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十九章 差距啊差距

第二十九章 差距啊差距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2813  |  更新时间:

寒号鸟在电脑前守得眼睛都花了,终于是看到二当家的上线了,急忙发了一条消息,“二当家的,你上线了,我等你好半天了

电脑那边的胡一飞却是大吃了一惊,我靠,很是不妙啊,这追帐的怎么又上线了!心说你小子怎么还死缠着不放了呢,老子搞不定你的那个问题,你的一千块我不要了还不行吗,至于这么没完没吗。胡一飞现在倒感觉象是自己欠了别人一千块钱的外债,他怕读书人又要跟自己纠缠那个问题,趁着对方还没提出来,就赶紧拉出神器,把对方就干了下去,嘴里庆幸道:“妈的,差点就尴尬了,好歹保住了高手的脸面!”

寒号鸟很郁闷,心说这二当家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了,自己的第二条消息还没来得及发出去呢,就提示跳板服务器关机了。他以为二当家的还跟自己的那个马甲较真呢,纠结了半天,决定冒一次险,用糖炒栗子的号再上一次。

重新设好跳板,寒号鸟忐忑不安地上了线,一登陆狼窝,就提示收到了很多短消息,寒号鸟一看,全是熟人,个个都是安全界的大拿,心里感慨搜索引擎的威力真大,这么一会的工夫,就全都追到这里来了。

打开一看,这些人发来的消息都差不多,说话也很谨慎,就是打个招呼问个好。估计他们的心思,大概就和自己当初勾搭二当家的时是一样的,想先建立个联系,然后再慢慢鉴别。

只有一条消息比较独特,里面附了一个网址,“我今天才知道,原来国内最牛的黑客是这个人。”

不用点开,寒号鸟都知道那个网址是挂了马,再看发信人,寒号鸟就差点气晕头,是老搔的马甲,他老以为别人都不知道那个马甲是他,其实是头猪都能猜出来。

寒号鸟很是汗颜,老搔技术不错,就是人比较天真一点,可没想到他居然会天真到这种程度,还想靠着这个手段来追踪糖炒栗子。也幸亏老子不是那个糖炒栗子,否则你小子现在就该哭了,寒号鸟嘴角勾出一丝歼诈笑意,他决定给老搔一点教训,就回复了一条:“是老搔吧?ok,你现在被我盯上了!”

看完了这些消息,寒号鸟才赶紧给二当家的发去了消息,“二当家的,你中午不是说要参加zm的测试吗?情况咋样?”

“靠,你还好意思跟我提这个,老子今天可算是上了你的洋当!”胡一飞到现在都还一肚子火呢,真愁没处发泄,看到糖炒栗子冒头,就直接自己先爆了,“哪有什么108关,我辛辛苦苦杀到107关,最后一关却连个影子都没有,白白浪费我一个多小时时间,郁闷成球了!”

寒号鸟给震傻了,这事还真是二当家做下的啊,之前心里想那毕竟只是个猜测,还不觉得震撼,可现在得知真相,则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了,寒号鸟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僵在了电脑前,二当家的用了一个小时就杀到了107关,这能说是辛辛苦苦吗?我曰啊,老子这么多年的黑客技术算是白学了,太打击人了。

回过神来,寒号鸟又开始诅咒,心说你不用你自己的本尊号去参加测试,偏偏要用我的马甲,真是流年不利,老子好端端的两个马甲号,还没养大呢,就全废到你手里了,以后干脆叫你马甲杀手算了,不过,这话他也就心里想想,不敢对二当家的说出来。

“那个……,我也是听朋友说的,应该不会没有第108关吧?”寒号鸟也是觉得二当家的话很奇怪,二当家的肯定不会说谎,但zm应该也不会搞假啊,这事邪了门,也不知道以前那几个通过108关的人是怎么杀过去的呢。

“你再去找找你朋友,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寒号鸟顿时头大了,心说我上哪去找一个通全关的朋友,我自己都才过了78关呢,想了一下,他又试探姓问道:“二当家的当时是不是太心急了,所以没有注意到最后一关的地址?或者是刚才zm的测试系统出了错?”,寒号鸟倒觉得第二种可能十有**是真的,否则zm为什么要关闭测试系统呢。

胡一飞琢磨了一会,觉得也有这可能,发来消息:“那我再去试试吧!”

