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十五章 天生欠揍

第三十五章 天生欠揍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2903  |  更新时间:

曾玄黎冲到跟前,看着地上那缩成一团的胡一飞,打也不是,踹也不是,只得站在那里大骂:“胡一飞,你无耻!”

“你要是想揍我,就快点动手,旁边可有不少人看着呢,别一会再整出什么围观事件来,你不怕,我还怕了呢!”胡一飞抬头冲着曾玄黎哼哼。

曾玄黎气得都要暴走了,胡一飞故意提那事,这不明显是挑衅吗,她现在恨胡一飞恨得骨头都疼,可真要是让她当街撒泼,又打又踹的,她又做不出来。曾玄黎咬了半天牙,最后狠狠在胡一飞屁股上蹬了一脚,“你给我站起来!”,

胡一飞双手着地,稳住了重心,让自己不至于倒地滚圈,然后复又蹲在那里,就是不起来。旁边的路人就开始停下脚步,朝这边看了过来。

曾玄黎这下连蹬屁股的勇气都没有了,甚至觉得自己站在这个猥琐男的旁边都很丢人,但好容易逮住这个家伙,这么轻易放他走又是不甘心,恶声质问道:“你到底起不起来?”

胡一飞倒是一副着急挨打的样子,“我可是诚心诚意、心甘情愿让你揍的,你痛快点就赶紧揍,揍完咱们这事就算过去了!”

“你……”曾玄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原本以为胡一飞还会跟上次那样缩藏起来呢,自己心里准备了多种预案,可胡一飞一反常态,蹲在那里任打任骂,倒让曾玄黎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站在那里继续骂着,不过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句,没有一点新花样。

胡一飞蹲了一会,腿都有点麻了,也不见曾玄黎动手,便站了起来,“是你不揍的,那就跟我没关系了。既然这样,我先走了,请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了!”,胡一飞说完迈开步子,朝学校的方向开始撤退。

“胡一飞,你个王八蛋,给我站住!”曾玄黎看胡一飞要走,倒是急了,声音也尖厉了几分。

胡一飞苦着脸,“姑奶奶,打又不打,走也不让走,那你这么死缠烂打地找到我,又是为了什么?你到底想做什么,总不会就这么一直在大街上站着吧?”

这一下倒把曾玄黎给问住了,自己辛辛苦苦逮住这个家伙,到底是想做什么呢?痛揍他一顿,但好像揍死他也消解不了自己心中的怒气;那就代表正义宣判这个家伙的无耻,可这样又似乎太便宜他了。曾玄黎站在那里,一时竟是有些怔住,她也是不明白,为什么没逮住胡一飞之前,自己恨得浑身都难受,可逮住他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自己劳心费神,死死揪着这事不放,到底是为了什么?

胡一飞看曾玄黎没动静,他倒自己凑上前来,伸手在兜里扣扣索索半天,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十块钱钞票,“呶,这个钱你拿着!”

曾玄黎没明白胡一飞这是什么意思,疑惑而又敌视地看着他。

“是卖你qq号码的钱!”胡一飞倒也拿得出手,1200转眼成了50,“你不揍我,那这钱你拿着,咱们就两清了,谁也不欠谁。”

曾玄黎差点喷出一口血来,胡一飞也太无耻了,把卖自己qq号码的钱又还给了自己,这算怎么一回事,算自己卖了自己的号码吗?再说了,那家伙竟然只卖了50块钱,难道老娘就只值这么一点银子,为了这50块,还搞出那么多乌七八糟的事情来,看来自己不揍胡一飞一顿都不行了。

“你跟我上车!”,曾玄黎丢下这句话,返身往车上走。

“干啥?”胡一飞举着那50块钱,“上车去哪?”

“你上不上?”曾玄黎已经拉开了车门,“你今天要是不上车,以后就别想安宁!”

胡一飞一咬牙,把钞票又装了起来,“上就上,难道你能吃了我?”,说完就钻进了副驾驶的位置,“开车!”

曾玄黎剜了一眼,老娘不着急,你小子倒有点急,等了到地方,看你小子还牛不牛,嘴巴还硬不硬。曾玄黎一踩油门,疾驰而去。

胡一飞坐在车上,心里有点忐忑,看这方向,竟是往市里走,他以为曾玄黎是不好意思当众揍自己,要把自己拉到个荒郊野地的地方揍一顿完事呢,胡一飞甚至都做好了走着回来的准备,没想到车子是朝市里走,等会完事回来倒是方便了。“你确定你没走错方向?”胡一飞看着曾玄黎,很是疑惑,“友情提醒你,想揍我最好还是到没人的地方进行!”

