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十八章 终于专业了

第二十八章 终于专业了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2816  |  更新时间:

19也已经查到了那款清理曰志工具的来历,继续说道:“这款曰志清理工具,来自于中国,工具的制作者叫做‘乡下土豆’,这个人的技术水平……”19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问题了,想了一下,才道:“唔,和他的工具一样业余。”

zm的人谁也没笑,19的这句话等于是废话,稍微专业点的人也不会闹这种低级笑话。

为了能够彻底地擦除脚印,曰志清理工具在运行之后会先清理掉入侵曰志,然后再把自身给删除掉,这样就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这也是标准曰志清理工具所必须具备的两个功能。像糖炒栗子那样“大意”地把清理工具留下,已经算是个极大的笑话了,而乡下土豆做出的这款曰志清理工具,在行家眼里,更是笑话中的大笑话,它居然不会自我删除。额滴神,这还能算是个曰志清理工具吗,就像是买回来一台双筒洗衣机,结果打开一看,好神奇呀,这洗衣机的两个筒居然都是用来洗涤的。

zm陷入了沉寂之中,他们可不敢去笑话糖炒栗子的业余,如果说zm的测试连一个业余黑客都可以轻松杀过,恐怕这才是最大的笑话吧。

“第三,糖炒栗子已经杀过了107关,他只需再往前走一小步,就可以将我们的数字序列推到20。”19顿了一下,不解地道:“奇怪的是,他却停下来了,没有继续,他在107号服务器上关机消失了。”,19很是悲痛,自己这个千年老末还得再当一段时间了。

zm的人此时就有些动容了,这算怎么一回事,107关都过了,为什么糖炒栗子单单就不过这最后一关呢。妈的,这最后一关明明是免费赠送的,只需要轻点鼠标,运行桌面上一个叫做“个人资料”的图标,就可以成为zm的成员了,为什么你就不继续呢?

是藐视zm的这个测试,还是不屑于加入zm呢?zm的成员们沉默不语。

胡一飞轻松拿下第一关的时候,还曾开玩笑说那是zm免费赠送的呢,殊不知,人家免费赠送的不是第一关,而是最后一关。zm的测试到107关就算是结束了,此时输入身份令牌,就会在桌面上生成一个新的文件,运行之后,输入你的一些简单资料,就会收到zm的正式邀请,从而成为他们的成员。

可惜胡一飞一路杀得太快,连续107次“神器连接——输入身份令牌——关机”地弄下来,已经形成了一种惯姓,注意力全放在了那个“身份令牌验证器”上了,压根就没注意到桌面上多了一个新文件。

zm的人都是技术疯子,沉默寡言是他们的风格,看看没人说话,19又道:“除了那款曰志清理工具,糖炒栗子还在107关的服务器上留下一条消息,‘都是狗屁’!”

1号终于开口了,“看来这是有人向我们发出了挑战!”

其他成员都不说话,在心里默认了1号的判断,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对方能够这么快速地通关,显然是已经掌握了一种通用的过关方法,让我们的安全策略全部失效。”1号沉吟了片刻,做出了决定,道:“19,关闭所有的测试服务器,只保留入口服务器!”

“好!”19应着,目前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必须尽快把对方的通关手段分析出来,否则zm积累起来的威信就会丧失,“那对方的身份令牌呢?”

“107号服务器保留开启状态,身份令牌三个月内有效!”1号的语气很是沉稳,“如果在这期间对方要求加入我们zm,我们也绝对欢迎!”

“好,我这就去做!”19说完,他的号码就从zm的网络会议室里消失了。

寒号鸟刷新了两遍通关记录,糖炒栗子的名字依旧显示在第一位,如果他杀过108关的话,名字就会从这份榜单里消失的。

回到首页,寒号鸟突然发现领取身份令牌的按钮消失掉了,zm发出公告,成员测试活动终止,开启时间不定,但奇怪的是,糖炒栗子的状态依旧显示为正在参加测试中。

“鸟神,那个糖炒栗子,你有没有他的资料?”老搔又发来消息,“我崇拜死他了!”

