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十章 绝版榜单

第三十章 绝版榜单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2945  |  更新时间:

zm把糖炒栗子过关的那些服务器左三遍右三遍地犁了个透,除了那款曰志清理工具,就再也没能找到他入侵时留下的任何痕迹了,真是没想到,这个业余工具清理得会如此干净。

为了弄清楚糖炒栗子快速通关的秘密,zm在107号服务器布下了天罗地网,严防死守,他们相信,只要糖炒栗子再来一次的话,肯定就能抓住他的尾巴,等来等去,没想到等来的又是关机,等启动服务器再看,那个曰志清理工具又回来了,消息下面还多了四个字。

这下zm的人就被震惊了,糖炒栗子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进来,关了机,清理曰志,还留了消息,自己刚才难道出现幻视了吗,否则这么大的动静,为什么自己就一点异常都没用发现呢?

zm确认糖炒栗子可能真的是掌握了某种通用的漏洞,在紧急商议之后,他们在入口服务器又发布了新的公告,目前的测试系统将永久姓关闭,通关记录保留,zm会在不久后启用新的成员选拔方案。

榜单上所有正在参加测试的黑客,状态瞬间就变成了测试结束,只有那高挂在第一名位置上的糖炒栗子,状态依旧显示为“正在参加测试中”。

“绝版榜单!”

寒号鸟看到zm新公告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如此,眼前的榜单,很有可能就成了目前业内黑客实力排行的一份绝版榜单了。

不用猜,寒号鸟也清楚zm为什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发布两则公告,先是将测试系统暂时关闭,随后又马上永久姓关闭,这时间刚好都发生在二当家的入侵之后,看来应该是二当家的那种如履平地式的入侵,让zm这套业内最具难度也最具权威的测试系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二当家的一路畅行无阻地到达了107关,为什么就不去踢那最后一脚呢?寒号鸟此时更是想不通,难道真的是找不到第108关的地址?寒号鸟觉得这说法实在是有点荒谬,可能是二当家的故意给zm难堪,抑或是二当家的根本就瞧不上zm。

用一个小时杀过107关,二当家的已经证明了自己那种近乎于恐怖程度的强大实力,此时怕是没有人会相信二当家的杀不过去最后一关。过不过最后一关,也只是二当家的想或是不想这一念之间的事情了。

“二当家的这是打zm的脸啊!”

寒号鸟叹息一声,又想起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二当家的把身份令牌给了自己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他是鼓励自己去把最后的一关杀过吗?寒号鸟又兴奋了起来,他觉得很有这种可能,否则为什么二当家的不用他自己的本尊号,偏偏就用了糖炒栗子呢,看来自己的拍马屁策略还是有效果的,二当家的应该是比较欣赏自己这个马甲号才对。

寒号鸟万分鸡动,鸡动万分,他觉得自己眼前一片光明,能入了二当家的法眼,可比进入zm还要值得庆贺啊。静下心来,寒号鸟就准备仔细对付这台107服务器,二当家的把它交给自己,是鼓励,同时也是对自己的考核,三个月的时间,难道自己还拿不下这最后两台服务器吗?

又到周末,胡一飞起床的时候,寝室里照旧只剩他一个。

“没人陪的周末真是无聊啊!”胡一飞趴在阳台上,看下面亲密的人儿一对一对地走过,不禁叹息道:“好羡慕这些狗男女啊!”

梁小乐的兼职真是做不完,一到周末比总理还忙,这周不但自己去做,还把刘晓菲也拉出去了。胡一飞觉得自己很忧郁,跟美女在一块就是有压力,总会有各种各样不实的“绯闻”,就比如别人总说自己天天跟美女在一起,其实哪有的事,唉,冤呐!

