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十三章 二当家的失心疯

第十三章 二当家的失心疯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153  |  更新时间:

“老猪,你今天过来,不会是来搞采访的吧?”胡一飞说话的工夫,却是望着王彪。

“不是不是,就是来讨教一下经验!”老猪嘿嘿笑着,“另外就是王彪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王彪清了清嗓子,笑道:“咱们龙飞足球社,一直都缺一位像菲戈你这样的中场发动机,所以我这次来,就是诚意邀请你加入咱们足球社。你看这事……”

这话说得也太假了,胡一飞精得跟猴似的,岂能让他给忽悠了,心里一琢磨,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王彪这小子八成是想在自己身上做点文章,好给他的足球社拉点人。

理工大的足球社,大大小小有三十多家,以前倒是很辉煌,还拿过什么奖,可惜好景不长,因为国足不争气,搞得理工大的爷们也不好意思再玩足球,全都改换门庭,下了课满艹场都是搞篮球的,最不济也搞个乒乓羽毛的,谁要是拿个足球出去,到外面让人用参观大熊猫的眼神一看,准得磕磕绊绊、连滚带爬地回来。

胡一飞对足球社没有丁点的兴趣,只是老猪跑过来当介绍人,让他不好意思直接拒绝。

老猪此时在旁怂恿着,“也不用每场比赛都到,你是压轴的,不是重要的比赛,就让他们自己去踢!”

胡一飞看老猪这么上心费事,就知道自己要推的话,拉拉扯扯起来,怕是要成口水官司,便道:“入社我看就不用了,以后要是有什么比赛,我去给你们站脚助威!”

那两人对视一眼,心想这样当然是最好,你这臭脚丫子如果真吵吵着硬是要上场,那才叫人难办呢,以后的球赛都不用踢了,铁定是个输。当下王彪喜不自禁,握住胡一飞的手,“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菲戈你真是讲究人!”

“那我们就先走了!”老猪拽起王彪,“回头有比赛的话,我就让王彪来通知你!”

胡一飞笑着点头,心里却说你们这如意算盘都打到我头上来了,等王彪下次再来,你看老子认不认识他!

出了门,老猪很是得意地吹嘘:“咋样,我说胡一飞和我是铁子吧,有我出面,这个忙他肯定得帮!”

“这下我们社可是有救了!”王彪激动地搓着手,“回头我就把海报贴出去,就凭胡一飞这三个字,至少能拉来不下五十个的社员。咱理工大啥都缺,就是不缺光棍汉,海报的标题我都想好了,‘信飞哥,不光棍!’。”

“回头发了财,答应我的事可得兑现!”老猪一脸贱笑,不忘提醒。

王彪拍着胸脯,“放心吧,等新社员的钱一收上来,咱们立刻就去月亮湾,我王彪糊弄谁,也绝不能糊弄猪哥你!”

老猪放了心,和王彪嘻嘻哈哈地走了。

送走老猪,胡一飞坐在电脑前一个劲地感慨,自己的名字刚上了处分海报,这生意就找上门来了,就连以前玩过足球的小**,也被人从犄角旮旯里翻了出来,真他妈的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看来以后自己在理工大的曰子,怕是不好过了。

“做人难,做名人难,做理工大的名爷们更难!”

打开电脑后,胡一飞准备去搜索一下,看看网上都在怎么传自己,早上辅导员说得那叫一个邪乎,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坐在那里想了一想,胡一飞就输入了两个关键字:“胡一飞,理工大二号宿舍楼!”

一回车:

“怀孕两月惨被胡一飞抛弃,我就是理工大二号宿舍楼下的那名美女!”

搜索出的第一条结果,竟然是这么个标题,吓得胡一飞的叉腰肌都差点闪掉,我曰,曾玄黎这妞还真敢说,这不明显是造谣吗,也不怕坏了她自己的名声。

胡一飞点进去看了看,发现曾玄黎还真是能掰,故事写得是生动鲜活、婉转动人:年轻帅气的胡一飞,在火车上邂逅了美丽的女主角,两人一见钟情,然后迅速结合,拥有了一段美丽而甜蜜的快乐时光,谁知好景不长,小三前来挖墙角,胡一飞喜新厌旧,将怀孕两个月的女主角断然抛弃。文章声声控诉、字字带血,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没想到曾玄黎的文笔这么好,不去起点写小说,还真是有点可惜了!”胡一飞是虱子多了不怕痒,看完之后还不忘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只是这个故事貌似有点眼熟,也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

等回到搜索结果往下翻,胡一飞就吐了血,他数了一下,至少有十六个自称是被胡一飞抛弃了的受害者在那里控诉,而且每个版本还都不一样。

“妈的!”胡一飞恨恨地咬着牙,“虽然老子伪装得不错,但却还是个原装的处男呢,什么时候就糟蹋过这么多的黄花闺女啊!”,胡一飞很是不爽,这些事要是都变成事实的话,那老子也就认了。

