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十四章 寒号鸟有样学样

第十四章 寒号鸟有样学样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2836  |  更新时间:

把数据恢复到36小时前,把服务器重新接入网络,自动关机的事情就再也没有发生。

对于这种情况,老搔心里真是纳闷得不行,怎么也想不通这里面的缘故,但寒号鸟已经明确说了不会告诉他原因,他也只能是将心中的疑惑保留,然后迅速安排自己管辖下的所有服务器都按照这个方法去做恢复。

半个小时后,那些被胡一飞关掉的服务器,就有九成都恢复了正常,之前似乎还会愈演愈烈趋势的关机风波,一下子就得到了控制。

狼窝大本营上的几位高手依旧在那里喋喋不休,对事件的真实原因做着各种猜测,只是得出的结论比寒号鸟还要离谱,扯来扯去,甚至把原因都扯到了cpu制造技术的不成熟上去了。

最后有人跑来告诉他们真相:“我们公司的高手刚才去了现场,确定关机是由病毒引起的,黑客事先在服务器上安置了定时发作的病毒,这才导致了没完没了的关机。经过我们公司技术人员的努力,很快就弄明了病毒情况,今天中毒的服务器也已经被清除病毒,恢复正常运行。事情的详细过程,请参考这里。”,下面附了一个网址链接。

点进去,是国内一家知名反病毒企业的官方网站,“恐怖病毒来袭,导致网站服务器大面积瘫痪,我司首发专杀工具!”

一看就是广告文,先是对病毒之威力、今天情况之紧急进行一番夸大描述,就好像世界末曰到了一般,然后自家公司的技术人员救世主一样隆重出场,不费吹灰之力,以手到擒来之势就瓦解了病毒攻击。文章的下面,附了一款小工具的下载,声称可以检查并查杀这种恐怖病毒。

狼窝上的几位高手就不再争论了,原来是病毒闹的啊,还好,事情总算是解决了,河清海晏,天下太平,几位高手顿时有些意兴阑珊,准备散场。

电脑前的寒号鸟却是被气歪了鼻子,那个来发广告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骂自己马甲“不懂就别再在这里瞎凑热闹,纯属添乱!”的家伙。

这下他就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他设好跳板,就用本尊登录了狼窝。论坛上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呢,寒号鸟就已经是破口大骂了,他指名道姓揪住那个家伙:“老子就一句话,我不信!如果你们非要说这次的关机事件是由病毒引起的,那就把病毒的样本、特征码发出来给我瞧瞧,拿不出来的话,可别怪老子砸你的脸!”

这一下论坛全疯了,就连那个发广告的家伙也傻了,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寒号鸟这个瘟神。

寒号鸟发飚,那威力自然是神仙放屁——非同凡响,好事者就意识到这里面可能有事,有个专门研究病毒的高手,就赶紧去下载了那个专杀工具,拿回来仔细一研究,还真是吓了一跳,什么新病毒专杀工具,狗屁,就是拿几年前冲击波病毒的专杀工具换了张皮来忽悠的。

反正有寒号鸟在前面顶着,这家伙生怕事情闹不大,麻溜得就把自己的这个发现,以及证据贴图,发到了狼窝论坛上,然后就远远地给寒号鸟摇旗呐喊。

这家反病毒企业,在国内也算是排得上号的大企业,只是这两年搞得有些不太像话,甚至是有点不务正业了。他们不在自家反病毒引擎的升级完善上多下功夫,却在每次出现什么新的病毒木马时,搞出一大堆的所谓专杀工具来,然后都集成到自己的杀毒软件里面,搞得跟八国联军开会似的,企图用这个来掩盖自家反病毒引擎落后的事实。

业内人士对此早就有些看不惯了,只是谁的屁股下没有两砣屎呢,大家也就是不屑于拆穿他罢了,谁知道最后跳出来掀锅盖的,却是出了名欺软怕硬的寒号鸟,真是跌破不少内幕人士的眼镜。

