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十一章 围观事件

第十一章 围观事件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189  |  更新时间:

寒号鸟又搞了个新马甲,叫做糖炒栗子。

本来他是打算以后都要绕着二当家的走,谁知他把那台被胡一飞入侵过的跳板服务器反反复复、仔仔细细检查了好几天,愣是没在上面找到丁点入侵过的痕迹,这让他非常困惑,这种事情,也是他头一次碰到,就是再高明的黑客,也不可能在几秒的攻击时间里将一切都抹得毫无痕迹。寒号鸟按耐不住,便注册了这个新马甲,想着先跟二当家的建立个联系,以后慢慢套套话,一定要把这个谜解开。

黑客有千般,这寒号鸟便是极其另类的一个,出道一年多来,他始终秉持“欺软怕硬”的四字斗争方针,打得过的他就打,欺负完了再贴图为证,打不过的他就跑,以后看见也都绕着走。上次黑了国家计算机病毒中心的网站,他不就躲了大半年吗?

可惜,大家都看到的都是寒号鸟的光鲜战绩,而对于他这能屈能伸的“好汉行径”,却是没有几个人注意到。

不过,寒号鸟能混到国内头号黑客的位置,靠的并不是这套游击战术,他本身的黑客技术,在国内来说确实算得上是数一数二。只是这次在二当家的身上看走了眼,让胡一飞那二百五的关机行为一吓,他竟是死心塌地地认为对方是个高手,甚至连试探一下的念头都不曾想起,否则稍加试探的话,他就会发现,二当家的的本事也是稀松平常。

在论坛上搜索了二当家的以前发表过的所有帖子,寒号鸟就意外地发现了那篇求助帖,心里只怪自己以前太大意,这二当家的一张嘴就能扯出这些专业名词来,至少也是个高手级别的人物,一般的小菜鸟能知道个屁,你就是把这些单词放在他们面前,他们也能当拼音来念。

心眼子一转,寒号鸟就有了主意,他把胡一飞的求助帖给顶了起来,“经鉴定,楼主是位高手!二当家的能够说出这些技术名词,足以说明本身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技术层次,你所提的这些问题,估计整个狼窝大本营上都没人能回答得出,以后请不要再拿我们这些小菜鸟们开玩笑!”

寒号鸟自问这番话写得是得体自然,那二当家的看了,肯定会对自己这个新id留下点印象的,也方便以后自己去跟他拉关系。

胡一飞的这帖子放到论坛上,就没一个人正儿八经地回复过,貌似这是个很低级的问题,谁也不屑于来回答,所以寒号鸟的回复一出现,立时就得罪了不少人,帖子里一场混战:

“你自己不知道就算了,竟然敢说整个狼窝都没人能回答,太嚣张!”;

“糖炒栗子,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无知的人,总以为自己无所不知,杯具啊!”;

“寒号鸟,我的偶像,出来秒杀他吧!”;

还有一人更绝,也不知道从哪找来的一大堆洋单词,往下面一回复,就开始问别人自己是不是也是高手了。

一群人在帖子里跳来跳去,忙得不亦乐乎,把电脑前面的寒号鸟也看傻了眼,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回复会引起这么个后果,愣了半天,冷笑道:“妈的!你们说二当家的是新手,还不如直接说老子就根本不懂电脑呢!一帮无知的家伙!”

胡一飞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正是半中午。

一抬眼,发现寝室已经空了,他这才想起一大早老大和老四就去了网吧,说是今天转移阵地,先去龙源网吧踩踩点;段宇也出门了,每个周末他都得到丽妃娘娘那里去报到,看看有没有什么拎包扛东西的力气活干,顺便再把小丽的那一大堆衣服送去洗衣房。

胡一飞昨天吃饭的时候就跟小乐约好了,今天一块到自习室去看书,他坐在床上给梁小乐打电话,谁知电话通了,梁小乐却说看不成书了,她临时有个兼职的活干,现在都已经在去市里的路上了。

“我曰!”胡一飞挂了电话,又躺倒在床上,想着自己今天要做什么,是去自习室看书呢,还是躺在寝室看书,或者是去大街上看美女?

想来想去没个主意,胡一飞就去下床开电脑,还是先玩会“二奶”再说吧。

从二手硬盘上倒腾出来的那十来个小工具,胡一飞现在差不多都搞清楚了,他水平有限,一边靠着猜,一边靠着网上的搜索结果,反正就这么凑合着,最后竟然也差不多把那些工具的用途给搞明白了。

能用到的不多,有一个是用来分析网络数据的,至于怎么分析,分析出来的数据又说明什么,胡一飞就莫宰羊了;有一款软件看布局,像是个格式转换工具,但具体能转换什么文件,胡一飞同样木鸡;胡一飞还不懂汇编,所以里头那件用来反汇编的工具就被他顺手打入了冷宫,等以后用到的时候再说吧。