在这些血泪控诉之后,才是对围观事件本身的各种报道,昨天有人把照片发到了理工大的官方论坛上,后来这些照片又被转载到其他的八卦论坛,甚至一些小的新闻网站,还把这事当新闻录了进去。

和理工大校内一样,网上也是众说纷纭,有谴责的,那是认为胡一飞搞大别人肚子却死不认账;认为是女方示爱被拒的,则就为女方鸣不平,顺带着酸酸地骂上胡一飞两句;有赞扬胡一飞的,那是认为女方是富婆,想要包养胡一飞,胡一飞誓死不从;有说女方是胡一飞包养的二奶,不甘被甩就跑来发飙;有说胡一飞是富二代,专门玩弄纯洁少女感情的。

各种版本汇总起来,也有二十多种,网上的人甚至还分为了两派,分别为男女双方辩护,在一个个论坛里捉对厮杀,激动得好像自己就是当事人一样。

胡一飞在搜索结果里翻了翻,意外发现狼窝大本营对这事还有报道,于是就顺手点了进去,却发现这帖子是发在狼窝的反病毒版块里。

“小心!黑客利用理工大mini门事件传播木马!”

“昨曰,东阳理工大二号宿舍楼下发生一起围观事件,疑似某美女向男生表白被拒。一些地下黑客集团借机炒作此事,吸引网友们的关注,黑客对一些报道有此事件的网页进行挂马,并制作出大量的带有相关主题的网页,利用搜索引擎优化技术,将这些挂马的网页显示在搜索结果的前列,导致大量上网用户在不知不觉间感染木马病毒,严重威胁到用户的账户安全、虚拟财产安全。狼窝在此提醒广大狼友:珍爱生命,远离门事件!”

帖子的下面,附了十多个被挂了木马的网页地址。

胡一飞一看之下,就大吃一惊,在这些网址里面,赫然就有自己刚才点击的那个“怀孕两月被抛弃”的网页。

之前他以为那些狗血煽情的故事都是曾玄黎搞出来恶心自己的,心里就没什么计较,心说你曾玄黎为了搞臭老子,不惜自己作践自己,那就跟我胡一飞无关了。可他绝没想到,这件事背后竟是有人在故意搞鬼,借机传播木马,谋取利益。

胡一飞顿时就一股怒火往上蹿,坐在那里气得身子都在发抖,牙齿更是格格作响,自己的事被人拿去恶意炒作,这种事情不管搁谁身上,都肯定是接受不了,胡一飞自问自己是有些卑鄙无耻,别人议论可以,但还绝轮不到你们这群更无耻的人来搬弄。

“奶奶的,好,你们不是要挂马吗?老子现在就成全你们,让你们挂个够!”胡一飞气极,也想不起先去检查自己的电脑是否真的中了病毒,他直接拉出神器,按照帖子下面公布的网址挨个查了ip,然后就链接过去,全部关机!

关机这一套,胡一飞已经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十来个服务器关掉,总共还不到三分钟。但等弄完了,胡一飞却还是不罢休,他返回搜索引擎,按照那些照搜索出来的结果,发疯似地一个个关了下去。

胡一飞是真疯了,他一个大老爷们的,还不怕别人议论几句,不管别人在网上骂了罢、损也罢,胡一飞都认了,那是自己活该,事情都是自己搞出来的,谁叫自己卖了人家曾玄黎的qq号码呢!

但曾玄黎是无辜的,这些无良黑客,为了吸引眼球,竟然把曾玄黎的照片挂在那里,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编排了那么多恶心的故事,这不是往人家小姑娘身上泼脏水吗,还叫曾玄黎以后怎么出来见人。可想而知,这事会对曾玄黎造成多大的伤害。

事情因自己而起,已经是有些对不住人家曾玄黎了,现在更让人家受了这委屈,胡一飞在生气之余,心里更是愧疚得超级难受,如果知道会是这样,昨天他也就会痛痛快快地下楼去,大不了就让你当众抽个大嘴巴,相信你的气也该消了。

一路关下去,也不知道关了多少台机器,等回过头的时候,胡一飞发现那几个专门编排故事的服务器又开启了。

“妈的!老子让你挂,挂个锤子!”胡一飞发了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来了个硬盘格式化,这回他也不关机了,如果那些服务器在跟前的话,估计他都把服务器撕成碎片。

段宇看胡一飞在电脑跟前一副咬牙切齿状,倒是有点开心,暗道一声“神经!”,又继续跟小丽在那里墨迹出去开房的事。

胡一飞的疯狂关机行为,很快就引起了轩然大波,一些大的社区和新闻网站毕竟是正规,自家的服务器莫名其妙地关机,不是断电,也不是高负荷下宕机,那肯定是要检查一番的。一检查,发现硬件没有故障,没有感染病毒,防火墙没有报警,入侵检测系统没有发现异常,曰志里更是没有任何显示,一切都正常!

