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十二章 路之轮回

第三十二章 路之轮回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2646  |  更新时间:

跟丁二娃在自习室啃了一下午的书,胡一飞终于是把那本《网络工程师教程》粗粗地翻完了第一遍,为了恶补基础,他现在属于是填鸭式地硬塞,看完感觉是一半明白一半糊涂,脑袋都搅得昏昏沉沉,浆糊一样。

晚饭是二娃请的,胡一飞囊中羞涩,就厚着脸皮把中午那顿又给找补了回来。

吃完回到寝室,发现门还锁着,段宇这货早上出门到小丽娘娘那里报到,竟然忙活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胡一飞摇头叹息,这货算是没救了,还真准备把小丽的时间都霸占光啊。

开门进来,胡一飞就顺手打开了电脑,一边把书往书架上插,轮到英汉大辞典时,胡一飞又把那翻译过来的笔记看了一遍,这次倒是有点新的感悟了,如果给这篇文章起个名字的话,胡一飞认为叫“黑客之路”很适合。

在几十年前,黑客是绝对的褒义词,是很多人敬重和羡慕的对象,正是因为他们追求自由和完美的黑客精神,才促进了互联网的出现和发展,打破了人们在空间上的交流障碍。当互联网技术逐渐成熟,并出现了许多依托于互联网的产业后,黑客们也投入到了产业化的浪潮之中,开始他们或许会认为自己就是在为自由和完美而战,但慢慢的,所有人都会在不知不觉间被利益所驱使。安全界的魔道之争,看其本质,纯粹就是黑客之间的利益之争,不管是站在哪个阵营里,他们破坏和保护的,无非都是利益。这种利益上的争斗,让技术重新开始竖起了壁垒,自由的灵魂开始变质,黑客们的目光也变得短浅狭隘。

这种情况下发展下去,获胜的不会是任何一方的黑客,最终胜利的将是利益,而且也只会是利益!当有一天,黑客们突然发现自己连最基本的计算权都丢失了,安全界的魔道之争便会结束,黑客们会再次走上回归之路,向利益宣战,为自由而战。

“轮回啊,这就是轮回!”

胡一飞终于明白了这篇文章的主题,不得不感叹作者的睿智,他一眼就看透了本质,利益之争,利益为王。可惜,就算是心里明白,也没人能阻止这个趋势继续下去,芸芸众生,又有哪个不是为利益所驱动的。

头一次,胡一飞发现自己平时上课听来的那些哲学、意识形态的东西,并非是一点用处没有,不抽象点,还真是无法理解这篇文章的主题。

胡一飞看着这文章,连道了几声“可惜”,心说硬盘的主人那么牛,连神器都造得出,却也无法阻止这个趋势延续,反而是寄希望于几十年后的黑客能战斗胜利,自己一个小小菜鸟,又有什么用,几十年后,自己怕是都成古人了。

“还在老老实实地用微软的系统打游戏吧!”

想到这里,胡一飞的思路也开始走岔了,对微软的几个系统指指点点,妈的,微软新出的系统好看是好看,就是兼容姓太差,好多游戏都玩不了,看毛片只有声音没图像,比打了马赛克还要绝,就冲这点,我看老系统一时半会也淘汰不了。

等思路轮回了一圈,胡一飞又回到了起点,把那笔记放进了柜子里锁好,心想这玩意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至少自己以后学黑客技术的时候,知道往哪个方向走,多关注关注第三方软件漏洞啥的,免得还没成为高手呢,就被提前淘汰了。

回到电脑跟前,胡一飞就上了qq,意外发现小丽竟然在线上。

“奇了怪!”胡一飞赶紧找出手机来,翻翻没有段宇的未接电话,等了两分钟,也不见段宇吭哧着跑回来,胡一飞这就纳了闷,敢情这小子是要放弃监控了吗?

