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十二章 誉满其身

第十二章 誉满其身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124  |  更新时间:

“彪悍的理工大爷们万岁!”

二号宿舍楼的围观事件,迅速传遍了理工大的每个角落,就连那扫地的阿姨,议论起这件事来也是兴致勃勃,她们准备回家教育自家娃儿,千万不能学胡一飞那傻子,碰到这种事,就算对方姑娘长得磕碜点,冲那二十好几万的车子,可也不能拒绝啊。

事件传出n多个版本,但每个版本,都肯定少不了香车美女这两个元素,传到后来,那“威武能屈,富贵能银,豪车能扔,责任能推”的胡一飞,俨然就成了理工大一群老光棍们心中的偶像。特别是他喊出的那句“老子刷个牙就下来”,立刻被评选为了理工大的年度最流行语录。走在理工大那充满了学术氛围的校园中,不管是清幽小路,还是林荫深处,你随时都会听到“催什么催,老子先刷个牙!”这样的吼声,声音中充满了阳刚之气!

“胡一飞同学,你让我说什么好呢!”辅导员此时正看着这偶像级别的人物,“你到网上去看一看,说什么的都有,对于我们学校的影响实在是太坏了,现在你的知名度,恐怕比咱们校长还要高嘞!”

胡一飞很是无奈,昨天他就知道这事闹大了,但没想到会闹得如此大,周一刚进教室,他就被辅导员请来喝茶。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把这事给放到了网上,一夜之间,胡一飞就莫名其妙地成了什么教的教主,信徒数万众,门生遍天下。

一些八卦小媒体,还把电话打到了校办,学校根本就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应付起来很是被动,于是就责令各个学院自查,学院又让各系自查,查来查去,最后查到了胡一飞头上。

胡一飞现在是有口莫辩,这事根本就解释不清楚,说和曾玄黎没什么关系,一点都不熟,可人家为什么会偏偏倒楼下指名道谢地骂你呢;说和她很熟吧,那也不行,你俩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追究起来的话,问题就更多了!

“看来你是不准备讲实话了,我以前还没发现你倒是个铁嘴巴!”辅导员很是生气地喝着茶,发出咕噜咕嘟的声响。

胡一飞有点郁闷,心说你请我来喝茶,却是连一杯水都不给,原来传说中的喝茶竟然是这么回事,请我过来看你喝茶,简称喝茶。

辅导员大学毕业就留了校,在理工大这种女生资源极其稀缺的地方混了几年,到现在快三十了,可还是一光棍。在找胡一飞过来之前,他已经断断续续从学生中打听到一些传闻,现在看胡一飞这副拽得二五八万的模样,心中真是妒火暗烧,这是个球世道啊,女的都瞎了眼吗,人家都把你给抛弃了,你还死乞白赖地缠着不放,自己这么优秀一个好青年,怎么就没一个开mini的美女看上呢。

急怒攻心之下,辅导员就岔了气,一大口茶水猛灌下去,非但心火没被浇灭,人倒被呛得剧烈咳嗽了起来,茶水沫沫喷了对面的胡一飞一身。

“辅导员,你消消气!”胡一飞过去在辅导员的背后轻拍,笑着:“你看,我的衣服又不会喝茶,你这上好的铁观音,都让它给糟蹋了!”,辅导员泡茶的时候,胡一飞就一眼认了出来,那茶叶还是上学期老四送的呢。

辅导员气刚顺过来一半,被胡一飞这话一激,顿时白眼一翻,再次岔了过去,这次憋得眼泪都出来了。

办公室里还有其他的辅导员,见状都是笑了起来,“小朱啊,你的这个学生很有意思嘛,我看差不多就行了,你这都批了两小时了,多大个事啊,不就是谈个恋爱嘛,谁还能没有个年轻的时候呢。”

“对对,气大伤身,为我这点小事,不值当!”胡一飞顺着杆子往下爬,“辅导员,我已经认识到错误了,回去我就写检查,5000字,一个字都不少!”

理工大的学生守则里,倒还是有“不准谈恋爱”这条规定,可那都是几十年前的老黄历了,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现实指导意义,也根本不符合“与时俱进”的时代要求。在理工大的学生看来,这条规定之所以还能贴在墙上、留在小册子里,更多的是展现它的历史使命,它告诉理工大的后来者:你们的前辈们,是在一个怎么样的环境中斗智斗勇、前赴后继,坚持不懈地做了几十年的地下工作。

为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好时光,理工大的学生们接过前辈的枪,以一种高度的历史使命感,投入到了轰轰烈烈的谈恋爱运动中,取得了让前辈们都望尘莫及的好成绩。现在你随便到校园里走一遭,从东头到西头,估计至少能看到不下五十起的小两口悲欢离合。对此现状,学校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出什么破格的举动,一般是不会管的。

所以,辅导员就有点头疼了,胡一飞这事不好解决啊,他这次闹的动静是挺大,就是以前所有的动静加起来,也没他这一个大,可真要细细追究起来,却是一点把柄都抓不到,传来传去好多个版本,都是些道听途说罢了,胡一飞现在一咬定那女的是自己的朋友,她来学校看自己,在楼下开玩笑地喊了一句,就引来了围观,虽然有点牵强,但现在那女的也没地找去,你说胡一飞在撒谎,却是拿不出证据来。

胡一飞看辅导员没说话,以为是默认了,感恩戴德一般,“辅导员,那你忙着,我就先回去了!”

