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十五章 我参加

第二十五章 我参加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2772  |  更新时间:

胡一飞的眼珠子差点飞出去,这个狼蛛是不是有点吹过头了啊,居然说加里.麦金农都不够zm成员的入选标准,这怎么可能呢,在胡一飞认知范围之内,是再也揪不出一个能比加里.麦金农还要牛叉的黑客了。

糖炒栗子此时又发来消息,“二当家的,你对这次的狼峰会的前景怎么看?”

胡一飞正想着狼蛛的话呢,就反问了一句,“你听说过zm吗?”

糖炒栗子虎躯一震,高手啊,绝对的高手,二当家的一张口就能说出zm,显然是高手中的高手。可他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个问题呢,糖炒栗子皱眉思索着,二当家的此时提起zm,难道说他也参加过zm的成员资格选拔吗?不知道他过了几关,那个测试可比狼窝的这个麻烦多了。

谨慎起见,糖炒栗子又祭出挡箭牌,“我听朋友说起过!”

“能不能详细给我说说,zm很厉害?”胡一飞不敢再问狼蛛了,狼蛛的口气让他觉得自己无知了,他只好逮住糖炒栗子来问了。

糖炒栗子给弄懵了,他刚才以为二当家的是想考一考自己呢,可现在一看,似乎又不像,二当家的不会真的没有听说过zm吧?不应该啊,以二当家的水平,就算不能通过zm的全部测试,至少也能杀过九成的环节。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朋友说他以前参加过zm的测试,测试的方式和现在的狼峰会有点类似,只是难度更大,三个月的时间要通过108关!”糖炒栗子有点郁闷,自己参加了三次,最好的成绩是通过78关。

胡一飞心里有点底了,狼蛛的话看来还是有点靠谱的,但那个zm是不是真的像他说的那么牛,就不晓得了,胡一飞给糖炒栗子发去消息,“参加测试有没有什么好处?我可不可以也去参加一下?”

糖炒栗子一听来了兴趣,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二当家的之前没有听说过zm,但现在知道也不晚,对于二当家的表现他很是期待,所以都顾不上犹抱琵琶半遮面了,直接就道:“当然可以,只要在规定时间内通过了全部测试,就可以成为zm的成员,好处非常多,首先,那里面全是技术疯子,每两周举行一次网络聚会,研讨的都是业界最尖端的安全技术;其次,zm对自己成员提供保护,他们的防追踪技术是最先进的,目前来说,没人能抓得住zm的成员。”

两个人这么说,就不由得胡一飞不信了,原来黑客圈里还真的存在这么一个庇护所啊,胡一飞就催着糖炒栗子,“你把参加测试的方式和规则都详细给我说说!”

糖炒栗子赶紧把这些东西都给二当家的交代了一下,规则确实和狼峰会有些类似,都有固定的入口和出口,都要求在固定的时间段内完成固定数目的题目,但又略有不同。

狼峰会的11关虽然每一关的题目都不同,但这11道题目却是固定的,就算有测试者在半路找错了服务器,但返回来之后,以前的题目还在,只需在第二次测试时重新修正攻击路线,多加注意,就可能会顺利地通过全部11关。

zm的测试则只有一个题目——拿下服务器的最高权限,108关,关关如此,不同的是每台服务器上留给测试者利用的漏洞只有一个,有可能是系统漏洞,有可能是硬件驱动漏洞,也有可能是第三方软件漏洞,你必须找出这个漏洞,才能顺利实施你入侵的第一步,之后还要通过各种手段来提升权限,直到你拿下那台服务器的最高权限。每个人进入zm的迷宫时,会在入口服务器上生成一个身份令牌,测试者凭着身份令牌参加测试,身份令牌不同,则所参加的测试就不同,也就是说,你每次进去迷宫,看到的都是截然不同的景象。zm共使用了超过5000台的服务器来布置迷宫,失败后身份令牌立即失效,等再进入时身份令牌会被重置,你想碰到上次的服务器,概率基本是零,越往后,服务器的漏洞就越不好找,安全策略也更变态,三个月的时间,根本不够。

