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五十八章 鬼门关上

第五十八章 鬼门关上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806  |  更新时间:

学生会干事迅速包抄过来,“干什么呢,把牌子放下!”

“南电的举牌子,你们怎么不管!”胡一飞说得理直气壮,“看到没?咱这是友情提醒,友情你们懂不懂?难道你们要破坏兄弟院校之间的友情吗?”

学生会干事哪有工夫和胡一飞磨牙,上来就抢牌子,“老实点,不然请你出去!”,不过他们也只是针对胡一飞,旁边梁小乐和刘晓菲虽然也举牌牌,但内容一点也看不出不和气的地方。

胡一飞的牌牌被当场没收,他也不生气,道:“你们可别后悔啊,我这可是纯粹为了和南电的友谊!”

“啰嗦什么,出去!”学生会干事一看胡一飞就不像个好货,没收了牌牌之后,要清他出场,免得这小子再惹什么事端。当下两个学生会干事一左一右地护住了胡一飞,准备“送”他离场。

“我自己走,这破比赛老子还不稀罕看呢!”胡一飞一甩胳膊,推开那俩学生会干事,很是风搔地站起来,像领了两个小跟班似的,大摇大摆朝门口走去。

两位学生会干事松了口气,这小子倒是挺配合的,当下也不紧跟,就在后面看着胡一飞自行离场。

谁知刚走上过道,胡一飞突然一个转身,冲着对面开始大喊:“一群八点半,先到你们自己的网站上搞清楚了状况再来举牌子吧,回头要是想感谢我,爷叫胡一飞……”,话没喊完,就被学生会的干事冲上来拽出去了。

胡一飞被学生会的人一直给推到了体育馆的大门口,“赶紧走,要闹别的地闹去!”,说完,把胡一飞的牌牌往地上一扔,几个人守在门口,防止胡一飞再冲进去。

旁边上来一人,看样子也是学生会的,一副干部模样,上来拍拍胡一飞的肩膀,递上一根烟:“兄弟,来,消消气!都是理工大的,说实话,我也看着来气,可是没办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校长大人下了命令,咱就得执行!你给点我面子,别闹了,要闹你去别的地方,只要不在体育馆就成!”

胡一飞揉揉胳膊,站直了身子,也不搭理那干部,捡起自己的牌牌径自走了。

走出没多远,就看见刚才被轰出来的几十号爷们正聚在一块商量呢,准备把南电大巴车的轮胎给扎了,看见胡一飞过来,那帮人便拉胡一飞入伙,“爷们,你也是被赶出来了吗?扎轮胎敢不敢?”

“靠!”胡一飞骂了一声,“有这商量的工夫,十个轮胎都扎完了!”,说完,胡一飞扭头便奔那边的大巴车去了,看得一群爷们直楞眼,敢情碰到一个比自己还横的。

胡一飞走到大巴车跟前,抬手拽起车上的雨刷,把那张“版权科记”的牌子“咔嚓”一下就夹在了挡风玻璃上。

“曰!”一群爷们全晕倒,还以为你小子是去扎轮胎呢,原来就是贴个纸条,浪费爷们的感情。

胡一飞贴好牌牌准备闪人,刘晓菲和梁小乐这时也都追了出来。

“胡一飞,你娃儿举那牌牌到底是啥子意思?”刘晓菲到现在都还一头雾水呢。

“你们到南电的网站上看看就明白了!”胡一飞笑着,“要看得抓紧,晚了可就看不着了!”

梁小乐多少猜出是什么事,不禁有点担心,“你可得小心点,学校恐怕要找你麻烦。”

“没事!我心里有数!”胡一飞满不在乎,没把这当一回事,心想王老虎在自己学校放火闹事,也不过是个学院通报批评,公鸡协会聚众攻击教育网,最后只是被口头警告,老子只不过搞了个友情提醒,还揭的是别人的丑,撑死了,也就是个全校通报批评。

“放心吧,校长大人心里也对南电的人很恼火呢!”刘晓菲催促着,“快走,我们回去看看南电网站的热闹去!版权科记,哈哈……”

三人相伴着,很快消失在了朦胧夜色之中。

那几十号爷们回过神来,有人就问道:“刚才那人是菲戈胡一飞?”

“嗯,好像是!”有人点头。

众人翻白眼,什么叫做好像是,能让两位极品美女追着,那肯定就是了。

有人又问:“南电的网站上有啥热闹?”

“不知道!”有人摇头。

“靠,那还愣着干啥,回去看看呗!”众爷们顿时作鸟兽散,也没人提什么扎轮胎的事了。

胡一飞那一嗓子还真是非同凡响,把球场内所有的人都给震楞了,回过神来,大家手机能上网的就开始上网,不能上网的就麻溜地打电话,让别人去南电的网站看看是怎么回事。对面南电看台上的人也是乱作一团,人人掏着手机打电话。

赛场上的球员直接傻掉,他们从来都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球场上的观众不看球,而是都忙着打电话。这第二节比赛,大家打得比第一节还要和气,失误频出不说,那球好像也变成了烫手山芋,到了自己手上直接就往外扔,抽着空,大家都往看台上瞅,不明白这是咋回事。

等中场休息的时候,球场内所有的人就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从学生会到观众,再到下面的学校官员以及裁判运动员,全都在议论着这回事,听外面的人传回消息,说是这“版权科记”的字都在南电网站上挂了好久了,搜索引擎提供的三天前的网页快照,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要不是今天有人好心出来“友情提醒”一下,南电估计还得把这个字继续挂下去呢。

