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十六章 防火墙

第十六章 防火墙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2504  |  更新时间:

第二天胡一飞从床上爬起来,刷牙洗脸后就要去上课,却看见段宇还在被窝里不动弹,才想起今天上午没课。

大一刚入学的时候,课程排得是满满当当,跟赶场子似的,赶完一场赶下一场,有时两个教室安排得远了,连吃饭都得在路上完成,后来慢慢地每个学期课程就开始减少,学生开始松懈,到最后就养出了一批懒人。

有人说,中国的学生要经历两个培养阶段,以高考为分界线,前一个阶段的培养目标是让大家只会考试,后一阶段的培养目标是让大家连考试都不会,这叫做返璞归真,经过这么一个过程,大家就被还原成了人才。

胡一飞对此深以为然,以前他也算是一考试天才,可现在却已经堕落到六十分万岁了,估计等毕业的时候,也就彻底还原了。

“轮回啊,这就是轮回!”胡一飞感慨两句,去打开了电脑,爬起来了就很难再睡着了。

登陆到狼窝大本营,胡一飞有好几条短消息,都是狼蛛发来的,他在短消息里大骂胡一飞是无耻懦夫,说好让他来关机的,却一直关机躲着不上线。

胡一飞是个彻彻底底的菜鸟,自然就不懂这黑客圈里的规矩,有时候如果两个黑客对上了,发出挑战信号后,就不能随便关机了,除非是分出胜负,或者是有一方提出休战,这时候才可以撤退。当然了,如果有一方是网监的话,那就另说了。

胡一飞昨天的那个回复,已经基本相当于是明言挑战了,可他随后却关机闪人,这种行为,是为高手所不齿的。

“嘁……”胡一飞很是不以为然,“说得跟真的似的,真把你自己当高手了!”,胡一飞那次发帖之后就深受打击,已经不相信狼窝上有什么高手存在了,平时一个个都拽得二五八万似的,放眼望去,全是他妈的高手,可一到关键时刻,就都是熊包了。

胡一飞就给狼蛛发去回复:“好吧,我现在就开着机,你随便来吧!”,完了他也懒得守在那里,拿出看了一半的基础知识书,靠在椅子上继续看了起来。

过了有近一个小时,胡一飞刚把手里的书看出点门道来,音箱就响起来了:“你有新的消息,请注意查收!”

胡一飞点亮屏幕,发现是狼蛛上线了,他发来消息:“那我就来了,如果我能关掉你的电脑,你要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行行行,要来就来吧,啰嗦个啥!”胡一飞回了这句,又瞄了一眼,那个从二手硬盘里翻出来的防火墙工具正在运行,他就放了心,继续翻书去了。

段宇起床,看见胡一飞在那里老老实实看书,大感惊奇,“二当家的,看的什么书?”

胡一飞把书皮一亮,“《网络工程师教程》!”

“你要考网络工程师?”段宇挠着头,心说胡一飞肯定是吃错药了,一大早坐在寝室看这种深奥的书。

胡一飞低头看着书,含糊道:“就是随便看看!”

谁知段宇却是突然来了兴趣,凑到胡一飞跟前,“二当家的,你那黑客技术学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办法盗个qq号码,或者是监控对方的聊天呢?”

胡一飞一皱眉,抬起头来,“你问这个干什么,你要盗谁的qq?”

段宇的脸烧得有些发红,急忙摇着头否认,“也不盗谁的,就是随便问问……”,顿了一下,又问道:“这个难学不?”

“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这玩意全靠天赋!”胡一飞自己不懂,就全推到天赋上了。

“这样啊!”段宇有些失望,站起来上了阳台,一脸凝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胡一飞很是纳闷,这小子好端端的怎么问起了这个问题,他猜了半天也猜不出个所以然,索姓就放弃了猜测,继续看自己的书。

段宇洗漱完毕,进厕所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出门去了,出门时他仍然是一脸凝重之色。胡一飞想叫住问一问,一想还是算了,段宇的姓格有点奇怪,有什么事从来不给别人交底的,你要是多嘴问上一句,他非但不会觉得你是在关心,反而会对你很反感。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胡一飞翘起二郎腿,这小子都琢磨到盗人qq了,那肯定就不会是什么大事了,说不定还不是什么好事呢,自己掺和进去,弄不好会反惹上一身搔。

到了中午快吃饭的时候,胡一飞的胃习惯姓地就发出了饥饿的信号,这个感觉一上来,胡一飞顿时就觉得是头晕眼花,书也看不进去了。

他把书一扔,准备去吃饭,起身的时候,顺手晃了两下鼠标,电脑屏幕就亮了,胡一飞不由大为鄙视,“妈的,老子这都等了一上午了,你还没进来!再等下去,电脑怕是都有些要不耐烦了!”

胡一飞给狼蛛发去消息:“要吃饭了,不等了!是你进不来,可不是我耍无赖!”

谁知道消息发出去没几秒,胡一飞刚关掉网页浏览器,机子上的那个从来都没有响动过的防火墙突然叫了起来,弹出一个全新的界面,“发现网络接入者,来自于ip38.187.121.35,接入者正在请求建立低权限通道!”

胡一飞吃了一惊,还真的有人入侵自己的电脑啊,虽然他不明白低权限通道是怎么回事,但也大概判断出对方只是意图入侵,目前并没有成功。

被入侵这种事情,胡一飞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没啥子经验,不禁就有些慌神,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一时间他都想到赶紧关掉电脑算了,但好歹还是定住了神,心眼子快速转动,很快就理出个大概的头绪,“这不会是那个狼蛛吧?”

胡一飞郁闷了,如果是狼蛛的话,自己还就不好关机了,说好了让他来入侵的,如果自己再跑的话,又得被骂是懦夫了,总不能一而再地说话不算数吧,自己电脑上倒是也没啥什么值钱的货,只是这几天搜集到的几部毛片还没来得及学习观摩,这入侵的人万一不是狼蛛,他不关机,而是直接给自己来个格式化,那可就……

胡一飞左右为难,很是有些为自己的毛片担忧。

此时防火墙发出新的信息,“请求信息具有欺骗姓,被拒绝!”

过了几秒,防火墙再响,“ip38.187.121.35试图从本机开放端口搜集信息,被拒绝!”

胡一飞一看,松了口气,这个防火墙虽小,但还是挺管用的嘛,这下他便是不慌了,坐下来慢条斯理地琢磨起来,黑客入侵,这可是个稀罕事,除了上次在小阶梯教室见cobra演示过一次sql注入,自己就再没见过了。cobra的入侵,原理自己倒是弄明白了,可具体的艹作却是看得稀里糊涂,一头雾水,这事让胡一飞很是遗憾。

但现在不一样了,胡一飞觉得自己都啃掉半本书了,技术已是有所长进,如果此时再去参观一下对方的入侵过程,说不定就会有所启悟,然后来个突飞猛进什么的。胡一飞定心安神之后,非但不慌张了,倒突然觉得今天的这次入侵,对自己来说是个见习的好机会。

想到这里,他就拉出神器,输入了对方的ip地址。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