糖炒栗子说得非常夸张,在他眼里,世界上最难的事,也莫过于此了。

可等胡一飞弄清楚了规则,却差点没把牙给乐掉,这跟中了500万没有什么区别嘛。自己有神器在手,zm的迷宫反而要比狼窝的好对付,只需要用神器连接过去,输入身份令牌,就能自动知道下一关的地址,一直这样连接下去,怕是都用不了一个小时,就能杀到108关了。

而狼窝的地址获取方式就有点麻烦了,需要从上一关的题目中去找,题目那么乱,不一定就是要让你拿下服务器的最高控制权,就算你关关都能拿下,也不一定就能得到正确的地址,碰上这样的事情,胡一飞就是十件八件的神器,也是没有办法。

“二当家的,你准备什么时候参加zm的测试?”糖炒栗子很是关心,一个黑客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只要看他能通过多少关就知道了,自己虽然只过了78关,但这个成绩,在zm的历史记录中也是排到前100名的,唔,准确点说,是第100名。

“下午还有课,晚上就搞!”胡一飞很兴奋,一下就说漏了嘴。

“上课?”糖炒栗子多精明一个人物,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妈的,如果这二当家这句话不是在故意迷惑自己的话,那他就真的可能是理工大的学生,或者是老师,毫无疑问了。

胡一飞也很快意识到了这点,不过这回他倒是不很担心了,反正自己以后都是用神器直接在公用上网服务器上登陆狼窝,你们谁爱追踪就追踪去吧,大不了再让你们免费参观一下老三的珍藏毛片,老子连狼蛛都对付了,难道还对付不了一颗小栗子?

“那狼峰会,二当家的参加不?”糖炒栗子也不继续试探,追踪高手没什么,可要是被高手反追踪了,那就麻烦了。

“参加!”胡一飞说得很肯定,其实心里一点这个打算都没有,在糖炒栗子跟前,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摆出一副高手的架势来,不然真的对不起人家这天天高手高手地喊了,“言出必行!我挺狼峰会,可不光是嘴上挺的!”

胡一飞说实话的时候,糖炒栗子觉得那是在忽悠自己,可胡一飞真开始忽悠了,他反而觉得人家不是在忽悠自己,他很是汗颜,看来自己跟人家的差距,不光是技术上的,自己不能只是用小马甲来不痛不痒地喊喊了,得来点实际的行动,缩小一下和高手在道德情艹上的差距。糖炒栗子很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心想就算不是为了拍二当家的马屁,那狼窝这次的峰会,它也是一件好事嘛,自己作为国内头号黑客,完全应该给点支持!

“我也准备参加,用实际行动来支持狼峰会!”糖炒栗子给二当家的回复道。

“不是支持狼峰会,是支持技术!”胡一飞此时坐的是段宇的位置,他看见段宇的书架上有本《三国演义》,随手翻开了看了两字,大有感悟,就对糖炒栗子指指点点,“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国内黑客分得太久了,应该在技术这一个角度,合在一起了!”

糖炒栗子虎躯二震,二当家的在他心里的形象顿时无限拔高,自己虽然也曾反思过国内黑客圈的事,但怎么也说不出“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样提纲挈领的话来,一时感慨万千,二当家的话总是能给人很多启悟啊。

啥也不说了,糖炒栗子直接下线换了本尊号,上来论坛开了一贴,就几个字:“我参加,狼峰会见!”

顿时论坛上的人就疯了,刚才那些痛揍糖炒栗子的专业人士却是傻了,等反应过来,纷纷掉转口径,开始唱多本次狼峰会,建议广大狼友逢低补仓。

(这章算昨天的,看在发烧码字的份上,兄弟们砸几票吧!)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