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六章 胡一飞的买卖

第六章 胡一飞的买卖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009  |  更新时间:

胡一飞当然不会知道自己的新手行为,会让我是读书人吓得差点遗了精。

他出门溜达了一段路,倒是想起一件让自己很是后悔的事情来,“他爷爷的,曰本服务器啊,刚才怎么就忘了在上面找找毛片呢!”

意识到这点,胡一飞后悔得脸都青了,他就站在那里对自己进行着深刻的自我批评,“曰本字你不认识,毛片你总该认得吧!遇到事总是毛毛躁躁的,一点都不沉着冷静,多好的一次机会,就让你给浪费了!”,胡一飞犹豫自己是不是要回宿舍再到那曰本服务器上搞一搞,想了一想,他决定还是先办正事要紧,反正自己有神器在手,什么时候想再去那服务器上,方便得就跟串自己家门子一样。

“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胡一飞不痛不痒地又批评了自己一句,就迈着小八字步,朝食堂那边晃悠了过去,他的目标是食堂门口的海报栏,所有报告会的海报都在贴在那里。

食堂门口的海报栏,是理工大人气最旺的地方之一,这块小小的海报板,集“广而告之”、“跳蚤市场”、“小道消息集散地”等诸多功能于一身,兼具各种用途,在理工大学生心目中,这块板子的地位只怕比校长还要高一些,学校里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在这里有所体现的。

胡一飞走过来的时候,远远就看见海报栏前围了不少人,等在靠近些,就听到了他们正在议论:

“他们高傲,但侠骨柔肠;他们低调,却受万人景仰;他们渺小,却无所畏惧;他们自由穿行网络之间,如入无人之境;究竟他们是神仙的化身,还是地狱的使者?知名黑客cobra做客理工大,为大家揭开黑客的神秘面纱!本周三下午15点,给你一个和黑客零距离接触的机会!”一位带着老式厚瓶底,书呆子模样的家伙把这海报念得是阴阳顿挫、婉转悠扬。

“哥们,你听说过这个考什么啊的吗?”,提问的人,显然搞不清楚这个单词的发音。

旁边一人摇头,“没听说过,考拉我倒是见过!”

“妈的,老子的魔兽号前几天让人给扒了,我就想知道是不是这只考拉干的!”一位兄台咬牙切齿,估计这辈子他都和黑客不共戴天了!

胡一飞却是乐了起来,还真是想啥来啥,他刚好就听说过这个cobra。这个单词翻译过来,意思是眼镜蛇,看起来极具攻击力的样子,其实这个cobra却是黑客圈里出了名的老实人。

据狼窝大本营上的那帮所谓资深人士八卦,cobra是国内第一代黑客,不过一直都很循规蹈矩,没发表过什么黑客工具,也没有什么辉煌战绩,所以就不太出名,很多年前他就上岸做了白道,一直在一家国内的安全公司里做技术总监。

“第一代黑客,修炼到现在的话,至少也有十年的功力了吧!”胡一飞在那里一扒拉,心里就更欢喜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cobra就算是不太强,至少也不会差到哪里,回答自己两三个问题,应该还不成问题的。

胡一飞当即就决定明天下午去听一听报告会,自己的学习计划,怕是就要着落在cobra的身上了。

小阶梯教室并不大,同时只能容纳一百多号人,想到这黑客的名头应该会吸引不少人前去听报告会,胡一飞就琢磨着要怎么保证自己一定就能进去报告会的现场。他挤到海报栏跟前,往那海报下面看了看,发现这次报告会的承办单位是理工大的计算机协会,当时就放心不少。胡一飞虽然不是计算机协会的人,但跟里面的几个理事还都很熟,混进去问题不会太大。

退出人群,胡一飞就掏出手机拨电话,“喂,老猪吗?我是胡一飞,听说你们协会搞了个网络安全的报告会……,对对对,我想去听听!长长见识嘛,活了这么大,黑客倒是常听人提起,不过这活的黑客还是头一回见呢!”

“什么?票都派完了?不会吧!”胡一飞就苦着个脸,“老猪你太不够意思了,这种好事怎么都不提前通知兄弟一声呢,枉我一直都把你的事挂在心上。昨天小乐还说要给你介绍她们寝室的小姑娘认识,算了,这事就当我没说过……”,胡一飞祭出了终极核武器,这招他百试百灵,从未失手过,谁都知道梁小乐寝室美女如林,这找胡一飞来拉媒牵线的都有好几十号,胡一飞平时没少从中捞点小好处。

果然,胡一飞很快就露出了歼计得逞的笑容,“好,工作人员就工作人员,只要能进去就行,多谢猪哥了!什么?小姑娘……,没问题,没问题,你就放心吧,听完报告会,我就介绍你认识!”

看看吃饭的时间也到了,胡一飞又给老四打去电话,“开饭时间到了,你小子欠我三天饭呢,快过来付账!”