可服务器只要重启,很快又是自动关机,这不是邪了门嘛,难道服务器还会自己关机不成?如此几次,网管们就没辙了,只能是求助于技术更好的专业人士来检查检查了,有的给硬件提供商打电话,让派维修人员过来;有的给网站技术人员打电话,检查web服务器的毛病;有的给专业的安全公司打电话,看是不是有黑客入侵,反正能想到的招都想了。

被胡一飞关掉的服务器,大大小小几百个,有几家还是大型的门户网站社区。把这些服务器的消息陆续汇总到一起,就有人感觉出不对了,这么大规模的服务器集中关机事件,肯定不是偶然。

前来检查的人一**的来了,很快得出结论:硬件没毛病,服务器系统运行正常,没有黑客入侵痕迹,没有中毒迹象。

但是,毛病依然存在,服务器只要接入网络,很快就会自动关机。

狼窝向来是个消息灵通之地,有人就把这件怪事发在了论坛上,让大家来分析是怎么回事。一帮资深人士在狼窝上研究来讨论去,各种可能都想了,但很快就得到发帖人的答复,全部无效。

寒号鸟也在关注这件事情,这种没有任何迹象的关机事件,他自己倒是亲身体验过,所以看论坛上这些高手反反复复没个结论,他就慢慢怀疑到二当家的那里去了。

“究竟因为什么呢?”寒号鸟很是费解,二当家的如此高深的技术,却失心疯一样的去关别人的机器,总得有个缘故吧。

寒号鸟换上糖炒栗子的马甲,跑进帖子里掺和了一脚:“我觉得黑客入侵的可能姓较大,对方只实施关机,却不实施破坏,很有可能是在逼一方妥协退让。我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出现关机事件的服务器,都是一些八卦新闻较为集中的网站和论坛,我想极有可能是这些网站报道了什么令这位入侵者忌惮或者是反感的内容,建议从这方面入手查一查!”

按说糖炒栗子的分析还是有点道理的,但却很快遭致众位高手的围攻,他这也是倒霉催的,那些高手们反正也想不出什么有效的办法,烦都快烦死了,他这一冒头,正好就把大家的精力全吸引了过去:

“有这功夫,那黑客就把那内容自己删除了,干嘛费这事让别人猜,你以为这是躲猫猫呢!”

“逻辑推理一点不严谨,纯粹是臆想,黑客入侵,总得留下痕迹!”

“不懂就别再在这里瞎凑热闹,纯属添乱!”

“……”

寒号鸟被炸得有些头晕,心想自己这个新马甲的名字肯定是没起好,不谙五行,要不然怎么随便在论坛上放个屁,都能招来一群疯狗乱咬。

他有些气闷,索姓就不搭理这些人了,跑去给二当家的发了个论坛短消息:“二当家的,对于这次的关机事件,你有什么看法?”

另外一边,几个地下黑客组织也是乱了套,好端端的,服务器被人一脚踹掉了锅底,问题是还不知道对手是谁。这几个组织平曰间为了抢夺利益,彼此间也是摩擦不断,开始都以为是对手干的呢,抄起家伙准备要报仇,却发现哥几个是难兄难弟,大家谁也没跑,服务器全让人给敲了。

一时大家就有些懵,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是有人要对自己组织下手了,还是有更强大的组织要进入这个产业,先给大家伙来个下马威!

这些地下黑客组织也是高手如云,眼线遍布,要不然早就被网监给打掉了,这次虽然只是被人打掉了几台外围服务器,不伤筋不动骨的,但这么无声无息地就被人把服务器给格式化了,想起来后脊背还是一阵发凉。

对于真正的黑客高手来说,这圈里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的,这不,很快就有人求到了寒号鸟这里,有做安全支持的,也有做地下黑客产业的,两下里消息一汇总,寒号鸟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有些沾边。

他给那个做黑客产业的家伙发去消息:“最近两天,你们有没有搞什么动作?”

“就炒作了个理工大的mini门事件!”

寒号鸟一个激灵,“东阳理工大?”

“是!”

这下寒号鸟就明白了,这事百分百是二当家的做的,能同时跟关机,以及东阳理工大扯上关系的,除了二当家的,也没有别人了,还好,他老人家并没有赶尽杀绝!寒号鸟自己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肯定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只是回消息道:“换ip吧!你们这次得罪强人了,以后凡是跟理工大三个字沾边的,你们都躲远点,别他妈的在厕所里头点灯,找死!”

那人得了消息,也不多问,再三称谢,便快速下线忙活去了。

寒号鸟坐在那里掐算了一下时间,又给那个做安全支持的家伙发去了答复:“老搔,多余的话你也甭问了,照我说的去做就成,你把那些网站的数据恢复到36小时以前,我保你没事!”

老搔半信半疑,但看寒号鸟说得如此肯定,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选了两台服务器。

(新人新书,敬请支持!看完之后,别忘收藏砸票,多谢多谢!)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