崇拜个屁,老子的马甲也叫这个名字呢,寒号鸟没有理会老搔,他心里也在想着这个糖炒栗子会是谁呢。对方起中文名字,显然是自己人,寒号鸟岸上岸下都很熟,却从未听说过国内圈里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琢磨了片刻没有头绪,寒号鸟拉出键盘,给一个人发去消息,“黑哥,你有糖炒栗子的资料吗?”

黑哥就是那个在zm通关记录中排名34的黑天了,手眼通天,消息最是全面,圈内都说此人是网监的技术大拿,但一直没得到证实。

“我也是刚看到zm的新通关记录,正想来问你呢!”

寒号鸟一看就知道,黑天也没听说过糖炒栗子,更不要说什么底细资料了。

“还有谁的消息更灵通呢?”寒号鸟端起自己的咖啡,一尝,却是凉了,悻悻放下,突然脑子里灵光乍现,自己怎么把他给忘了呢,二当家的。

寒号鸟迅速键入狼窝的地址,想登陆上去看看二当家的在不在,噼里啪啦输入账号密码,正要点登陆按钮,寒号鸟却突然脸色一白,额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他双眼直直地盯着自己的狼窝账号——糖炒栗子。

“不会吧?”

寒号鸟心里咯噔一下,突然就想起了二当家的中午的那条消息,“下午还有课,晚上再搞!”,寒号鸟擦着脑门上的汗,妈的,我怎么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呢,二当家的说了要去参加zm的测试,那自然不会是随便说说,这个糖炒栗子,难道就是二当家的?

寒号鸟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除了自己的马甲,国内圈里根本就没有这号人物,再说事情也太巧了,二当家的亲口对自己的马甲号说要去参加zm测试,时间上也都吻合,以二当家的水平,成绩自然比自己要高,只是这通关的速度……

寒号鸟又赶紧打开了zm的通关记录,一页一页翻了下去,他得找一下,看看有没有二当家的名字。

一直翻到最后一名,那人的记录是通过了两关,显示在最后,但从时间上,都已经是三天前的事情了。从头到尾,也没有看到二当家的名字。

寒号鸟这下便明白了,这事多半还真是二当家的做下的,他赶紧又用上了自己以前的那个马甲“我是读书人”,登陆到狼窝想找二当家的求证一下,谁知登上去,却发现二当家的不在线,寒号鸟就守在狼窝,一遍一遍刷新,等着二当家的上线。

胡一飞此时正在校园里溜达,他觉得自己得了病,只要一看见什么带有“身份”啊、“令牌”字眼的东西,自己的手就开始发痒。刚才有个人拿着一张身份证走了过去,胡一飞差点没冲上去点击两下,想看看里面有没有第108关的地址,

“妈的!”

胡一飞骂了一声,到路边草坪上找了块石头坐下,没过关,还差点落下了毛病,真是晦气。他把自己今天的过关情况仔细回忆了一遍,心中很是满意,老子今天的入侵看起来要比以前专业了很多,明显有了进步。就说那款曰志清理工具吧,那可是千挑万选出来的,费了老劲了。

当初胡一飞从网上下载了清理曰志的工具回来,运行一下,结果发现工具不见了,他还以为是那个工具不能用,于是又下载了其它的回来,还是一样,一运行就消失,害得胡一飞差点以为自己是中了木马。也亏他有毅力,最后也不知道是在哪个犄角旮旯里,终于找到了这么一款运行之后不会消失的曰志清理工具,胡一飞如获至宝,将它妥善保存,以便在自己入侵的时候能用到。

“看来以后得多看看狼蛛的入侵!”胡一飞做着总结,多观摩高手的入侵,才能做得更专业一点。

(晚上还有一更,比昨天早。汗颜!!一步慢,步步慢,更新时间老是追不回来。)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