挂了电话,胡一飞慢慢踱进食堂去了,心里愁得不行,昨天虽说弄了1200块钱,可买了中华烟,又请老大老四吃了顿饭,剩下的钱,除了还上段宇的欠账,就刚够给梁小乐买条施华洛的水晶项链。

那都还是三个月前的事了,胡一飞陪着梁小乐逛街,梁小乐的目光在那条链子上逗留了很久,试来试去的,但价钱实在是太贵了,要八百多呢,胡一飞每月的生活费才五百,哪里买得起。昨天卖qq号的时候,他就想到买项链的事了,特意跑到那家店转了一圈,谁知那条链子已经卖出去了,得下个星期才能到货,只是这钱就不能再动了,要留着下周付钱拿货。

“失败的人生啊!”胡一飞坐在那里唉声叹气,自己竟然要混老四的饭吃,这不是吃软饭嘛!自己是不是也去找个兼职的活来做做,也好补贴一下亏空。梁小乐就经常出去做一些兼职,礼仪、导购、形象使者之类的,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美女经济吧,反正梁小乐做这些工作是非常受欢迎的,活多得都做不完。胡一飞就有点恨自己为什么不长得帅一点呢,长成金城武那样,自己哪还有这么多忧愁,或者就长得再丑一点,跟大猩猩金刚一样,往那一站,直接收参观费就可以了。

不一会,老四和老大就一起走进了食堂,这两人最近一直是同进同退,在网吧里混生混死的。大一的时候大家还有点怕辅导员点名,现在有经验了,你该点名还点你的名,等学期末的时候买点小礼物往你家里一送,就一切都搞定了,这叫做“花小钱买大安逸”。

相比较这两人而言,胡一飞就是辅导员眼里的有志青年了,虽然时不时他也旷课,就算到了课堂,也有可能是在看小说杂志,但大学期间这最不值钱的富余时光,胡一飞并没有全部都浪费掉,他还有一颗黑客的心,这刺激着他杂七杂八地学了点东西。

老大一坐下就发着牢搔:“妈的,今天手真黑,一趟副本下来,愣是一件我的装备都没有摸到!”

老四也是一脸的惋惜:“我点了一下午的视频请求,还不是没一个小mm通过嘛,手都点酸了,这年头小mm的防狼意识太强了!”

胡一飞跟这对难兄难弟一一握手,满怀悲情道:“节哀顺变!我谨代表理工大的两万名师生,对你们的不公遭遇表示极度的同情!”

两人齐齐竖着中指,“你少在那里哭叽尿嚎的,收起你的鳄鱼眼泪吧!”,两人说完一对眼,“先吃饭,吃完我们继续!”

胡一飞对这对活宝百折不挠的执着劲头佩服得五体投地,一抱拳,道:“为了革命大业,两位就赶紧点菜吧,我这都快饿死了!”

三人到一块,就是老规矩,四菜一汤,可惜食堂没啤酒,不然还得来点酒。老大和老四估计为了他们的网吧大业,忙得连午饭都没吃上,菜一上桌,筷子轮得飞快,盘子顿时罩上一片筷影,颇有一点水泼不进、针扎不透的架势,等胡一飞好不容易把自己的筷子插进去,却发现盘子都见了底,只剩下油汤和几颗小葱花。

如此两回,胡一飞就学聪明了,第三盘菜还没到桌子上,他直接抄起,先往自己的饭碗里扒了半盘。

“你也不怕噎死!”老大和老四齐齐瞪眼,表示不满,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那风卷残云的样。

“噎死总比干瞪眼饿死强!”胡一飞护住饭碗开始猛扒饭。

大盆的紫菜蛋花汤是最后上来的,三人喝下去,就坐在那里此起彼伏地打着饱嗝。食堂的炒菜份量是少了点,但汤绝对是足量的,盛汤的盆足有脸盆大,满满一盆下去,就是一头牛,也绝对能够混个水饱了,食堂全靠这招拽回头客呢,名其名曰“招牌汤”。

吃饱喝足,老大坐在那里掰手指头,算算自己已经有连续半个月都没去上课了,就问道:“二当家的,最近班上有啥动静没?”

胡一飞剔着牙,“鸡不叫狗不咬的,也没什么动静,就是辅导员点了两次名。我本想帮你点到的,可他没给我机会,轮到点你名字的时候,他直接划了个x,然后就下一位了!”

老四哈哈大笑,拍着老大的肩膀,“辅导员对你真是太了解了,连口水都省了。”

胡一飞瞥了一眼老四,“你的名字辅导员倒是念了,不过是在划完x之后念的,他当时在讲台上一副痛心疾首状:‘这个学期孙亚青同学的变化,实在是让人心痛,让人吃惊,一个好端端地学生,怎么堕落起来就这么快呢,值得深思,值得警惕!’。”

“辅导员英明!”老大一竖大拇指,看着老四,“他老人家早就看出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

“不过,你俩今晚别在网吧耽搁太久,早点回来睡觉,明天上午是灭绝师太的课!”胡一飞突然想起这重要的事,赶紧提醒着。

两人一听便都连连点头,“知道了!”

