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四十六章 噩梦监控

第四十六章 噩梦监控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021  |  更新时间:

胡一飞又把罗成提到的银熊、朱七戒、十进制这三个名字也都记了下来,心想这也不是什么好鸟,等以后自己搞罗成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把这三个家伙的联系号码也弄到手,到时候一起把他们收拾了。

写完了,瞥着名单上的那四个名字,胡一飞突然反应过来,妈的,这罗成嘴里所说的理工大高人,可不就是在说自己吗,是自己格式化了他们的服务器,然后又制造了关机风波,所有的事情都能对上号。

这个念头刚起,胡一飞的后背顿时就冒出了冷汗,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这些事情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呢,却从没想到别人非但知道,而且是人尽皆知。

“那个鸟神到底是谁呢?”,胡一飞的脑子就开始乱了,不应该啊,他怎么会知道关机风波和mini门之间的联系呢,又那么肯定自己就在理工大之内。自己的一举一动,似乎全在这个鸟神的眼皮子底下,可自己却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在哪里。这种感觉,比上次亲眼看着狼蛛把自己揪出来,还要恐怖!

“如果理工大的高手真的那么厉害,那黑掉理工大网站的人又是谁呢?”赵兵反问。

罗成发了个笑脸,“鸟神说是狩猎者!反正都是神仙打架的事,咱们惹不起,还是躲远点吧!”

赵兵一连发了好几个叹号,“狩猎者?这不可能吧!”

“狩猎者?”胡一飞目瞪口呆地盯着屏幕,怎么又冒出个狩猎者来呢,这又是个什么玩意呢?是另外一个高手的名字吗?真是奇怪,自己和他根本没有一丁点的交集,无冤无仇的,他为什么要冒充自己的名号黑掉学校网站,还会在上面布置追踪策略呢?更为奇怪的是,他们怎么都知道自己是二当家的啊!

罗成发来消息:“我看你在东阳,所以想着你大概会有这方面的内幕消息呢,没想到还是鸟神的消息比较灵通一点。那你今后多关注一下理工大,如果知道了那超级黑客是谁,千万要告诉我,好让我躲着一点!”

“我明天找cobra问问去,他下午去查了理工大的服务器,可能会有所收获!”

罗成便告辞,“那我就先闪了,回头你要是有什么好的作品,记得卖给我!”,消息发来,头像一黑,罗成便消失了。

胡一飞的脑子现在彻底乱了,他是来监控赵兵的,而眼前看到的每一条消息,却都与自己有关,每一个字都让他惊骇不已。

电脑上的赵兵又调出了另外一个qq,给cobra发着消息,“下午你查理工大的服务器,有没有什么结论?”

cobra很快回复来消息,“有人在上面布下了追踪策略,我想可能是黑客之间的恩怨吧!”

赵兵这下彻底信了罗成的话,心说鸟神还真是他娘的神,没有去看那服务器,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赵兵给cobra回复道:“我听到消息,说布置追踪策略的,很有可能是狩猎者!”

“不像是!”cobra亲自查验过服务器,自然最有发言权,“我检查过了,虽然上面的追踪策略设置得很是精明,但还不能展现出一个狩猎者应有的水平。而且下午我恢复网站之后,服务器再没遭受到攻击,如果真是狩猎者的话,怕是不会轻易罢休的吧!”

“我也就是听说而已!不是最好,不然江湖就不得太平了!”赵兵回应着,却是没有告诉cobra关于这个狩猎者的推论是鸟神说的。

“江湖传言而已,不足为信!一个小小的理工大,怎么可能存在狩猎者的目标!而且这也经不起推敲,那些曾经栽在狩猎者手里的黑客,有哪一个不是强人,如果狩猎者提前公布狩猎目标,怕是一个也逮不住的。”

“说得也是!”赵兵发完消息,“好,那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公司的培训,可是不能再耽误了。”

“好的,明天上午见!”

胡一飞此时的心情,怕是都不能用惊骇两个字来形容了。cobra的话,让他明白过来,那狩猎者很有可能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职业的代称,就像是猛男嘴里的猎人,或者是街头小混混嘴里的条子,而且很明显的是,狩猎者的狩猎的目标,就是二当家的,那不就是自己吗?