辅导员抬起手,还想说点啥,看到胡一飞胸前那斑斑点点,心里还是有点暗爽,你小子再牛气,还不是淋了一身老子的口水吗,便摆了摆手道:“去吧去吧!检查一定要深刻!回头写好了,就交到我这里来!”,完了,辅导员就琢磨这事要怎么给系主任汇报。

“好,我马上去写!”胡一飞溜出了办公室,心里直道倒霉,自己这一身的茶水味带回去,估计没人不知道自己去喝茶了,对于办公室喝茶,他又有了新的认识,原来不光是让人看,还真的是让喝啊。

中午吃饭的时候,胡一飞的处理通知就下来,贴在食堂门口的海报板上。

“昨曰上午,我校计算机学院学生胡一飞,因个人感情纠纷问题,在二号宿舍楼前,制造一起围观事件,影响极其恶劣。念该生悔过态度良好,经学院研究,给予该生全校通报、记大过、留校察看处分!望广大师生以此为鉴,在今后的学习生活中,严肃校风校纪,遵守学校的各项规章制度!”

胡一飞一人独得三项处分,端的是风搔无比,那黄纸黑字的处分决定一贴出来,就引起不少人的围观。大家对于这处分决定很是不满,写得也太模糊了,至少要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介绍清楚吧,到底是女方示爱呢,还是女方被搞大肚子索要安胎费,这必须有一个明确的官方说法吧!

还有,胡一飞的照片也没贴出来,大家对于这偶像人物,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难免有些遗憾。

胡一飞从食堂里出来,就缩着脖子猫着腰,想低调地从人群后面溜走,谁知刚走两步,就被人拦住了去路,抬头看,却是梁小乐寝室的那个刘晓菲。

“因锅人感情纠纷,制造围观事件!胡一飞,你娃儿耍涨老嗦!”刘晓菲是个辣妹子,一口地道的四川话,说话的时候,笑得花枝乱颤。

在这种地方被熟人逮住,让胡一飞很是有点尴尬,拱手讪讪笑着,“美女,小声点行不行!”

“你娃儿还有这本事,以前倒是没看出来。”刘晓菲的个子跟胡一飞差不多,她很是豪气地在胡一飞肩膀上擂了一锤,道:“都说你娃儿搞大了mm的肚子,有没这回事噻,你快告诉我!”

胡一飞狂汗,怎么所有人都对这个事情如此上心呢,自己得了三个处分,一上午就有十来号熟人过来“巧遇”,妈的,一句同情的话都没听到,全是来打听这个细节的。胡一飞怕刘晓菲把自己的底给刨了,赶紧推着她往前走了一截,“姑奶奶,别跟我开玩笑好不好,我这都快倒霉死了呢!”

刘晓菲笑眯眯地看着胡一飞,脸上很是促狭,“这件事情要是被小乐知道老,那你娃儿可就惨啰。”

胡一飞怕的就是这个,赶紧问道:“这事小乐知道不?”

“我咋个晓得噻!”刘晓菲看胡一飞那紧张神色,又笑了起来,“我看,这事还是要早点子让小乐晓得,也好看清楚你这个人的人面兽心!”

胡一飞苦着脸,“要真是这样,那我也认了,关键是我和那女的根本就不认识,我现在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白白得了这么多处分,我冤不冤啊!”

“你骗鬼哦!”刘晓菲白了一眼,“你要是跟人家mm不认识,人家为啥子偏偏就喊你胡一飞?”

“真的不认识!”胡一飞赌咒发誓,“就是在网吧里见过一面,我帮她调了一台机子,谁知道她是哪根筋搭错了,跑来闹我!”

刘晓菲只是想逗逗胡一飞,这家伙虽然整天看起来是吊儿郎当、无耻猥琐,但说他搞大了美女的肚子不承认,刘晓菲倒是不信,如果说这小子拒绝了美女的示爱,那倒是很有可能,反正他总是没个正形,谁知道他又打的什么主意,“你真的没搞大mm的肚皮?”

“没有!没有!”胡一飞咬牙切齿。

“那好嘛,我就相信你一回!”刘晓菲眼中透着一丝狡诈,“不过,我相信也没啥子用,关键是要让小乐相信啰!”

“美女,帮帮忙,小乐跟你关系最好,你帮我解释解释呗!”胡一飞一副孙子状,嘻哈谄媚,谁叫自己现在求人呢。

“要说不让小乐生气,也不是没得法子……”刘晓菲说到这里一顿,便是话头一转,“胡一飞,听说你手上有个黑客的签名嗦?”

