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十九章 那位同学

第三十九章 那位同学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2699  |  更新时间:

“那位同学,请你站起来!”老教授终于忍无可忍,点名让胡一飞站起来。

胡一飞此时正准备静下心来琢磨琢磨追踪变态狂的事情呢,没想到会被点中,不得不先站起来应付老教授。

“你对我刚才讲的话有什么异议吗?”老教授看着胡一飞。

胡一飞急忙摇头,这老教授可是计算机学院的压阵之宝,自己连人家刚才讲什么都没有注意听,哪来的异议,“没有,没有!”

“那你怎么一直在摇头?”老教授可不容易被糊弄过去,反以一种更谦虚的问法问道:“是不是我刚才讲的有什么错误?”

胡一飞羞愧难当,有错误自己也听不出来啊,赶紧又摇头,“其实是我突然发现我以前的想法是错误的,以前我一直都认为c语言这门课学了也没什么用,今天听讲,我突然发现我错了,所以才会摇头。”,从小学到大学,胡一飞都用这招来糊弄老师,基本没有失误过。

老教授大感兴趣,自己刚才只是讲了一个很简单的例程,竟然能让学生有如此大的启发,不是这个学生有慧根,那就是自己的讲课水平又有了提高,他脸色稍微缓和,问道:“那你说说,你现在觉得学习c语言有什么用处?”

胡一飞快哭了,心说以后上课再走神,可千万不能摇头了,妈的,以前没跟这个老教授切磋过,哪知道他还是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主。胡一飞当下很是尴尬,支吾道:“只是个感觉,还……还总结不出来!”

老教授这才点头,示意胡一飞坐下,“这位同学说得好,c语言是一门很重要的课程,尤其是对你们这些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来说。我知道你们在座的很多人之所以来听这门课,并不是出于喜欢,而是因为它是可以决定你们能否毕业的三个学分。你们知道c语言诞生多久了吗?”

教室里鸦雀无声,摸不准老教授的意思,好像课本第一页的序言就讲了这个问题啊。

胡一飞此时怕老教授会打击报复,因此急于表现,就举起了手,“有三十多年了!”

老教授对胡一飞的回答很满意,微微颔首,“没错,三十多年了,它的年龄可比你们在座的每一位都要大,所以,你们应该尊重它。”

胡一飞的打岔,似乎是打开了老教授的话匣子,他放下课本,在教室里踱来踱去,“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喜欢玩游戏,有一句常说的话,叫做没有最糟糕的游戏,只有最糟糕的玩家。这句话同样适用于计算机编程语言,没有最糟糕的语言,只有最糟糕的程序员!c语言从诞生到现在,有三十多个年头了,不敢说它是最好的编程语言,但它绝对是最有耐力的语言,历久弥新,长盛不衰。”

“就拿你们常玩的游戏来说吧,你们肯定不知道,9成以上的游戏引擎,都是用c语言来编写的;艹作系统和设备的驱动程序,也是要用c语言来写的,linux系统的内核就是用c来写的;任何里面有微处理器的设备,也都支持c语言,从微波炉到手机。”老教授看着下面的学生,“如果你们要在一个固定的平台上开发应用软件,那c可能不如别的高级语言。但c可以让你们更接近计算机,更接近本源,可以培养你们严谨的思维,以及自由的灵魂!”

坐在下面的胡一飞,此时突然想到了那篇刚看过的硬盘笔记,似乎和老教授说的这些话有异曲同工之处,许多高级语言,确实是更加简洁实用,但却让程序员放弃了对底层的控制,远离了计算机本源,最后被限制在了一个既定的平台内。再者,老教授说写驱动要用c,linux系统也是用c写的,而笔记中提到未来黑客的攻击方向可能在驱动上,免费的艹作系统必将最后获胜,不管是不是指linux,总之,自己朝这里走,方向应该不会差!

胡一飞对硬盘主人的佩服是盲目姓的,有了这个联系,他就开始考虑是不是要好好学习一下这个编程语言了。昨天晚上他想弄个邮件木马,空有想法却缺乏执行力,说到底,不也是因为没有掌握编程吗,他的目标可不仅仅是邮件木马,见识了神器的威力,胡一飞还幻想自己以后也能做出如此厉害的大杀器呢。

“天意啊天意!”胡一飞感慨万千,没想到今天上课这一摇头,倒是发现了自己必须得掌握一门编程语言了,看来摇头也不完全是坏处嘛。c语言是这学期才开的课程,胡一飞上了两回实践,发现就是在黑漆漆的界面上敲代码,第一次是让编个程序,计算从1到100相加的和是多少,第二次又搞乘的积是多少。回来胡一飞就怕了,心想这玩意学会了能干啥,和自己平时见到的软件完全不一样,因此决定捞够六十分就算了,上起课来便不是很积极。

老教授很是阴险,似乎是为了验证胡一飞是不是说谎,一上午十几次点名,全翻胡一飞的牌子,搞得胡一飞是胆颤心惊,坐在那里老老实实地听课,以应付老教授的突然袭击。如此反复“切磋交流”之后,老教授很满意,他觉得胡一飞是真的迷途知返,是心悦诚服地拜服在了自己的权威之下,这才放过了胡一飞。

临到下课,老教授还专门叫住胡一飞,“你这个学生不错,有没有兴趣读我的研究生呢?要是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来办公室找我,也可以登录我的博客给我留言!”

胡一飞夹着屁股点头,目送老教授离开,这才擦了擦头上的白毛汗,心说我被你折磨一早上,心脏病都快搞出来了,要是再被你弄去折磨几年,怕不得英年早逝了。

段宇大一就开始为考研做准备了,到现在都还没决定报考哪个教授呢,看这场景心中不无酸意,道:“二当家的,你最近魅力大涨啊,连中老年的教授都不放过了!”

胡一飞点着头,恨恨道:“还是知识型的,男姓!”,他把最后一个字的发音咬得很重。

中午回到寝室,胡一飞打开电脑,就先去理工大的网站瞧了瞧,发现网站依旧处于关闭状态,链接不上。胡一飞掰指头算了算,好像自从跟梁小乐实现线下接头后,自己就很少在理工大的bbs上露脸了,想当年,自己在论坛也是一风云人物啊,经常混理工**bs的人,哪个不知咱二当家的名头。

念起这个,胡一飞突然有点警醒,寝室里虽然大家都是二当家二当家地叫,可把这个字号拿到网上用的,似乎就只有自己一个了,至少不管自己到哪个论坛去注册,键入“二当家的”这四个字,基本都是一路畅通的,也没人跟自己抢注。

胡一飞意识到自己有点高兴得早了,没准那个黑客还真是冲自己来的呢,这会是谁呢?

胡一飞第一个想起的,就是我是读书人,自己在网上真正得罪的,也只有这小子了,他大前天刚上线,又被自己给k了下去,回头学校的网站就被黑了,如果真是冲自己来的,那这小子的嫌疑应该是最大的

第二个想起的,就是狼蛛,上次靠着和段宇换机子,虽说是骗过了他,不过狼蛛毕竟是个高手,如果回过头来意识到自己上了当,难免会是恼羞成怒,做出一些出格的举动,那都是可以预见的。

胡一飞抓着头,心想自己还没成为黑客高手呢,就已经得罪了不少人,真要要是成为了黑客,那还不得是人神共愤啊。

(最近智齿发作,跟我较劲,脸肿得猪头似的,睡不好,脑袋迷糊,逻辑混乱,写了改改了写,速度又慢了。采纳书友“恶魔之沐”的建议,以后每天会放出更新预报,今天预计三更,这是第一更。)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