,肚子里很是不爽,心说狗曰的也太嚣张了,抖威风都抖到中国的地盘来了,为了不让狼牙免费公布漏洞,竟然攻击整个国内的网络,这是什么意思呢,是准备拿着枪炮来打开中国市场呢,还是杀鸡给猴看,想在国内黑客圈立威呢?

“国内目前还没有做好应付网络突袭的准备,黑天这个人很沉稳,我朋友说黑天一定会暂时妥协的,如果二当家的你再不站出来的话,狼峰会估计是开不成了!”

胡一飞听说黑天要妥协,心里就觉得窝囊,暗骂黑天是个软骨头,不过看糖炒栗子要让自己站出来,他则立刻又是一副底气不足的样子,心说老子只会关机,放几句狠话吓唬吓唬还行,真要是动起手来,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搞得过一群胡萝卜呢,一人一口唾沫就把老子给淹死了,再说了,一个对一群,这不符合老子的群殴原则啊。

“干嘛非要扯着老子呢!”胡一飞死活搞不明白这点,他敲着字,准备建议糖炒栗子去找找寒号鸟这样的大神,反正你小子认得人多,三拐四拐的,总能联系上寒号鸟的。

胡一飞的消息还没打出来,糖炒栗子的消息又发了过来,“二当家的,胡萝卜联盟又发动了第二波攻击,这次他们的目标,是前段时间一直风波不断的高校教育网,有几个地方的教育网已经瘫痪了,还有不少学校的网站首页被篡改,东阳理工大的网站也被人篡改了,就改了一个字,叫做‘东阳力工’。”

“我靠!”

胡一飞这次终于爆了,老子的专利啊,竟然被剽窃了!胡萝卜害得老子看不成网站也就罢了,现在竟然欺负到理工大的门上,是看老子好欺负呢,还是来嘲笑老子上次的版权科记?

(晚了一小会,这章是昨天的,实在是抱歉!)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