灭绝师太是教马哲的一个老太太,只要上她的课,那必然是满堂高座,就连老大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世外高人,也会集体现身,乖乖戳在那里听课。看起来好像老太太人气指数很高的样子,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全因老太太心狠手辣,铁腕手段。这老太太生平最恨有人敢旷她的课,只要被抓到一次,那你这门课就别想过关了,即使你能考了个满分,她也会给你划个不及格,到时候找谁去哭都没用,老太太是这门课的主考教授,这几年惨死在她手里的师兄师姐不知凡几。

老大老四吹了会水,起身又奔大红鹰去了,胡一飞对这两人的特殊嗜好一直都没能想明白,这两人上网必须要去网吧上,如果让他们在寝室上网的话,顶多半个小时他们就难受得坐不住了。

回到寝室,胡一飞先到狼窝大本营看了看,发现自己的帖子又沉了,依旧没有高手前来指点。胡一飞把帖子再次顶起来,然后就去研究今天翻出来的那些小工具的具体用途,一边还监视着论坛的在线列表,只要发现我是读书人上线,他就准备再下黑手。

第二天中午吃过饭,胡一飞到隔壁寝室找王老虎借了一身黑色西服,王老虎是学生会的干事,黑西服就是他们的工作服。

结果穿出门一走,不少人就跑来好奇地问:“胡一飞,你也参加黑社会了吗?”

黑社会是广大爱校学生给学生会起的别称,既贴切又形象,还点出这一集团的强大战斗力。胡一飞现在要冒充计算机协会的人去参加报告会,也必须穿黑色西服,这是老猪专门交代过了的,“我哪够资格进黑社会,他们今天缺几个站脚助威的群众演员,我过去撑撑场面!”

胡一飞一路笑着打哈哈,到达小阶梯教室外面的时候,老猪已经等在了那里,现场的局面和胡一飞预料得一模一样,黑客的名头果然勾来了不少人,没有票进不去的人,就围在阶梯教室门口,随后准备瞅机会蹭进去。

老猪把一个计算机协会的胸牌递到胡一飞手里,“哥们我够意思吧,你看看,这么多人都进不去呢!”

“你放心,听完报告会,我就带你去见小姑娘!”胡一飞拍着老猪的肩头,“不放心的话,我现在就给美女打电话确认一下。”

“放心放心,你办事我能不放心嘛!”老猪笑着,“不过,能打个电话确认的话,就更放心了!”

“瞧你这点出息!”胡一飞竖了根中指,掏出手机给梁小乐拨电话,“小乐,晚上叫上你们寝室的姑娘,有人请客吃饭!”

老猪一旁捅着胡一飞,低声银笑:“那啥,最好能把刘晓菲叫出来!”

胡一飞十分不满地瞪了一眼老猪,对着电话说了一声“好,就这么说定了!”,然后就收了线,看着老猪,“这下放心了吧!”

“没说的,你真够哥们!”老猪一伸大拇指,“赶紧进去吧,报告会就要开始了,你就站最前面,维持维持会场秩序就行,不要让人大声喧哗!”

胡一飞插着胸牌,“你们好不容易搞次有意思的报告会,干嘛不弄到大阶梯教室去,弄在这里多小家子气。”

“你以为我不想啊!”老猪摇头叹气,“实在是大阶梯教室的场租太贵了,他们就给我们协会赞助那么一点钱,能弄到这里就已经不错了!”

胡一飞摇摇头,从人群中挤了进去,他以前也进过社团,对这里面的猫腻清楚得很。学校的场地一般是不会租给外面培训机构的,这些机构要想进来开报告会,一般都是付一笔赞助费给社团,然后再由社团出面租下场地,发出海报,组织人前来听报告会。学校的场租并不贵,如果和老师关系好的话,甚至都不用掏场租,而那些赞助费,大多都进了社团头脑的腰包,或者被吃吃喝喝花掉了。

阶梯教室里面此时已经坐满了人,过道上还站着不少跟胡一飞一样的关系户,胡一飞挤到最前面,打量着现场的设备。三台笔记本电脑已经摆在了最前面的长条讲台上,其中一台可能是用来播放演示文件的,另外两台没打开,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一个小年轻正在调试投影机和幕布。

“会不会是用来演示黑客攻防的呢?”胡一飞这样想着,就在那里很邪恶地揣测着那两台电脑谁攻谁受。

(新人新书,敬请支持!如果还对你的口味,请放入书架收藏!谢谢谢谢,感激不急!)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