狼窝上的人统统站到了寒号鸟这边,对那家反病毒企业的做法展开口诛笔伐,他的几个竞争对手此时也是闻风而来,准备收集第一手的资料,要来个痛打落水狗。

寒号鸟看论坛上的这热闹劲,刚才的怒气才稍稍消减,心想这做人还是得学二当家的,坐不改姓行不改名,从来就不用什么马甲,谁惹了自己,马上就去敲谁,该发飙时就发飙,要不然就枉费了这一身的好本事。

不过也有寒号鸟想不明白的地方,二当家的为什么会因为理工大的一件小小事情而大动干戈呢,难不成他自己就躲在理工大里面,或者这件事本身就跟他有关系?可这又不符合黑客的规矩,二当家的在论坛上不用马甲也就算了,总不能连上网的ip地址都是真实的吧?

寒号鸟想不明白,对二当家的这高深莫测的行事风格,便又添一丝敬畏。

反病毒企业的大佬很快通过关系,把话递到了寒号鸟这里,传话的人,正是那个老搔,“老大,你今天这闹的是哪出?司凯公司的老吴是我多年的朋友了,他说如果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他先给你赔罪了!”

这么一说,寒号鸟的气便又消了几分,这圈子里谁也不好把事做得太绝,他更不好意思说是自己的马甲被人欺负了,便道:“我和他又没有过节,你告诉他,把那个专杀工具撤掉,这事就算结了!”

老搔听寒号鸟这么说,自然就把这事跟之前的关机风波联系到一起了,心想难道这两件事还有什么内在的关联吗,于是问道:“老大,你多少给我交点底呗,这次的关机事件,到底是哪位高人做的?”

“反正比我要高!”寒号鸟的回答模棱两可。

老搔一看问不出什么,就告退了,把寒号鸟的原话通知了司凯的老吴,也就是那家反病毒企业的大佬。

有了寒号鸟的准确答复,司凯的胆气不由就壮了几分,只要寒号鸟不一个劲地纠缠,那就好办了,他们把那款专杀工具立刻撤了,对外声称是工作人员的上传失误,但对于病毒引起关机风波的事情,却是死不改口。

所有人都认为寒号鸟肯定还会跳出来再战的,准备抢zhan有利地形看好戏呢,却没想到寒号鸟就此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这件事便成了狼窝上的一桩悬案,谁也不清楚寒号鸟究竟是因为什么发的飙,只是司凯最终也再没放出什么专杀工具来。

胡一飞折腾到晚上,发现网上关于这事的报道已经寥寥无几,这才放了手。

躺在床上,胡一飞缓了口气,心想自己卖个号码不过才赚了一千两百块钱,这钱还没能在兜里呆几天就没了,最后却害得自己得了三个处分,还要累死累活地帮曾玄黎去擦屁股,这生意做得实在是太亏本了。

想到这里,胡一飞又念起了cobra的话,如果自己能学到那硬盘上的技术的话,年薪好几千万,也不至于为点小钱遭这大罪了。

今天这一溜关机下来,对胡一飞还是有所触动的,自己的基础知识太差了,只会关机,完全艹控着那些服务器的生死,手底下却是一筹莫展。本来,他是想到那些服务器上把关于曾玄黎的数据都全部删掉的,可一连接进去,他却成了睁眼瞎,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懂,不懂网站架构,不懂数据库,甚至都不知道该到哪里找那些数据,最后只能又回到了关机老本行。

当时胡一飞也没有多想,就想着自己哪怕是一直关机,也要关到对方把那些数据都删除掉,没想到最后还真的成功了。侥幸之余,胡一飞就觉得学习基础知识的事情是不能再耽搁了,一定要抓紧。

“自己不能总是关机啊!”

胡一飞长吁短叹,关机能有个屁威力,如果自己稍微有点真本事的话,今天肯定把那些故意炒作编排自己的无良黑客们给刨了底,最不济也扒他们一层皮,格式化硬盘,真是便宜他们了。

胡一飞这一下午都忙得没空去狼窝看看,所以就不知道自己这关机行为,还弄出一场大风波。那些地下黑客组织的人更不是不会想到,他们今天能这么容易就躲过去,不是因为“高人”点到即止,而是因为高人只会关机。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