“有人在狩猎自己!”

胡一飞被自己的这个推论吓得不轻,心说老子也没做什么坏事,值得你们这么大动干戈吗?不就是关了几台电脑,一没有搞破坏,二没有赚取非法利益,三是为民除害,这个狩猎者到底是个啥玩意,你非咬着老子不放干嘛呢。还有那个鸟神,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呢,他不但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而且还知道有人在追踪自己,更为神奇的是,这鸟神事先可能都没有去查过理工大的服务器,他为什么能知道一切呢?

好在cobra的结论让胡一飞稍稍有些宽心,他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cobra的结论是正确的,否则还真是麻烦了,黑客恩怨也总比莫名其妙来的狩猎好吧。

胡一飞此时哪还有心情再去追踪赵兵,好在那赵兵似乎是因为今天下午在理工大受了刺激,和cobra聊完,就关掉qq,准备关机了。

看着屏幕回到了自己的桌面,胡一飞的心情还是平复不下来,今天这事真是离谱,自己去监控别人,却发现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在聊着自己,如果不是答应刘晓菲去追踪变态,那岂不是自己一直都要被蒙在鼓里了,到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一直到寝室停了电,胡一飞还躺到床上,脑子里都还在琢磨着这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从来睡觉不做梦的他,晚上竟然是噩梦连连,总是梦见自己被人追,追着追着,背后的人又变成了野兽,张着血盆大口咆哮不已,自己是从沙漠跑到城市,从城市又跑到森林,一刻都不能停歇。

胡一飞慌不择路,最后跑到了悬崖边,背后的野兽又变成了人形,手里拿着死亡的镰刀,阴笑不止。

走投无路,胡一飞反而发狠了,回头冲着追自己的人吼道:“老子和你拼了!”,完了就奔着对方冲了过去。

“咚”的一声,胡一飞醒了,脑袋撞在了墙上,疼得他直搓额头,“妈的,做个梦你使这么大劲干什么!”

骂了自己两句,胡一飞却是再也睡不着了,起身下了床,就坐在那里想着刚才的梦,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不就是被人追踪了一下吗,这又不是第一回了,上次狼蛛把自己的真实资料都翻了出来,不也被自己糊弄过去了吗。再说了,自己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追踪自己干球!退一万步说,那人大张旗鼓地在理工大的网站上布置追踪策略,不也正是说明他还没有追踪到自己吗。

“可能是没有想到会有人在暗中追踪自己吧,自己不知道对方在哪里,所以心里不踏实!”,胡一飞想了半天,得出这么个结论,他想起一位哲人说过的话,人类所有的恐惧,都源于未知。自己不知道对方是谁,追踪自己要干什么,所以才会在心里有一丝恐惧。

胡一飞这么一想,心中就淡定了一些,此时再回想着晚上的事情,才慢慢的琢磨明白了,也知道了自己心中的未知究竟是什么。

这世界上没有神,也没有先知,只要确定了这点,就能知道,那个鸟神也不会是无所不知的,他能对自己的行为一清二楚,必定是自己有什么尾巴被他捏在了手里,这样才符合逻辑。

自己是个小菜鸟,什么都不明白,却突然得到了一款和自己认知水平完全不相称的神器,纵然自己能够无往而不利,也必定会因为细节上的不足而留下蛛丝马迹,自己想不明白鸟神他们为什么能追踪到自己,其实是自己根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马脚露在了行家眼底,说到底,是因为自己的基础太差了。

“看来是着了神器的魔!”胡一飞终于找到了根子上,自己什么都不懂,万事依赖神器,非但水平不会增长,一旦被人追踪,所有的弊端就都会暴露出来,别人能追踪自己,自己却不会追踪别人,甚至连一点反追踪的措施都拿不出来,只能坐等着自己被暴露在众人视线之内,黑客当成这样,已经失败得不能再失败了。

胡一飞站起来,从褥子底下摸出一截铜线,又从大桌子里找到钳子,这是他偷电的工具,现在睡不着了,他准备接上电开电脑,无论如何,今天晚上都得把硬盘上的笔记整理出来,让二娃尽快翻译。

(今天这章心理活动太多了,写得好累啊!二更完成!)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