有一款小巧的防火墙,用于防范黑客入侵,因为防火墙的策略是软件内置的,想修改也是不可能的,只要打开了放在电脑上就可以,这便成了胡一飞唯一能弄懂而且会用的工具。不过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人来入侵他的电脑,这件工具能不能用到还是另说,但胡一飞每次开机的时候,都会把这防火墙开启,不然就显得自己不专业。

至于其他的小工具,胡一飞连看的兴趣都没有,不是说这些工具没用,而是压根就用不到。他把这些用不到的工具往存毛片的地方一塞,专门设了个文件夹,叫做“三个戴表学习心得”,然后就不管了,谁会手贱到去点那个。存毛片的文件夹,名字更绝,叫做“线姓代数”。

登陆到狼窝大本营,胡一飞就发现了自己的陈年老帖被顶了起来,等看到糖炒栗子的回复,他就出了一脑门的白毛汗,心说你小子是啥眼神啊,这得要多少度的近视外加散光,才能把我看成了高手啊。不过你小子打捞技术倒是不错,这种沉到了太平洋底的帖子,都能捞起来。

再往下面看,胡一飞忍不住开始感慨:都说是粮食危机,我看是放狗屁,没看这一个个欢实的,都是吃饱了撑的。这帮人也真是无聊,这咬来咬去的,最后还不是一嘴的毛,照样没一个人能站出来告诉自己学这些技术该怎么去做。

胡一飞索姓关了狼窝大本营,从床头拿出那两本新买来的基础知识书,都是按照cobra列出书目买来的,胡一飞实在没事干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翻翻,他原来的计划也就是能学多少是多少,不强求。

翻开书刚看了两眼,寝室门就开了,老大和老四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蔫不叽叽的。

看到胡一飞在,老四顿时就哭丧着个脸,道:“完了,这下跑不掉了!二当家的,你不是说要去自习室吗,怎么还在寝室啊!”

“没有美女陪着,我去干嘛!”胡一飞晃荡着二郎腿,“你俩个怎么回来了?”

老大叹了口气,上前拍拍胡一飞,“果然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二当家的,别怪我们,我们这也是没办法!”,老大说话的强调,沉痛无比!

“你们俩这是神经了,还是上网上傻了?”胡一飞被弄得摸不着头脑,“怎么说话神叨叨的,能不能整句地球人能听懂的?”

“你到阳台上看看去吧!”老大往阳台上一指,就和老四齐齐地摇头叹息。

胡一飞一头雾水,站起来走上阳台,趴在窗户上往外瞅了瞅,第一眼啥都没有看见,路还是那路,楼还是那楼,校园还是那个校园,没有什么不同的。

胡一飞把视线拉近了,往下一看,顿时就觉得眼前一亮,我靠,宿舍楼下停了一辆红色的minicooper,很是扎眼球,车前还靠着一美女,飘逸的长发,火红的风衣,造型十分拉风,胡一飞就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准备打个流氓哨,结果定睛一细看,那不正是野姓美女曾玄黎吗?

“我靠!”胡一飞赶紧缩回脑袋,扭过头就是大骂:“你们怎么把她给引到这里来了!”

老四一脸无辜的表情,“我们也不想啊,可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的,早上我们到龙源网吧没多久,她就找上门来,把我们堵在了那里。我和老大对付女人都没有什么经验,想着你是高手,我们就给你带回来处理了!”

“我……”胡一飞要吐血了,这两个货还真是一对才人呐,带回来处理,也亏他们能想得出来,“那你们就不会带到别的宿舍楼去?”

老大和老四如醍醐灌顶般地对望了一眼,然后齐齐看着胡一飞,“忘了!”,这还真不是瞎说,两人刚才就想着赶紧把她脱手转交给胡一飞,丝毫没有往别处想。

胡一飞彻底被打败了,心说这下完蛋了,这不是把鬼子带进村了嘛,被曾玄黎知道了老巢所在,自己躲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了。昨天老四跑来说这事,胡一飞没当回事,想着曾玄黎不过就是在网上发发狠话罢了,反正号都卖了,她找来了又能把自己怎么样,但没想到这妞还玩真的,一转眼就杀到寝室楼下,倒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楼下曾玄黎看见胡一飞探了下脑袋,又缩回去不见踪影,就在下面喊了起来,“胡一飞,你给我下来!”

叫了两声,看胡一飞还是不露头,曾玄黎便生气了,直接骂了开来,“胡一飞,你个王八蛋,别以为藏起来当个缩头乌龟就没事了,有种你给我下来!”