“好事啊,好事!”胡一飞嘴上这么说着,手底下却是拉出了神器,段宇那种人能突然放弃监控,胡一飞怎么想也觉着不大可能,他决定最后再监控一次,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内情,总不可能是段宇今天出门去做了个心眼增大手术,一举改掉了小心眼的毛病?

胡一飞摇着头,这手术难度也太大了,第一步得先让华佗重生,难度虽大,但好在起点上有不少作者在重生这方面的经验还算是丰富,估计凑合着勉强能把华佗给重生了;但第二步还得看个人的体质差异吧,以段宇的那种铁石心肠,估计把华佗的手术刀给别坏了,那心眼子也不可能捅大。

平时段宇让他去监控,胡一飞推三阻四,有点为难,现在人家不催了,他倒来了劲,当下输入了小丽的ip,就连接了过去。

画面上小丽正跟一个叫做“小帅”的家伙在聊天,胡一飞顿时精神两分,妈的,有情况啊,这还是首次发现小丽跟段宇以外的男人聊天呢。

小帅:“周小丽,我有女朋友了!”

小丽:“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我不知道。”

小帅:“我们好上一个月了!”

小丽发大怒的表情,“你这个贱人,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胡一飞很是惊讶地咽了一口唾沫,曰,这是个啥意思呢。小帅是多帅?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有女朋友的事情告诉小丽,小丽又为什么要生气,还大骂小帅为贱人呢?胡一飞此时化身福尔摩斯,展开了强大的推理。

“歼情,肯定是有歼情!”胡一飞一个激灵,得出结论,这太有可能了,他赶紧把这个画面按键截屏,保存了起来,万一以后出点啥事,这可是证据。

胡一飞巴巴地守在电脑跟前,想看看下文如何进行,好验证一下自己的推论是否正确,可足足等了有十分钟,小丽的qq都没有动静,骂完小帅她就没了下文,那个小帅也没有再发消息过来。

胡一飞望眼欲穿,急得想骂娘,这故事演了一半,把人勾得心都悬了起来,咋说太监就太监了呢,这算怎么一回事?胡一飞心里乱琢磨着,就愈发肯定这里面有歼情,说不定小丽还真和那个小帅有点什么,现在得知小帅已经有了女朋友,她伤心欲绝,此时说不得正在扎小人诅咒,或者是躲在被窝里痛哭流涕呢,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心情来聊qq了。

正想着给段宇打电话通知呢,寝室门一开,老大和老四带着疲惫萧索的表情,走了进来。

老四打了个呵欠,“二当家的,咋就你一个呢?”,说完径直走了过来,往胡一飞的电脑上瞄着。可能是太困了,老四瞄完,发现不是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起身走了,走出两步,突然跳起来叫道:“有情况!”

老大此时正迷迷糊糊、漫不经心地往床上爬,被老四这一声尖叫给惊到了,“咔嚓”一脚踩了空,肥硕的身体挂在那里,差点把床给拽出个好歹来,他很不爽地瞪着老四,“瞎叫唤啥,你还梦游呢?”

老四两步跳回到胡一飞电脑前跟前,鸡动地道:“二当家的,有情况啊!”

胡一飞点着头,很是平静,“是啊,我知道!”

“有情况啊!”老四以为胡一飞没明白过来,指着电脑上的字,“看这里啊,有歼情!”

老大顿时清醒几分,巴巴凑上前来,嚷道:“歼情在哪呢?我看看!”

胡一飞看白痴一样看着老四,“你不喊我也知道,正要给老三打电话了,你就回来了!”

“赶紧打啊,这事得让老三早点知道!”老四着急地搓着手,就像是自己媳妇跑了似的。

胡一飞刚拿起手机,“哐当”一声,寝室门再次被人推开了,段宇满脸通红,醉气熏熏地晃了进来。

“妈的,坏了!这得是借酒浇愁去了!”胡一飞一使眼色,老四就赶紧过去,把段宇扶进来坐好。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