胡一飞大感意外,没想到刘晓菲会对这个东西感兴趣,心中不由大喜,原本还以为这妞至少要宰自己一个项链首饰什么的,反正自己有神器,cobra的那书和工具倒是可有可无。不过,胡一飞还是得装出了一副忍痛割爱的样子,“美女,你这也太……,我好不容易才弄到的。”

“那你好好考虑一下!”刘晓菲一副无所谓状,“一边是小乐,一边是黑客……”

胡一飞一咬牙一跺脚,“好,东西可以给你!不过,你得先帮我搞定小乐!”

“好嘛!”刘晓菲倒是不怕胡一飞抵赖,“我现在就去找小乐,你回去把东西准备好,等我电话!”,说完,蹦蹦跳跳地走了,像一只欢快的小鸟。

胡一飞窃喜不已,有刘晓菲出马,梁小乐那边就算是被摆平了,只是想起这平白无故地得了这么多处分,他还是有些气闷,这些东西写进了档案,自己以后找个工作什么的,就很不好看了。

“妈的,这不是阻挡我进步的脚步吗,老子还想入个党呢,这下没戏了!”胡一飞咒了两句,便朝宿舍溜达了过去。

进了寝室,老猪已经等在了那里,旁边还有个黝黑健壮的猛男。老大老四照样是不在了,段宇坐在自己电脑前面,如老僧入定一般。

“菲戈,你回来了!”老猪脸上的肥肉笑得真打颤,“我们等你好半天了!”

“那啥,我刚才路上碰到了刘晓菲,就聊了几句……”胡一飞赶紧提着这茬,吃喝了老猪那么多,不声不吭的,好像就有点不厚道了。

老猪指着他身边的猛男,道:“菲戈,这是我一个哥们,咱们学院龙飞足球社的主席,王彪!”

王彪露个笑容,“久仰菲戈大名,常听老猪说起你,知道你球技不错,还特迷菲戈!”

胡一飞很清楚自己有几把刷子,自己上球场也就是能跑两步,不被球绊死就已经算是万幸了,什么球技不错,纯熟放狗屁。倒是特迷菲戈,还有点沾边,自己是迷了菲戈一段,不是佩服球技,只是因为“菲戈”“飞哥”念起来一个音,不过后来菲戈宣布退出国家队却又重返国家队,让胡一飞这个伪球迷有些接受不了,大老爷们的,那就应该是一个唾沫一个坑,咋能说话不算数呢,胡一飞没想到除了假球之外,还有假退,失望之余,就黯然退出足坛。

“老猪的哥们,那就是我胡一飞的哥们!”胡一飞握着王彪的手使劲晃荡了两下,“随便坐,都不是外人!”

“菲戈!”老猪坐下往胡一飞这边凑了凑,艳羡道:“听说昨天在楼下,有美女哭死哭活地向你表白,被你拒绝了?”

胡一飞腆着个脸,“见笑,见笑!”,要是这种事的话,估计是没有哪个男的会不承认的,胡一飞自然也不能免俗,含糊着带过了。

老猪和王彪顿时肃然起敬,看着胡一飞的眼神都带着一丝崇敬,真他妈的牛,那样的姑娘,那样的条件,你小子都舍得拒绝啊,真他妈的是畜生,不,是畜生不如!要是换了自己,一定会像大脚表哥一样,“大脚啊大脚,你一定不可以放弃或者自卑,一定要厚着脸皮、极度无耻、不要自尊、死缠乱打、追不到誓不罢休,不要脸的我,一定会追到表妹的!”

“菲戈!”老猪又往前凑了凑,差不多都要贴到胡一飞身上了,“唠唠呗,有啥经验,你可别藏私!”

胡一飞很是不好意思地摆着手,“这能有啥经验,不说了!不说了!”

老猪当然不肯答应,一番死磨硬缠。

胡一飞没办法,想起不知从哪看来的一段话,道:“关键是个心态问题,你不能一看对方是个美女,自己就先萎了,得挺直了腰杆不卑不亢,千万不能学那些小青年巴巴地往上赶,越是这样,她还就越是看不上你,说不定还会嫌你烦。千依百顺,到头来你也就是个白马侍卫的命,等什么时候白马王子出现了,你就该下岗了!”

电脑前的段宇冷哼一声,有些不满,他怎么听,都觉得胡一飞这话像是在说自己。心说你小子装什么大尾巴狼,老大老四早都把这事交代清楚了,老子只是不想拆穿你罢了,你还好意思扯出什么两个白马的理论来!你小子要是真有那本事,管管早就该插到奶茶筒里了,也不至于现在都还搁自己裤裆里头空晃荡。

再看老猪两人一副如沐春风的样,段宇更是不齿,这帮精虫上脑的老光棍,不就是一小姑娘来楼下吼了两声嘛,这就成了示爱,改天要是来一母狗在下面叫两声,你们还不得扯出人兽情缘来。

段宇把那三人鄙视了一圈,又回到自己的qq上,“小丽,你就答应我吧,只此一回,绝无下次!”

(新人新书,敬请支持!如果你对本书有何看法意见,请在书评区留言,银子会及时改进!)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