她这么一喊,楼上倒是立刻露出十多个脑袋来,一个个兴奋得像是打了鸡血,趴在窗沿上议论着:怎么个情况啊,胡一飞这小子干啥缺德事了,这都被美女堵到楼门口了。再一看,就发现楼下叫阵的,还真是货真价实的美女,再再一看,那美女屁股后面趴着一辆minicooper,这下就炸了窝,一个个呼朋唤友、狂嚎乱叫的,不到一分钟,阳台上就黑压压地就挤满了脑袋,远远看去,甚是壮观,像是爬满了毛毛虫。

不少人拿起电话:

“喂,张三,你起床没?起来的话,就赶紧滚到二号宿舍楼来,有大热闹看,秦香莲大战陈世美!”;

“喂,李四,二号宿舍楼有人求爱了!靠!你脑子被驴踢了?这是男生宿舍楼,怎么会有男的跑来求爱,这次不是摆蜡烛,是一美女开着minicooper来求爱了,腿脚利索点,晚了可就看不到了!”;

“东阳曰报社吗?我要提供新闻线索……”。

好事者这么一宣传,整个理工大的好事分子都开始往这边运动了。

还有人拿出相机,“我靠,让着点,给我留个好位置,这种场面,老子可得拍下来!”

有的干脆把寝室的大桌子都搬到了阳台上,桌子的高度正好持平窗沿,宽度也刚合适,一个宿舍四个人,正好能一溜排开,蹲在那里往下看。

“胡一飞,听说你把那女的肚子给搞大了?”

隔壁寝室王老虎扯着嗓子喊,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脸上的每颗痘痘都在激动地颤抖着,谁知话没说完,就被胡一飞一脚又给踹了出去,然后把门给插紧了。

王老虎并不生气,在门外面继续敲着门,“菲戈,你把门打开,给我传授传授经验噻,都一个寝室的,你总不能看着我打光棍吧!楼下那女的身边还有什么好的资源不,你给我介绍介绍呗,好处少不了你,我请你到四号食堂去搓一顿!minicooper没有的话,雨燕也行!”

老大和老四面面相觑,这回是闹大了,早知道到会这样,刚才就是死在网吧,也不能把人往这里领,全都是一群憋疯了的老爷们,遇到零星个火花,也能炸出个原子弹的效果来。

楼下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已经开始整齐地喊了,“胡一飞,快下来!胡一飞,快下来!”

“马拉戈壁的!”胡一飞无语,走到阳台上,冲着下面大喊道:“吵什么吵,老子刷个牙就下来了!”

这一下实在是出乎意料,把下面震得顿时鸦雀无声,反应过来后,底下的人便各自准备好趁手的家伙,手机相机mp4,人手一机,只等胡一飞下来,就开始拍照摄影。

老大有些过意不去,走过来问道:“你不会真的要下去吧?”

胡一飞拿起牙刷抹牙膏,“我就不信她还能撕了我?怕个球!”,嘴上这么说,胡一飞的眼珠子却是滴溜溜地转个飞快,在想要用个什么法子把这关给混过去,他倒是不怕下去,顶多就是给曾玄黎给暴揍一顿罢了,可现在下面围了这么多人,算是怎么一回事。

下面的人等了一会,又开始喊了:“胡一飞,快下来!”

胡一飞大为恼火,吼道:“催个球!老子还得再洗个脸!”

底下的人哄笑不已,扭头去看那肇事者,却发现曾玄黎早已躲进了车子里。

曾玄黎此时被气得一脸茄子色,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来时自己可是气势汹汹,想着要代表正义来审判这个无耻的家伙,谁知就喊了一嗓子,便引来这天上地下好几百号人围观,个个对自己指指点点,有人说这是来示爱的,立刻就会有人反对,说这肯定是被胡一飞给抛弃了,来做最后的挽救;还有人说自己是被胡一飞给那个了,跑过来要那个什么钱。

曾玄黎一双粉拳捏得死紧,恨不得用cs里面那杆大狙把这些人全部爆头,她逃进车子里,却仍然挡不住议论的声音继续钻进耳孔,勉强忍受了三分钟,便实在是抵受不住,也顾不上声讨胡一飞了,赶紧发动了车子,鸣笛几次,就落荒而逃,估计这辈子她都没有勇气再出现在理工大的校园了。

看见正主跑了,这让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感到非常失望,太遗憾了,自己预想中那狗血煽情的场景完全没有出现,群众们把那一直不肯露面的胡一飞诅咒了好几遍,这才悻悻散去。

老四躲在窗帘后面,看见底下的人都散了,心里居然还有点觉着可惜,刚才他都想好了,要是胡一飞还是想不出办法来,他就准备对着窗户再大喊一声,“他还要再穿个衣服!”,好为胡一飞再争取那么一点点的时间。可惜了,看戏的人就这么散了,一点没给自己表现的机会。

“二当家的,底下的人都散了!”,老四回头看着胡一飞,还不忘一针见血道:“这帮人,真他妈的无聊!”

胡一飞看着下面,松了口气,心里却是更为担忧,曾玄黎能自己走了当然是最好的了,不过,这个梁子怕是要越结越深了,估计以后她也不敢再来宿舍楼前叫阵了,但自己还是要小心一点,千万别被她再给逮到了。

“他爷爷的,小娘皮要是再敢来闹,老子就把她的qq号码贴到海报栏,诚征一夜情!”,胡一飞咬牙恨恨说着,在老大老四面前,他好歹得挽回一点高手的面子,今天这事实在是太狼狈了,不放几句狠话,倒显得自己一点招都没有。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