胡一飞趴着看了一会,就觉得没意思了,决定去自习室看书去,还是那本《网络工程师教程》,顺手又从褥子下面拽出几页纸,那是打印好的硬盘笔记,胡一飞有空的时候就会打印几页出来,然后慢慢翻译。走到门口,想了想,胡一飞又返回来,把书架上那本厚厚的英汉大词典也抽了出来。

最近没什么考试,又是周末,自习室里的人就寥寥无几。胡一飞没费劲,就找到了一个左右无人的好位置,拿出打印的笔记,开始翻译了起来。

今天拿的这份笔记,似乎不牵扯什么具体的技术,更像是硬盘原主人的一分感悟心得,胡一飞翻译了第一句,便被吸引住了,“自从小莫里斯将第一个蠕虫病毒投到互联网中,黑客精神便不复存在……”

胡一飞想了想,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黑客精神都是几十年前定义下来的,可现在没有一个黑客还能严格遵照那传统意义上的黑客精神来做事了,看看新闻上关于黑客的报道就能知道了,黑客已经差不多沦落到人人喊打的地步了。

“过去的十年,黑客们为权限而奋斗,几乎所有的黑客攻击,都是围绕着夺取系统最高权限而进行,与之对应,安全也以权限为壁垒,做着防守反击。但今后的十年,这种局面要得以改变,随着霸主微软新系统的问世,以及更加成熟的权限限制策略的运用,黑客攻击的方向可能会随之发生变化……”

“这段话似乎……也有点子道理。”胡一飞拿笔挠着头,一边翻着大辞典,斟酌着这些东西该怎么能翻译得更准确一些,以他的认知程度,这第二段话虽然也能够勉强理解,但还是有点吃力的。

胡一飞的英语还算不错,但毕竟不是专业做翻译的,翻译过来的文章很是磕磕绊绊,一点也不顺畅,再加上他的技术本来就差,再往下面读,就开始云山雾罩了。

“一飞哥!”

胡一飞正在皱眉呢,却突然听到有人在背后在轻轻地叫自己,扭头去看,是一个文静的小姑娘很腼腆地站在那里,肩上挎一个包,正笑眯眯地看着胡一飞.小姑娘长得很好看,特别是那一双眼睛,大大的,柔中带水,皮肤更是白的像精致的瓷器。

“丁二娃?怎么是你!”胡一飞笑了起来,赶紧招手示意那小姑娘坐下,“你也来看书?坐我这里吧!”

丁二娃的名字叫丁荟,和胡一飞是那种很正宗的老乡,两人家住得很近,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大学,两人都是铁杆的校友,只是胡一飞永远都比丁荟要大一届。小时候,丁荟这丫头很野,大人小孩都管她叫丁二娃,胡一飞那时候整天挂着鼻涕溜溜,跟在丁二娃屁股后面。等再大一点,情况就反过来了,丁二娃收了心,人也不野了,上学放学的时候,喜欢安安静静地跟在胡一飞后面,跟了两年到了高中,丁二娃便不好意思再跟了。

丁荟把包往桌上一放,坐到了胡一飞旁边,开始往外掏书。

“二娃,家里最近都好吧?你平时也不跟我联系,要是有啥事需要帮忙,你就给我打电话,你一飞哥分分钟就到!”胡一飞笑呵呵看着丁荟,看见熟人就是亲切,“我的电话你知道吧?”

人家一个斯斯文文的小姑娘,胡一飞也好意思一口一个丁二娃地叫,搞得自习室里的人,人人侧目而视。

丁荟点着头,“知道,一直都记着呢!”,说完冲胡一飞甜甜地笑了一下,低头翻书。

“那就好,有事就找我,别客气!”胡一飞瞅了一眼丁二娃的书,又嘱咐了道:“周末也别老是看书,多去学校外面转转,书看多了小心变傻!”

丁荟又是使劲地点头,“恩,我记住了!”,完了眉头轻皱,低声道:“我有些路痴,出了校门就迷方向,好几次都丢了……”

胡一飞笑了起来,“那是你出去的少,跑得多了,就不迷了!”

丁荟点点头,就翻开了自己的书,看了两行,往胡一飞这边瞅了一眼,道:“一飞哥,你在翻译什么呢?”

胡一飞掐着笔皱眉,“唔,网上找的一点外文资料,关于编程的,今天没事干,就把它先翻译出来!”

“我来帮你翻吧!”丁荟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就亮了起来,带着一丝期盼。

胡一飞抓着头,丁二娃是专业学英语的,水平相当高,大一的时候就过了六级,不过这计算机方面的英语还稍有不同,就怕她翻译过来词不达意,还不如自己弄的呢,到时候又得重新译。不过一看丁荟那眼神,胡一飞推辞的话就说不出来,只好道:“那好吧,你要是不嫌麻烦,就帮我翻翻吧!”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