有人说这是理工大的高手黑了对方的网站,故意改的;有人说是南电的老师打字的时候手哆嗦了一下,就变成了这样,球场内嗡嗡吵杂,“版权科记”四个字不绝于耳。南电助威团的人彻底蔫巴了,八点半的牌子再也举不出来,人生最大的杯具,怕是也莫过于此了吧,笑话别人穿开裆裤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忘了穿裤子。

第三节一开赛,南电的球员的战斗指数在观众的笑声中彻底崩溃,尴尬得都快把脑袋伸进了裤裆里,恨不得比赛马上就结束,也省得别人像看笑话一样看着自己。而理工大的球员则士气大振,趁机报仇雪恨,赛场上顿时一边倒。

比赛结束的时候,南电篮球队带着建队以来分差最大的一场失利,在理工大观众“和蔼友善”并且充满了兄弟情谊的目光中,黯然离去。

于此同时,理工大的爷们也在网上发起了绝地反击,一举收复了自己的地盘,还顺势占领了南电的bbs,“版权科记”的旗帜插遍了大江南北。形势一夜之间就来了个如此大的转变,攻守互换,一时跌破了不少围观团的眼镜,大呼不可思议。

胡一飞再次成为了名人,一句“爷叫胡一飞”,彻底巩固了他理工大头号爷们的地位。

周六一大早,辅导员气急败坏地敲开了胡一飞寝室的门,校长大人精心安排的和气比赛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这还了得,辅导员也顾不上什么双休曰了,直接杀过来,亲自来请胡一飞去喝茶。

“我就是看他们网站时发现的,几天前我就给他们的网站信箱发了邮件,提醒他们修改错误,谁知道他们根本不理睬!”胡一飞早有准备,把证据一样样摆了出来,跟辅导员诉苦,“我纯粹就是想给他们提个醒,本以为他们还能感谢我呢,谁知道会落这么个下场!我冤不冤啊!”

辅导员可不是来听胡一飞诉苦的,他也不关心那个“版权科记”是怎么回事,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前途。校长大人三令五申,并且亲自来抓的一项亲善赛事,竟然出了这么大的差池,而自己就是闹事学生的直接负责人,乖乖,这不是要了自己的小命吗?自己若不赶紧行动,作出个重视的态度出来,等到校长来过问的时候,自己怕是就要完蛋了。

“好!这事我清楚了,你回去吧!”辅导员恨不得掐死胡一飞这个惹事精,却不得不压住心里的忐忑不安,强自镇定着,“回去写一份检查,周一早上交到我的办公桌上!”

胡一飞赶紧告退,没想到事情这么轻松就结束了。

等胡一飞一出门,辅导员就擦了擦头上的汗,赶紧把胡一飞刚才讲的,还有拿来的所谓证据都整理成一份完整的报告,最后一咬牙,写上了自己的意见,“建议开除该生!”,然后起身,马不停蹄地奔系主任家里去了。

周一早上,校长大人刚进办公室,助理就把下面学院送来的报告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校长大人拿起来一看,开始皱眉,道:“怎么开除个学生也要拿给我看?”

“是那个在赛场举牌牌的学生!”,助理小心回应着,同时在心里把那些学院的领导们鄙视了一番,心说细究起来,这学生也没犯什么校规校纪,就因为搞砸了校长大人亲自抓的一场球赛,下面的头头脑脑就立刻把这学生踢了出来,恨不得打死而后快,好跟这个学生划清界限,这不,报告都送到了这里,就是要跟校长大人表个态。

“开除?”校长看着这个结论,“有这么严重吗?”

“这学生已经是在留校察看了!”助理补充了一下。

“哦!”校长大人哼了一声,拿起笔,准备在上面签字,谁知桌上的电话此时响了起来,接起来,正是南电的校长。

电话里头怒气冲天,“你们的学生是怎么回事?公众场合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行为,这是明目张胆地在破坏兄弟院校之间的友谊,无组织无纪律,这样的学生,你们必须严惩!”

挂了电话,校长大人一脸的黑气,“啪”一声把笔摔在桌上,厉声道:“要说举牌牌,那也是他们的学生先举了牌牌,他们工作人员自己的失误,搞出了笑话,怎么能怪到我们学生的头上,真是岂有此理!”,校长大人太生气了,能不生气吗,大家都是校长,凭什么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你说严惩就严惩,那你来给我当校长好了。

“那这报告……”助理看校长不高兴,准备把报告抽走。

“退回去!”校长大人发了火,“怎么搞的,动不动就要开除学生,那还要我们学校干什么?我们搞教育的目的,不就是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吗!”

“好,我这就给他们传回去!”助理抽出报告,给校长倒了杯茶,就轻轻地合上门,退了出来。

下面学院的领导都在等着消息呢,看到报告被打了回来,便出了一脑子的汗,暗道天威难测,赶紧又作出了弥补措施。学院给了意见,从轻处理;系里揣摩一番,不好下结论,也弄个从轻处理;皮球又被踢回到辅导员这里,辅导员头疼了一上午,最后用了个最轻的处理,把胡一飞叫来办公室,予以口头警告!

胡一飞感激涕零,心说理工大什么都差劲,唯独在维护自己学生这点上,真是没得说。

(今曰两更完成,兄弟姐妹们,有推荐票记得投啊!今天两更不变,但多更了两千多字,给点安慰奖吧!)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