曾玄黎索姓不搭理他,只管开车。车子一直驶进了东阳市人民体育场,停稳后,曾玄黎道:“下车!”

胡一飞下车后很是纳闷地挠着下巴,心说今天周末,倒是比赛曰,可东阳市足球队今天打得是客场,前几天就跑外地去了,曾玄黎带自己来,看来不是来看球赛的。

曾玄黎停好车,在前面带路,一面吼着胡一飞,“别看了,跟上!”

体育场北边,还有一座楼,曾玄黎径自进去,然后直奔二楼。

胡一飞跟在后面,上楼梯一拐,就看见二楼的楼梯口放着一张拳王泰森的巨幅海报,下面写着招牌“泰森拳击俱乐部”。妈的,这得是要找拳击手来揍自己啊,胡一飞咽了咽口水,再捏捏自己那“强壮”的肱二头肌,暗道自己失策,没想到曾玄黎这小妞如此歹毒,还以为她是外强中干呢。

“怎么站在那里不动了?”曾玄黎站在楼梯口挑衅,“怕了?”

“嘁!”胡一飞一副不屑的表情,“在我胡一飞的字典里,就没怕这个字!”

“那就上来啊!”曾玄黎很是得意,看胡一飞那极度伪装出来的样子,让人心里真是爽。

走上二楼的楼道,耳边就传来“啊呀唔哈”的打斗声,还有拳头砸在沙袋上的“砰砰”声,胡一飞的心跳不由加快了几分,妈的,这小妞还玩真的啊,看来老子今天是免不了一顿暴揍了。

进到拳击馆里面,就有个教练走上前来,“玄黎,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曾玄黎指了指后面的胡一飞,“我去换衣服,你给他弄一套装备换上!”

那教练一看曾玄黎的表情,就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等曾玄黎走开,就看着胡一飞直摇头,“小子,跟我来吧!”

胡一飞也不说话,跟在后面打量着里面的人,个个凶神恶煞,也不知道一会自己的对手是哪个。

教练把胡一飞领到男更衣室,打开一个柜子,“换下来的衣服放这里!”,完了又打开装备柜,从里面拽出拳套扔出来,又拿出个护头看了看,最后问胡一飞,“小子,你咋得罪曾玄黎的?”

胡一飞哪好意思把丑事说出来,就道:“我在街上骂了她一句恐龙,就被她拽到这里来了。”

“哈哈,你小子有胆!”教练笑了起来,“不过你这不是瞎胡说嘛,曾玄黎能是恐龙,那巩俐就是超级恐龙了。”,教练说话的同时把手上的护头又塞进柜子,从旁边一角抽出另外一幅来,道:“我给你弄个加厚的护头,你自求多福吧,一会护住了要害部位,可别被打傻了!”

胡一飞正在脱衣服,被吓得一哆嗦,“有这么恐怖?”

教练摇头耸肩,“别啰嗦了,赶紧换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谁叫你小子嘴贱!”

等胡一飞换好短衣短裤,扎上拳套护头出来,馆内中间一个拳台已经空了出来,曾玄黎就站在上面,头发此时被扎成马尾,看起来更是英姿飒爽,再往下看,是一双白花花的修长美腿,胡一飞顿时就觉得鼻孔里有东西要喷出来,赶紧视线移往别处,深呼吸了两下。

“一会要是觉得疼,你就哭出来!”曾玄黎嘴角挂着一丝坏意。

“还不一定谁哭呢!”胡一飞嘴里被塞了牙托,说话唔啦唔啦的。

曾玄黎不再多费唇舌,戴上护头,便朝教练看了一眼。那教练露出一副不忍看的神色,叹息一声,就喊了一声:“开!”

胡一飞没玩过这玩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曾玄黎飞起一脚踹在了胸口。跌倒在拳台上,胡一飞使劲揉着胸口,真他妈的疼,心脏都差点蹦出来了呢,等缓过劲来,他撅着屁股趴在那里,朝着教练支吾,“怎么还带脚的,这犯规了啊!”

教练很是同情地看着胡一飞,爱莫能助道:“虽然我们这里是拳击俱乐部,但主要是练散打!”

(新人新书,请多支持,投票啊投票!)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