运行了神器,胡一飞又登陆了第107关的服务器,入眼一看,好像跟刚才没有什么区别,自己之前留的文件都还在呢,打开一看,里面的四个字没变。胡一飞运行了那个身份令牌验证器,输入身份令牌,结果依旧提示他已经通过了107关,下面有一块本应该是显示第108关地址的,照样是一片空白!

“妈的!”,胡一飞这回是彻底绝望了,在文件里又补了四个字:“还是狗屁!”,然后再次关机闪人。

回到论坛,胡一飞怒气冲冲,“我又去看了一下,根本没有第108关的地址!”

寒号鸟瞪大了眼,脑子半天转不过弯来,这好像还不到一分钟吧,难道zm的服务器是纸糊的吗,二当家的说去就去,说走就走。

胡一飞还不忘指点着那位走入“迷途”的糖炒栗子,“我看那个zm的测试根本就是骗人的,天底下哪有那么玄乎的事情。你回去告诉你朋友,让他以后别费劲了,根本就没108关,纯属浪费时间!”

寒号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二当家的一口咬定没有第108关呢,zm的威信在顶尖黑客圈是有口皆碑的,不会拿这种事来扯谎的,“你确定真没有108关?”

胡一飞心中悲叹,一个人上当了并不可悲,可悲的是他不认为自己上当,然后一次又一次地上同一个当。胡一飞对糖炒栗子很有好感,因为他和自己所见略同,还挺过自己,他当然不能看糖炒栗子就这么被糊弄下去,“那你自己去看吧,我把地址和身份令牌给你!”

“二当家的!”段宇此时气喘吁吁地冲进寝室,“快…快监控,小丽现在应该回到寝室了!”

“你干啥去了,怎么喘成这样?”胡一飞把身份令牌和地址发给糖炒栗子,就退出了狼窝,拉出神器,准备监控小丽。

“我刚和小丽在饭堂门口分开,着急回来给你报信!”段宇大口喘着气。

胡一飞大汗,ping了一下小丽的ip,发现小丽还没开机,然后看着段宇的神色都有些崇拜了,狗曰的,这速度,都比得上“非人”博尔特了,饭堂可就靠着小丽的宿舍楼呢。

寒号鸟呆呆地看着那地址和身份令牌,不会吧,二当家的居然把它给了自己,107关啊,距离成功仅有一步之遥的成绩,他居然给了自己?寒号鸟受宠若惊,想要推辞一下,却发现二当家的已经下线了。

冷静下来,寒号鸟就觉得这一切有点不太真实,“二当家的不会是忽悠我的吧?”

稳妥起见,他又跑到了zm的入口服务器,那里有个查询功能,只要输入你的身份令牌,就可以查到你的历史通关记录。zm的测试周期长达三个月,这个查询功能是专为那些健忘的黑客准备的。

寒号鸟有些鸡动,把身份令牌连续输错了好几次,这才输正确,按下回车,通关记录就显示了出来,这下他是一点怀疑都没有了,确确实实是过了107关,107关的地址也和二当家的发过来的是一模一样的,不光如此,前面每一关的通关记录也都显示了出来。

“妈的,这次发达了!”

寒号鸟在电脑跟前一阵痉挛,差点眩晕了过去,如果自己把108关杀过了,岂不是就成了zm的成员?寒号鸟拉出工具就要开干,一愣神,却又变成了一幅哭不出来的表情,曰啊,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那108关的地址不还得从107关去找吗,二当家的是牛人,他能轻松进去107,可自己要靠什么拿下107呢?

正在悲苦呢,电脑上的消息又弹了出来,老搔哭天抹泪地找来了,“鸟神,你得救救我啊,我让糖炒栗子给盯上了!”

(新人新书,请多支持!)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